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评宴·第三回
珈艺2020-07-25 08:574,310

  傅云染穿了一身晚霞紫的长裙,披着胭脂色的臂帛,端端正正的站在台上,向着主座施了一礼,待复雷颔首之后才开始跳舞。

  她的舞像她的人,柔美温婉,没有太多耀眼的地方,但能让人忍不住喜欢。

  直到她一个抬手,从长袖的袖口翩然飞出了两只紫色灵蝶!

  那灵蝶发出朦胧的蓝色光辉,扑着翅膀没有远离,而是一直环绕着傅云染翻飞,和她配合起舞。

  她舞姿袅娜,灵蝶像是被她吸引来的精灵,上下翻飞。

  接下来她又陆续唤出了四只紫色灵蝶,一共六只,其中五只一直在她身周,另有一只倏而在她指尖,倏而在她鬓间。当她低手凝视指尖这只时,仿佛看着最心爱的恋人,温柔的凝出水来。

  六只灵蝶和她一起完成了这一舞,才慢慢消散。

  此时,因为惊艳而专注看舞的众人回过神来纷纷叫好。

  陆焉与心里大惊,如果刚才蔺千儿的出现是十天来第一个变数,那傅云染唤出灵蝶就是第二个!

  而这第二个变数比第一个更让她心惊:傅云染如果变了,那复辛等人……

  “姐姐,姐姐!我好好的跳完了!”

  傅云染已经回到了几旁,难掩兴奋的抓着陆焉与的手说。

  “云染,”陆焉与凝视她,“你跳的很好,很美。可你什么时候能召唤灵蝶了,我竟都不知道。”

  那紫色的灵蝶,并不是实体,而是云浮山麓一处四季有花的山谷里栖息的一种紫色灵蝶的幻体。小时候她们常结伴去扑蝴蝶。傅云染特别喜欢灵蝶,总是念叨着如果能吸纳了灵蝶的灵气,回去随时唤出幻体就好了。

  “我也是这个月才能召出灵蝶的。”傅云染似乎不好意思说出口,往主座方向看了好几眼,脸越来越红,最后呐吶小声的说,“姐姐,我告诉你,你别和人说。复家上个月让……让复公子来我家了……”

  陆焉与心内震颤,面上不露声色,听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后来,爹爹说,这次评宴不求我多出彩,但也不要丢了傅家的颜面。我……我也想……”说着傅云染又看了看主座上的复辛,“我也想让复公子喜欢我。所以,我便求了爹爹,帮我提升了纳灵的能力,又陪我去山谷里,用了十数天,才吸纳了六只灵蝶的灵气,能够唤出幻体,维持半刻钟的时间。结果倒把爹爹累病了,今日也不能来。”

  “我不是故意瞒你的。”似是怕陆焉与生气,傅云染连忙解释,“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你,复家也没有正式提亲,我怕……我怕这都是我的单相思……而且今天刘悦一开场水袖便舞的那样好,我便紧张了,生怕跳不好。”

  陆焉与心想,这变数若说是为什么而变,也只能是因为傅云染动心比“梦”里更深。

  “你跳的很好,比刘悦还要好。”陆焉与真心夸赞她,“刘悦的水袖惊人,在于她掌风精纯。但只要下苦工,总能把掌风练好。可你傅家家传的灵气吸纳之能,非你不能为。云浮的人几乎都没有煅骨,更未曾见过这样的灵妙景象。不信你看周围,所有人都被你的灵蝶惊艳了。”

  陆焉与说的是事实,此刻满场的人都在看着傅云染议论。如果说以前傅云染在世家女子中只是有个温柔随和的好名声,今日一舞,必将令她得到更多关注。

  “我其实……只想让他看到。”傅云染两颊绯红,瞥向主座方向。

  刚好主座之上,复辛正俯首和父亲说着什么,也都看向傅云染方向。见傅云染看过来,复辛站直身子对她颔首温柔一笑。

  陆焉与也看到了这一幕。

  “梦”里那一世,她看过无数次这样的笑容。

  复辛就是有这种能力,在他对你笑起来的时候,似乎满心满眼都是你,让你错觉你点亮了他整个世界。

  “梦”里陆焉与沉醉在他的目光里无法自拔,现在的傅云染也是一样。

  台上又有他人在对战切磋,可陆焉与和傅云染都没有心思观看。

  傅云染今日已经是心满意足,根本不在意最后评第几名、簪什么花。陆焉与却是一再镇定,强迫自己不被“梦”里的感情牵扯,这种分裂的心情几度险些让她失去冷静,但都被她理智克制住。

  不管“梦”里复家究竟为何在评宴后改为上陆家提亲,按照复辛的所作所为看,必定是发现了陆焉与的利用价值大于傅云染。现在她还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复辛,但今天傅云染表现超出“梦”境,说不定,复家也会重新考虑提亲的对象。

  如果要避免再次中计被人利用,她最好的选择,就是被选入蜀山离开云浮。那么复家自然会择定傅云染,既然他们想要龙云旗,那得偿所愿之后也会对傅云染好的。

  心念已定,陆焉与开始仔细回忆“梦”境,思考找谁比试。

  这期间评宴已经过去大半,还剩下五人未曾登台:复家庶子复岸,习家传八卦掌,资质中上,评第七簪玉珠兰,选入蜀山瑶光凌音门;惠家嫡女惠曦曦,和她胞兄惠珏一样习剑,并未入选;还有另外两个其他家的子弟,都很一般;以及,第二名榜眼,簪金丝皇菊的,完颜文昭。

  要想出众,哪有比赢了榜眼更好的机会!

  于是当看到完颜文昭拖着暗黑色铁桦木的长棍登台时,陆焉与毫不迟疑的站起身。

  “完颜兄,可愿一战?”

  完颜家在云浮可谓异类,因为他们祖上本是出家的和尚,后来不知为何弃佛修道,选进了蜀山。更奇特的是,他家先祖又说,既然出身佛门,子弟们便不可忘本,在云浮只许学佛家棍法不得习剑。

  因而这云浮山上,习剑的有、练掌法的有、像傅家这样有些灵异本事的也有,但学佛家武艺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为了学佛家棍法,就得学佛经义理,不然只得其表不得其里,难有进益。

  上一届簪花评宴,也是他家的完颜惊涛得了榜眼,可没想到天枢太武门的云将长老选他入蜀山时,他竟然拒绝了!他说他来参选是为了家族的期许,但他这些年已经深信佛理,要下山出家礼佛去。

  这牛不喝水不能强按头,云将长老万万没想到在蜀山根底下还有要去礼佛的弟子,憋了半天只得说,“那祝你,早得大乘,早往西天……”

  完颜家家主险些被自家儿子气死,痛定自省,回去狠狠整顿了一番家风,树立了这届参评必登蜀山,不然大棍子伺候的决心。于是这三年里完颜家的儿子们把棍子舞的是虎虎生风,生怕再惹了老爹上家法。

  完颜文昭就是这个被推选出来参与这次评宴的倒霉蛋。

  他特意等到评宴进行的差不多了,看过了众人的水平,心里踏实了才决定上场。觉得自己这套棍法上去用力这么一舞,就是进不了前三,也总不会落选蜀山。

  于是他拖着棍子笑嘻嘻的登台,没想到脚跟刚落稳,陆焉与就站起来了。

  完颜文昭一看那渡鸿双剑,便有些头大。

  陆家的双剑本来就很精妙,更何况陆焉与的娘亲出自相里氏,那相里氏是上古皋陶时流传下来的大家族,世居西南深山,少与外界来往,独有一套惊鸿剑气是天下皆知的绝艺。这陆夫人带着绝艺嫁到陆家,和陆家双剑一融合,陆焉与又天资高且勤奋用功,自小在云浮比剑,鲜少输人。

  他自然知道陆焉与还没登台,但他以为这丫头还是要上台剑舞的啊,怎么这就要切磋起来了?

  哎,完了完了,老爹这顿棍子,可不容易躲了。

  陆焉与已经走到了台上,双手握剑柄,剑身贴合双臂,剑尖向后,两手抱拳一礼,笑盈盈的看着完颜文昭。

  “完颜兄,几年没比过了,今日试试?小妹这几年也没闲着,就不用棍下留情了。”

  完颜文昭看着陆焉与那笑,怎么就觉得她今日有点贼兮兮的不怀好意呢?

  他没看错,陆焉与此时心里欢欣着呢。

  要说平日里,完颜家和陆家相熟,他们从小也没少切磋,输赢难定。今日陆焉与如果舞剑,凭着她两丈剑气,自然可以赢完颜文昭没有“棍气”的棍法展示,这是个取巧的比法。但如果实打实的比武切磋,她也不敢说一定能赢。

  可是,她不是见过一次舞棍了吗?

  “梦”里完颜文昭的棍法,她刚才在台下已经回忆了一番,也有了些破招的解法。就算完颜文昭一会儿与“梦”中棍法也有偏差,她总还有八分胜算。

  因而这一战,看着两人胜负难料,其实她已经大大占了便宜。

  完颜文昭一晒,也抱拳回礼:“陆家妹子,请出招吧。”

  这是礼貌的将先手机会让给了陆焉与。

  陆焉与心知他的好意,也不推辞,剑锋一转已是一招惊鸿剑法里的“翩若惊鸿”。

  陆家双剑,剑走灵巧,相里氏的惊鸿剑气则是用气伤敌的远程绝杀之术,两者结合真是如虎添翼。

  陆夫人多年钻研,拿着自己的女儿做了第一位传人,也亏得陆焉与醉心剑术比寻常女子更能吃苦,为了练出轻盈身姿,自小先习舞后练剑,十几年寒暑下来,倒让她练成了这独一无二的惊鸿双剑。

  今日她穿了一身粉裳,长裙裁剪宽松,下身着同样粉色的长裤,抹胸处是一片镂刻金凤的护胸,长发高高挽起同样用金凤冠束起。这“翩若惊鸿”一招,是要快速旋转中急刺出剑,一剑剑气先到,另一剑剑气紧跟着第二圈也到,剑剑紧逼。此刻陆焉与身子翩然,转起来如一片粉云,偏偏剑光清寒,剑气凌厉似有风声夹杂其中。

  完颜文昭自然知道“翩若惊鸿”的厉害,不敢硬接。

  两道剑气一道近似一道,陆焉与出剑极快,想闪避也是来不及的。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有了决断。

  只见完颜文昭在陆焉与两剑之间的空隙,一招“千斤坠”将一根五黑铁桦木棍竖直杵向地面,正正对准陆焉与第二剑剑尖指向。

  铁桦木是世间最硬的木头,硬度甚至超过一般的精钢。而要在瞬息之间判断出陆焉与剑尖所向,则需要极精准的眼力。

  他倒要看看,陆焉与撤不撤剑!

  陆焉与眼见前路不通,竟然撒了手!

  这一松手,剑便没有去势,剑速立即减慢。

  而陆焉与的第一剑此时已调转方向刺向了完颜文昭的脚背,待完颜文昭急忙后退时,她又垂手捞起了下落的那柄剑。

  两人这一招兔起鹘落,场边众人纷纷叫好,蔺丹阳也不禁颔首。

  陆焉与拆招机敏,完颜文昭也不是庸手。后撤一步的同时他已经抬棍扫出,正是佛家棍法里的“秋风落叶”。

  完颜家的棍法刚猛强劲,陆焉与的惊鸿双剑却是飘逸灵巧的路子。

  从力道上讲,完颜文昭完全压制陆焉与。但从灵巧机动上讲,陆焉与却极容易掌握进攻的节奏。

  更有一点,比武之时“一寸短一寸险”,陆焉与的剑气两丈之内可绝杀,就相当于延长了两丈的攻击范围,如果让她离开身周范围,再想打到她,便难了。

  完颜文昭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秋风落叶”横扫陆焉与的下盘,就是要封住她在近身。

  这本来是绝佳的一击,奈何陆焉与早已知道了他如今棍法的招数,所谓料敌于前,占尽了先机。

  众人只见完颜文昭棍子刚扫出去尺许,陆焉与竟已经跃后了一大步,待棍子扫到她之前站的位置时,她已经落地开始后跃第二步了!

  完颜文昭不禁诧异,这陆焉与难道是练了读心术?

  没空细想,他立即收劲将棍子向后抽回,脚下侧移,防着陆焉与第二步落地后剑气再来。

  果然陆焉与也没客气,甫一站定,便是两剑斜挥向前,两道凌厉的剑气并排着袭向完颜文昭,正是惊鸿剑气里的一招“对月成双”。

  这一招的妙处在于,两道剑气间隔不足两尺,即便敌人向一侧躲闪,躲过了第一剑也躲不过第二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