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时间匆匆
zhj2019-10-12 19:402,262

  短暂的相处,留下的是甜蜜的回忆,也有着难以忘却的感伤。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暂,说话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但是驻足在心间的美好记忆却是无法磨灭的。这就是青春懵懂,这就是初恋的记忆,这就是爱情的味道。

  杨铭的名声一下就不好了,好多女孩子都躲着他走,倒不是女同学心底里刻意回避,只是同杨铭的接近会惹来流言蜚语,女孩子或许心底里愿意,但是面子上挂不住啊!

  杨铭对与一切都无所谓了,田雅青能够有所担当,他一个男子汉要是没有点魄力,那还算是个男人吗?一起的点滴,虽然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对她背影的默默注视和凝望,但是杨铭确信田雅清就是自己要守护的人。

  高军等五个小伙伴不乐意了,杨铭不在乎那些议论和评价,他们可是杨铭的好朋友,是同学,又一同跟随杨铭习武,哪里有议论之声,那里就有他们的拳脚之声,打架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他们还打算要教训那几个初中的学生那,不过被杨铭阻止了,不是杨铭怕事,也不是打不过他们,而是杨铭心底里是感激几人的。如果不是他们哪有同田雅青说话的机会,哪有两人牵手的机会,哪有两人明白彼此心意的机会。

  高军他们算是放下了这件事情,因为杨铭的话他们还是听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杨铭的议论渐渐的少了,但是关于高军他们五人的议论就多了,因为他们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悍了,打遍小学无敌手,初中生过来找茬的也照样摆平。

  他们五人现在是牛气的不得了,俨然成了学校的小霸王,手下小弟一堆,在村子里也是名声在外,都称他们为五虎。

  相比于他们的张扬,杨铭倒是平静老实了很多,因为他的心里有惦念,有思念,还有失落。杨铭白天好好学习认真听讲,打算考个好成绩,能够上城里的一中,因为在那里有田雅青。田雅清的成绩很好,一定会去一中上学的,到时两人又能见面了。晚上杨铭会在高虎等五人的指点下练功,因为杨铭要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思念如同发酵的酒一样,随着时间的更迭,越来越浓厚越来越醇香。杨铭的思念只能放在心底,他幻想着在周六周日的某一天能够等到田雅青的出现,他徘徊在乡镇府的大门前,希冀着这一天的出现,可是没有。

  杨铭不知道到田雅青住在城里的某处,要是知道他一定会去看看,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就好。田雅青的父亲亲自出来过一回,告诫杨铭要好好学习,小孩子成天瞎想些有的没的,才多大啊。

  杨铭的父母更是对他的要求更严格了,彻底的断了杨铭的任何幻想,杨铭只能老老实实的学习。田雅青的那抹影子被他藏在了心底,转眼又是寒假了,杨铭又回复到了以往同伙伴们玩耍嬉戏的日子,因为过年了,这是一年中最为喜庆最为欢乐的日子。

  杨铭也抛掉了所有的不快和烦恼,同伙伴同邻居同学们一起,放鞭炮,滑冰,放河灯,看旱船,踩高跷等表演,一个寒假玩的不易乐乎!

  年已经过完,新的学期开始了。这天杨铭放学后刚回到家,母亲神神秘秘的把杨铭拉住了,还煞有其事的左看右看,搞得杨铭莫明其妙一头雾水,很是好奇的问道。

  “妈,家里就咱们两个人,你东张西望的在看什么那?”

  母亲看到杨铭一脸惊诧的样子,以为自己的恐慌的表现吓到了他,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心口,一副心有余悸地样子。杨铭急了,直接问道。

  “妈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话还没说,气氛倒是让你弄得紧张兮兮的。”

  “噗。”

  母亲直接乐了,笑骂道。

  “怎么说话那,不知道你妈胆小吗?你爸又不在家,晚上放学你早点回来啊。”

  杨铭的爸爸是泥瓦匠盖房子的,正月十五过后,就去工地干活了,家里就只有杨铭和他妈妈,妈妈从小受到姥爷鬼故事的影响,胆子也很小,一个人在家难免害怕什么的。

  “嗯,知道了。”

  杨铭随口应道,心里在盘算着,天黑后让高虎和孙虎留在家门口,自己还要在叮嘱一下他们,好好的保护好自己母亲。看到杨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母亲还以为杨铭没听进去,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表情也严肃起来,声音低低的说道。

  “你可记好了,下了晚自习,就回来,别乱跑尤其是别到后面去,听清楚没有。”

  后边,不由自主的顺着母亲手指的那个位置看去,咦,母亲指的位置是自己同高虎等人练武的地方,那里怎么了啊!没什么事情啊!杨铭心里猜测着。

  杨铭家住的是南房,院墙外就是村子里的大路,右侧还有一条小路通着大路,那边有一大块空地,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青石石磨,大路的右侧就只有两家,一家是杨铭家,还有一家靠着陡坡,住的是一对新婚夫妇。

  杨铭心里嘀咕着,不应该啊,要是有事情也应该在陡坡那边啊!陡坡那边全是树木,枝干盘根错节,夏天郁郁葱葱,冬天也给人一种密不透风的感觉,陡坡之上是一大片平整的土地,像是神仙用刀斧斩掉了山顶,特意给百姓开辟出的田地。

  由于上边是田地,这边是盘根错节的树林,陡坡这里也就成了动物的天堂,有老鼠,有猫头鹰,有黄鼠狼听说还有狐狸。可是杨铭没见到过,不过母亲说有,因为以前丢过几只鸡,听母亲说狐狸是白色的,不过杨铭可不信这些,因为没有亲眼所见。

  倒是密林的陡坡上有个小庙,半米高是用青砖所砌的,上面长满了青苔,不知何时搭建的,好像有些年头了。杨铭听说小庙里供奉的就是白狐,小时候杨铭和邻居家的伙伴去看过,没什么奇特的。杨铭回来后却被家长狠狠的骂了一顿。 杨铭嘀咕石磨的时候出了声,被母亲听到了,母亲一脸的挫败感,低声说道。

  “不是那里?是王志国他媳妇家里,唉,他媳妇今天下午打算从地窖里掏些菜出来,也怪他们地窖挖那不好偏偏图省事,在陡坡处挖。”

  杨铭听的直摇头晃脑,母亲讲了半天,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母亲“啪”,的一声手拍在了杨铭的肩膀上,按定了,严肃的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殇之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殇之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