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叫礼尚往来
凉尘蛊2020-07-29 11:062,577

  李玄拧着眉头,摸着下巴,对被子里的两个人表示疑惑。

  “盖的这么严实,不会被闷死吗?再说,盖上被子,那脸岂不就看不到了?”

  想到被子里乌七八黑的,看不见王八子的脸倒也没什么,但若是看不见蛊凉尘那小公子俊俏的脸蛋,那岂不是很可惜,或者说……没有美感了。

  李玄挑眉,感叹还是他最懂美,最懂品质。

  “呼!”被角被掀开一块,蛊凉尘将头伸出来换气。

  “……”当他看见李玄歪着头看他的时候,他愣愣的眨了眨眼,然后对他笑了一下,却没说话。

  李玄刚要开口,却见蛊凉尘竟又将头又缩了回去。

  眼皮一顿狂眨,李玄觉的自己从未如此被人忽视。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面。

  虽然李玄向来不把自尊,自爱放在脑子里,但此刻,他是真的有些不爽。

  既然不爽,那他当然就要……

  伸手,朝那动来动去的被子,想要将其掀开。

  只可惜,他的手还没碰上被子,那被子就自己掀开了。

  “小玄玄!”八王子直接从被子里跳了出来,然后径直的朝李玄扑了过去。

  “嚯!~”李玄第一时间向后弹开,让那八王子直接扑了个空。

  “李……玄,你……”八王子趴在地上,喊了一声李玄的名字,然后直接昏了过去。

  “王子殿下!”众人纷纷上前,将他们尊贵的八王子殿下抬了起来。

  然后,他们又在蛊凉尘和李玄的送别目光中,手托着八王子,径直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似乎一下就安静了,李玄回头,看了眼盘腿坐在床榻上的蛊凉尘,没说话,只是看着。

  而蛊凉尘则抬了抬眸子,扫了李玄一眼,然后给了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的笑容,再然后,他又将头垂了下去。

  李玄站在那,掐着腰等了半天,却不见蛊凉尘再有动作,便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脑门上,将他低垂的头推了起来。

  “护国师……你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什么事,那我……睡了。”蛊凉尘表现出困意甚浓的脸,闭着眼睛,毫无力气的嘟囔着,然后直接向后一躺,睡着了。

  “困成这样?”李玄挑挑眉头,然后又摸了摸下巴,寻思着蛊凉尘是真的困,还是在装睡。

  转身在屋子里寻了一圈,李玄迈步,朝帘子后面走了过去。

  他拿下架子上的毛巾,侵在水里,然后提了起来,带着湿漉漉的毛巾,一步一步的走向蛊凉尘。

  “本护国师向来是有仇必杀,有恩必报,既然你刚刚一盆冷水泼了我,那我自然是要礼尚往来,也给你来个……”李玄懒散而轻柔的声音,响在蛊凉尘的耳边,却让他觉得如同听见了地狱的催命符。

  他早就听说李玄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小心眼。

  而且,他没想到李玄会突然出现,刚刚明明听王八子说,李玄被太子带走了,可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他刚刚说礼尚往来,该不会是也要泼他一身水吧?

  怎么办?

  自己还要继续装睡下去吗?

  “小子,睡的挺舒服啊!”李玄勾起唇角,邪魅而诱人,就那样提着毛巾,一步,又一步的走向蛊凉尘。

  耳听着李玄靠近,蛊凉尘紧张的不行。

  但有多年的演技支撑着,他看起来,依旧是在沉睡,而且睡的很沉。

  可那股压迫感越来越强,他甚至都闻到了,来自李玄身上淡淡的香草味。

  那香味靠近,再靠近,此刻蛊凉尘已经感受到了李玄的气息,正在压向他。

  就算再好的演技,此刻的蛊凉尘,也紧张出了 一脑子汗,而且他的眉头也紧张的皱在一起,就等着那一盆凉水泼下来。

  突然,一阵冰凉袭来,不是倾盆而下的冷水,而是毛巾贴在了额头,然后又离开。

  “……”蛊凉尘一惊,一愣,猛地睁开眼睛。

  “你做噩梦了?”眼前,李玄正拿着毛巾,给他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见他醒来,却没有停止给他擦汗。

  蛊凉尘一把抓住李玄的手,停止了他的动作,皱着眉头坐了起来。

  “嗯!”他顿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李玄的手,将毛巾接了过去,自己擦了擦汗。

  你大爷的,你就是我的噩梦。

  蛊凉尘没想到,李玄竟然会突然给他来了点温柔。

  这样的李玄,是他从未见过的,这让他很慌乱,慌乱到想要逃走。

  “你,真的不记得为什么会砸到我吗?”李玄见蛊凉尘拧着眉头,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开口。

  原本李玄的声音很好听,带点磁性,让人听起来很是清爽又舒服,可此刻,在蛊凉尘耳朵里,竟然如冰锥一般。

  他不知道李玄为什么这么问,但他能想到的是,李玄怕是要找他麻烦。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紫尊大人就告诉我,我砸了你,然后他查不到我的过往,而我就只记得自己交蛊凉尘,所以,便让我留在你身边,再然后,你醒了,我就回来睡觉了。”

  蛊凉尘低着头,不去看李玄的眼睛,他将这一段台词,用很是悲伤迷茫的形态演出来,他希望,可以骗过李玄。

  李玄听了蛊凉尘的话,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是就那样盯着他,然后缓缓的起身,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蛊凉尘低着头,不知道李玄为何会后退,但他不敢抬头,因为此刻他在上演一个,迷茫不知归途的绝色,所以,他要演的很出神的那种。

  因为低着头看不见李玄的上半身,所以,见李玄的脚再次出现在余光里时,蛊凉尘有些疑惑。

  疑惑李玄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会靠近。

  “哗啦!”蛊凉尘正想着,一阵冰凉从天而降,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蛊凉尘怎么也没想到,李玄竟然是去端水了。

  刚刚他以为李玄会泼他,可是李玄却用毛巾给他擦汗。

  就在他以为李玄是善良,是柔软的,是可以被他演技所蒙骗的时候,李玄却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李玄看着惊呆中的蛊凉尘,将水盆往身后一抛,歪着脑袋,扣了扣耳朵。

  当蛊凉尘歪头看向李玄的时候,刚好看见李玄挑眉看他。

  “抱歉,手抖了!”李玄那一脸得意的痞像,瞬间浇灭了蛊凉尘刚刚对他所有美好温柔的幻想。

  “干的漂亮!”这一句,也是蛊凉尘真心对李玄的评价。

  如果,李玄继续保持刚刚那样对他,蛊凉尘觉的自己会沦陷在其温柔和善良里而放弃对李玄的防范。

  而此刻,李玄将这一盆冷水泼下来,刚好让他看清了现实,也浇醒了他对这个空间的留恋。

  这半个月来,他每日除照顾李玄外,便是在摩云书院观赏。

  对经历过现代工业污染的蛊凉尘来说,摩云,真的是人间仙境。

  他曾想,若是不能将李玄带回现代,自己留在这里修修道,种种花草,演演戏,也不失为人生乐趣。

  然而,想平安的度过此生,便少不了要远离纷争,远离李玄。

  所以,李玄的这盆冷水,让蛊凉尘回到了自我,看清了李玄真正的面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之魔云两个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之魔云两个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