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镜台仙教
宫大夫2019-12-09 12:171,061

  在青国的东边,离兰城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四心山。山上原本有个大观,名字就叫“四心观”。

  四心观中原本养着两百多人,信奉的叫“镜台教”。

  后来青国吞并了周围的几个小国,四周也就太平了,投奔四心观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安居乐业,观里的香火渐渐也就不那么旺了。

  四心观里的人由原来的二百多,没十年的光景就锐减到不足二十人,最后在观里生活的就剩下老师父和小徒弟两个人了。

  师父被称为土业师父,是镜台教第六任教主;徒弟叫刘皙,今年二十二岁,从小随师父学习道法,是土业师父的第六个徒弟,为人善良,对师父照顾得也尽心。虽然师兄师弟都陆续下山,但师徒二人却还是享受闲云野鹤的生活,两人也算享受了一段时间的天伦之乐。

  一天,土业师父清晨起来,贪凉,吃了两块前日剩下的凉豆腐,到中午就下不来床了。

  刘皙找来大夫,大夫说土业师父时日无多了。

  悲伤之余,两人也彼此看透了生死,也有用一死来验证道法的实验精神。

  临终前,土业师父把几个下山了的师兄弟都召了回来,当众把整个四心观都给了刘皙,并赐刘皙道号:“金凤”。

  处理了师父的后事,刘皙又在山上待了两天就下山了。

  此时的刘皙,一无所有,除了名下的一座山,山上的一组房子,还有几年积攒下来的三千六百万两黄金的香火钱。

  刘皙下山的档口,正好是红大将军攻入兰国的半个月以后。

  自从于丕书弃城而逃之后,红大将军的杂牌军就不费吹灰之力进驻了兰城,同时宣告兰国灭亡。

  大军还没站稳脚跟,紧接着就是亲孝派和亲天派两拨人前来以各种理由搜刮,把原本就不富庶的兰城一扫而空。

  红大将军刚一进城就松下一口气,紧接着就染了风寒,好几天都没起来床。

  等到红大将军起床,整个兰城连只鸡都没剩下了。

  这个兰城一时间成为了鸡肋一般的所在,因为其既不是交通要道也不是物产丰收的地方,否则也不可能让兰国存活那么久。加上这次两大阵营多次搜刮,让兰城与空城相差无几了,还要养活城中的百姓。财务搜刮容易,吐出来可难了。

  刘皙的二师兄叫冷元,是亲天派的幕僚,向刘皙提议不如向青国买下这个小城,也算有个小产业。

  冬至的清晨,青城的命令来到了兰城。红大将军领命:改兰城为兰县,并任刘皙为县令,红翦为县尉,原来兰国的国相古阳为县丞。

  红大县尉接到命令之后,独自坐在房间的角落,看着圣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刘皙是谁?没听说过这么个人呀。

  我是怎么从一个元帅,变成一个陷阵将军,又变成一个县尉的?确定不是“太尉”吗?都改了县了,也肯定就是县尉了。

  我该怎么办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