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定宫门
珈艺2020-08-15 15:123,930

  蔺千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被他爷爷一瞪又赶紧正色站好。

  蔺丹阳看了看完颜文昭,心想这就是云将师兄说那个出家当和尚的小子的弟弟,这家人养儿子,心性倒是憨……不,赤诚得很。

  有完颜文昭调节了气氛,其余诸人此刻也不那么紧张了,纷纷开始诉说自己修仙的理由,说的也都是仰慕蜀山、得悟天道之类。

  对于陆焉与来说,为何修仙,她其实和完颜文昭想的差不多,都是为了父母家族一直以来的要求,努力到了这一步,但这一定不是个好答案。

  为什么要上蜀山?她没有想出答案。

  今天听了这些人说的,她觉得没有一句说进她心里,可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蔺丹阳等了一会儿,见陆焉与和刘悦并未作答,也不催促,又提了第二问。

  “第一问,你们五人答过了,第二问便不需再答。而你们两人,必须回答我的第二问:何为修仙?”

  问题像是一道光射进她刚才混沌的思路里,霎时清朗。

  陆焉与对着蔺丹阳拱手行礼:“我认为煅骨、易筋、洗脉、结丹是修仙,参悟天地、悲悯世人是修仙,寿与天齐、坐看人世沧海也是修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修仙路,修的其实都是自己。”

  如果是以前,她的眼里只有一条笔直的路通向目标,她所要做的便是努力奔跑。

  但是经历过那场“梦”之后,她向死而生,心境已经大不相同。

  现在,除了自己她也看得到别人,除了结果她也会思考原因。她更愿意去观察和包容,更少用自己的标准衡量世事。

  何为修仙,每个人为了自己心里的“修仙”去努力、去成就,千千万万的人便有千千万万的修仙路,最终所谓“修仙”,修的都是自己。

  蔺丹阳认真的打量了陆焉与一眼。

  类似的话,在他年少的时候,也听人说过。那人说,他修的是自己,不是仙,如果修不明白自己,便不愿成仙。

  时隔这么久,竟然又听到这样的话。

  哎……这孩子天资不错,只希望她日后的运气,比那人好些吧。

  刘悦只觉得陆焉与不知所谓拉拉杂杂说了这一篇,冷嘲的嗤笑一声,用她一贯倨傲的语气答道:“修仙,就是要站在‘道’的最高处!”

  蔺丹阳听后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要听他们的答案,并不想评论解答。

  想了片刻,心里有了计较。

  只见他轻轻抬手一挥,七个蜀山令便飘向空中,齐齐发出一瞬微光,然后分别落入各人手中。

  陆焉与拿起令牌细看,背面已经刻了两个字:玉书。

  蔺丹阳留下一句“两日后辰时,在复家门口集合前往蜀山”,便回了屋里。

  蔺千儿急忙过来抢陆焉与的令看,一看竟然是“玉书”二字便“哎呀”一声,深恨自己乌鸦嘴,冲进屋里找爷爷问为什么。

  完颜文昭此时过来询问,他的令牌上是“太武”,看到陆焉与令牌上的“玉书”二字也很替她可惜,可他向来不会说场面话,挠了挠头也只说了句“没事儿哈”就告辞先走了。

  其余柳长安、沈孤风是“太武”,悦、叶芷妍是“青石”,复岸是“凌音”。

  这样一来,天权玉书门只有陆焉与一人。

  若说心里不失望,那是假的。

  陆焉与也很想问问蔺丹阳,为什么不让她学剑?难道是她不够优秀?

  总不会是她太合他心意了,所以要留她在天权玉书门读书吧?

  陆焉与一直等在院子里,待众人走的差不多了,蔺千儿才从屋里出来,向陆焉与招手:“爷爷叫你进来。”

  蔺丹阳手里拿了一卷书,晃着头在读,看陆焉与进来了随手指个座位让她坐下,又看了两眼书似是恋恋不舍。

  “爷爷!”蔺千儿气鼓鼓的像个小青蛙,双手插着腰杵在她爷爷面前。

  蔺丹阳无奈,合上了书坐下和陆焉与说话。

  “我玉书门,收藏蜀山几千年来的典籍,也有这世间林林总总的书籍,若是喜欢读书,可真是洞天福地了。”

  蔺丹阳想必是在人前得摆出个长老的威严样子,所以甚少说话。此刻无人,便随和了很多。

  “你可喜欢读书?”

  陆焉与诚实的答道:“还好。我自小练剑,书也读,但并无特别喜爱。”

  “你剑术不错。传说相里氏的先祖,乃是上古皋陶时的一只凤凰与人间女子所生,所以家族以粉色凤凰为图腾,有一套先祖留下的惊鸿剑气势绝艺。至于陆家,双剑剑法虽然精妙,但是却不擅剑气操控。我问过复雷,你母亲姓相里,你的惊鸿双剑想必是她的心血。”

  “是,晚辈自幼跟从母亲习剑。”

  蔺丹阳和煦的笑笑,指着她手中捏着的蜀山令:“你现在已经是我蜀山的弟子,不该再自称晚辈了。”

  陆焉与见他主动说起,便诚恳相问:“正有疑惑,想请问长老。”

  “你想问我,为何选你来玉书门?刚才我这孙女已经进来缠着我问过了。”蔺丹阳看着蔺千儿,颇为无奈,神色间终是宠溺。

  “自簪花评宴那日我便注意到,你虽然剑气凌厉,但眉眼间时常有愁云笼罩,似乎有解不开的疑惑。便如刚才,其他人不论答的什么,都是笃定的。那刘悦也不过是为了和你相较,一直在看你眼色行事,才没有回答第一题。而你,却是真的在苦恼。”

  “蜀山修仙,一方面要救济人世行侠仗义,这是我们修仙者的本分。另一面是要参悟天道,期望有一日得升仙途。你连为何要去蜀山修仙都想不明白,又如何继续参悟?”

  “如果现在让你去太武门练剑,数载下来当有进境,十数载必有大成。可丫头,那你就只能是个剑客了。”

  蔺丹阳见陆焉与听明白了,便笑着点头。

  “来玉书门和我读读书吧,待你想明白了你的修仙路是什么,我再送你去适合你的地方。”

  陆焉与因为“梦”里的事,本来有些猜疑蔺丹阳,但这几日和蔺千儿往来相熟,心里觉得能教养出这样纯真天然的女孩子,蔺丹阳不像是心机深沉的奸邪之人。兴许惠珏和复辛所为,蔺丹阳并不知情,只是最后被惠珏利用了。

  今日蔺丹阳这一番话,实实在在是个谦和的长者在为晚辈考量,她观察蔺丹阳神色全然不伪。

  “弟子受教,谢长老费心。”

  这一声“弟子”,说明陆焉与心服了蔺丹阳的安排。

  “嗯。你资质不凡,定有机缘。切莫心急。”蔺丹阳说完唤过来蔺千儿,揉了揉她的小圆发髻,“我这小孙女,自幼在蜀山长大,没什么同龄的玩伴。这次来云浮,叨扰你们了。”

  “千儿很好,我和云染都很喜欢她。只当她是小妹妹。”

  “好,”蔺丹阳点头,“你们去吧,我这本书实在是急着看完,有什么话日后有的是机会说,这两日你们在云浮好好玩,两日后便都要收心进山了。”

  陆焉与起身行礼,然后领着蹦蹦跳跳的蔺千儿一起离开。

  “焉与姐姐,我家老头子一向说话云笼雾绕的,你别管他。你来了玉书门也好,我们日日都能作伴了,我带你玩!”蔺千儿是个不知忧愁的性子,转眼便只记得陆焉与来玉书门的好处了。

  “你们新弟子啊,都是要在舞剑坪集训一个月的,然后才会分往各宫门修行。以后每年呢,也有太武门的师兄师姐为晚辈弟子授剑,所以你也不要灰心。只要你练得好,老头子都说了可以分你去别宫,你到时候再去太武门啊!”

  “谢谢千儿为我打算。你爷爷说的对,我心里的确有很多疑惑。如果要解答这些疑惑,遍藏天下典籍的玉书门是最好的地方了。这样说来,我也是得偿所愿。”

  陆焉与心里第一个要解答的疑惑,便是“梦”里那本宝器典籍里面究竟有没有龙云旗的记载!

  如果没有,就可以坐实惠珏陷害她的事实,也可确定蔺丹阳有没有参与此事,至于复辛……

  想到复辛,她便想起傅云染。

  以今日情形看,蔺丹阳并非没有在评宴时看出傅云染的实力,也的确不想收她入蜀山。但格外厚待的评了她探花墨梅,难保不是复雷当时的建议。

  云染啊云染,嫁给他是你的心愿吗?如果他所图是龙云旗,你嫁过去也许是两全的结果……

  这一日陆焉与因为要回家和父母禀告蜀山调令的事,便让蔺千儿去找傅云染,她自己先回了家。

  对于玉书门这个结果,陆家主和陆夫人也是有些失望。

  后来还是陆家主脑子活络,说蜀山七宫又不是进了门就不能换的,只要先进去了,日后和太武门搞好关系,那云将长老再挑你去不就行了?

  陆夫人也只好放下心头的不甘,想着迂回一下未必最终不好。

  然后陆家主又说,千万要记得人情往来灵活些,进山后多和惠珏刘恒等人走动,也不知道那惠珏在太武门混的好不好,这惠珏和蔺丹阳是养父子的关系,你现在进了蔺丹阳门下,多走动总是没错的,不如为父为你多多打点些银钱,蜀山上人多用得到……

  唠唠叨叨的陆焉与眼神都直了,还是陆夫人恼了把茶盏用力拍在桌子上,才打断了陆家主的人际经。

  这一日已过了半日,还有明天一天,后天辰时便要去往蜀山。一旦进了山,无事便不可随意出山走动,兴许几年也回不了家里一次。

  陆夫人还要再为陆焉与准备些东西,也体谅她要和傅云染等人告别,便让她不要理会陆家主的唠叨,自行去吧。

  陆焉与下午去寻了傅云染和蔺千儿。

  傅云染已经从蔺千儿处得知经过,轻言安慰了陆焉与几句,知道她最是有主意的,也就不再多说。

  三个人抓紧这一日半相聚的时间,在云浮各处尽兴游玩——去山麓看了灵蝶,傅云染为她二人在灵蝶中独舞一曲,群蝶环绕翻飞,美不胜收;也去完颜家看了那十丈高的金灿灿的佛像,蔺千儿只拜过三清真人,哪里见过圆脑袋大耳垂的西天如来佛,差点就爬上了佛座动手摸起来,可把完颜文昭吓得不轻;她们还牵了各自的坐骑给蔺千儿骑玩,白翎高大威风,蔺千儿骑着洋洋自得在通货行上往返了好几遍,傅云染的长白麋鹿极擅长山间奔跑跳跃,蔺千儿骑着在山麓撒欢的跑,铃铛一样的笑声响遍了云浮。

  后来,陆焉与回忆起这几日,才明白古人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颓垣”的凄凉。

  簪花评宴后第五日,上午卯时三刻,陆焉与、完颜文昭、沈孤风、柳长安、刘悦、复岸、叶芷妍七人都已到达复家门前。

  复家早安排了家丁小厮,在门前清出场地等候。

  各家相送子弟的家人,与他们道别叮嘱后,便远远站开一些。

  蜀山独有御剑之术,可乘兵器御风而行,历届评宴之后,都是由蜀山长老御剑,携入选弟子去往蜀山。

  辰时整,复家大门打开,复雷复辛陪着蔺丹阳蔺千儿两人,从门内走出。

  各家的人都躬身向蔺丹阳行礼,蔺丹阳颔首回礼,也不多说什么,抬手之间便召出他的佩剑“星云”。

  星云约两尺长,纯白的剑体散发着淡淡的银光,水平悬在离地一掌的高度。

  蔺丹阳捏了个剑诀,星云便倏的变大,足以站立十几人。围观的众人啧啧称奇,入选的子弟们更是难掩兴奋。只要他们能在蜀山煅骨,而后易筋,便也可以有这御剑飞行的本事了!

  就在此时,云浮山麓南边一带的空中,突然爆开了一个橘色的烟花。

  这是示警的讯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