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梅花鹿
关鸟2020-07-10 11:003,826

  “怎么了?”

  这时千美和肖凌雪也过来了,当看到帐篷的大口,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把刚刚看到的东西告诉她俩,说寻方䎢丢了。千美问我要不要追,我说不要,天太黑了,那东西跑得太快了,就算追,恐怕也很难追上。

  那寻方䎢我用过一次,东西有些特别,并不是一般指南针之类的东西,而是会指向一个奇怪的方向,越是阴气重的地方,寻方䎢就越有反应。

  被那东西一惊,我们也无心吃饭了。为了防止那东西再来,或者再出现其他什么伤人的东西,我们决定守夜。千美和凌雪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下半夜六点多时,我竟不知不觉睡着了,正做梦,突然被千美一脚给踢醒了。她看着我,怒气冲冲的道:“看你守的好夜,还不快起来,凌雪不见了。”

  我懒懒的道:“她不是跟你睡在一起吗?怎么会不见了?”

  然后脑袋突然清醒过来,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煞是无聊的问题,赶紧站起来。果然,除了千美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并没有看见肖凌雪。

  “什么时候不见的?”

  说话时,我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短刀别在腰间。

  千美道:“天刚亮的时候,凌雪说她去上厕所,就一直没有回来。附近我都找过了,也都没有踪影。”

  我看了看她俩睡的地方,如果肖凌雪要上厕所,必然会往西边林疏一些的方向走,我赶紧朝那个方向跑去。

  果然,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有人走动的痕迹。千美道:“这应该是凌雪留下的痕迹,不过这附近我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叫了几声也没人回答,所以才赶紧把你起来。”

  她说话时,我已经走到旁边的树丛里仔细的察看,这边树叶上的雨水显得很稀薄,底层的叶子上已经没有了水珠,很明显,有东西从这里走过。

  我又向前走了五六米,更是在前面的树叶上发现了几滴血迹。

  我赶紧退回来,对千美道:“应该是从这条路走的,拿上行李,我们走。”

  千美也不迟疑,三下五除二将行李收罗好,我又赶紧在树刻了箭头,如果我们找错了方向,或着凌雪回来,也好知道我们往哪里走了。

  顺着树林走,很快我俩就来到一条小溪旁,这条小溪处在两座山脉中间,是条很小的小溪。不过我却在小溪边上的石块上,发现了血迹。

  不过这血迹并不太多,并不是什么致命伤。

  “可能是凌雪的。”

  我看看四周,四周鸦雀无声,静得出奇。到了这里,要么沿着小溪往上走,要么往下走,一时我也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千美轻轻的叫了一声,示意我看溪的上游。在小溪的上游,树丛中间,有一处白点,看细一点,会发现那白点是衣服,而且正是凌雪穿的白衣服。

  我俩急忙往上走,走近了,却发现肖凌雪正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往下望着。

  我俩走过去,叫道凌雪,她回过头来,示意我俩小声一点,并指着下面让我们看。

  我和千美走近一看,只见下面有一个奇大无比的凹坑,凹坑里堆满了无数梅花鹿的尸体,我们对面的山顶上,还有几十只梅花鹿。

  梅花鹿围成一个圈,用犄角攻击被困在中间的老虎,老虎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但还在拼命的战斗着。被老虎咬死的梅花鹿,就被其他同伴推到凹坑里。

  千美蹲下来靠着凌雪,问道她有没有事,凌雪说她没事。千美又问她怎么会到这里来,凌雪说,自己起来上厕所,看见一只梅花鹿正在树丛里盯着自己,她好像听到那梅花鹿对她说:来,跟我来。她就跟着梅花鹿一直走,来到了这里,看见对面一群正在攻击老虎的梅花鹿。

  “血呢?我们在树枝上和溪边都发现了血迹。”我问。

  凌雪摇摇头,说血并不是自己的,自己也没有受伤。我又问他是不是那只鹿的,她说,她也没发现那只鹿受了伤。

  这时,我又问她,那只鹿呢?他指着对面道:“跑对面去了。”

  我再次看向对面,却猛然发现对面的鹿群竟然不见了,只有那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虎。

  我赶紧向四周望了望,发现鹿群正从凹坑的另一侧下到凹坑里,几只跑得快的,已经在上这边的山崖。看样子,完全是冲着我们来的。

  “快跑,鹿群冲我们来了。”

  千美倆人站起来,也发现了这一异变,刚想往小溪下面跑,就见我们来时的树林里冲出几只梅花鹿来。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只能沿着这片断崖,往另一边跑。

  一边跑,我一边大叫,这些梅花鹿也太诡异了,只听说过老虎猎鹿的,没见过鹿还能猎老虎的。

  诧异中,那些梅花鹿都已经冲了过来,眼看着已经越来越近了,我赶紧指着旁边的大树道:“爬树,爬到树上去,我不信四条腿的畜牲还能爬树不成。”

  我身子一窜,已经爬到离地两米多的树上。可我往下一望,熊奶奶的,她俩还在地上跑。

  我大喊道:“你们俩快别跑了,跑得再快也跑不过梅花鹿的!”

  千美道:“可凌雪不会爬树啊!”

  我去,怎么不早说。急忙中,我拿出地图扔给徐千美。告诉她带着肖凌雪往者龙山方向跑,我先拖住鹿群,到时在者龙山汇合。

  我又赶紧下到树下,拿出下井绳,在树中间拉了一条齐腰高的线,又急忙取出土铲,准备好战斗。

  不一会儿,鹿群就已经追到我在的那棵树下,而且不出所料,能跳时,鹿大多时是不会屈膝去爬的。

  我等那些梅花鹿一跳起来,找准时机,啪的一铲子下去,正好打在梅花鹿身上,梅花鹿就乓的一声掉下去,一时站不起来了。短短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有五六只梅花鹿遭到了我的毒手。

  这时,梅花鹿就都突然停了下来。虽然这是我希望的,但是那些梅花鹿接下来的行动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除了四五只外,其他梅花鹿全都退到十米开外的地方,抖擞着身子,做发动攻击准备。

  我不知道它们要做什么,但我知道,我现在呆的地方绝对不安全。我快速的向上爬去,可是已经来不急了,只见那些梅花鹿,第一组先跑出三只来,跳出一米多高,紧接着第二组梅花鹿立刻飞奔起来,以更快的速度,借着第一组梅花鹿的身体,一跃两米多高,直向我撞来。

  三个一组,攻击范围极大,我根本来不及爬到更高的地方,情急之下,我看到离我不远的树后,有一个树杈,也不多想,急忙脱手,一把抱住树杈,躲到树后面去。

  只听见“砰!砰!”三声巨响,三只梅花鹿撞到我刚刚爬的地方,撞得树枝摇动,三只梅花鹿全都跌落下去,摔得嗷嗷直叫。

  一击未中,见我躲到树后,鹿群立刻分出一组来,跑到我后面,和前面一样,准备两面夹击。

  乘这空儿,我赶紧往上爬,不一会儿又已经爬了近两米。

  也许是见我爬得太高,鹿群停下了攻击,在树下逡巡着。我以为它们会就此停下攻击,我只要呆在树上就绝对安全。但显然我想得太简单了。

  只听见鹿群中发出一声长鸣,我就看见远处树叶拨动,有无数东西正从树上过来。

  三四分钟后,能看过清来的东西是一只只黑色的猿猴,动作敏捷,似有千军万马。

  我大惊失色,姑且不论这些猿猴的攻击力如何,单就是这数量,就足够将我赶到地下去了,到时候,和地下等着的梅花鹿一起攻击,我这条小命恐怕就完了。

  可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向上无路,下去肯定不行。千思万想,只能愤懑的想道,我堂堂七尺男人儿,彪形大汉,难道能被一群食素动物给虐死了。

  我越想越来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竟百倍勇猛起来,握紧了手里的土铲,大不了跟这群没人性的畜牲拼个你死我活,好歹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已经有无数的猿猴从我头顶爬了下来,其他树枝上,也挂着无数的猿猴。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些猿猴并不像树下的梅花鹿一样,只知道蛮干,而是有计划的循循渐进。

  先是几只猿猴从我对面爬下来,去抓我的手,我用铲子攻击他们时,他们立刻就想后退开一点。这时,我头上的猿猴就趁机攻击我的头,我又不得不回过头来攻击头上的猿猴。

  这些猿猴的爪子都非常锋利,要是被抓一下,轻则破口流血,重则断经断脉。手倒还好,没有什么大的动脉,虽然被挠了几下,但是伤得并不重。可我头上也被挠了两下,虽然因为我特殊没有流血,但头部感知非常明锐,疼痛感还是很强。

  我左支右绌,难以招架,节节向下退去。虽然也打中了两三猿猴掉到树下,但对于数不胜数的猿猴数量,这两三只猿猴,实在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眼看我已经渐渐进入鹿群的攻击范围,鹿群已经蓄势待发,卯足了劲,准备攻击。

  这当儿,我也顾不得许多,先下手为强。我手一松,跳到地上,抡起土铲就是一阵乱扫。

  离得近的几只梅花鹿被我打中,吃痛向后退开,鹿阵也散乱了一些,我觑见鹿群中有一处薄弱的地方,急忙往那边靠冲去。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寡不胜众。虽然我勇猛突进,打得是气血沸腾,但眼珠扫不见后脑勺,就在我凶猛突进的时候,一只梅花鹿从我身后攻来,猛的一撞,把我撞出去好几米远,摔到地上,挫开一堆乱石。

  我赶紧挣扎着站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又是一撞,这一撞更是直接撞在我腰上,撞得我腹内乱搅,痛得直翻白眼。

  我急忙用土铲乱抡,避开前面冲过来的梅花鹿。那些原本只在树上嗷嗷乱叫的猿猴,也不甘寂寞,这时也纷纷跳下来,攻击我的头部,我打他们,他们十分敏捷的一跳,很轻松就避开了。

  这时,又有一只梅花鹿从后边撞来,但这次不同,我并没有被撞出去。鹿角挂在了背包带上,连着我一起向前拖。

  我挂在鹿角上,遮着鹿眼,那只鹿想顶我,可是怎么也顶不着。情急之中,一阵乱窜,竟然带我逃出了鹿群。

  后面的鹿和猿猴还在追,但就算近了,也无法近身。我心里窃喜不已,心想老子是命不该绝,猿猴和梅花鹿这些牲畜算得了什么。

  想着想着,我回过头来,心里不禁发凉。万万没想到,那只鹿已经乱窜到了那座凹坑的边缘,往前一跃,竟连带着我一起栽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欠了冥王一百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欠了冥王一百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