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啥都没有就是钱多
颜如玉2019-10-23 15:563,405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小网红们一阵嘀咕后,邢运接着说:“我这人没什么天赋,也没什么能力,全靠运气。”

  光是运气二字已经暗地里将几个心怀妒忌和不满的人气了个大吐血。

  毕竟,这种“运气”实在很少有人能碰到。

  有些人看似每天都在努力,勤勤恳恳,用尽心思地蹭流量,穷尽一生也无法在某个领域混出头。

  她们不是不懂,只是不承认别人的付出和勤恳谦虚。

  “关于《他是星辰月光》,能深受观众喜爱纯粹是因为LNB的高管能力出众,我只是个画师,能分得殊荣实属意料之外。”

  邢运并非谦虚,而是实话实说。

  原先嘀咕的人将火气压制在心中,没有先前那般嚣张的气焰展露表面。

  “Lucky小姐实在太谦虚了,LNB动漫只是将您的作品进行了细节上的补充,人物原形和故事梗概都是从您画本里抽出来的灵魂。”LNB的主持人客套了几句后,旋即被媒体打断。

  “请问您近期会有新的作品发表吗?”

  “请问您对国内动漫产业发展前景的看法是怎样的?”

  邢运:“……”瞬间变成公众人物的既视感?

  “没有新作品,没有看法。”

  回答的风轻云淡,毫无压力?

  众人:“……”

  林宏之正叫人去拦着媒体发问,却被她如此不具压力的回答逗得一笑。

  他轻捂住嘴,指腹摩挲下巴,一脸审视态看着台上呆愣而不惧万物的女人。

  夏柯正襟危坐,仔细关注着邢运,听到她对LNB没有兴趣,暗暗松了口气,十指相扣捏紧撑着下巴的手终于放松了些。

  “请问您是入驻LNB动漫产业了吗?”

  邢运:“……我不干这事儿。”还得接着去玩儿呢,北方还有好多地方。

  走完中国,再去游世界。

  媒体们:“……”还让不让我的套路继续进行了?!

  某娱:“那您下一步的打算是跟LNB签约成为驻站作者吗?”

  邢运思考了一会儿,想表达得文艺些,最后还是土不啦叽:“我打算……玩儿。”

  众媒体再次:“……”无语。

  主持人读懂了高层传达的眼神示意,立马截断媒体,继续进行下一阶段。

  “今天,我们LNB的创世人也来到了现场,林先生平常一贯低调,想必很多人对林先生的了解仅仅是百科上的那点成就,事实上……”

  主持人说得多了。

  他自己也立马意识到今天的发挥过热,强行带回正题:“下面有请林宏之先生为Lucky小姐赠出LNB的纪念品。”

  邢运:“……”啧!还真有礼物。

  夏柯坐立难安却强行镇定,但最终没逃过从端端正正的姿态到翘着二郎腿撑着脸,不停变换坐姿,嘴里还莫名喷出了句:“花里胡哨!”

  旁边雍容的贵宾,投来异样的目光。

  看什么看,看也要说!

  不知是不是林宏之提前了解了她的喜好,赠送的纪念品是她曾经漫画创作里的全套人物周边。

  还有一个,夏柯的原型。

  只是……

  夏柯的原型——也就是动漫的主人公,不在赠送行列。

  直到邢运下台后的一个偶然,碰到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捧着主人公原型周边跑去找林宏之,似乎小声嘀咕说:“老板,落了主角,我要补给邢小姐吗?”

  林宏之一把夺过,回应了个不耐烦的表情,皱皱眉,瘪了瘪嘴:“多事!”

  工作人员懵逼地退出场外,林宏之揣着周边,见着垃圾桶,似……鬼鬼祟祟地,丢掉。

  邢运:“……”有仇?

  邢运淡然回到先前的座位,依依满脸崇拜地盯着她,一双充满着“柔情蜜意”的矫情眼,呈四十五度向上膜拜姿态:“天哪!!小幸运!!原来你就是我心心念念的Lucky啊!”

  “你也太不仗义了,竟然都不告诉我!”

  “我们的爱呢?我们深厚而浓烈的交情呢?!”

  邢运:“没有。”

  “噗——吐血。”依依捂住心口,开始一本正经地表演起来。

  邢运拿了包,周围有不少看过或没看过作品的人跟她打招呼,也有其他人恃以高傲姿态,冷眼审视。

  她不想去适应场内的氛围,高傲也好,矫情也罢,总之她先溜了。

  临走之际,似乎听到林宏之说:“邢小姐,不如跟LNB签约吧,别的没有,画纸多。”

  还有这么留人的。

  邢运有一丝丝感动。

  但她总归不想留下,看了眼林宏之,回应了个浅浅的弧:谢谢,我想我还需要沉淀。

  “什么时候愿意很LNB签约,你就在LNB楼下大喊一声:林宏之。”

  周围喳闹得很,伴随着媒体咔嚓咔嚓的声音,邢运开始回避林宏之施加的“特殊光环”。

  她礼貌示意,不管距离之限能不能让林宏之看见她的抱歉和愧疚,匆匆消失在门口。

  依依追上来,满脸坏笑:“哇塞!林宏之那什么意思啊?”

  邢运打断依依:“得!收起你乌七八糟的臆想!商人,当然是希望我签约帮他赚钱啊。”

  依依转头一想,点了点头:“也是。”

  很快她又回到先前没说完的话题:“难怪啊,我说《星辰月光》的主人公怎么有点儿眼熟?!是夏柯,对不对!”

  邢运差点儿绊住脚。

  但很快稳定心神,捏紧包加快脚步。

  “就是夏柯,承认吧邢运,你放不下他。”

  邢运不理,面对依依死缠烂打,毫无理由地让她承认一件无厘头的事,也不知能给依依多大的满足感。

  关于夏柯,她能避则避。

  夏柯跟在两人身后不远,看着邢运俏丽背影,生着闷气。

  当依依每问出一句有关“夏柯”的话,她都闭口不谈。

  不批判不赞扬。

  正是这种态度,恰恰说明人家已经把自己当成过去式了。

  邢运被依依缠得无奈:“过去就过去了,你别左一个夏柯右一个夏柯。”

  “他跟我没关系。”

  夏柯:“……”一日夫妻百日恩?

  夏柯顶着一张愠怒的脸,加快步伐走到二人旁边。

  依依转过头吓得一个惊悚,照旧叫了声:“夏总好——”

  我不是故意在背后议论你的……

  听说夏总即将回TIG,emmmm……背后直呼人姓名,简直找死啊!

  邢运也惊慌失措:“夏——”总。

  这种感觉,像曾经说夏柯坏话的时候被发现,邢运立马要想好一堆马屁话圆回来,作出乖巧又可爱的样子。

  现在不同了。

  “夏先生。”邢运改口,喉咙里像卡住了什么东西,忍住眼睛酸涩,半响,“应该过得还好吧。”

  邢运说完就开始后悔,两只手不自然地置于腹前,手指卷曲,掌心冒冷汗,低头咬着唇。

  说出去的话,收回来不可能。

  夏柯靠近一步,似乎能感受到从他唇角处呼出的气:“没你过得好。”

  他冷漠的样子,似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凉气儿,在十一月的天气里都显得极冷。

  邢运在心里苦笑,空气跟此刻的他相撞,热冷交汇,或许能形成一股汽水……

  她的心收得更紧,饶是不安,依旧沉着地迈着步子距离夏柯远一些。

  明明被离婚的是自己,怎么一副他是受害者的样子?

  邢运想了想,没有再继续交流的余地和情分了。

  邢运扯了扯头发:“……哦。”

  “依依,咱们走吧。”邢运忽略夏柯的存在,拉着依依一块儿。

  依依:“你跟我一块儿干嘛,咱们两个方向。”

  像有冰渣子筑起的高墙碎裂。

  邢运保持的好好的,偏让依依破了功。

  她白了依依一眼:能不能配合一下!

  “你应该是要去依依家里吧。”夏柯露着不明不暗的笑,似轻蔑似调侃,一双眼睛落在远方,留着一个侧脸给邢运。

  “没错,我要去你家。”邢运沮丧地吸了口气,拽动依依的手。

  夏柯继续:“但我劝你别去打扰人家过二人世界。”

  “呃……运运,我那个,过纪念日,嘿嘿——”

  邢运:“……”

  忍住,不生气!我可以的!微笑。

  场面一度僵持。

  邢运懒得还嘴,一边拦车,一边掏出手机打车。

  毕竟穿着礼服挤公交,太影响市容市貌。

  下班高峰期,一波又一波的车流从他眼前滑过,愣是让她吹了一阵冷风。

  依依的对象来接她,热情地寒暄几句后就离开了。

  年会活动没完,重磅人物还未退场,林宏之鲜少在媒体面前露面,又有影坛天后金澜坐阵,大媒小号们自然将噱头和焦点都放在她们身上。

  林宏之应付了一阵,瞄了眼手表,将事情安排给其他高管后道了句:“我有事先离开。”

  ……

  寒风里瑟瑟发抖的人捂着嘴呵气,能怪谁?

  怪自己不开车!

  夏柯的车慢悠悠地停在邢运面前,她看了眼,略过。

  “邢小姐,马上活动结束,想红吗?”车窗打开,里面伸出一颗头。

  邢运:跟红不红有什么关系?

  不对!

  原本媒体没有追着她一起出来是因为场内有金澜和林宏之吸睛。

  待会儿一散开,岂不是有人要注意到原创小画师了?

  夏柯真是……一如既往的,嘴皮子不留人。

  “所以上车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