第11章 身份,暴露了
瞳木2019-09-24 14:273,243

  晶莹剔透的冰桌,还有冰雕砌而成的墙壁——此时我坐在美人娘的冰洞里,左手正被美人娘紧握着。她热泪盈眶、泫然欲滴、眼眶通红地看着我,声音略带微微鼻音:“裳月啊!去了潋滟之后要想娘啊!报完了恩就赶快回来啊!这是娘最喜爱的镯子,娘给你了,以后要是哪天想娘了,就拿出来看看。啊?”

  我的眼睛也有点湿润了,接过镯子,说道:“我知道了,您就安心的去吧!我会想念您的。”

  “啪——”

  “痛哎!”我揉着脑袋,叫道。刚才不还明明一副慈母的形象吗?怎么一转眼又变成了一个母老虎?真是善变的女人!

  “白裳月!你是不是想死了!”美人娘刷地抹了下眼睛,目露凶光,猛地一拍桌子对我喝道。

  “哥——”我立即向安全地带发出求救信号。

  “裳月。出去要听雪莲的话,有什么问题就找雪莲帮忙。”白皎月温柔地揉着我被美人娘敲痛的脑袋,疼惜地说。

  “嗯,知道了。哥,这两天你一定很辛苦吧?”我把镯子套在手上,问道。

  “辛苦什么?”白皎月有点茫然地问。

  “我生病这两天多亏你照顾了。”我解释道。

  白皎月脸色一变,忽然捏着我的肩,急切地问道:“裳月你说什么?你生病了?怎么会生病了呢?”

  我也愣住了,侧过脸去看雪莲。

  难道这两天照顾我的不是白皎月?而是……他?

  雪莲正在饮他的蜂蜜茶,低着头,白色的发丝垂下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现在好点没?怎么会生病了呢?”白皎月的手覆上我的额头,担忧地问道。还不待我有所回答,身体又刷地被另一只手拉了过去——美人娘紧紧地抱住我,哽咽道:“裳月,娘让你受苦了!”

  我划拉着手臂,想要挣脱,却被美人娘抱得更紧了。我求救地看向白皎月,白皎月却忙着去墙边的柜子翻找什么,完全无视我热切的目光。

  是夜,白茫茫的雪山,碧色的天空,璀璨的星光。

  我站在山洞前面干净的雪地上,终于学会如何漂浮在雪的表面上而不留一丝痕迹了。我深觉有趣地走来走去,然后回过头去看干净平整的雪地,自己一个人就这么走着走着,倒也开心得很。

  “裳月。”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山洞口走出,是白皎月。为什么他也好、雪莲也好,都偏好白色的衣着呢?

  “哥。”我笑笑,算是打招呼。

  “过来坐。”白皎月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而后向我招招手。

  我点点头,走过去。白皎月侧过头来看我,月光穿过薄薄的云朵,破碎地散落在他漆黑柔顺的长发上。他又仰起脸,看着渐圆的月亮,伸出手,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看不见的痕迹——像是一张笑脸,一个半圆的弧线。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所以然。白皎月转过来看着我,眉头轻蹙,最终轻声道:“裳月,在外面自己要注意安全。不要又生病了。”然后他突然站起来,就这样缓步离开了。

  我转头注视着他渐远的身影,直觉上感到有点不安。

  “裳月。”又是一个身影冒出来,我扭回头去看着远处的山,没有应声。

  雪莲在我旁边坐下,然后淡淡地开口,声音飘渺:“你知道……”

  “雪莲。谢谢你。”我抱着膝,枕着自己的手臂说。

  “哦?”雪莲淡然地看着我说,“你谢我什么?”

  “我生病是你照顾我的吧?”我问道,“我还以为是白……我哥。”

  雪莲没有回答,仰头看着明亮的月。我侧着脸刚好能看见他漂亮的下颚线,他举起手,像白皎月一样,伸出食指在空气中划了一道半圆的弧线痕迹。而后,他侧过脸来问我:“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微微地眯起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忘记了?”雪莲嘴角漾起一丝笑来,收回手看着我。

  “啊……好像——是不是笑脸?”我猜测着问道。雪莲轻轻地摇了摇头,忽然掠过的风吹起他莹白的发丝,他很优雅地伸手拨开被吹乱的发丝,而后轻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

  “好啊。”我点点头,有点慌张。直觉告诉我,雪莲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他会怎么做呢?会不会告诉白皎月和美人娘呢?他们两个那么心疼白裳月,要是知道了我是冒充的,而且还霸占了白裳月的灵魂,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等我回过神来,雪莲已经开始讲他的故事了,他的声音飘渺得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白娘爱上了一个王爷,并且在第二年为王爷生下一子,取名皎月,有‘皎皎明月’之意。王爷对白娘宠爱至极。大概两年之后,白娘又有了身孕,可是这次却不如之前顺利——因为她被怀疑了。”雪莲停下来,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你知道为什么吗?”

  “啊?不知道。”我说,虽然知道他说的是美人娘,但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侧过脸去看天上的明月,假装对天空很感兴趣的模样。

  “人心的复杂和险恶不是一个妖精能理解的——至少不是白娘所能理解的。”雪莲的声音始终都没有沾染上一丝感情,他继续讲他的故事,“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相信了人类。她把王爷的另一个妃子视作姐妹,甚至无所不谈。妖化作人形,还怀了人类的孩子,本来就很伤元气,何况只是几百年的小妖精,在有了身孕的时候,往往会因身体虚弱随时死掉,所以常常需要变回原形去保住些元气。于是终于有一天,白娘在狐狸的形状下被她的那个所谓的姐妹看见了。”

  “她告诉那个王爷了?”我问。

  “不,她没有。”雪莲摇摇头。

  “那就好!”我拍拍胸口道。

  雪莲又接着说:“那个女人直接去请了一个法师,要收服白娘。”

  “什么?”我忙问道,“那个王爷——”

  “王爷自然容不下妖孽之子,他打算烧死白娘以及——他两岁的儿子还有尚在娘胎的孩子。”

  “怎么可以?!”我泪眼汪汪地抬起头看着雪莲,问道。

  “人类总是这么残忍,不是吗?”雪莲淡淡地说,“白娘逃走后,带着她的孩子回到了雪山,不久后,腹中的胎儿出生,白娘为这个小女孩取名裳月。实际上‘裳’却是代表死亡的那个‘殇’,殇月。”

  “据说这个小女孩讨喜得很,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看月亮,从幻成人形后就更喜欢整晚地看月亮。不知道哪一天,她靠在自己的哥哥旁边看着月亮,忽然就伸出了手指,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拱形的弧线来。而后小女孩拉起哥哥的手,让自己的哥哥在那个看不见的痕迹下面划了一道下弯的弧形。”

  “哦。”我完全不敢说话了,雪莲到底在做什么?他正在把关于美人娘和白皎月还有白裳月的故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小女孩对他的哥哥说:‘我是上面的那道弧线,哥哥你是下面的那道。我们合起来就是完整的月亮了。所以哥哥你不可以和我分开,要永远地在下面托着我,保护我。’”雪莲又看了我一眼说,“故事讲完了。”

  沉默,我们完全陷入了沉默。

  他知道了……

  不仅是雪莲知道了,就连白皎月也知道了。

  现在白皎月已经回山洞去了,很快美人娘也会知道……

  我的身份彻底暴露了。

  他们会怎么对付我?

  他们都那么讨厌人类,知道是一个人类的灵魂霸占了小狐妖的身体,会不会强行把我的灵魂给消灭掉?

  我心中忧心忡忡,许久后我抱着豁出去的想法抬起头问他:“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第一次跑过来拉我头发的时候。”雪莲伸手理了理白色的头发,“裳月没有这么大胆莽撞,虽然她很顽皮。”

  原来是好奇心害死猫……以后再也不要冲动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认命命地看着他道。

  “应该是我问你打算怎么办?”雪莲轻声纠正道。

  “哦。那我该怎么办?”我又问,而后自言自语,“白皎月一定也知道我是冒充的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把我给……给杀了?”我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怎么抹也抹不干。

  “你在害怕什么?”雪莲眼眸深邃地看着我。

  “才没有,我才没有害怕呢……”我低下头,“也不知道在这里死掉会不会再穿回去……其实我也想回去啊,我想我爸妈、想我们家端木再,还想看《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二部、第三部、第四第五部的电影……想看《全职高手》完整动画版……”

  “不知道你说什么。不过,回去……”雪莲顿了顿,“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我吃惊地看着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雪莲,求求你告诉我怎么回去?我要回家!”这突如其来的希望让我兴奋无比,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还可以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