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你相信自己真的听到「神」的声音吗?
源堇堇2020-10-08 20:201,667

  慌乱中,视线无意间触及到放在大书桌上的牛皮文件袋,心跳顿时如同擂鼓一般七上八下的。

  她闭了闭眼,稍稍平复紧张的情绪后,拿起牛皮文件袋,拆开,抽出里面的文件一看,立刻如遭雷击般,脸色刷的一下惨白若死。

  文件上白纸黑字,「离婚协议书」五个字印得清清楚楚,原来……姜晏书是想跟她离婚,难怪专挑她不在的时候回来。

  姜晏书啊姜晏书,你是蓄谋已久,只为了等这一刻吧?

  可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不是单方面说结束就可以结束的。

  姜晏书,你想离婚,有没有问过我同意了吗?

  许诺猛地抓起手机,她想问清楚,他凭什么离婚?电话很快就通了,但马上被按掉,再打过去,这一次居然……关机了。

  又是这样,只要是两人的事,姜晏书总是喜欢一个人做决定,从来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

  最过分的是,明知道这样做她会难受、会生气、会伤心,他还是照做不误,事后也拒绝沟通。就跟现在一模一样,丢一份离婚协议书给她,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关了,以为这样就拿他没办法,只能乖乖就范。

  不知是怒是气还是什么,许诺只觉得一团火堵在胸口,闷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不行,她必须发泄出来。

  找不到人是吧,没关系,只要他的东西在就可以,她就不信姜晏书真的把他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搬走,连一样都没有留下。

  她喘着粗气,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屋子里到处乱撞,很快就在酒柜里发现了满满一柜的红酒,那是他的藏品。

  他没有带走,估计是酒太多暂时找不到地方放吧。既然这样,那不如……就拿这些酒来泄愤好了。

  她随手抓起一瓶酒,高高举过头顶,使劲往地上砸去,啪的一下,声音清脆动人,真好听。哈哈哈,痛快,再来一瓶!就这样,一瓶、两瓶、三瓶……很快,酒柜被她砸空了,只剩下一地狼藉,空气里弥漫着浓郁醉人的酒香。

  殷红的液体在地上蜿蜒扩散,那是她没有吐出的血。

  酒砸光了,身体一软,好像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一般,她倚靠着酒柜的门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她怔怔地望着这套房子,五房两厅三卫,装修得宽敞华丽,但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烟火气,好冷啊。

  这哪里是家,根本就是一座大牢笼,而她就是那个关在牢笼里的囚犯,苦苦等待刑满释放的那一天。

  现在,那一天终于到了,她自由了。

  可她不敢抬起脚跨出牢笼,因为她怕,一旦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毕竟对她来说,牢笼的束缚再多,但那也是一个家。

  比起所谓的“自由”,她更想要一个家,一个真真正正属于她自己的家。

  而这,正是她跟姜晏书结婚的原因。所以,她可以忍受他的不爱,可以忍受他的冷暴力,只要这个家不散。

  可结果呢,一纸离婚协议书让她所有的忍耐,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坚持都成了一个大笑话。

  雨停了,一轮圆月高高地悬挂在窗边。

  月光照在身上,清寒如水,在满地碎片的衬托下,更显得她凄凉。

  她想哭,却哭不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胸腔里。那东西很沉,钝钝的,好像生了锈,只要她稍稍呼吸,胸口就一阵闷痛,再用力点,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她不死心,用手捂住脸,放开喉咙大声嘶吼着,可摊开手,手心却是干的,又抬起手在眼睛上抹了一下,还是干干净净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原来痛到极致,真的哭不出来,只有心在流泪。

  许诺绝望地闭上眼睛,她只想要一个家啊,怎么就这么难呢?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姜晏书要这么对她?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

  她不断的质问自己,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昏沉,身体一会儿如放在火上烤,一会儿如置身在冰窖里冻得瑟瑟发抖,这种冰火两重天折磨得她生不如死,她想逃,却被一只手紧紧拽住。

  半睡半醒间,一道清冷却很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孩子,回到我这里来吧,我这里才是你的家,真正的家……』

  许诺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天色渐明,她竟然就这样在地上躺了一夜。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头重重的,鼻头有些痒,她忍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可能是昨晚着凉了。

  『孩子,回到我这里来吧,我这里才是你的家,真正的家……』

  摇摇晃晃站起身的时候,那道声音又突然出现了,她不由一愣,随即开始怀疑,难道自己已经病得这么严重了,居然……出现了幻听?看来,离婚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摇头叹了一下,打开药箱,翻出一支藿香正气水,正准备喝的时候,那声音又出现了。

  『孩子,你明明已经听到了,为什么不敢相信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