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曲和镇·第二回
珈艺2020-08-18 12:393,772

  蔺千儿一落地,便将两个银铛用力撞的火星四射,然后在地上用银铛画出一个半圆,三昧真火从地上蹭的跃起,前面的几个村民身上立即烧了起来。

  这一下围攻的村民便后退了几尺,陆焉与也得以喘息片刻。

  可蔺千儿那火,似乎是后力不足,烧了片刻就要熄灭,她只好是不断的打火不断的画圈,忙的焦头烂额。

  “千儿你怎么来了?”陆焉与缓过气来连忙问她。

  “我听说你们要下山打坏人,”蔺千儿抽空甩出左手的欢喜铛,两个轮着打火画圈,“这怎么能缺了我呢!所以我一等爷爷开始读书,便溜了出来。好歹赶上了!”

  那些被火烧着的狂人一会儿便成了一滩灰烬,可火也就灭了。

  陆焉与看她这火圈虽然能威慑狂人,却不是长久之计,叶宏天现在废人一个没什么战力,她又受了内伤,要想逃出去还得依靠蔺千儿强攻。

  “千儿,你刚才攻进来那招很好,一会儿你还那样攻出去。”

  “好!”

  “叶宏天,这次你居中。我不管你腿伤如何,不想被撕碎在这里,你就给我咬牙往前跑!我断后。”

  叶宏天自蔺千儿来了,便冷静了几分,此刻讷讷应承着,用剑做拐,撑着自己站起来。

  “去吧千儿!”

  蔺千儿果断的收起一个欢喜铛,只见她将食指绕在红绳中间,也不见她用多大力气,红绳便带着两个银铛快速的旋转起来。然后她清喝一声,欢喜铛脱手而出,撞向前方人群。

  一个欢喜铛势弱了,蔺千儿已经跟上甩出另外一个,这样两个欢喜铛交替前行,不一会儿便冲出去几丈远。

  陆焉与将叶宏天用力一推,他便踉踉跄跄的跟着蔺千儿跑起来,她则背靠叶宏天,一边断后一边后退跟上。

  “哥哥!”叶芷妍没有跑远,见蔺千儿开路带着叶宏天出来,急急冲过来将叶宏天一把抗在肩上跑向树林。

  蔺千儿也忙转身扶住因为断后出来较晚的陆焉与。

  就在这时,镇中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哨声。

  那些村名听到哨声后立即像吃了大补丸一样疯狂嘶喊,速度和力气也大幅提升,有几人甚至跃起扑向了蔺千儿和陆焉与。

  他们的样子实在可怖,蔺千儿吓得大叫一声闭眼扔出了欢喜铛。

  欢喜铛在空中撞开了几个村民,陆焉与也及时砍断了抓住她脚踝的一只胳膊。

  可这一耽误,她们二人就又被团团围住了。而那边叶芷妍已经架着叶宏天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如果说刚才那个程度的村民,蔺千儿还可以凭欢喜铛撞出去,那此刻升级了的狂暴村民,却不是小小银铛能撞得散的。

  说不得,就要拼命一试了。

  陆焉与左手将剑插回背后的剑鞘,凝息将所有剑气灌注在右手一剑。她刚才收了内伤,现在运气胸口痛的像要离开,但已经顾不得这些只能忍痛用力。

  只见她右剑向前方用力扫出,两剑剑气并于一剑,剑气恢弘直在地上割出一道狭长的裂口,剑路上的所有狂人尽皆切裂!

  陆焉与剑气一出,立即抓住蔺千儿顺着剑气辟出的路以全力奔出去,快的像一道影子。

  不过眨眼之间,狂暴的村民便失去了眼皮子底下的猎物,茫然的在原地踱步。

  临街的一个民居屋内,陆焉与捂着蔺千儿的嘴,两人躲在窗下。

  刚才她一直有疑惑,为何镇子之前那样安静,他们三人进来之后突然涌出这许多狂人。直到那一声短促的哨声让村民狂暴,她大胆推测这些人是被声音吸引,又被哨声控制。

  处境为难,她也只有拼着最后的力气试一试。

  果然她们两人躲进屋里之后,外面的那些狂人便失去了目标,也没有寻过来。

  陆焉与此刻身体松懈下来,刚才运气过度的痛楚便反噬出来,她咬牙忍住呻吟,以指为笔在地上写道“切莫出声”。

  蔺千儿本就伶俐,略微思索就明白了关窍,连连点头。

  陆焉与这才敢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然后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了。

  蔺千儿不敢贸然生火,一直摸黑守着陆焉与。所以她睁眼就看到黑乎乎的屋子里蔺千儿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盯着她,倒吓了一跳。

  看到她醒过来蔺千儿显然是非常高兴,呲出一口白牙。

  陆焉与试着调息,只觉得胸口还有些滞痛,想来她内损过大不是这一时片刻可以回复的。

  “外面如何?”陆焉与在地上写字。

  “走来走去,没有找来。”蔺千儿回复。

  “可有其他人寻来?”

  蔺千儿摇摇头。

  “可有见到第二队的青色烟花?”

  蔺千儿仍是摇头。

  陆焉与沉思,叶芷妍等人逃走也有半日了,如果是回云浮搬救兵,也该回来了。第二队只比他们晚出发一会儿,按理说他们与狂人纠缠时,就应该抵达曲河镇后方,至今没有青色烟花,难道是救人不顺也陷入了一样的困境?即便第一队和第二队都出了差池,刘悦、沈孤风所在的第三队此时也早该到了。

  事有蹊跷。

  “可曾再有哨声?”陆焉与又写字。

  蔺千儿第三次摇头,然后写道:“那不是哨声,是训蛊笛。”

  陆焉与惊讶的看向她,蛊?

  蔺千儿继续写:“我听爷爷和门里的师兄们说过,南边有个五毒教,他们会养蛊,可以用训蛊笛操纵。后来有师兄好奇,特意去了一次南边,弄回来一个训蛊笛,吹出来就是那声音。”

  这是近几日里第二次接触到蛊,陆焉与无法不把这次曲和镇的事情和复家联系到一起。

  首先,事情发生的时间如此刚巧,不早不晚偏要在他们即将启程去蜀山时收到求助。

  其次,这曲河镇里一个贼寇也没有,只有发了狂的村民。而现在看来,这些村民或许已经死了,然后尸体被什么人用蛊控制。而玄水蛊正是出现在复家。

  再次,这次下山的人员是复雷安排的,仔细一想,似乎每一队里都有和复家关系匪浅的人——第一队,是叶家,人尽皆知他们早已依附复家;第二队,有复家庶子复岸;第三队里的沈孤风,祖上与复家有姻亲之谊,这些年也很亲近。如今三队都没有再来,此事过于凑巧了……

  蔺千儿晃一晃陆焉与的手,然后指指她的胸口。

  陆焉与知道是问她伤势,在地上写道:“无妨,暂时不能操纵剑气。”

  她下午一番恶战,身上已经有几处被抓挠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此时也开始隐隐作痛。她抬手就着朦胧的月光检查伤口,还好这些蛊人指甲里没有毒,伤口都是鲜红的血结了疙。但最好还是能尽快处理一下,否则手臂等处难免留下疤痕。

  蔺千儿很得意的掏出怀里一个巴掌大的小口袋,在陆焉与面前晃了晃。

  然后伸着小手进去翻搅一会儿,掏出一个和袋子差不多大的白瓷瓶,看陆焉与惊讶的样子她更得意了,晃着小脑袋又深了手进去,一会儿掏出一卷纱布。

  伤药和包扎的白纱都有了,她去显摆的还不过瘾,又伸手进去摸了半天竟掏出了两颗糖。

  塞了一颗到陆焉与嘴里,她自己也含了一颗,耸着肩无声的笑起来。

  陆焉与猜到这可能就是世人传说中仙家才有的乾坤袋:小小一个袋子里有大乾坤,可装许多东西。也不知道蔺丹阳给这小孙女身上配了多少宝贝。

  蔺千儿帮她上药时,陆焉与开始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如今看来,定有一人在能观察形势之处埋伏着,以训蛊笛操纵蛊人。她们适才躲进来的快,蛊人又只能凭声音寻人,所以那人和蛊人一时都无法找到她们的方向也就无法再攻击。

  这样的话,她们只要保持安静和隐蔽,就可以悄悄溜出曲和镇。

  镇口外不知叶芷妍等人是否还在,多半是不在,否则叫了援兵和第三队汇合后早该冲进来。倒是镇子后方,兴许第二队的完颜文昭等人已经到达,此时不知是什么状况。

  思虑已定,陆焉与写字告知蔺千儿,悄声往镇后走。

  蔺千儿替她包好伤口,收起伤药,两人从窗口观察了一下外面,那些蛊人还在下午那条街道上茫然的站着。陆焉与指指这屋子的后院,示意蔺千儿跟上。

  她们二人在各个房屋的墙壁遮挡下,悄悄的前行,很快远离了蛊人聚集的镇口。

  待又走过了两条街道几排屋舍时,陆焉与突然停了下来。

  前面的一个院子里,有两个人站着。

  一个村妇手里拿着簸箕,另一只手保持着撒米喂鸡的姿势,她身前地上的几只鸡都已经仰倒应该是死了。另一个汉子正从院里的水井提水,桶刚提出井沿,他手里还拽着绳子。

  看来他们是突然之间被蛊控制,就像雕像一样定在了那里。

  要再往前就必须经过这一排屋舍,陆焉与不知道附近其他院子里是否也有蛊人,不敢贸然向前。

  蔺千儿指指地上一块石头,示意她们扔石头将这两个蛊人引走。

  陆焉与摇摇头,如果控制蛊人的那个人能知道这些蛊人的动向,那么她们就会暴露自己。

  陆焉与蹲下,在土地上轻轻写字:“火灵,可否点燃远处房屋?”

  蔺千儿很快明白过来,右手拇指和中指不敢弹响指,轻轻一撮,便燃起一个小小的火苗。

  她把火苗摊在手心,轻轻呼了一口气,火苗便向前飘去。然后她们两人立即翻到了相邻的一个空院子里。

  这黑沉沉的镇子里,还好火苗极小,比火柴头大不多少不容易发现,陆焉与和蔺千儿都紧张的听着是否有训蛊笛吹响,万幸并没有被发现。

  慢悠悠的飘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在陆焉与以为那小火苗要熄灭的时候,它点燃了远处院子里的一垛干草,烧的噼啪作响。

  前方院子里的那一男一女立即动了起来,嘶喊着冲向火的方向。周围各个方向也都响起了嘶喊声。

  陆焉与和蔺千儿身法迅速,在那两个蛊人刚冲出院子时,她们就翻墙冲了进去,然后一路选着蛊人冲出去的空院子前行,很快便冲到了临近镇子后门的街上。

  这时训蛊笛的声音尖锐的响起来,显然是训蛊人发现了她们调虎离山之计,在驱赶蛊人离开着火的院子向别处寻找。

  陆焉与和蔺千儿听到笛声,立即安静的藏到一个院子拐角处。

  这一路跑来,她们见到足足一百多个的蛊人,再加上下午的几十个,以及镇子其他民居里的,恐怕全镇的人都被制成了蛊人,有三四百之数。

  这样多的数量,凭她们二人硬碰硬,是绝难逃脱的。

  陆焉与待外面嘶喊声渐渐安静,与蔺千儿分别向左右两边探查,然后又回到这院子里集合。

  “可有其他打斗痕迹?”陆焉与写字问。

  蔺千儿摇头。

  她那边也没有,看来第二队根本没有进镇。这一路一个活人也没见到,求助的烟花说不定也是那训蛊人放的引诱他们前来。

  既然如此,走为上策。

  陆焉与指了指镇子后门的方向,两个人静悄悄的摸过去。

  她们二人很快走到了镇子最外围,却发现整个镇子,都被浓雾包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