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曲和镇·第一回
珈艺2020-08-16 14:443,561

  云浮居住的各家族,历来以蜀山修仙为目标,子弟们勤于修炼很少下山活动。

  但往往一家一代人里至多一两人入选蜀山,其余家族人等开销不小,所以每家都在俗世有自己的生意买卖。时日久了,他们也会在行商经营时照拂云浮附近的百姓。

  此时人间日久升平,也没什么大灾荒或妖孽横行,不过是些贼寇之流骚扰百姓。

  后来复家便给四周的城镇村落送去了一些烟花,按照事态轻重,分为赤橘青三色,如有需要,可以点燃烟花向云浮示警求助。

  这是造福百姓的义举,蜀山也知道并很赞许。

  此刻橘色烟花升起,多半是有贼寇侵扰,且不是小股人马。

  陆焉与等人这几年也下山帮扶过几次百姓,算得上是有经验的年轻子弟。可他们这一批的好手如今都在这里了,现在随着蔺丹阳去蜀山,剩下的都是略差些的。

  能燃橘色烟花,便说明形式还是有些紧急,那派谁去就不可大意。

  复雷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请示蔺丹阳。

  “蔺长老,这山下情势不明,不知是否可以暂缓七位弟子入山,让他们各自带领家里子弟下山平寇?按以往的情形想,不过两三日间就可了结此事,到时由在下送信到蜀山,您在派人来接他们,可否?”

  这是助人的善事,蔺丹阳自然不会反对,玉书门无甚要紧事,晚个两三日回去也没什么。

  “不用如此麻烦,我在你府上多待三日即可。”蔺丹阳又看向他们七人道,“蜀山向来御剑行侠,我等修仙弟子如果只知修行枉顾世间疾苦,那终究不得大道。你等今日便去吧,谨慎行事,不可枉杀也不可轻纵。”

  陆焉与等人拱手称是。

  蔺丹阳不愿插手云浮之事,便先回复家别院。

  “如此……”复雷待蔺丹阳离开,才将要安排众人,便有一个复家家丁上前承给复雷一张纸条。

  “报告家主!刚收到山下曲和镇飞鸽传书。”

  复雷打开纸条浏览之后,对众人说道:“云浮南侧的曲和镇,遭遇流寇袭击。这些流寇不是普通山贼,是一群逃兵组成,所以他们会阵法、有兵器。曲和镇一日前已经被攻下,甚至来不及示警。今日镇长趁他们不备,偷偷燃放烟花,并送飞鸽传书。各家听令。”

  “陆家和叶家,作为第一队,从云浮山向南,直去曲和镇镇口,正面进攻。不要贪功,引开他们注意即可。”

  “是!”

  “复岸,你带些人和柳家、完颜家为第二队,绕到曲和镇南侧,潜入镇中,找到百姓被囚禁之处救人出镇。救出来之后,放青色烟花为讯。”

  “是!”

  “刘家和沈家为第三队,埋伏在镇口附近,待看到青色烟花,便和第一队一起,全力出击攻下曲和镇。”

  “是!”

  “记得刚才蔺长老所说,不可枉杀也不可轻纵。救人要快,攻镇却不可急躁。将所有贼寇捉拿之后,送交本州官府即可。”

  复雷安排的明白,在场的七家立即开始清点子弟安排出行。

  陆焉与的弟妹们,年纪最大的只有陆非定,也不过才十一岁,所以陆家主便点了她叔婶家里的几个堂兄弟和她一起。

  那边叶家自然是有叶芷妍,另外还有叶宏天等几人。

  待各家都安排好之后,他们两家作为第一队,先行出发。

  曲和镇是云浮南麓山脚下一个中等规模的小镇,因为镇子建在几条蜿蜒曲折的河流交汇处,所以名为曲和。

  不过半日光景,陆焉与等人便到了曲和镇镇口。他们在林中系好各自的坐骑,埋伏下来观察形势。

  曲和镇这样的小镇子,不是什么军事要道,距离最近的州府有四五日的路程,没有什么值得争抢的矿产财宝,来往贸易者也少,实在是再平静祥和不过的一个小镇子。所以镇子没有修城墙,除了村里巡逻的壮丁,也没有常备的军士。

  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这些逃兵盯上,想占地为王。

  陆焉与观察了片刻,觉得有些异样。

  按说贼寇占下了镇子又拘禁了百姓,此刻定当是大肆庆祝,而且也会派人留守镇口才对。

  更何况刚才村长的烟花腾空而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怎么会远远望去空无一人?

  整个曲和镇就像是一做无人的空镇。难道,是引君入瓮的空城计?

  多思无益,还是应当有人靠近试探才能知道实情。

  “陆家姐姐,”想到这层的自然不止陆焉与一人,叶芷妍做出一副天真仰赖的样子先开了口,“这镇子静的很,一个贼寇也看不到。咱们这些人里只有你有剑气可以远程攻击,不如你先去为大家探探路?”

  陆焉与向来不喜欢叶家这几个,叶宏天自不必说,整日一副纨绔形象,手里本事不高脾气却不小,这叶芷妍她没怎么交往过,却从第一面就觉得她眉眼间净是算计,小小年纪心机很重。

  这时叶芷妍摆明了捧她去做出头鸟,她理都懒得理她。

  叶芷妍碰了个软钉子,恨恨的哼了一声给叶宏天使眼色。

  叶宏天今日倒格外沉稳,没有受到妹妹的撩拨,就事论事的和陆焉与商议起来:“陆姑娘,这情形似乎对方也猜到了有援兵,所以故意埋伏在镇子里只等我们送上门。可是第二队的人还等着我们引走贼寇才能救人,即便有危险,我们也得冒险一试了。”

  陆焉与点头:“我们的目的是引开贼寇,不可恋战。”

  “不错,”叶宏天看她也认同,便提议,“不如你我几人在前,先攻,其余众人在后为我们接应。如果对方埋伏众多,立即后撤等待第三队到达。”

  安排妥当,陆焉与、叶芷妍、叶宏天三人在前,率先冲出隐身的树林,疾奔向曲和镇镇口。

  可是直到他们进了镇口,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陆焉与抬手示意后面的诸人在村口外停下,然后开始仔细打量周围。

  四周的街道上没有血迹,屋舍也没有闯入和破坏的迹象,整个村子不像发生过任何事,只是所有人都不见了。

  曲和镇,安静的可怕。

  叶芷妍有点害怕,小声唤了一声:“哥……”

  叶宏天突然抬高音量大喝一声:“怕什么!贼人速速出来,和我等一战!”

  陆焉与来不及惊讶他这突然的举动,就被接下里的事情惊呆了。

  就在叶宏天怒喝声起之时,周围房屋里突然冲出许多村民,张牙舞爪嘶喊着,疯了一样扑向他们。

  陆焉与不敢拔剑,只得跃开几步跑向镇外,叶芷妍却在一个村民抓住她衣袖时,惊叫出声一剑斩了下去。

  那村民的手断了,却没有流出血来,而且像是不觉得疼一样,仍旧往叶芷妍身上扑去,叶芷妍被吓得慌了手脚只知道挥剑乱砍,一会儿就陷入了村民的包围。

  此刻众人都有些惊慌,后面的叶家子弟便想冲上来救援叶芷妍。

  陆焉与看此时已有三四十的村民围住了叶芷妍和叶宏天,远处还不断有人跑来,深知逗留下去只会更糟。

  “撤!”陆焉与当机立断,大喝一声让诸人先走,然后自己几个跃步踏着外围村民的后背头颈,跃入圈中和叶芷妍叶宏天三人背靠着背一起击退围上来的这些疯子。

  有了陆焉与的剑气相助,很快他们就将村民控制在了身周两丈之外,而这两丈之内的地上已经有数个断手,一滴血也没有。

  陆焉与边以剑气攻击,边细看这些发狂的村民,越看越觉得,他们不像活人——他们的眼睛都没有了黑瞳,白色的眼球还泛着一层诡异的灰色。这么久了也没有一个人说出过任何一句话,似乎只会嘶喊。

  陆焉与心知这里必然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何,但绝不是贼寇入侵这样简单。

  镇外的诸人已经退到了他们刚才藏身的树林边缘,急切的看着镇口。

  他们三人经过这一番战斗,已经和村民形成了对峙局面。

  如果是陆焉与一人,她轻身腾挪的功夫绝佳,跃出包围圈逃跑不是难事。可是带上叶芷妍和叶宏天二人,便有些为难。更何况就算他们跑出去,如果这些诡异的村名追着他们袭向林边诸人,也是麻烦。

  一时之间,镇口成了僵局。

  镇子里其他房屋还陆续有发狂的村民跑出,都涌向他们三人的方向。

  陆焉与看着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多,深知拖下去更麻烦,心一横决定冒险一试。

  “我会用‘翩若惊鸿’杀出一条路来,你们二人跟在我身后冲出去,千万不要迟疑。”

  翩若惊鸿一招,是在快速旋转中不停出剑,只要转速够快,将以剑气结合剑势形成气旋一样的攻势,绞杀身周所有东西。

  但是陆焉与这一招火候不足,未经煅骨对灵气的吸纳控制之术也不足,所以剑气不能长久支撑,否则评宴时又何必只出两剑对阵完颜文昭。

  可现在情势所迫,陆焉与只得拼力一搏。

  见叶芷妍和叶宏天点头表示明白,陆焉与便向前跃出一丈,握紧双剑右足向后半步,足尖用力撑地开始急速的旋转。惊鸿剑气随着她旋转时不断出剑而射向四面八方,一下子便在村民的围堵中豁开了一个口子。

  叶家兄妹见势赶紧跟上,同时断后击退从后面围上来的那些。

  陆焉与心里默数已经转到了第十三圈,她只觉得气力将近,喉口有一股腥膻味道,全身的筋肉酸痛乏力再也无法支撑。

  好在眼前已经没有几人,马上就要冲出包围圈。

  “啊——”

  突然身后叶宏天一声惨叫,陆焉与挥剑砍开面前的最后两个村民,立即回头,只见叶宏天被后面追上来的一个村民拖倒在地,将要拽进人堆里。

  “哥哥!”叶芷妍大惊之下就要回身相救。

  好不容易逃出来,她若回去就是送死!

  陆焉与生生咽下喉头的一口血,一把扯住叶芷妍的腰带将她转身甩出去。

  “快跑!”

  然后她一人冲进了人堆,几剑击退了扑在叶宏天身上的村民,又砍断了拖住他脚的那条胳膊,总算将他从人堆里拽出来,但是自己身上也被抓伤了几处。

  而且刚才勉力施展翩若惊鸿,现在胸口像是堵着一块石头,气力枯竭,一时无法转圜。

  叶宏天腿上受伤,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地上挥剑乱砍,已经毫无章法。

  陆焉与看他那无能的样子,直觉得将要气死过去。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只听一声清喝,两个拳头大的银铛势如破竹砸进了人圈,接着一个小姑娘翻身跃入,正是蔺千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