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通货行·第二回
珈艺2020-08-19 17:564,437

  陆焉与蹙眉看着手中的玄水蛊,看来这就是“梦”里白翎突然发狂失蹄的原因了。

  “姑娘,小老儿多说一句。我不知道姑娘从哪里得来的这东西,我在云浮贩货也有些年了,并未在山上见过蛊。姑娘如果是在云浮得的这个,要么是有人不识货错买了蛊,要么就是有真的懂蛊的人到了云浮。如果来者是五毒教的人,小老儿奉劝姑娘,莫要和他们牵扯往来,他们行事与我等不同,很难琢磨。”

  “多谢老丈提醒。请问这玄水蛊如何才能毁去?”陆焉与既然解了心里的疑惑,便不想留着麻烦在身边。

  “那也简单,大多的蛊都怕火烧。这最普通的玄水蛊,用寻常的火就可烧死。”

  陆焉与掏出两锭银子给老者,待他感激的离开之后又过了片刻,才收好玄水蛊回到云浮楼。

  云浮楼的雅间里,蔺千儿正皱着眉头盯一盘菜,旁的菜都好看好吃,唯独剩了这一道,她迟迟不敢下筷子。

  那是个极大的白玉盘,圆圆的盘子中间按照二十八星宿的位置摆放了若干小丸子。每个丸子只有小指尖大,颜色各不相同,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有了不说,还有些奇怪的黑色、褐色、像鼻涕的黄绿色、像中了毒的紫青色……

  蔺千儿已经盯了它们好一会儿,觉得这菜定是有什么玄机,偏偏怎么问傅云染她都不肯说,只让她自己尝尝。

  恰好这时陆焉与回来了。

  蔺千儿极伶俐,立即递上一副筷子给陆焉与:“焉与姐姐,你吃这个‘星辰大海’!”

  陆焉与温温柔柔的把筷子又推给了她:“你是客人,自然你先吃啊。”

  蔺千儿果然又皱起了小眉头,这菜名字好听,面相怎么这么奇怪?那边傅云染笑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哪里敢随便尝啊!

  “这样,千儿你随便吃一个丸子,我就告诉你这菜的秘密,好不好?”

  陆焉与循循善诱的挖了一个坑,蔺千儿没有别的破局之法,只得跳进坑里。

  她考虑一会儿,夹起了一个特别讨喜的嫩黄色小丸子,啊呜一下扔进嘴里。

  “啊呀!!”蔺千儿酸的眼睛鼻子嘴巴都皱在了一起,这嫩黄丸子简直是比醋还算了好多倍!

  陆焉与大笑着催她:“快快!赶紧再选一个!再吃一个就不酸了!”

  蔺千儿酸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也顾不得看什么颜色,胡乱伸筷子又夹起一个丸子丢进嘴里。

  这丸子倒很难说是什么味道,酸甜苦辣咸都不是,倒像是一股青松云海的氤氲之味,细腻绵长,冲淡了嘴里的酸味,留下无尽回味。

  蔺千儿惊奇的很,催着陆焉与告诉她这是什么道理。

  “这道‘星辰大海’,是有一年衡山的一位道长云游到云浮,听说这云浮楼里天上地下的吃食无所不有,便说‘我知道一个菜谱,可勘人前途命运,就是材料极难筹备,你们如果筹的齐,我便把菜谱送了你们。’”

  “当时云浮楼的掌柜一听,立即便问都需要什么?那道长便说,需要北边雪城腌了十年的酸菜陈醋,需要彩云之南百花谷里的百花蜜,需要毒龙的苦胆、鸾鸟的涎液……总之是要这世间百味里最极致的味道。云浮楼的掌柜看他不像诓人来的,何况衡山占星人轻易不入俗世,更少为人勘命,这机缘怎么舍得错过?便一咬牙应承了下来,与那道长约好两年后在云浮再见。”

  “那后来呢?凑齐了吗?”陆焉与想喝口茶再说,蔺千儿却急的直催。

  “傻千儿,若没凑齐,你这吃的是什么?”傅云染轻轻戳她小脑袋一下。

  蔺千儿恍然,不禁赞叹的看了那盘子几眼。

  “后来自然是凑齐了。”陆焉与放下茶盏继续说,“两年后,云浮楼的掌柜凑齐了材料,那道人也如约而至。核准了材料以后,果真把菜谱告诉了掌柜。这边是这道‘星辰大海’。”

  “那这菜又怎样勘人命运呢?”

  陆焉与浅笑嫣然,指着她刚才夹走嫩黄丸子和松绿色丸子的位置。

  “自然是看你吃了什么。这菜里,汇集了世间百味,便如人生百味。最妙的是,有些味道,必得对应的那个丸子才解得了,其他丸子断断不行。比如你吃这嫩黄的,就是那北边雪城腌了十年的酸菜陈醋做的,极酸!”

  “那道长说,人之一生,不过是人性定人命,你选择了因,便会有相应的果。”

  蔺千儿不懂,那她这是什么命?

  陆焉与夹起盘里漆黑的一个丸子:“当初,我先夹了这个。千儿可想试试这味道?”

  蔺千儿看那丸子黑的像墨,只觉得不能好吃,但到底忍不住好奇,就着陆焉与的筷子小心的吃了。

  这黑丸子,看着像个苦药丸,吃进嘴里,却是什么味道也没有,直如喝了一口清水。蔺千儿咂摸了好几下,确认真的是没有味道,便疑惑的看向陆焉与。

  “这黑丸子啊,就是无味。”陆焉与自然知道她疑惑什么,“当初我也问爹爹,那吃了无味的丸子,我便是一生无味的命数吗?爹爹也看不透这玄机,便领我去问掌柜的。掌柜说,这无味的丸子吃过了,再吃其他任何一个丸子都是有味,意味着百事皆宜。”

  陆焉与没有说的是,她当初觉得是听了个吉利话,爹爹也喜得很直说彩头好。可后来“梦”里的一切过于真实,就像是她真切的活过那么一遍。如果这样说来,这“百事皆宜”显然是不准的。

  “那我这酸酸的呢?”蔺千儿好奇的问。

  “你这酸酸的啊,”傅云染接过话,“大抵是说你幼年失祜吧。”

  陆焉与心疼的摸摸蔺千儿的小脑袋。

  蔺千儿自己倒不觉得怎样,在她襁褓之时爹娘就去世了,后来有爷爷疼爱,她也没有格外觉得伤心过。

  “嘿嘿,”蔺千儿琢磨了一下便笑了,“这丸子挺有意思的,第二个松绿色的丸子咬碎以后,一股青松云海的气味冲进鼻子,仿佛我在蜀山,站在爷爷的小院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这不就是说,我幼年没了爹娘,然后被爷爷带上了蜀山吗?”

  “这样说,果然是呢!”傅云染指指盘子里的大红丸子,“我小时候和爹娘一起来的,当时我吃了那个红的。味道么,倒是难说,便像是含了一口最甜的砂糖,半晌都化不开,齁的难受。后来还是吃了那个泥腥味的白丸子才好。”

  蔺千儿听到泥腥味,直皱眉头:“那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傅云染无所谓的回答:“掌柜的也不能知道所有丸子组合的意思,后来我想这大概是说我福气太大甜过了头,要惜福的意思?”

  蔺千儿笑的打跌,觉得这菜实在有趣,便跃跃欲试的要吃其他的丸子尝尝。

  其实一道菜说是汇集世间百味,也不过数十个丸子,经年累月下来,有无数的客人点过“星辰大海”,自然其中就有无数的人先吃了黑丸子,或者先吃了绿丸子、红丸子……如此难道能说这些人的命数都相同吗?

  陆焉与和傅云染都是小时候跟家里的长辈来吃的,就像民间孩子抓周,不过是图个彩头,谁又真把它当真了呢。

  午饭过后,蔺千儿还想着继续逛,傅云染却是第一个逛不动了。陆焉与想着玄水蛊最好尽早毁去,便也说今日先逛到这里,明天再来。

  送了依依不舍的蔺千儿回到复家,她们二人才作别各自回家。

  陆焉与回到房间,找出一个冬天用的火盆,关好门窗,生火。

  她打开绸子,要将所有玄水蛊倒进去时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留出一个来,单独找了个极小的八角首饰盒装起来。其余的玄水蛊,尽数烧毁。

  第二日陆焉与和傅云染又陪着蔺千儿游玩了半日,总算将通货行走了个遍。傍晚时蔺千儿还不舍得分开,直到和她约好明天去山麓看灵蝶,才作罢。

  然而第三日早上,蔺千儿却没有来陆家,陆焉与正在奇怪,便收到了复家侍从送来的消息——蔺丹阳要见她。

  复家有一个角落里最僻静的院落,是专供每次评宴来的蜀山长老暂住的。

  陆焉与跟着复家的小厮一路走来,细细打量沿途屋舍,确认都与她“梦”中所见没有差别。到了院门口,小厮便告退了。由陆焉与自己进去。

  院里除了陆焉与,还有榜眼完颜文昭、这次评宴第四名簪岭南荔枝玫瑰的沈孤风、第六名簪水仙百合的刘悦、第七名簪玉珠兰的复家庶子复岸。

  蔺千儿当然也在,一见陆焉与就把她拽到一边说悄悄话。

  “焉与姐姐,我家老头子要问你们话,然后就要给你定宫门啦,你可想好要去哪一宫?”

  来之前陆焉与便猜是如此,来了以后见到完颜文昭等人,心里便有了底。此刻蔺千儿来问她,她也不惊讶。

  “我倒也没想一定要去哪里,想来蔺长老会根据各人不同,分我们去合适的宫门吧。”

  “话虽这么说,”蔺千儿很是不认同的样子,“其实往年啊,听师兄师姐们说,来评宴的长老都会抢着把优秀的弟子选入自己宫门。比如上一届惠珏小叔叔,就被云将爷爷选去了天枢太武门练剑。”

  这时又进来一个男子,是第五名簪蓝飞燕的柳长安。

  蔺千儿不理会他人,继续和陆焉与说下去。

  “但是吧,你知道我家老头子是天权玉书门的长老,这玉书门玉书门,你是不知道我们山头有多少书!我真是一辈子都不会看得完的!来了我们这,便是天天和书打交道,虽然也和大家一起学剑,但跟太武门专修剑术那是没得比的。所以我们山头真不是个好去处。”

  陆焉与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好笑的戳了戳她小圆脸。

  “我看评宴那天我家老头子可是很喜欢你的样子,要是一会儿他问你来不来玉书门,你可别随便点头!你剑法这么好,要好是能去天枢太武门,云将爷爷是七个长老里最早结丹的,于剑法上有大神通!或者,去天璇青石门练剑阵,凭你的本事几年下来必定是针眼弟子。嗯……又或者去瑶光凌音门学五行功法也不错啊,只是不知道你在功法上天分如何,如果没有天分,这可是苦练不来的。”

  “那千儿你呢?你以后想去哪一宫?”

  “我当然是要去跟云将爷爷学剑的!我必定要做蜀山最厉害的女剑仙!”

  此时又走进来一个女孩子,年纪不大但是眉眼间很有些算计,进来看到蔺千儿冷哼一声便远远走开了。

  陆焉与认出她正是与蔺千儿对战的叶宏天的妹妹叶芷妍。评宴那天她只是舞了一套剑,算不得特别出彩,最后簪花时却得了第八名花毛莨,陆焉与猜想应该是复家家主复雷格外称赞了她。

  每一届簪花评宴,前八名中会选出合适的弟子进入蜀山。今年的前八之中只有傅云染没到。

  蔺千儿被人无缘无故的哼了一声,瞪眼就要扑上去。陆焉与现在已经知道了她看着乖巧,实际是个一点就爆的小火药桶子,揪住她的衣领便把她拽了回来。

  恰在此时,蔺丹阳开了房门走到院中,抬眼就看见他孙女像个小猴子一样被陆焉与提留在手里,不禁嘴角抽动,深吸一口气默念了两句清心咒才到院中的蒲团坐下。

  众人按照蔺丹阳的示意,围坐在他周围的7个蒲团上,蔺千儿只好放下恩怨,乖巧的跑到爷爷身后站定。

  蔺丹阳待众人坐定,从袖中掏出七个巴掌大的令牌,每个令牌上都刻了“蜀山”二字。

  他将令牌摆放到自己身前,然后说道:“评宴上,你们的身手我都看了。很好。今日叫你们来,是想问你们几句话。”

  众人看见令牌,虽然早已各有猜测,但还是喜不自胜。尤其完颜文昭,想到不用挨老爹这一顿棍子暴揍,喜得嘴角要裂到耳朵了。

  “第一句话,是想问问你们,为何修仙?”

  这问题简单的很,但是蔺丹阳今日问出来,却不知有什么玄机。因此众人静谧,互相看看都不抢着回答。

  “弟子愿答。”复岸打破了僵局,拱手行礼。

  “嗯,你还不是我蜀山弟子,倒不用如此自称。说吧。”

  蔺丹阳语气平淡,复岸尴尬的红了脸,呐吶称是,然后又接着回答:“吾辈仰慕蜀山剑侠风范,自然是想学的剑法和法术,斩妖除魔,匡扶人间。“

  ”斩妖除魔……“蔺丹阳喃喃自语,像是回忆起什么往事,“你可知,我蜀山也收过妖为弟子?”

  复岸窘迫:“这,这弟子……不,这我不知道。”

  蔺丹阳也只应了一声“嗯”,再没说话。

  “蔺长老,”完颜文昭从刚才就刚才就乐的合不拢嘴,这时指着蔺丹阳面前那七个令牌说,“我完颜家的男孩子,从生下来就被教导要好好学棍法,然后考进蜀山,修仙。今天你问我为什么要修仙,我倒没认真想过。不过上一届评宴,我哥完颜惊涛闹着出家了,我爹气的半死,说这一届送来参评的要是不进蜀山他就要动家法了。要是非得让我说个理由,我就是不想挨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