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通货行·第一回
珈艺2020-08-11 14:584,081

  “千儿,怎么不进来坐?”陆焉与一出来便看到她把个小脸嘟的圆鼓鼓,手痒忍不住轻轻捏了一把,真软。

  “焉与姐姐!”蔺千儿一下子便喜笑颜开,抓着陆焉与的手扭着身子撒娇。

  “你怎么出来这样慢!我早早的便起来了,偏偏爷爷非让我打座做完了早课才放我出门,现在又等了你这么久!快快,你昨天说的,要带我去看的那个通货行,在哪呢?”

  陆焉与指指陆家东北方向:“在那边,通货行可不是一家店,是一整条街,吃的喝的玩的都有,我这就领你去。但你不要乱跑,有些奸商,专门骗你这样小姑娘的。”

  蔺千儿一听吃喝玩乐都有,真是一分也等不得了。

  陆焉与紧紧拽着她的手,叫来一个小厮,让他去傅家,约傅云染中午到通货行的云浮楼见,然后才和蔺千儿说笑着出发。

  云浮本来是蜀山附近的一座高山,鲜少有人。后来随着蜀山外门陆续搬来云浮定居,在世间也就有了少许名气。有些精明的交易客便看准了商机,来贩卖些锻炼武器的材料、天南地北的明珍药草、各种功法秘籍,甚至于毒药、灵兽等等。

  蜀山的弟子有时候为了方便,也会来云浮采购东西。还有些拿了自己在蜀山练的丹药以物易物的,很受交易客欢迎。

  渐渐的,云浮的交易客们成了气候,便成了通货行一条街。

  蔺千儿在蜀山有时候也听师兄师姐们提起云浮通货行,但是爷爷看得紧,从不放她下山,也不让其他人拿这些玩乐的东西来引逗她。好不容易有几次她从师兄师姐处抢来几个通货行里买的话本子,那里面侠客公主的故事,看得她很是着迷。

  昨天听陆焉与提到可以带她来通货行逛逛,这可真惊喜非常!

  通货行街两侧是鳞次栉比的店铺,路边还有摆摊贩货的商人,蔺千儿一个店铺一个摊位都不舍得错过,逛的很慢,陆焉与耐心的陪着她。

  有个摊位上摆了些鳞片,大大小小颜色各异,蔺千儿好奇的蹲下翻看。

  “这位小仙子眼力真好,你手里这片啊是献水河畔旱鬼女魃的指甲!”摊主是个发髻散乱的老道,看蔺千儿有兴趣就赶紧招揽起生意,“这女魃啊通体是火,走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全年无雨。她的指甲经历了她七七四十九年的火烧之后脱落下来,便是这黑乎乎鳞片一样的一片。”

  蔺千儿惊的长大了嘴,赶紧扔掉了那黑片:“这烧了四十九年的手指甲,岂不是没有洗过手!呕……”

  “可不好嫌脏啊!小姑娘你不知道,女魃的火啊那是三昧真火!经过真火煅烧之后,别说灰尘了,就是寻常恶灵妖精,也靠近不了!所以这指甲可是顶好的护身符呢!”

  “真的?三昧真火都不怕?”

  “绝对不怕!假一赔十!”老道士干瘦的胸脯用力一挺,大力拍了几下。

  “那我试试!”蔺千儿也不等老道士反应过来,拿起一片黑片往空中一抛,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只见那黑片蹭的一下烧着了,在空中像一个小火球,片刻烧尽。

  “你怎么……你怎么回事啊!烧我的东西!”老道士受惊不小,随即指着蔺千儿开始混赖,“你不买就不买,怎么还毁了它!你这是什么妖术?赔钱!”

  蔺千儿晃晃手上的欢喜铛:“你不是说不怕三昧真火的?爷爷给我这铃铛蕴了火灵,我刚才就是唤出了三昧真火。分明是你骗人,倒来说我!”

  “你一个小姑娘哪来什么火灵,定是妖术!”

  蔺千儿气的语竭,她哪里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人,只觉得与其吵架,不如动手!抬手就是一拳头打向老儿。

  陆焉与迅速抓住蔺千儿的胳膊,把她拽到身后按住。

  “是不是真的,你心里有数。”陆焉与多少年没和人在街面上动过手了,靠的是讲理,“你既然说那是顶好的护身符,不如你戴上,我让家丁去捉几个恶灵和你关到一屋,如果三天后你安然无恙的出来了,你这些货,我包了!”

  老道士本来是看蔺千儿年纪小,又看到陆焉与一路陪玩,打算骗人不成讹点钱,云浮的这些公子小姐们都不差钱,在蔺千儿面前多半不会和他认真计较。谁想到踢了块铁板!

  “如何?”陆焉与闲闲的看着他,“如果不想卖货,我数三个数,你利索的撤摊走人吧。”

  “一……二……”

  蔺千儿惊讶的看着那瘦弱的老道士把地上的摊子一卷,风一样的消失在街尽头。

  “唔,这护身符虽然是假的,神行符看来是真的,溜得倒快。”

  陆焉与牵起惊呆的蔺千儿,走进旁边一家卖衣裳的店铺里。

  蔺千儿小孩心性,见到店里琳琅满目的首饰衣裙,转眼就忘了那老道士,开始欢欢喜喜的挑选起来。

  陆家在云浮也是数得上的世家,店里柜娘自然认识陆焉与,便热情的招呼起蔺千儿来,陆焉与乐的在一旁坐着喝茶。

  “姐姐让我好找。”

  正喝着茶,却是傅云染找了来。

  “你来了。”陆焉与招呼她一起坐下,“不是让你去云浮楼等我们?”

  “姐姐还说呢,我得了信就赶紧出门,在云浮楼左等右等的也不见你们,便顺着你家的方向一路找了来。”

  陆焉与笑笑:“千儿逛得慢。”

  眼看蔺千儿还在兴致勃勃的试一身嫩绿袖祥云的短褂,一时间还不会离开,陆焉与便交代了傅云染,说想一个人出来买点东西,独自出来了。

  通货行上有一家药材店,经营了几代人,药材最全。

  陆焉与进门后便示意掌柜陪她到后面的贵宾室,然后掏出用手帕和树叶卷好的那些黑豆子。

  “陆姑娘,这是?”掌柜看了一眼,任他见多识广竟然没有认出这是什么。

  “正要问您,这是何物?”

  掌柜见陆焉与不愿意多说,心里有数也不多问,用一个小镊子夹起一粒,拖到盘里细看。

  “这看着像普通豆子,只是黑了些。可陆姑娘细看,如果是豆子或者别的什么种子,必定是两瓣长在一起,有一条细纹可以分辨,另外有一端会有豆尖,是以后发芽生长的地方。这个嘛,都没有这些。恕在下眼拙,竟然一时认不出这是什么。只能说,这不像是植物种子,也许……是什么东西的卵?”

  陆焉与看掌柜的不用手接触,就已经心里警觉,如今听掌柜和她所想差不多,便颔首收起所有豆子,慎重包好不再多问。

  出了药材店,陆焉与踌躇,如果药材店的掌柜都不认识,她该去哪里问人?

  此事隐秘,她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需得是静静查访才好。

  又转了一会儿没有收获,看时间差不多了她便回到衣裳铺子。蔺千儿已经挑了一堆的衣裙饰品,傅云染替她结了账。陆焉与知道傅家在金银上不难,所以也不和她客气。

  三人看日头将上正中,决定先去云浮楼吃饭。

  云浮楼敢以“云浮”为名,自然是有几分底气的。不论天上地下的走兽,还是深山老林的灵植,他们都有门路采购,而且烹饪时用灵石建的灶台,菜品自然便含了丰沛的灵气,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极其有益。

  因为云浮楼往来的客人多,所以云浮楼前的路边也摆满了各种摊位。

  蔺千儿被一个摊位吸引住了。那摊位是个小哥儿看着,摊上有各种好看的小兔子、小猫,都是小女孩喜欢的动物。也有些特别的灵兽,像是玉山的吠吠,两个大耳朵吹到地上,成年后可以靠耳朵飞行,不过飞不太高。还有大青虫,结茧时能吐出极坚韧的绿色青丝,做成护心甲可挡一般的利器。

  摊位中间摆着一个敞口的大陶罐,罐子里是些红彤彤的小毛球。那毛球每个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看不出眼睛鼻子耳朵四肢,都攒在一起蹦跶,像是要跳出陶罐却总够不着边。还会发出吱吱的叫声。

  蔺千儿只觉得这小东西有意思极了,想抓一把揉揉。傅云染便给她解释,这是蔷薇花上着生的一种小灵兽,喜食花蜜,四肢五官都藏在了长长的红毛里,平时看不到。也没有别的什么神通,就是可爱有趣。可惜寿命很短,往往一季花期过了它们也就随着死去了。小时候傅云染也养过几只,后来都死了,她伤心的不行。

  蔺千儿本来还蠢蠢欲动想要几只,一听说寿命只有一季,便连连摆手也不肯养了。

  陆焉与此时注意到了隔壁的一个摊位。

  那摊位上,一个老者也卖大青虫,还有许多其他吐丝结茧的蚕虫,各种颜色不同的丝线堆在一旁,正是缝补衣服的好材料。

  吸引陆焉与的,却不是彩色丝线,而是一个装满不同大小黑色虫卵的九宫格。那些虫卵小的不足小米粒大,大的也不过麦子大小,并没有像她捡到的黑色豆子那样大的。但这些虫卵正启发了她:寻常动物不会有这种豆子大小的卵,若是大些的虫子,倒有可能。

  那卖虫的老者感觉到陆焉与的视线,抬头看她。

  陆焉与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故意让老者看到,然后轻抬下巴指给他看云浮楼一侧的小巷,才和蔺千儿傅云染一起走进云浮楼。

  修仙之人在经历煅骨、易筋、洗脉之后,方可辟谷,她们三人都还没有煅骨,于饮食上自然是怎么喜欢怎么来。

  蔺千儿只捡着名字有趣的菜点,傅云染和陆焉与常来,便任由她点。最后蔺千儿点了十几道菜,跑堂的小哥看着他们三个姑娘惊得不敢去下单,还是陆焉与丢了一小锭金子过去,他才放心的走了。

  不一会儿便有菜送上来,蔺千儿在蜀山长大,山上讲究清心寡欲,哪有这样许多的吃食,她忙着挨个菜尝鲜,傅云染忙着挨个给她介绍,两人不亦乐乎。

  陆焉与和她们说笑了一阵,便说要解手走出了雅间。

  片刻之后,云浮楼一侧的小巷深处,陆焉与将绸子托在掌中,打开给卖虫的老者看。

  那老者就着陆焉与的手掌看了两眼,掏出怀里一块破手帕,示意陆焉与他要捏一个来瞧。

  陆焉与自然是同意的,然后耐心等他看了一会儿。

  “姑娘这东西,在云浮拿出来,小老儿倒一时没敢认。不过姑娘找到我来问,也是找对了人。”那老者似乎是确认了,将捏来的虫卵还给陆焉与,“多亏姑娘机敏,知道用树叶和绸子包住这些蛊,否则贴上姑娘的肌肤,蛊就会醒,便有些麻烦。”

  “蛊?”陆焉与惊讶,“这不是虫卵?”

  “所以我说姑娘找我是问对了人,你若问别人,十人里也不见得有一个人能认对这东西。小老儿贩虫卖丝,为了捕获各种奇蚕也走过不少地方,在极南边的地方见过蛊,所以今天才认得出来。”

  陆焉与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这蛊,其实也是虫,但又不是一般的虫。蛊可以为人驯养,有各种奇异本事。那极南边的地方,有个五毒教,便专门研究养蛊。如果得罪了他们的人,在你身上种个蛊,便是天南海北你也逃不脱,更有些惨况就不为姑娘多说了。”

  “不过姑娘这蛊,不是什么特别阴毒的品种,却是个极常见的玄水蛊。这种蛊生在黑色污水里,形似绿豆,不易发觉。但是人或牲畜踩进水里,只要沾到血肉,它们就会醒过来,叮咬一口。”

  “咬了会如何?”陆焉与略略思考,“可有办法控制它,贴在血肉上不醒,待到下令时才咬?”

   “咬了不过被吸口血,倒也不会如何。所以我说这不是什么特别阴毒的品种。玄水蛊咬人,当时剧痛无法忍受,让人痛的几乎神志不清,没办理立即处理它。然后这片刻之间,它吸一口血就会自动脱落,这时人的疼痛方解,但是要找它却也找不到了。”老者说完停了一会儿,细想了想,“至于姑娘问的有没有办法控制它,小老儿不通蛊术,就不敢乱说了。不过南边五毒教的人精研蛊术,那是无蛊不可控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