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荒·05
肜磨磨2020-07-15 17:042,275

  我就这样被萧君雪吊在树上玩了一个下午,不仅我筋疲力尽,他也筋疲力尽,最后他还就直接斜躺在我正下方睡着了。

  他睡觉的时候很安静,我就挂在他的正上方看得清清楚楚,睡眠很浅,我轻轻地喊了他一声,他的眼皮就动了动,待发现我只是随便喊喊他,他就又继续深睡。

  一直试着喊了他几次,他迷迷糊糊地说:“你再吵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喂姑获鸟。”

  我只好闭了嘴,环顾四周,一个能借的力气都没有,期殊应该没办法进来救我。

  我低头,又喊了一声:“萧君雪!”

  萧君雪转了个身,没理我,头枕在手臂上,很惬意。

  吃力地抬头看了看我被栓着的横枝,不是很大,估计我使个千斤之术就能压断,顿时便有了主意,将身子向上横着打滚,绳子绕着我转了十来圈之后,就碰到了树枝。

  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树下睡得正香的萧君雪,嘴角一歪,我放松了身子,顿时像个横着的陀螺一样一边转一边掉下去,最后树枝终于承受不住我加持了法力的重量,“咔擦”一声就断了。

  而我,跟树枝一起,直直砸在了萧君雪身上,他睁开眼睛痛苦闷了一声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就昏了过去。

  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最后还是吐了出来,整个人都舒坦了。

  背着手在他身上摸了一圈,找到了一把奇怪的刀,居然真的能把我的绳子给划断。

  顿时欣喜起来……

  萧君雪醒来的时候,我就站在他面前,和他四目相对。

  我拿着他那里抢来的刀,在他脸上比划了一下,他这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就是当初他把我捆着吊在树上的样子,动了一下,显得有点笨拙,最后他也意识到自己挣扎只会消耗力气,干脆不动了,继续跟我四目相对,说:

  “要听我一个忠告吗?”

  我说:“听听吧!”

  萧君雪说:“我超记仇。今天不把我弄死,你这辈子将永无安宁之日!”

  我说:“谢谢忠告,等我先把我这两天的仇先报了等会再把你杀了!现在,叫声姑奶奶来听听!”

  萧君雪摇头:“不叫。”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咬咬牙,抱着他就往另一条树干上飞,看了一眼脚下,还真的挺高的,我抱住他尽量让他不掉下去,又问了一次:

  “叫姑奶奶!”

  萧君雪也看了一眼脚下,不安已经开始浮现在脸上,我十分满意看到这样的表情,他说:“你想做什么?”

  “荡秋千呀!”我一笑,放了手,他摔了下去,因为有绳子的牵引,整个人是成弧度飞到树的另一边,但是没多久,他被绳子带了回来,这样来回了好几次,我才跳下去,将他捞住将他抱回垂直状态的地方,道:

  “好玩吗?”

  “你很有勇气……”他脸上抽搐着,似乎也要吐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除了叫你姑奶奶……说吧,你想做什么?”

  我说:“这才乖!将你的阵收了!”

  他说:“要收回阵法,你需为我松绑!”

  我又不傻!我点头,将准备了许久的一碗汤拿了过来,说:“松绑可以,把这碗汤喝了!”

  他瞪了我一眼,我端着勺子喂了他一口,不多时,他已经把碗中的汤喝完了,说:“放我下来。”

  我抽出他的刀,往树枝顶端一丢,刚好将绳子砍断,我看见萧君雪直直地摔在我身边,挺痛的,便扶了他一把,料定他喝了药汤之后至少十个时辰应该无法活动筋骨了,胆子便大了起来,说:

  “收啊!”

  他倒是无作为,只是高高的站在我面前看了我一眼,说:“我知道你给我喝了什么,现在收起阵法要站在这棵树最高的地方,抱我上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抬头看了一眼这棵足可参天的海棠树,有些茫然。

  虽然不大情愿,为了我的人身自由,还是将他腰一搂,借力一跃,跃上了一节树梢,就这么一节一节地跃上去,不到一会儿,我已经气喘吁吁,看了一眼脚下,整个宫殿布局尽收眼底,怎么这么像……

  一朵菊花?

  萧君雪说:“看什么呢?快点!”

  我回头瞪他,说:“你这么沉,好歹让姑奶奶歇一会!”

  歇够了以后,我换了个受力点,将他拦腰抗在肩上,一口气飞上了树顶上,差点要了我半条老命,我坐在一片化开的气墙上喘气,却瞥见他嘴角好像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但是当我认真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以侧身面对着我,俯瞰迷雾缭绕的脚下,指尖灵活跳动,不知道什么东西在中间缓缓向四周扩散,瞬间,天地间似乎再也没有混沌之气,连迷雾也消散得一点都不剩。

  再看脚下,绿油油的南大荒森林尽收眼底,我就知道,这个阵破了。

  我起身便要走,他喊了我一声:“我怎么下去?”

  我说:“第一,坐在这里等你的功体恢复,不过据我的经验,南大荒的天气无常,没多久这里估计要下雨。”

  他估计也不想选这种,说:“还有第二?”

  我说:“第二就是,往下面大喊,让期殊上来救你!我走啦!再见!”

  说罢,往天空一跃,恢复自由真是……太爽了!这么高的地方,期殊能听得到就怪了!我回头看他一眼,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我觉得他在笑?看我的眼神着实诡异得很,我抖擞了一下,差点从云上掉下去。

  怕生什么变数,我几乎是用逃命的速度离开南大荒的,这辈子都没跑过这么快。南大荒最接近魔域的地方却是神族的地盘,我挑开了一打神族的守卫才跳进了井里。

  这口井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上古两族战争很是激烈,盘古从一个蛋里醒来,将蛋壳上下分开,上为天下为地,他的血液和皮肤汇成河流山川,一双眼睛变成了掌管世界的神灵,盘古之心,世上最纯洁的存在,变成了一头摩羯兽。

  混沌初开,他的灵魂汇聚成了第三个结界,与天地平行的一个空间,便是魔域。

  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一口井沟通魔域和天界,为了争得这口井的使用权,两族从未和平过。但是最近,他们竟然想用谈判来和谐这口井的使用权,一个小神仙也敢来拦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