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装的
凉尘蛊2020-07-29 11:062,721

  李淑德和紫玄此刻看上去,怎么好像一脸难过呢?

  “你昏迷的这段日子,我和你师父,去了天山,跑了温泉,还找天启皇打了麻将,对了,还和常青下山去钓了鱼,如今你醒了,一切就都要回归正轨了。”

  当李玄听完李淑德的话后,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

  “你果然是我亲爹!”李玄咬牙切齿,声音恨不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笑容僵在脸上,半天没说话。

  心里暗念,若是自己就这么睡他个半年五载的,是不是再醒来,就谁也不认识他了?

  一想到谁也不认识他,李玄就莫名的赶到兴奋。

  “我,我头疼……我晕了。”李玄突然闭眼,然后又倒在床上。

  闭了眼大半天,也听不见半点声音,李玄纳闷不已。

  不是应该有人喊喊他名字,然后叫大夫,然后把脉什么的,至少也该有人推推他吧?

  可如今是啥情况?

  李玄忍着,就是不睁眼睛,生怕一睁开,所有人都正低这头盯着他看。

  可他等了好半天,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刘玄实在无聊,便睁开了眼睛。

  “好了,我装的!”李玄睁眼的同时,直接坐了起来。

  ??

  眼前,竟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就这样被亲爹,臭老头,还有常青,边令诚他们抛弃了?

  李玄正‘心寒’着,就听见帘后有人应了他一声。

  “我知道!”那声音甚是好听,好像……是刚刚那位俊俏的小公子!

  李玄探头,朝帘子后面看去。

  “护国师若是起来了,就洗洗脸吧,洗完了,我好换班。”蛊凉尘端着水盆,面无表情的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你……啊,我的头!”李玄对着蛊凉尘刚要问什么,却突然头疼起来,他捂着自己的头,脑海里一些不属于他的画面,让他惊讶不已。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李玄晃了晃脑袋,想知道自己的头是怎么回事。

  “护国师,你没事吧?”见李玄痛苦不已,蛊凉尘端着水盆站在原地,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滚开!”李玄头疼好转了一些,可那些记忆却还砸脑子里,拼不成完整的画面,这让他神情恍惚,就连骂人的声音,也十分的沙哑。

  “哗啦!”就在李玄捂着头,紧锁着眉头,完全不能清醒的时候,蛊凉尘一盆凉水过来,将他泼了个透心凉。

  “你……”顿时,李玄帅气的发型不见了,衣服贴在身上,虽显得他格外的健硕,但和被子配在一起,那画面,‘美’的不能看。

  李玄脸拉的老长,缓缓的转头,眯着眸子,凝向蛊凉尘。

  “手抖了,护国师勿怪。”蛊凉尘表情轻松,像是完全不担心李玄这位护国师会责罚他,反而有些理直气壮的说,这是他手抖所致。

  哈!李玄撇嘴苦笑,竟有人比他还能现场胡说八道。

  他掀开被淋湿的被子,起身下床,来到蛊凉尘面前,冲着他笑了笑。

  “干得漂亮!”这句话他是真心的。

  虽然他被淋成了落汤鸡,但却也因为这盆水,他的头不痛了,那些让他头疼的记忆也消失了,他是真的想感谢眼前这位。

  “你还有一个时辰!”蛊凉尘拎了下李玄吧嗒吧嗒滴水的头发,也笑了一下。

  “什么一个时辰?”李玄挑眉,看不透这奇怪的小公子。

  “紫尊和李大人打赌,若护国师你醒来,在一个时辰内去找紫尊大人,李大人给紫尊洗一个月厕所,若你去找了李大人,紫尊给李大人洗一个月厕所。”蛊凉尘伸出手,左手一个慢动作,右手跟着做。

  “若我谁也不找呢?”李玄突然抓住蛊凉尘的双手,将其合并在一起。

  “以一个时辰为限,一个时辰后,护国师若毫无动作,或者做了别的什么事,那么护国师,你就要给他们两个,各洗一个月厕所。”蛊凉尘没反抗,也没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回来,就那样,有条不紊的回了他的话。

  “哈!”李玄被雷到,忍不住笑了。

  “不过这次他们赌的,倒很新鲜。”李玄挑了下眉,离开蛊凉尘,径直的走到柜子前。

  伸手,开门,挑了一件青衫,而后当着蛊凉尘的面,直接脱了被他淋湿的衣服。

  蛊凉尘看着李玄完美的身材,挑了挑眉,放下水盆,伸出手指,将他框在四指内。

  “你在做什么?”李玄穿上衣服,还没系好带子,便回过头来,见蛊凉尘这般动作,便忍不住好奇。

  “留念!”蛊凉尘如实回答。

  如果,他此刻还是在现代,还拥有手机,他一定会拿出手机,对着此刻的李玄,拍!拍!拍!

  毕竟湿了头发,半遮身,还活了的他,实在可以称为盛宴。

  只可惜,他如今身在玄唐,在终南山,在李家,不光没有手机,还没有导演,没有助理,甚至连个给他解释这一切咋回事的系统都没有。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日他被真的刀具刺死了,可一睁眼,他竟成了从天而降的祥瑞。

  就因为他砸昏了护国师,让其没能逃走,在昏迷中顺利的完成了继任大典?

  可若真是祥瑞,为何不然让他走?还让他当李玄身边的杂役?

  太没人权了!

  可相对于人权,此处有吃有喝,又没人欺负他,蛊凉尘觉的,人权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你叫什么?”李玄穿好衣服,拿了条毛巾,坐在床上擦头发的功夫,顺便问了蛊凉尘的名字。

  “蛊凉尘。”

  这是他真实的名字,据说他父亲常年出海打渔,母亲希望海上不要有浪,便给他取名凉尘。

  “蛊凉尘,你为什么会从上面掉下来?”李玄原本是不记得蛊凉尘的,但刚刚的头痛,突然让他想起来,砸晕自己的,好像就是眼前这位。

  “不知道,若是知道理由,我一定会阻止自己,绝对不能掉下来。”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不要被刺死。

  他广告剧还没拍完呢,虽然是烂片,但好歹他是全主角啊。

  “嗯!这句话你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李玄点了点头,表示十分的同意。

  “你还有半个时辰。”看着李玄帅气的面容,蛊凉尘忍不住想将他绑回现代去。

  若是可以,将李玄包装成大明星,凭他这张脸和气质,公司的栽培,想必他会大火的。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给他当经纪人,用他挣个金马奖回来。

  蛊凉尘正想着,刘玄以扔了毛巾,梳起头发来。

  “嗯,你说的对,半个时辰以后,你就要替我扫厕所了。”李玄笑了笑,不紧不慢,且懒散的挑着眉。

  “我吗?”蛊凉尘似乎没那么意外,问出的话语,也没有什么惊讶。

  “既然我在昏迷的时候,大典已经完成,而这令牌又在我手里,所以,本护国师现在命令你,在半个时辰内,将他们二人的赌注销毁,若解决不了,你就只能扫厕所了。”

  李玄一边梳头,一边懒散的开口,完全不理会蛊凉尘是不是愤怒,是不是委屈,是不是想要反抗。

  “我的工作里也包括打扫厕所,所以,护国师你想怎么办随意,你高兴就好。”蛊凉尘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开。

  他都伺候摊子李玄半个月了,今天总算不用给他洗脸,洗澡,给他换衣服了。

  所以,他现在不能惹李玄,只要李玄高兴就好,他就能按时换班,按时离开李玄的房间了。

  “喂!蛊凉尘,你站住!”李玄赶紧叫住他,毕竟他还没玩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之魔云两个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之魔云两个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