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陈家村得救
大江东去2019-10-08 13:573,409

  杨樊沿着胡同一路向下,胡同中人家都是房门紧掩,窗户遮得严严实实,想来城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都陷入了惊恐,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隔个两三个月就有大批官兵在街上捉人,见人不避,街边小贩的摊位更是直接掀翻,几股势力争相而过,撵得鸡飞狗跳,弄得周围民不聊生,可是这些只会种地、开些小商小铺的平头百姓又如何反抗?圣明远在京城,虽律法彰正,可终究是纸造泥塑的,敌不过地方贪官污吏,比不上一己私欲,百姓依旧深受茶毒,水深火热;况有恶匪大盗,杀人如麻,行踪诡秘,官府无能又不得禁,朝入市坊,夕宿荒林野地,更加造成了百姓的恐慌。如今世道也是如此,官兵来了几波,江湖中的剑客独侠拿剑匆匆而过,百姓自然知道发生了大事,于是早早地收拾好,躲在房间中不敢出门。

  杨樊这时走了几步,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低头看罢腹部那两道创口正在流血,心里一惊,叹道得赶紧找个地方养伤。他拿着剑,背上缠着从赵四爷那里夺来的珠宝黄金,一步一步踉跄而行,身体透支严重,身形摇摇晃晃,仿佛再向前走一步就会倒在地上,精神疲惫到了极点,目光涣散,时不时打盹,不过很快又醒了过来,顿了顿,继续往前走。

  这时,他渐渐走出城里高大的府宅,周围的宅子渐渐变得低矮,房屋已有些毁坏,有些地方一团焦黑,像是发生过 火灾,不过打理得却很整洁,地上除了堆着一些柴火,别无他物,倒也还干净。这里的房门、窗户同样关得严严实实不留缝隙,杨樊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也是第一次到这里,不知其中是凶险还是安吉,但他还是得继续走,不得不继续走……

  只有往前走才可能有活路……

  ……

  他又走了几步,突然看见一间屋子中,一个头伸了出来,偷偷地望着外面,这是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女孩,稚嫩地脸上沾有锅烟,被抹得漆黑,一双睁得大鼓鼓雪亮的小眼睛好奇地盯着外面。

  杨樊见罢,不自禁笑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

  “刷”

  一声,一道两米宽的圆网从天而降,接着便听见一个大汉兴奋的声音:“抓住他啦!抓住他啦!”。

  瞬间,两个大汉从房顶上跃了下来,一落地便猛扑上来,一个揪着杨樊左臂,一个拧着其右手架住肩膀,动作有些粗鲁,甚至有些蛮横,死死地将杨樊绑住。杨樊这时因为失血过多虚弱到了极点,若是平时这两个大汉这点庄稼把式万万不能得手,可是这时却是轻而易举得手。杨樊本想反抗,可刚一运转内劲,就感觉大脑一阵晕厥,头一偏,晕了过去。可在这时,周围的几户人家的门“哗刷刷”纷纷打开,接着就感觉地面震动起来,数十个人一齐拥了出来,这些人大都是壮年男子,也有几个强壮的中年女人,一个个手里拿着镰刀、锄头、扫帚,一出门便冲上来要将杨樊一顿毒打,可刚冲上来发现人已经晕倒了,一时间楞在那里,不知所措。其中一个柱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者满脸焦急之态,一边往人群中挤,一边喊道:“让一下,让一下,先确认一下是不是陈四那伙人,别弄错,伤了好人……”。

  众人立即让出一条道来,其中一个大汉道:“村长您来的正好,您来看看!这个人好奇怪!“。

  老头走了过去,俯身检查杨樊身上的伤势,翻开其腹部立即看见两道恐怖至深的伤痕,不由一惊,其表面并未愈合,稍微一触伤口便有黑血溢出。

  “这……”

  老头讶然,嘴巴大张,把头扭向众人,他也打不定注意,众人亦是面面相觑。救人之心众人皆有,只是怕就怕就了一头没良心的恶狼,到头来反咬自己一口,好心反而招致祸端。就在众人沉默之际,突然一个穿着破旧布衣的中年男子从巷子子里冲了出来,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官兵正挨家挨户收查,马上就要到这边来了!”。

  村长面色一凝,思忖片刻笃定,道:“赶紧将人送进去,绝不能让官兵将人带走!”。

  众人将杨樊抬着走进屋子,穿过一个院子,抬进一间屋子,又连过两道门,这时眼前出现一间屋子,村长也没敲门,推开门便张罗着将人抬了进去。

  这间屋子中间正有一十八女子在刺着绣花,女子长相清秀,只是常年在这闺房中刺绣,不懂打扮,看上去就像村妇一般。这时见众人来,立即起身让道,众人将杨樊抬到床上。村长对着少女道:“婉儿,你看这这个人,不要让官兵发现了”,然后转身挥了挥手,吩咐道:“大家赶紧各自回家吧,小心一点,不要露出什么马脚”。

  众人听罢,一哄而散,转眼就不见了。村长赶紧出去将门掩上。

  不一会便听见捕头“砰砰”敲门声,接着就听见门外捕头的嘶吼:“衙门奉命缉拿逃犯,赶紧开门!”。

  村长赶紧道:“来了!来了!”。

  门“嘎吱”一声开了

  迎面走进一个身高八尺,头戴盔甲,腰佩长剑,威武不屈的捕头,捕头直接跨进门来,其后跟着三个小兵。

  捕头瞅了一眼 村长,有些不悦地质道:“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村长低着头一阵颤颤巍巍道:“人老了,腿脚不方便,走不快,还请大人见谅”。

  那捕头瞅了一眼村长,“哼!”,了一声,大步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问道:“这里可有陌生人来过?”。

  村长道:“老头一天都呆在家中,并未见到什么人进来,官爷这是……”。

  “哼!“

  捕头冷瞟村长一眼,再次冷哼一声,大步向里面走去,前几间屋子,并未有所发现,当走到杨樊藏匿的那一间,捕头突然停了下来,指着那间门,喝道:”把这间打开看看!”。

  村长上前阻挡道:“官爷不可啊,这是孙女的闺房……”。

  捕头见状怒道:“滚开!妨碍公务,小心抓去蹲大牢!”。说罢,一脚将门踹开,门一开,便看见婉儿坐在椅子上,拿着一块白布裹着手心,那块白布给血染红,捕头看了看婉儿,又看了看地上一滩鲜血,问道:“怎么弄伤的?”。

  婉儿心惊,不过却是表现得很平静,缓缓道:“回官爷,刚才割布时不小心割伤的”。

  捕头看了看,桌子上刚织了一半的布,又看了看婉儿,瞟了一眼床,见床上无人,冷冷注视着四周,过了大概数息,并未发现异常,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村长跟在后面,将捕头送走,这才急匆匆奔回房间中来,打开房门,抓着孙女的手心疼,道:“婉儿,这是怎么回事?”。

  婉儿这才将杨樊从床底拖了出来,和着村长将杨樊放置在床上,看着昏迷中的杨樊,方才缓缓道:“刚才我听见官兵要进来搜查,看见地上那团血迹,想去擦干净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我就将手割破,佯装是自己的血。

  村长听罢,不由上前抓起婉儿那只受伤的手,道:“真是个苦命的娃,你父母离开的早,从小你就跟着爷爷吃苦受罪,这么多年来一直听话懂事,真是难为你了……”。

  婉儿听到这已然情不自禁啜泣出来:“爷爷,您不要说了……”。

  村长看婉儿这样也不好说什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杨樊,叹了口气,又向门外离去。

  ******

  此时,一间大院子中间靠西的客堂之中,聚集了十多个人,这些人中,村长赫然坐在中间位置,杨樊从赵四爷那里拿走的包袱被放在中间,包袱已近被打开,一大堆黄金珠宝露了出来。

  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那堆珠宝上面,有的贪婪,有的沉思,有的担忧……,神色不一,各有个的想法、主意。

  沉默了半晌,村子里的壮汉大坤起身喝道:“干脆我去把那小子给做掉!反正那小子现在昏迷不醒,我们把他做掉,这些金银珠宝分儿了,一辈子也话不完!”。

  听到这坐着的几位老者不由心惊,身子略颤了一下,他们心头也有这个想法,只是实在不敢多想,更不敢去做,这时听到村里的壮汉大坤都这么说了,不由呼吸急促,两眼放光。

  大坤见无人反对,操起半米长刀,就要向门外走去,还没跨出门槛,里面村长拐杖便猛地向地面戳了一下,怒斥道:“站住!你们还真的无法无天了!”

  “你们难道忘记了十年前陈家村的惨案?你们忘记了教训?”

  “这些财物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能要,况且就是我们这些老弱病残不会武功的,拿到这些财物也是祸害!这些财物说什么也不能动!”。

  ……

  ……

  “这……”

  听到这,屋子中间有几个老者这时不满起来,不过陈家村现在还是村长说了算,这时陈家村历来定下的规矩,他们不敢忤逆,只能忍气吞声地低着头。

  大坤见状也停了下来,看着那些珠宝,停顿了一会,还是让理智战胜了冲动,他重新又回到位子坐下,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那刚才带回来的那小子该怎么办?”。

  村长思忖一阵,方才道:“今日那些官兵明显是来捉拿此人,此人万万不可久留,等他伤好一些,就立马送走!”。

  这时村长旁一个老者看着村长,虽有怒色却不敢复言。

  村长见没人反对,这才拿起珠宝,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离开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潇湘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