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两败俱伤
阿雅小布丁2019-11-09 07:004,380

  虽是秋意已深,但天光大好,顺着麒麟山而上,鸟鸣悠长,林荫下能看到星罗棋布的屋舍,精致的楼宇显得富丽堂皇。

  仙泽山派的一行人沿着台阶向上走去,因着御剑不合礼制,他们便步行走上麒麟山。洛清歌走在小径上,听到不远处几个天问宗的弟子,正在闲谈。

  “那些便是仙泽山派的人?”

  “是啊,不是都说仙泽山派是第一剑宗,依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欸,此言差矣……”

  山下的闲谈声渐渐远去,走上麒麟山,映入眼帘的便是更加宏伟的大殿,这些屋宇全都描金漆红,上接天日,端的是怎么有钱怎么建,生生拿银子砸出来了满山的金碧辉煌。

  仙泽山派众人站在主殿门口,生生地被镇住了。

  面面相觑之后,谢萧然叹道:“有钱。”

  季沐泽这个时候要不是被谢雪薇和沈慕寒拽着,恨不得去屋檐上抠下来一块宝石揣进兜里。连洛清歌和沈慕寒这等在京城里呆过,甚至进过皇城的人,都有些发愣。偏偏只有萧祁年依旧长身玉立,目不斜视:“走吧。”

  楚莫辞和林青云跟在萧祁年身后,三人先行上了台阶。洛清歌刚要跟上去,便看到了秦厌染微微上翘的嘴角,笑容里有些意味不明的讥诮。

  只一眼,她俩的目光便撞在一起,洛清歌自觉失礼,心中却也讶然,倒是秦厌染仍旧是昔日清冷的笑脸,笑着跟上谢萧然和季沐泽,并不在意自己探究的眼神。

  洛清歌不作他想,只好也跟上去。

  这天问宗的礼官都在门口守着,看见来人便笑意盈盈地迎进去。这天问宗最不缺的便是钱,有许多江湖上的散修,最早两月前便来了这里蹭吃蹭喝,只等着仙剑会的开始。跟他们比起来,仙泽山派算是去得晚了。

  有礼官看了他们的拜帖,立刻笑逐颜开,将他们引到居所,等他们歇息片刻便到议事堂与天问宗的宗主见面。

  这居所却不是一般的精致,竟好似洛清歌尚书府的闺房一样。但尚书府是只为她一人如此准备,而这天问宗的客房,倒好似处处如此,真叫人瞠目结舌。

  洛清歌走到自己的居所,环顾四周,萧祁年的屋子在正中央,而她和颜凝夕的房间分别坐落在两侧。林青云和楚莫辞的房间,倒是离得远了些,还得穿过一扇窄门。

  走进屋舍,里面点着清淡的熏香,让人心旷神怡。她放下行李,铺好床铺,却忽然太阳穴一痛,闭上眼睛——

  “如果你觉得万无一失,那今夜便行动吧。”一个清冷的女声,虽然熟悉,却分辨不出来是谁。

  “好,不过,除了萧祁年这个碍事的东西,他那几个徒弟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些都是你的事情,我只要最后的结果,其他的任凭你怎么处理。”

  “那这包药,我就带走了。”

  “记得做干净点,别落人把柄,到时候全部栽赃给天问宗。”

  ……

  头疼的感觉瞬间散去,洛清歌晃了晃脑袋,屏气凝神,心中却明朗了。

  系统的预告不会出错,所以今夜,怕是有人要对萧祁年下毒了,而那下毒之人,八成是仙泽山派的内鬼,等到事情做完了再栽赃给天问宗,就像上一世,栽赃给原装货洛清歌一样。

  这件事果然有蹊跷!但那下毒之人,却并不像是冲着萧祁年来的,倒像是……为自己接下来做的事铲除障碍。一连串的事情在她的脑海中串联起来,如果按照萧祁年的性格,就算看着楚莫辞当中被揭发体内有魅族血脉,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任众人把他逼下焚香谷。

  所以,要让楚莫辞落下焚香谷,便一定要阻止萧祁年前去仙剑会最后围猎那日。原来,楚莫辞落下焚香谷,从一开始,便是有人预谋好的。而那人多半是鬼魅,等楚莫辞落下焚香谷之后,再把他救回魅族地界,让他恨透仙门修真一派,继而以他为筹码,挑起仙门和鬼界的纷争。

  那么,沉寂多年还算平衡的局面,便会彻底打破,好一个居心叵测!

  这时,她听到门外有天问宗的弟子来报:“萧峰主,宗主请您携弟子前往议事堂。”

  ……

  还未等萧祁年走进议事堂,一个慷慨激昂的声音便传出来,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哎呀,顾某等候萧峰主多时了。您来到这,真是让我这寒舍蓬荜生辉了啊。”

  话音刚落,一个满脸堆笑的中年男子迎出来,满身官腔,萧祁年脚步一顿,终是忍着不适回礼:“顾宗主客气了。”

  他抬眼看去,谢萧然,季沐泽和秦厌染已经坐定,脸上也挂着十分不耐的笑容,想是这番热络的客套话刚才已经讲了无数遍了。

  洛清歌并没有仔细打量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掌门,按照原作来看,这人空有一张油嘴滑舌,惯会阿谀奉承,除此之外毫无长处,最后直接禅位给了自己的儿子。而他那儿子倒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平庸无能,反而在楚莫辞屠戮仙门各世家时,保全了天问宗一派。

  要说他那儿子,表面上一派谦谦有礼风轻云淡,但实际上——

  洛清歌越过顾宗主,看到了他身后孑然而立的男子,顾忘言。人如其名,顾忘言一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遗世独立之姿,与他那舌灿莲花的爹截然相反。

  顾忘言算得上是仙门世家数一数二的风流公子,但他榜上有名的原因,除了俊朗的外貌,更多是因为天问宗的财大气粗,而他是天问宗的不二继承人。

  偏巧,顾忘言也看向萧祁年,目光刚好跟洛清歌撞在一起,洛清歌一愣,还没来得及躲开,便被楚莫辞一把拽到身后。

  洛清歌:“……”

  这楚莫辞的脾气,倒真是……洛清歌十分怕这孩子又胡思乱想什么,便任他挡住自己,谁知,这时一直站在后面,冷眼看着自己父亲和各派掌门套近乎的顾忘言,却慢慢走上前来,向萧祁年作了个揖。

  顾宗主有些诧异,却还是向萧祁年介绍道:“这是犬子,忘言。”

  顾忘言却并不打算再跟萧祁年说句话,而是目光穿过萧祁年和楚莫辞,落在洛清歌的身上:“请问这位姑娘,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后,顾宗主尴尬地笑了两声连忙上来解了围,让他们回房休息。但是回屋的一路上,楚莫辞的眉梢都好似挂着寒霜,整个人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洛清歌回房之前,有一个仙泽山派的外室弟子走过来,对萧祁年说:“师叔,秦峰主说您头痛并无大碍,只需晚上熬几副药,喝了便好。只是,这药……峰主这次前来没有备齐,还需向天问宗……”

  那弟子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洛清歌听得虽然不真切,心中却警铃大震。

  她此时不便打草惊蛇,只能等着晚上熬药的时刻。而给萧祁年熬药一事,一向都是由颜凝夕来做。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洛清歌找到颜凝夕:“凝夕,师父的药,你取回来了吗?”

  颜凝夕道:“还没有,师姐放心,我晚上去拿回来给师父煎上。”

  “我同你一起去。”洛清歌说。

  颜凝夕笑得毫无城府:“不用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

  洛清歌心道:这一世没了自己的作妖,颜凝夕没有经过任何风浪,被保护的极好,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性子。

  洛清歌扶额,心想,只能晚上跟着她一起去了。

  如今再看,这药来自天问宗,煎药的人是颜凝夕,那背后的主谋,当真是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毫无破绽。

  等到夜幕降临,洛清歌跟着颜凝夕慢慢向前走去,但是这天问宗亭台楼宇极多,各个回廊应接不暇,跟了半路,洛清歌竟然生生跟丢了。

  如此,洛清歌试探了一下她贴在颜凝夕身后的跟踪符,打算确认一下方位,她刚在指间凝聚起灵力,却猝然吐出一口鲜血,灵力被生生截断——不好,是有人强行揭下来她设下的符纸,那背后的人,开始行动了!

  为今之计,继续跟踪颜凝夕是不可行了,只有赶紧回萧祁年的寝居,等着颜凝夕把药端回来,再设法把药打翻。

  洛清歌不管体内灵气打乱,连忙轻功跃起,飞身回去。却不知这时,顾忘言自廊柱后走出来,用手揩起洛清歌刚刚吐出的鲜血,用指间拈了拈,露出一个诡谲莫测的笑容。

  ……

  颜凝夕被贴上了傀儡符纸,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草药,身后的黑衣人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周身散发出浓郁的鬼魅之气。

  洛清歌看得真切,等到两人进了院子,洛清歌祭出青霭剑,直击黑衣人的心口。那黑衣人反应极快,轻轻地一闪,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却又忽然出现在洛清歌的另一侧。

  这人使出的是高阶鬼魅才会的遁形之术,他的修为,恐怕远在她之上!

  思及此,洛清歌连忙击碎了临近的几个瓦片,发出巨大的声响,企图引来旁人帮忙,但是她恍然发觉,她已经深陷那人设下的隔音结界,旁人根本听不到这里的声响。

  怎么办?她一心想要救下萧祁年,说不定萧祁年去了那日的围猎,一切还能用转圜的余地!

  刻不容缓,她再一次祭出剑锋,却仍然被那人轻而易举地躲过:“小姑娘,不要不自量力,你差的太远。让你师父来,怕是还能有点胜算。”

  有一句话,叫反派死于话多。

  这不是平白暴露自己的弱点吗?

  “师父——”洛清歌用尽灵力,一声大喊。

  萧祁年在屋中闭目养神,却还是朦朦胧胧地听到了声响。

  那鬼魅的声音阴森森地:“小姑娘,坏我的好事,你不要后悔。”

  颜凝夕依然被鬼魅操控着向屋里走去,洛清歌的眼睛落在那碗药上,忽然,青霭剑转了一个方向,向颜凝夕刺去。那灌满灵力的剑锋,势如破竹。

  这时,萧祁年推开房门,眉眼一瞬间冷凝,怒吼:“清歌,住手。”说着,祭出了玄朗剑。

  洛清歌的剑锋没有停下来,那碗药被掀翻在地,破碎成残渣。萧祁年看到颜凝夕并没有受伤,便停下手中的剑,接着,看见了伫立在风中的面目不清的鬼魅。

  鬼魅的眉眼一瞬间犀利:“原本一碗药就可以解决的事,你偏不。”

  那碗药跌落在地面的一瞬,颜凝夕虽然苏醒过来,却喷出一口鲜血,接着昏倒在地。洛清歌这才意识到,鬼魅将那碗药用傀儡符和颜凝夕连接在一起。若是那碗药打翻在地上,醒来的颜凝夕也会受到重伤。

  好歹毒的心思。

  那碗药落在地上,慢慢腐蚀掉地砖,滋滋啦啦冒出黑烟。

  系统的声音传来——

  【恭喜宿主避免萧祁年中毒,宿主身份变为正面形象】

  萧祁年环顾四周,只一瞬便立刻明白过来,说:“清歌,照顾好凝夕,别过来。”

  说罢,玄朗剑应声向鬼魅刺去。

  洛清歌从没看见过萧祁年用剑杀敌,便以为萧祁年的剑术只算得上还可以。但那玄朗剑一处,天地万物都好像失去了颜色一般。他出剑快而凌厉,直击要害,却把剑舞的如同写诗一般潇洒清明。萧祁年平日里,倒真是深藏不露。

  但是那鬼魅也不甘示弱,与萧祁年缠斗起来,但是却并没有恋战,而是使出浑身力气,向萧祁年发出致命的一击,那黑气夹杂着灵力,直击萧祁年的腹部。

  萧祁年用剑撑住身体,吐出一口鲜血。那鬼魅受伤更重,浑身的黑气几乎散尽,吊着最后一口气,转身遁去。

  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重伤的萧祁年和颜凝夕。洛清歌不知是先为两人疗伤,还是先去追那鬼魅,萧祁年开口道:“清歌,快去告诉顾宗主封闭麒麟山,那只鬼魅跑不远。”

  “可是你们的伤也耽误不得!”洛清歌为萧祁年输送灵力。

  “快去,凡事以大局为重,那鬼魅难免以后祸害人间,师父平日就是这么教的你吗?快!”萧祁年似乎有些动怒,扶住胸口。

  “好。”洛清歌忍着眼泪,烧了一张传讯符给林青云,然后拿起青霭剑,向天问宗的宗主住处跑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这是命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姐很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