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半夜恶鬼
zhj2019-10-09 09:452,256

  杨铭回到家,还好时间不算太晚,父母也没有多问他跑去哪了。杨铭洗洗睡了,可是真真躺下,却是睡不着了,因为无数个问号在大脑中盘旋着,算了不想了睡觉了,因为杨铭感觉脑子里好乱好乱。

  欢乐的假期总是很短暂,杨铭现在很勤快,每天都早起去小树林里练武,父母对与杨铭每天早起倒是很好奇,不过看到杨铭是在锻炼身体,父母还是很支持的。

  日子在上课和同学们的玩耍中一天天的度过了,杨铭现在的身形虽然还是显瘦些,但是坚持不懈的锻炼,已经让他的身体素质发生了改变,个子长高了,身形修长,样貌也变了,变得英俊不凡,尤其是一双眼睛变得深邃幽深。

  十月份的时候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死人了。不过不是正常死亡,是被汽车撞死的,人的脑袋被汽车轱辘碾压的变形了,场面很是吓人。因为村子的东边南边都是马路,路上有很多拉煤的大货车,悲剧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

  这是村里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农村对这些事情还是很忌讳的。虽然心有同情,但是横死之人的尸体是不允许进村里的。棺椁就停了在村口,那里很是热闹,但是杨铭没去过,小孩子们都没去凑热闹。因为父母不让去,原因就是煞气。传言这样的人会变成厉鬼,不是正常死亡,会找替身,本是一些迷信传说而已,但是村民们都比较在意,很忌讳这种事情。

  这件事情本就平静的过去了,但是十五天后的一个晚上,凌晨两点多吧,杨铭睡得正香,忽然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了。父母房间的灯也亮了,杨铭套了一件衣服,急匆匆的跑过去一看,是父亲,他用手按着腰,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母亲在一旁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脸上是惶惶然地表情。

  母亲看到杨铭过来后,终于从惊慌中清醒了过来,焦急的对着杨铭说道。

  “你爸爸腰疼的厉害,怎么办啊,你看着你爸爸,我去卫生院找医生。”

  杨铭看到父亲疼的满头大汗,心疼不已,声音急切的喊道。

  “爸,你怎么了,”

  杨铭边喊眼泪也急的流了下来,父亲缓了缓表情低声道。

  “可能是今天下河里修水坝,被水凉到了,没事,你妈帮我按一下,兴许一会就好了。”

  母亲听完父亲的话,连忙给父亲在腰上按了起来,可是收效甚微。杨铭看到父亲的表情依旧痛苦,就对母亲说道。

  “妈,我去找医生吧,这里我也帮不上忙。”

  “不行。”

  父母同时拒绝道,可是杨铭没有等他们的回话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拿起手电。咣当,开门声响起,接着就是急急的脚步声,传到了父母耳中。

  父亲挣扎着要起身,可是腰实在是疼的厉害,无奈又跌回了炕上。母亲急急的下了炕,追了出来,可是哪还有杨铭的身影,不得已又转身回到了屋里。因为没有了杨铭在身侧,父亲腰疼的声音再也压不住了,母亲左右为难,父亲吹促她赶紧去找杨铭,可是母亲又不放心父亲一人在家,身边无人照顾。

  “十分钟,不回来我去找他,你也别着急了,他是个大孩子了,你先顾好自己吧。”

  母亲说完,继续帮父亲揉腰。杨铭家离卫生院不远,走着也就四五分钟的样子,不过卫生院在马路的另一侧,而且是在村子外头。杨铭在月色下奔跑,手电的光影四处乱晃,因为今天月色尚可,他才可以快速的奔跑。还有一点,那就是心底里对父亲深深的牵挂,好像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催促着杨铭快点快点,找到医生缓解父亲的疼痛。

  刚刚跑出村口,入眼的一幕把杨铭吓呆了,一个没有头颅满身血迹的身躯在马路边来回走动着,低沉的声音在夜间回荡着。

  “我的头,还我的头来。”

  杨铭的脑子嗡嗡直响,浑身打着哆嗦,这样的景象对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那是恐怖无边的,心灵上的惧怕更是无边无际。月色也仿佛被黑暗所遮盖,眼中晃动的是红色的血,还有那摇摆的躯干。

  忽然眼前的景象消失了,是盔甲,是他们,杨铭好像溺水之人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心终于平复了不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耳边响起高虎的声音,因为高虎的声音很是粗犷,所以杨铭记忆很深。

  “滚,将军没事了。”

  高虎粗声粗气的说道,杨铭睁开眼睛看看周围,什么也没有,摇了摇脑袋,就当是一时的幻觉吧!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杨铭又开始快速的向卫生院跑去。咚咚咚,杨铭使劲的敲着门,大声喊道。

  “大夫,大夫,有人吗?开门啊。”

  啪,灯亮了,看到灯光,杨铭急切的心忽的一下就平静了下来,双眸热切的注视着明亮的灯光。门开了,谷叔一脸诧异的看着杨铭道。

  “你个臭小子,怎么就你一个人,怎么了?”

  谷叔的嘴像是一挺机关枪,不停的发问道。杨铭什么也没听清楚,也没时间回答他的问题,一把拖住谷叔的手,边往外拽边说道。

  “我爸腰疼的厉害,谷叔快跟我去看看,快。”

  谷叔甩开杨铭的手,温言安慰道。

  “别慌别慌,缓一缓,说清楚些到底是那疼。”

  杨铭一愣,脸上更显焦急之色,急忙说道。

  “谷叔没开玩笑,你赶快同我去一趟吧。”

  杨铭边说眼泪也急得再次掉落下来。谷叔也是无语了,他揽过杨铭轻声安慰道。

  “好了,别哭我同你去,但是你得说清楚哪疼,怎么回事,我好拿药和准备东西,要不然不是白跑一趟。”

  杨铭缓了缓,这才把父亲可能受凉,腰疼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眼巴巴的望着谷叔收拾医药箱。

  “好了,走吧。”

  谷叔看着杨铭的表情,有些慈爱的牵起他的手道。谷叔四十多岁,比杨铭的父亲还大一些,人也很好,不过那是大人们的认知,小孩们对他可是害怕的不行,因为每年的预防针都是他打的,不少小朋友打针时都是哭天抹泪的。

  杨铭倒是没哭过,但是对打针还是很抵触的,连带着也不喜欢医生,不过今天他倒是对谷叔生出了好感,还有打心底里的感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殇之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殇之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