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绝处逢生2019-10-19 15:203,768

  回学校后,李微把蒋巨峰打过来的1000元原封不动地还了过去,本来还想找李梦算账,结果人没看到,先看到了学校对李梦、蒋巨峰的处分通知,还有对李教授的降职处理。

  李微尝试打听了下,发现很难见到他们两个人。蒋巨峰被郑浩打得住院,李梦再也没来过学校,不知道去了哪里。

  临近期末考试,李微忙着复习,只好暂且把这件事放到一边。

  还是赵小阳先感觉到了不对劲,能动李梦和李教授的,又是上面教育局下来的处分,赵小阳想了想:“郑浩,不会是你做的吧?”

  郑浩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李梦是不是以为,有后台的人只有她。”

  一句话,让赵小阳打了个寒颤,他是知道的,郑浩家里好像有点背景,认识的人挺多的,现在看来,确实是他。

  郑浩低头,神色淡漠地喝了口咖啡。

  他其实没怎么样,只是走了捷径而已,让上面的人知道了这些事。

  做错事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

  -

  忙起来以后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跨年夜。

  跨年夜是年末的最后一场盛事,大学生们放松的法子各种各样,蹦迪、私人影咖、爬山看日出、K歌……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可惜,天大的考试周就在1月上旬,能考上天大的,在高中时都是成绩好的学生,大家多少还是重视成绩的,也因此会收敛一些,但架不住热烈的氛围,寝室内部早早商量好了聚餐一波。

  “李微,你真不一起去聚餐啊?这家火锅自助很有名的,毛肚一绝,不去尝尝可惜了。”林花还在努力说服李微。

  “我不了,你们玩得开心。”

  “一起去嘛,要挂科一起挂,成绩算什么,我可是翘了和情缘的约会出去聚餐的……”曹兰兰以为她忙着复习,也开始劝道。

  李微依旧没答应。

  最后还是寝室长施西拉着她们两个人出去,寝室里才安静下来。

  台灯的光亮照在李微的专业书上,她望着课本,神思却没在这里,她倒真不是不想去聚餐,而是——

  她没钱了。

  临近期末,实验室和学业的压力都很大,她时间不够用,只能把打工的时间都去掉,专心备考,学校最近也收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实习费,她之前攒下的一些钱瞬间就没了。

  至于父母这边……她和她妈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三个月前的页面,她妈说没给她打钱,就真的没给她打钱。

  她还得思考回家的车票怎么买。

  想到这里,李微更加难以集中注意力看书,她干脆起身去上了个厕所,走廊里很安静,楼里平时热闹的欢声笑语都少了许多,看来大家都出去浪了。

  去厕所的时候会路过一块露天的平台,平台上尚带着些积雪,时不时地有五彩缤纷地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美轮美奂,时薇静静地瞧了一会儿,还能听见楼下男孩子和女孩子兴奋的叫声。

  不知怎么,这个瞬间,李微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寂寞。

  与此同时,在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里,郑浩正在和赵小阳一边闲聊,一边进餐。

  依旧是黑得浓郁的咖啡,郑浩慢条斯理地吃着牛排,动作优雅,赵小阳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水果沙拉:“最近你对小静的态度是不是有点问题,我看小静挺伤心的。”

  郑浩眼都没抬:“和异性保持距离。”

  赵小阳“啧”了两声:“这他妈……还没和李微师妹在一起就这样了,在一起了是不是要删光手机上所有女生的联系方式了,李微师妹牛逼。”

  赵小阳想了想,又状似无意的提起:“我说郑浩,那你之前对小静,真的一点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么,我们都觉得你对她挺不一样的。”

  “没有。”郑浩毫不犹豫。

  其实郑浩能对刘小静那么温和,是因为他对刘小静还是心存感激的。

  在他刚加入办公室时,也有过新人时期,就是师姐带他,师姐确实是个极好的人,温柔、耐心、善良,即使他话少冷淡,也不会因此不搭理他,她从不藏私,也很乐于奉献,是个从人品、性格、实力各方面都无法挑剔的师姐。

  只是……自从李微说她吃醋之后,郑浩也注意到,可能他的这份“温和”,落到其他人眼里,就是区别对待,甚至可能给师姐本人也造成了错觉,让她容易产生其他想法。

  所以他才会开始保持距离,师姐是个好女孩,他不想给了她希望后,再让她绝望,他很清楚,对刘小静,他从头到尾就没有过喜欢。

  赵小阳听到他的拒绝,松了口气,释然道:“那你既然这么说,哥们儿我就不客气了?你不哄她,那不就等着别的男生来哄吗,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找你的李微师妹,我要我的师姐哈。”

  听到这话,郑浩也不由抬眸望了赵小阳一眼,他是真没看出来小阳喜欢刘小静。

  “你藏得挺深。”

  赵小阳把西餐厅送的爆米花嚼得嘎嘣响,满脸轻松:“这不是怕让女人影响咱们的情谊吗,一直藏着掖着的,现在可终于自由了。你和李微师妹好好加油,我看你付出挺多的,怎么李微师妹一点都不感动?不过李微一看就是一匹野马,你要是能拴住也算你厉害……”

  郑浩不喜欢小阳用“野马”这个词形容李微,他稍微皱了下眉:“你管得太多了。”

  “……现在就开始护媳妇儿了,你行。”

  饭快吃到尾声,赵小阳拿出手机开始刷朋友圈,他似是看到了什么,意外道:“咦,林花和李微一个寝室的吧?林花寝室聚餐怎么没有李微啊。”

  郑浩拿过手机,一看,是林花发的朋友圈,三个小火锅里面冒着腾腾热气,羊肉卷、牛肉卷……各种摆盘,还有三个人的自拍,里面确实没有李微。

  郑浩思考了一瞬,很快站起身,穿好衣服:“你继续吃,我有事先走了。”

  赵小阳还在懵逼中:“喂!还带这样的,饭吃一半儿,人先走了……”

  ……

  时钟上的分针指向9,晚上11点45。

  还有15分钟就到新年了。

  室友们还没回来,李微也学累了,她倦怠地按按眼眶周围,想看看朋友圈里大家发新年快乐的盛景,刚把手机解锁,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蓦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现在广告营销电话这么晚还营业?

  她干脆地挂断,打开微信,那个电话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

  李微顿了下,还是接过电话,语气不是很好:“喂。”

  电话那边似乎有呼呼的风声:“在寝室么?”

  李微以前在高中时也和郑浩打过电话,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郑浩的声音是偏清冷的,但在电话里却带着点低沉磁性,有点苏。

  李微不自觉地握紧手机机身,轻声问:“……在。有事?”

  郑浩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望着7楼唯一亮着灯的寝室,面不改色地扯谎,声音沉静:“办公室有规矩,年终会给表现优异的人奖励,徐导师说你很认真,你有年终奖品,我来发奖品,你下楼取。”

  李微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么。”

  “恩。”

  “明天不行么,或者后天?”

  郑浩轻呼了口气,白色的气在黑夜中升腾:“我最近有事,之后不会来办公室。”

  “那我现在下来。”

  李微收拾得很快,穿了件白色羽绒服、雪地靴就下楼了,女生寝室前的雪地里,她一眼就看见了他。

  他穿着藏蓝色的外套,衬得他眉眼如冰玉一般冷清,他身形修长,肤色冷白,站在冰天雪地里,仿佛与雪融为一体。

  李微走到他面前,红唇微扬,揶揄道:“你跨年夜不出去玩,挨个来发奖品?”

  郑浩轻咳了声,掩饰住自己的其他情绪:“恩。你是最后一个。”

  李微也没多想,郑浩不爱热闹、不喜欢聚餐,跨年夜待在学校里替导师办事也很正常,她点头:“那谢谢。”

  郑浩低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递给她,李微打开看了眼,是个优盘。

  确实很像办公室会发的奖品。

  银质的优盘,摸在手里又滑又凉,李微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忽地听到天空中一声巨响,淡金色泛着粉红的烟花在寂静的夜中爆开,火花如流星一般坠落,璀璨而灿烂。

  极美,也极震撼。

  两个人都被这景色吸引,抬头望向天空,漆黑的天空中仿佛盛开了无数缤纷的花,花又迅速湮灭落败,留下一地缤纷的花瓣。

  两人看了许久烟花,李微再看手机时,手机屏幕上已经显示,00:05。

  新的一年到了。

  李微红唇微弯:“新年快乐。”

  郑浩的黑眸中也染了些烟花的暖色:“恩,新年快乐。”

  许是刚看完一场盛大的烟花,李微的心情变得很好:“刚刚过去的一年,你帮我挺多的,有什么新年愿望吗?能实现的,我尽量帮你实现,算是感谢你。”

  郑浩看着她,轻轻地重复了一遍:“新年愿望?”

  “恩。”

  他思考了一下,低声开口:“你能有颗真心。”

  此话一出,李微明显一怔。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而微妙。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烟花在头顶的天空绽放,偶尔有浪完回来的同学回寝室楼,好奇的目光会掠过他们俩个。

  李微确实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愿望……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猜的那个意思。

  许久,郑浩才继续补充:“真心为办公室做事。”

  “……知道了。”

  李微已经上楼,他还在原处又站了许久。

  无论是特意去挑了个优盘假装是调研组的年终礼物,还是刚才关于新年愿望的补充,都挺蠢的。

  蠢得简直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

  可是,郑浩确实这样做了,从市区匆匆赶回来,只为在跨年夜见她一面。

  他只是不希望,在跨年的那个瞬间,别人都在狂欢倒数,而独留李微一人,面对寂寂黑夜,听着窗外烟花盛开的声音。

  别人的热闹是用来衬托她的寂寞的。

  ——仅仅只是想象那个场景,他都会心疼。

  所以,他来陪她了。

  可是,在问李微要真心的时候,她沉默不语的样子,让郑浩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让一个根本没有心的人有真心,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忘不掉的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