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戏(3)
东心爰2020-10-24 12:371,483

  云渊一出国王的寝宫,却见白泽守在宫外。云渊看得出来,他的情绪很低落,确实,任谁都无法接受……

  “这些,都是你用天线人窃听的?”

  “是!”

  “包括他拿我家的金矿做交易?”

  为何单单提了金矿?云渊感到奇怪。

  “有什么问题吗?”

  “云渊,我告诉过你我家有金矿,却没有告诉过你,这个金矿,是白家的机密财产,根本不是公开的,不错,如果赵乾真的有心去查,或许可以查到,但他最初,是怎么无中生有地冒出了这个想法,从而拿来做交易筹码的?”

  白泽凭栏,眺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池水。

  “没错,是我告诉他的,他们能挖个陷阱让你跳,我也会挖个陷阱,让他跳。”本来云渊只是觉得赵乾碍了自己的路,太过讨厌,可谁却想,他竟敢动白泽……

  “你怎么告诉他的?他怎么会相信从你口中说出的话的?”

  “这件事,本没有必要瞒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窃听思维,不是天线人的全部吗?”

  “记得,如果只是窃听,那这条‘岔路’似乎不够精彩。”

  “天线人这条链的最后一环,叫‘木偶戏’。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实验,你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那晚的幻象?”

  “不错,那晚我点了一种迷香,一种麻痹小脑的迷香,目的,是破坏小脑的自检机制,从而令人无法区分哪些是想象,哪些是现实。你吸了迷香,相当于大脑的防火墙被我攻出一个豁口,此时在你眼前上演幻象,那么信息,就偷偷从豁口被输入了你的大脑,待你清醒后,逻辑思维告诉你那不可能是眼见为实,所以你的大脑,便会默认,那些,是产生于你自己大脑的想象。”

  “但你不可能在赵乾身边点迷香。”

  “迷香,只是测试初期的手段,而且有时滞。后来,我将迷香的功效加载到U盘病毒上,只要是这次感染过流感的人,大脑中,都开了一个随时向我敞开的豁口,据我所知,赵乾没有逃过。从前,我们都是用天线人进行窃听,是本体输入,克隆人输出,但这个过程其实是可逆的。我利用克隆人的听觉,向它说话,利用克隆人的视觉,在它眼前上演幻象,于是信息便通过共振传给了本体,而同时,本体的小脑已被病毒麻痹,于是本体会以为脑中被我强制灌入的那些东西,是大脑自生的想法,即所谓的灵感。赵乾想象不到,他最近脑中蹦出的那些坏主意,其实根本就是我在逐步引导他一步步走入我为他量身定制的陷阱,他成了自己‘灵感’的奴隶,也就成了我的,提线木偶。”

  “你早就知道,那些证据,是假的?”听了故事的白泽,这次却没有丝毫兴奋,陷入了更深的落寞。

  云渊没有回答,她确实知道,在她第一次听到赵乾大脑的声音时,她就知道,可她的心底,有另一个阴暗的声音告诉她,瞒着白泽。

  白泽沉落的眼底,似乎有一股炽热的熔岩在燃烧,一种亟待爆发的怒火。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向赵乾的大脑灌输想法的?”

  云渊突然觉察到这个问题不对劲,才注意到白泽的身体在颤抖,那种愤怒的颤抖。

  “你怀疑我?”

  “我怎么不怀疑你?你能教唆他勾结武威君旧部,你能教唆他行刺陛下,那你是不是同样可以教唆他做试管婴儿?教唆他污辱明真?甚至最开始,教唆陛下捏造逼死我父君证据的人,是不是根本也是你?”

  云渊难以置信地望着白泽,他怎么可以,自己在他心里……

  “原来我在你眼里,竟是这样的人?”

  “你根本不是人!”白泽的声线突然冷了八度,眼中满是晶莹的泪水,在湖畔昏暗的灯火下熠熠发光,可他却转身离去,再没有回头。

  天之涯,海之角,那个永生却孤独的恶魔,看尽人间的花开花落,心底真的不起一丝波澜吗?

  云渊久久伫立在池畔,脑中一片空白,直到冷风吹在脸上,她才发现,自己的脸,有多滚烫。她转过身,从和白泽相反的方向,离开了王宫,头也不回。(音:since old times)

  “这条‘岔路’,不仅有风险,还很大?”月前,实验室中,白泽这样问过。

  “路在天边,却让所有人的危机感,迫到眼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