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重生
珈艺2020-07-20 17:354,204

  云浮三年一度的簪花评宴,今日开宴。

  作为蜀山外门的第一世家,复家今年是第三十四次主持簪花评宴,无数宾客配仙器长剑、驭奇兽骏马、着华裳仙袍而来,映得复家仙缘阁格外光彩。

  虽然修仙之人能入仙门,得心法,动辄百余年寿命,但作为外门的普通人,也不过比世间百姓强健长寿些。

  这百年间复家已经历任了三代家主,百年荣光,不可谓不辉煌。如今的复家少主复辛,正是第四代家主人选,多年来得家族重点培养,更是无数外门世家女子仰慕的少年郎。

   簪花评宴,宴如其名,乃是评人、簪花的盛宴,旨在三年一次选出各外门世家青年男女里的才俊。

  所谓蜀山外门,是祖上出过蜀山仙门修士的家族。借着祖宗们的荫蔽,他们聚居在蜀山不远处的浮山一带。又因为浮山极高,常年笼罩在平流云雾之中,遂有个别名“云浮”。

  云浮世家,仙根世存。

  因为血脉传承,云浮世家里常有修仙资质远超平凡百姓的后人。家主们想给自家孩子一个评比展示入山修仙的机会,蜀山也乐于找到资质上乘的子弟,便定下了三年一次的簪花评宴。

   各世家推选出优秀的子弟,在簪花评宴上各展所长,由蜀山长老以花喻人为其中卓越者簪花。状元着炎井熔岩上生长的赤红芍药,榜眼配黄海滨崂山顶峰的金丝皇菊,探花是极北之地凛冬的墨梅,其余诸人或有翠珠兰,或有水仙百合,或有栀子海棠等,都赠以配花,寓意百家齐鸣、繁盛万花之景。

  这所有花材,生于不同季节、不同地域,主办世家需提前一年派人从各地按时寻访而来,然后以灵气滋养,最终养成永不凋谢的灵物,才能有这评宴时万花齐放的盛景。因而即便不论豪富,只说人才之力,复家百余年三十四次主持簪花评宴,也足以说明家势之盛无一日衰退。

  上一届簪花评宴中,陆焉与凭着一套短兵双剑翩若惊鸿,评中了墨梅探花。

  彼时她不过十三岁豆蔻之龄,虽然剑气尚弱,但剑法轻盈,灵动飘逸,足以看出天资过人,蜀山长老评了她墨梅,也是对她期许之意。

  可惜蜀山修仙,不成文的规矩却是偏向男弟子。不为了别的,修仙虽然是期望得证仙道,却不禁婚娶,而女子修仙一旦成婚生子,气血大失,进境便差了许多。所以即使是第三名探花,但年龄尚小,担心她心性未定前途不长,也并没选她入蜀山。

  今年她已年近十七,自小又是个要强的性子,不甘心这一辈子止步探花,这三年寒暑用功,只希望这一次能一举夺魁,为自己争一份荣光。

  至少,直到十天前,她还是这样想的。

  “焉与姐姐?”傅云染轻轻执了陆焉与的手,关切的望着她,“我一来就瞧你在这出神,和你问安也不理我,是怎么了?”

  陆焉与收回思绪,转头看傅云染。今天傅云染作为傅家嫡女来参评,傅家这一代子弟资质平平,不过是让她来走走过场。所以傅云染没带兵器来,一身晚霞紫的长裙,披着胭脂色的臂帛,挽了一个松松的如意髻,长发葳蕤,配着她柔媚清丽的气质,真的是佳人如此,君子好逑。

  “无事,在想一会儿的评宴,便有些走神。”陆焉与不着痕迹的抽回手,拿起几上的点犀盏饮了一口茶。

  傅云染也不以为意,顺势便在陆焉与身侧坐下,与她共用一几。

  “是了,姐姐这三年里各种游乐聚会都来得少了,是为了这次评宴下了苦功练剑的。倒不像我,早已经……”傅云染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早已经弃了修仙的念头。”

  若是以前,陆焉与向来不留心这些细节,可这时她本就对傅云染存了疑心,所以格外留意她的言行。见她这样吞吞吐吐,陆焉与不禁心里起疑。思忖片刻,又转身握住了傅云染的手,换了她们自小说私房话的体贴语气:“云染,你可是有什么心事?”语毕,定睛看着她。

  “我……”傅云染脸上多了些羞涩的意思,却终究没有开口,反而低下了头,鬓边的一缕碎发搭在颊边,说不尽的温柔。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陆焉与心惊一刻,心寒一刻,终究闭上了眼咬住牙根。

  十日前的“梦”,是“真的”。

  “梦”里,那种彻骨心伤,还在揪着她的心一阵一阵疼痛,那院子里孤寒的味道,她似乎还闻得到。前院里隐约传来的喜乐声,她也还记得那曲调,那是一首《醉江寒》。 手里的鱼肠剑剑,冰冷的触感她还感觉得到。甚至最后复辛的血、她的血,都还热热的在她手上。傅云染疯了一样的尖叫声她也还听得到。

  “云染,”陆焉与强迫自己忍住了所有情绪,睁开眼看向复家的正座上,那里少主复辛的位置还空着,家主和少主,向来是要等所有宾客到齐才入场,以显尊荣,“你自小便体贴温柔,我性子要强些,咱们一同长大,总是你让着我顺着我。”

  傅云染不意陆焉与突然说起往事,有些诧异,陆焉与却示意她不要疑问,继续说下去。

  “可你知道吗,这世上有些东西是让不得的。该是你的,就抓住了。让了,也会是错。”

  十天里大小事的印证,刚才的试探,都说明那“梦”是“真”的,就像是,她曾经这样活过一场一样。

  那一场里,她伤透了心,连累了家族,最后命陨的时候她恨自己恨到希望自己灰飞烟灭一丝一毫都不存于世。

  可十天前,她睁开眼,“梦”醒了。她还是陆焉与,蜀山外门,云浮陆家的嫡女,踌躇满志欲在簪花评宴夺魁。

  大“梦”一场,陆焉与想,如果这姻缘本来就不是她的,不管复辛是为了什么目的接近,她不过是中了他的奸计被他利用。现在既然知道复辛、傅云染两厢有情,她又何必做那可笑之人?

  如今说给傅云染听,她多半是不知所云的,但是陆焉与知道,“梦”既然醒了,她便要做个清醒的人。   

  “焉与姐姐,你今日这身衣装真好看,这抹胸上的金凤振翅欲飞,可是陆家婶婶为你煅的?衣裳剪裁利落,透出一股凌厉气势,很不俗呢。”傅云染见她今日神色有异,只当她是将要上场有些紧张,笑笑换了话题。

  “是啊。”陆焉与想着娘亲的期许之意,不觉便看向了仙缘阁中的灵池。

  复家主持这簪花评宴虽是第三十四次了,却难得的次次有新意,这次竟然用整块的昆仑玉壁建了灵池,就在主人正座和评比台之间。状元的炎井赤红芍药、榜眼的崂山金丝皇菊、探花的极北墨梅,正供在灵池中央,以充沛灵气环绕,花香盈盈一堂。其余诸花也是争奇斗艳的开着,却终是不如正中这三朵夺目。

  陆焉与摸了摸横在膝上的渡鸿双剑,双目灼灼盯着那赤红芍药。

  “我向来在修炼上是不伶俐的,只练了一舞。要是能……”傅云染双颊又红了几分,“爹爹说,也不指望我多出彩,别丢了傅家的脸面就好了。倒是姐姐你,三年前,姐姐吃亏在年纪小,今年想必是要夺魁了!”

  陆焉与闻言仔细看她,见她笑的真诚,神色不伪,“梦”里因为她而难过凄楚的心情便淡了几分。

  说到底,又有她什么关系呢?她不过是个痴心人。

  傅云染自顾自说下去:“要说状元,上一届那惠家郎君,他比姐姐年长五岁呢,剑意了得。何况惠家当年,收养了蜀山天权玉书门蔺长老的独子,虽然后来蔺公子过世了,但蔺长老看在惠家的情谊份上,收了惠珏为养子,这些年没少费心教导。上一次簪花评宴,他夺了状元,更能得到蜀山天枢太武门长老的青睐,选了去做入门弟子,咱们也是服气的。可惜姐姐,豆蔻之龄得了探花墨梅已经是不得了了,却不得入选蜀山弟子,反而是那第四的刘家阿恒得了仙缘。”傅云染细数着三年前的评宴,很为陆焉与可惜。

  往事已矣,陆焉与只盼今事可追。

  “刘家向来有家规,女子入蜀山者不得婚嫁,所以仙长们自然可以放心选人,尽心培养不怕一朝嫁人生子,心血付诸东流。”

  “姐姐别笑我,我想着,在那冷冰冰的在山上修仙,纵然易筋洗脉,可以享受数百年的寿数,我却还是不愿意的。”傅云染语毕,看着复家主家的座位,不再言语。

  聊到这里,两人各有各的心事,都不再多言。

  那灵池中央的赤红芍药,被众花环绕,艳丽如火,光耀夺目。

  据说,炎井乃是上古的时候,一个大魔神殒命之处。魔神与天神均是创世时的天地灵气所化,可是魔神修魔道天神修神道。到殒命时,二者都将散去全身的修为灵气。天神之气,福泽一方,千百年后滋养出一方洞天福地,譬如蜀山。魔神之气,流毒千里,无人可居,譬如炎井。

  炎井深入地下,谁也不知道有多深,里面熔岩流火不断,热气自井口冲天而起,没有任何鸟兽可以接近。但就是这样的地方,竟也有芍药生长。那芍药,红的像火,长在熔岩土里,都说摸起来也像火,烫手灼痛。如果让修习五行炎术的修士得了去,将对修行大有助益。

  陆焉与尚未煅骨完成,如果这次能夺魁,将有很大的希望入选蜀山弟子。进山后灵气充沛,加上师长的教导,必定能很快煅骨,之后再测根骨、定五行、学法术。这芍药说不定便用得到了。

  “梦”里,陆焉与盼着戴上那赤红芍药,更多的是傲气使然,她自小出众,年年苦练剑法,就是为了这荣耀。后来得遇良人、嫁入复家、理家掌权,她都已经试过了,最后不过是一人负心便一梦皆空。

  那“梦”里,她得了这芍药,成亲那日妆点在凤冠上,后来收藏于焉识楼的七楼藏宝阁,证明她的荣光。她没有再修炼,煅骨的机会也给了复辛,这芍药于她,就像一枚锦章,一个华表。

  十天前醒来时,她尚在沉痛中无法自拔,那种玉石俱焚的心痛,让她难以振作。

  可这一刻看着这火红的芍药,陆焉与第一次认真的想,为何她会做这样的“梦”?

  这真的是梦,还是老天可怜她,给了她机会重活一遍?

  辰时,一刻。

  云浮山顶的自鸣金钟响起恢弘的钟声,仙缘阁内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交谈,在自己的小几旁盘膝而坐。目光齐齐看向了仙缘阁最高处的复家主座。

  主座之上,有两把并排金丝缠花的昆仑玉璧雕刻的玉椅,正是复家家主和蜀山尊客的座位。

  陆焉与随着众人一起看向主座,复家家主复雷与一位白须高冠、年约六十许的蜀山长老一起自后室走出。

  世人修仙,需经理煅骨、易筋、洗脉、结丹,结丹之后才被尊称“仙人”,寿数可达千年,而相貌也停留在结丹之时不会再衰老。

  可世上修仙的人多,能结丹的却凤毛麟角,更不用说结丹之后的飞升,几千年来世间也不过几人。

  蜀山作为天下第一的修仙门派,七宫长老都是结丹仙人,只是这次来的不知是哪一位。

  仙缘阁里有了些窃窃议论的兴奋之声,三年一次,这是他们这些蜀山外门直接见到蜀山长老的机会。能留在云浮立宗的家族,都是祖上出过蜀山修士的,可是岁月长久,修行结丹又极难,千年下来,有些家族却既无新弟子入选,先人又已故去,能在评宴时亲眼见到蜀山七宫的大长老,让他们如何不激动。

  陆焉与已经连呼吸都屏住了,全身僵硬不能一动。

  与复雷和蜀山长老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人——复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