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杏花村
落格2020-07-16 20:473,726

  上古时期,在云梦大泽上,曾发生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神魔大战,远古创世天神昊天、雷神伏羲、太阳女神羲和皆在此大战中化归天地,而幸存下来的天神女娲为平息由于神魔大战引起的洪水倒灌,山崩地倾的人间灾难,耗尽心血将神人魔界的通道关闭。魔族最终被神族驱赶至天尽头之外,自此千万年以来,三界太平。自此大战后,上古族人不庭氏白族在神人女祭的带领下穿越过人世间,度过往生河,来到天尽头,隐世于浩瀚的无妄海底。他们在此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织天地之气司人间云彩,以自身之灵光引渡人间亡灵,使亡灵免入往生河中,魂飞魄散。这里青山环抱、泉水叮咚、绿茵草地,碎花零星点缀着,如繁星,一片绵延不绝的杏林,到了春天,整个村子便淹没在了白色的花海里,微风吹过,竟娇喘着透着点粉嫩。经过千万年岁月的打磨,曾经骁勇善战的村民,变得儒雅而宁静,喜烹茶煮酒论诗。曾经神人女祭赋予不庭氏族盛放的扶桑花图腾,以象征太阳神族勇猛的后裔,现如今也只有娇艳了。

  一日,不庭氏白族第二百三十四世掌事白灵在供奉历代掌事的祠堂里上香,此时,一女子,一袭白衣出现在了灵位前,凝望着最上面的神人女祭的牌位良久。站在白灵掌事旁的小女孩月微疑惑的问道;“姥姥,那女子是谁?”白灵掌事示意她不必多言保持安静,过了好久。

  “瑶姬上神,此次前来,相较往时思忖良久,所谓何事?”白灵见上神神情有些恍惚,上前问道。

  瑶姬回过神来,认真打量了下眼前的人,温和着说“别来无恙,白灵,许久未见,你已长大了,继任了新掌事。真是白驹过隙,恍如隔世般。”白灵捕捉到上神的眼神里稍纵即逝的黯然。

  “我等小辈不过沧海一粟,天地蜉蝣罢了,上神无需为此如此感伤,先祖神人女祭……”白灵掌事说到先祖的名字不由得停顿的一下,她心里清楚,瑶姬上神对上古时期先祖所做的隐事抉择一直耿耿于怀,白灵小心翼翼地假装不在意地提起那段过往,“先祖不过是羡江河无穷,枕明月而眠,赏世间风月,隐于事外,经历了上古杀戮大战,幸存下来的先祖已不想再卷入这些是是非非。瑶姬上神也已隐居于姑瑶山上,为何现在却突然开始插手人世间的事。天神女娲在大战后关闭了三界通道,自此人神两界互不来往也有千万年了,人间独自演变,历经沧海桑田,早已变了模样。我看瑶姬上神神情恍然,此次怕不是为那人间事而来?”瑶姬身上传出的不同寻常的气息,使白灵大概猜到了她此行的目的。

  “灵儿,依旧的聪颖,哪怕现在体态龙钟了,脑瓜子还是那么好使。”瑶姬强颜欢笑地转过身来,试图用调侃的话语扫去空气中弥漫的阴霾。白灵并未因上神的话而气恼,她深知瑶姬上神的性情是易多愁善感的。自白灵记事起见她来祖庙,往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来,每次来上神都是望着女祭的灵牌魂不守舍发呆好久,每每这时村里就会一直阴雨绵绵。后来才得知,瑶姬是上古太阳女神羲和的侍女,专门负责司花雨,虽然比不上先祖女祭司雨能力,但在给村民造成的生活困扰方面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

  “岁月逝水如斯,但上神与先祖的情谊从未变过。千万年来此悼念先祖,是历代掌事们心照不宣的秘密。”白灵的话打断了瑶姬的思绪,屋外乌云消散,天空放晴。

  “此次前来,不只是来看她。灵儿,想必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你不庭白氏一族引渡亡灵。”说到这,瑶姬伸出手,一朵残败的扶桑花出现在了她的手心里。

  “这,这不会是上古时期的太阳花扶桑花吧?相传是太阳神沐浴的汤谷旁生长了一棵通天神树扶桑树。此神木在重重烈焰中竟开了花,便是上神手中的这朵扶桑花。”

  “确如你所说,后来太阳女神羲和怜惜此花,将其取下并蕴育成了神灵,交托于我照料。如今我却又让她受如此重的伤。”瑶姬面露愧色,爱怜地看着她手中的扶桑花。

  “照目前情况看,这位神灵情况不容乐观,几乎快形神俱灭,已无法再将其引渡过往生河,强行的话,恐怕这仅存的一缕残魂也不保。”白灵觉得有些为难。

  “灵儿,你有所不知,这扶桑花与你族有莫大的渊源。那是上古神魔大战后,神界英招侍者带着身受重伤的天界神将沐云来姑瑶山上求救于我,芮儿那时才刚修炼成人形,虽灵力尚浅,可只有她具有温煦的太阳神力治愈万物的力量。眼看沐云生命危在旦夕,她不顾阻拦,执意以自己的真元相救。在她生命弥留之际,是神人女祭将其真元注入氏族图腾以其真身扶桑花加以供奉,她的真元在这千万年间才慢慢得以复原。”

  “按理她应该已经复原了,莫不是她?”白灵心想,白氏不庭族自人神魔三界通道关闭起,就世世代代居住于此,引渡亡魂,千万年来相安无事,可近来,往生河一直异常不断,常伴有灵泣,想必与此事有关。有一处白灵甚是不解,随即问道:“既然她是供奉于我族,为何世代掌事都不知此事?”

  “怎会不知本族图腾扶桑花,想必是女祭并未道明此乃真身。芮儿再次化身人形后,我曾留她于姑瑶山上,可是她执意要寻觅一人。是我没有照顾好她,让她又几乎神形俱灭。”

  “上神大可不必如此自责,只需效仿当年先祖就可以救她。”白灵安慰道。

  “灵儿有所不知,仅一己之力,我已无力回天。”

  “我能做什么,尽管吩咐。”

  “不瞒你说,的确是需要你的相助,前世的芮儿乃自由之身,今世要重获新生必然需要与你族订下血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族灵。”

  “她可愿意?缔结盟约意味着什么,上神是十分清楚的。”

  瑶姬陷入了沉思,她明白现在做的这个决定意味着往后的生生世世芮儿将永远缚于图腾中,可那又何妨。

  “我意已决,灵儿不必多言。想要保住她仙灵,只有这样做了。芮儿她天资聪颖,又是太阳神花,是先祖女祭中意的人选。不过是往后断情绝爱,想来也是好的,免情伤,潜修行。”

  “既是这样,上神可将她交付于我。”

  白灵掌事从瑶姬手中接过扶桑花,置于一手掌心,咬破另一手指,嘴里念咒,在空中画出一道血符。扶桑花的仙灵不断聚集,向灵符靠拢,显现出人形来。瑶姬见状,激动地想要抱住她,可一触即散。

  “芮儿,芮儿,你别走。”瑶姬无力地呼唤道,想要抓住她。

  “瑶姬姑姑,你好吗?是芮儿的错,让你为我担心了。”散开的灵,随即又聚拢在一起了。

  “芮儿,别怕,姑姑救你,往后不会再让谁再伤害你。”

  “姑姑,你知道吗?我这里真的很痛很痛。”芮儿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快要窒息了。”

  “傻孩子,你怎么那么傻?”瑶姬哽咽道。

  “不可一拖再拖,午时乃最佳时辰。”白灵提醒瑶姬,她知道瑶姬等的就是这个时辰。

  “孩子,醒来时,那都是一场梦,闭上双眼,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白灵掌事启动咒术,眼前陌芮化作一缕魂魄附于庙堂之上的不庭氏图腾中。

  “此乃天神赐予我族的庇佑,必将世代供奉于此,香火不断,奉为我族族灵,此后开天元,绝情爱。”

  瑶姬上神表示感谢,拿出准备好的花露递与白灵,

  “灵儿,此花露是我采集姑瑶山上众花灵所制,虽说比不上玉山西王母处的蟠桃,但也是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对你大有裨益,前些时候就想赠与你,奈何总缺一两味。现在正恰是时候,你拿去,潜心修炼,多活几百年不是问题,我知不该干预人间,可一方面是,我实在不忍看你从孩提到衰老,最后死亡。另一方面也是,你族本就介于人神之间,虽有生老病死,却有神的修为和法术。”

  “上神如此美意,怎好辜负,收下便是。在此谢过。”

  “你知我就好。”

  白灵会心一笑,她又怎会不知瑶姬上神眼里的那一丝丝寂寞与孤独呢。

  瑶姬临走之际,白灵掌事喊道,“上神想来是繁忙,我此前早有意做客姑瑶山,不知上神肯否?”

  瑶姬有些意外,但随即答道:“自然是十分欢迎的。”

  从那时起,杏林里的枯木都开始发芽开出花来,林子里百鸟朝鸣,天边挂着最绚烂的五彩祥云,浩瀚的银河星海不停的闪着光亮,祭祀祖先的庙宇开满了艳阳般的扶桑花,随后整整的好几百年的时光里,杏林杏枝梢头上都缀满了沉甸甸的杏花,春意盎然,四季如春。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不庭氏白族自然有了“杏民”的称呼,这里也被称做杏花村。白灵掌事常出入姑瑶山,同瑶姬上神烹茶论道,赏评花卉,好不乐哉。

  “瑶姬上神,近日可好?游历山水路过此处,便来瞧瞧老朋友。”

  白灵同往常一样来到瑶姬处,恰好遇上帝台仙上前来拜访,他仙风傲骨,风度翩翩,陌上花开颜如玉。白灵不曾想,有生之年竟还能见到他,他和初次相遇时的那只奄奄一息遍体鳞伤的那只小青鸟,简直判若两人,此刻的他春风满面,气宇轩昂。白灵赶紧收回了眼角的余光,她害怕在空气里一点点的停留引来他猜疑的目光。

  “可难为仙上还惦记着我,这千万年来,你愣是一步都没跨入我的地界。”瑶姬阴阳怪气地说话酸他。

  “这可折煞我了。”帝台觉着自己有些理亏,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但自己的确做得过分,于是心一横,就干脆把准备进献给昆仑玉山王母的五彩果实拿了出来。

  “看来仙上真的是路过,这是要着急赶往昆仑?”听到这儿,帝台赶忙打断了瑶姬的话,说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瑶姬无奈的看了一眼帝台,他今日突然造访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我也好久未同你下棋了,来一局?”瑶姬素来是清闲惯了,有人陪自然是开心的,也不再去纠结太多。

  “灵儿,”瑶姬转身想给白灵介绍帝台仙上,却发现白灵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好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