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评宴·第二回
珈艺2020-07-23 17:303,894

  “在下向蔺妹妹讨教。”一个二十许的男子走上台,姿态甚是倜傥。

  蔺千儿闻言皱了皱小巧的眉毛。

  场下傅云染饶是教养好也忍不住轻笑出声:“这叶宏天,也真是……”

  陆焉与也看不大上这行径,你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上台向个十一二的小姑娘讨教?更别说非亲非故的,已经喊上了妹妹。

  “不知道蔺妹妹用的什么兵器?我自幼习剑,至今十七年,擅长偏路抢攻,这三尺青锋甚是锋利,可不要伤着妹妹。”

  叶宏天浑然不觉有何不妥,认认真真的介绍起自己来,貌似是周到,其实满满的炫耀。

  蔺千儿轻哼一声,抬起右手晃了晃手腕。她双手手腕上都戴了一个红绳编的手串,手串上挂着两个银色小铃铛,但奇怪的是她晃起来铃铛却不响。

  “你这人真麻烦,打架还得先说许多废话。”虽不耐烦,但她还是勉力做出一副大人的正经模样,“好教阁下知道,我这对铃铛名叫‘欢喜铛’,是我认主的法器,擅长打用剑的。”

  底下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偏偏蔺千儿说了她喜欢在蜀山打架,这蜀山修剑,她打的自然是用剑的。

  蔺千儿也不管别人笑什么,继续一本正经的说下去:“自然,欢喜铛是有些功法在里头。但是阁下只有一把青锋剑,我也不能欺你弱小,今日便不用法器里的法术了,单凭铃铛和你打一场。以后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总有再见的时候。请吧。”说完了自认为很得体,满意的劲都快溢出来了。

  傅云染以袖遮面笑的不停,陆焉与也笑出声来,这小姑娘真是个妙人,也不知从哪里学来这杂七杂八的路子说话,像是话本子看多了。

  台上叶宏天饶是老脸皮厚,也有些挂不住,冷哼一声,率先出手。

  他一剑平刺斩向蔺千儿中路,蔺千儿见招拆招向后旋身,同时甩出右手腕的欢喜铛。

  只见那欢喜铛在空中,红绳展开变长变粗,一端一个银铛也变的足有拳头大。这手绳转眼间就变得像副流星锤!

  欢喜铛迎面绕上了叶宏天的长剑,一铛在空中转回砸向叶宏天。

  叶宏天不意这小小的手绳有这样神妙,大惊之下身子收势向后急仰才躲开一铛。

  就在他这一躲期间,蔺千儿已经扭身扑上,伸手握住缠在叶宏天剑上的一铛,那红绳像和她心意相通,立即解开长剑被她另一手握住扯回。

  “一招!”蔺千儿脆声喊道。

  叶宏天稳住身形后颇为尴尬,他本想着欺负蔺千儿年小,就算她在蜀山学艺,毕竟年纪小,如果上台潇潇洒洒赢了她,或许能博得蔺丹阳青睐。没想到起手就让这小小的女孩子打了个狼狈。

  恼羞之下叶宏天再不肯大意,向右侧迈一大步同时身子俯低,剑已从蔺千儿的左下斜攻上去,角度可谓刁钻,怪不得他说自己擅长偏路抢攻。

  陆焉与“梦”里并没有这一场比试,此刻看的专心。

  叶家在云浮也有数百年了,但是一直没有出色子弟,这叶宏天之前参加了两次评宴都没能入选蜀山,现在二十余岁第三次来,如果没有大的进境,也是难入选了。

  此刻他收了轻敌的心思,立志要赢蔺千儿,故而剑法毫不留情全力施展。

  蔺千儿在蜀山上约架,师兄师姐们哪里用过这样偏门的剑路?亏她急智,迅速跳开半步。

  可叶宏天后势不堕,剑尖已随着跟上,竟是躲也躲不开。

  既然躲不开,蔺千儿干脆迎上去!

  只见她双手各握住一个欢喜铛,合力砸向青锋剑。

   叶宏天不知道这欢喜铛是什么材质做成,刚才见过它的精妙,哪里敢以剑硬接这一击?他将剑锋一横,自左下向上平挥向蔺千儿。

  如果是同样身高的成年人,叶宏天这一剑会自对方肚脐斜向上划向肩膀,但以蔺千儿的个头,这一剑竟是从她胸口划向脸颊。

  场下不少人惊呼出声,都不忍心这好看的小姑娘破了相。

  蔺千儿本是双臂合力握铛砸向他的剑,身子向前之势已成,无法再退,眼见危险,轻喝一声用力将欢喜铛扔出,正正砸在叶宏天横着的剑锋之上。

  以钝物砸剑锋,若剑利,则物碎。若物坚,便是此刻叶宏天的滋味了。

  一砸正中剑锋,那银铛连个痕迹也未留下,长剑却嗡嗡作响险些震断,叶宏天虎口手腕震的生痛。

  至此两招结束,蔺千儿是洋洋得意,叶宏天却面如土色。

  “第三招!我来了!”

  蔺千儿乘胜追击,右手握住一个欢喜铛的红绳,甩起来旋转成一阵风,形似圆盾,扑向叶宏天的同时,左手甩出另一个欢喜铛,将一铛甩向叶宏天。

  陆焉与不禁赞叹,这一对欢喜铛,共有四个银铛,可防可攻,且红绳灵活各个角度均无破绽,足见蔺丹阳为了这个孙女费了许多心思。

  叶宏天此刻已经后悔了,早知道蔺千儿这欢喜铛如此难缠,他又怎么会跳上台来!可后悔也是晚了,这会儿只能是左支右拙不停的躲闪那四个拳头大的银铛,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三招!”“四招!”“五招!”……“八招了!”

  蔺千儿存了要赢下这一战的决心,见他躲来躲去总打不到他,第九招便急着想取胜。

  此时叶宏天刚躲完她一击,退到距离台边两尺处。

  蔺千儿突然飞身跃起半空将近两丈高,将右手两个银铛狠命砸向叶宏天面门,这若是砸中了,只怕不死也是重伤。

  叶宏天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附身向台子中间疾冲躲避。可就当他庆幸要冲过蔺千儿脚下时,突然迎面来了一铛,又是砸向他面门!

  原来蔺千儿从空中砸下右手的欢喜铛时,已经将左手欢喜铛甩向身后预备着埋伏他向后冲。

  前进就是一铛,后退已无可能,叶宏天硬生生一扭腰向旁边翻身滚去,拼着摔到地上出丑也不想挨这一砸。

  他却不知道,蔺千儿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翻身时,蔺千儿将将落地,趁着他重心未稳无处使力,蔺千儿抬起一脚踹中他腹部,硬生生将他踹飞出去,摔下了台。

  “好!”陆焉与在她跃起半空时就料想到了这一踹,因而第一个叫好。

  叶宏天虽然攻不破欢喜铛的防守,但总这样躲闪招架,蔺千儿也无法取胜。此刻必须得诱使他犯错,才能智取。而蔺千儿交手几招,就看得出算得准叶宏天的思路、身法、速度,真是非常机敏了!

  陆焉与自忖,如果是她在蔺千儿这个年纪,未必有她这样的临阵机变,也不知她在蜀山是打过了多少架。

  场下一片叫好声,蔺千儿收了欢喜铛到手腕,对着场下各方连连拱手,喜不自胜。

  “谢谢各位,有人的捧个人场,人多的多捧几下场,谢谢谢谢!”

  主座上蔺丹阳也很开心,开头两招他也为蔺千儿捏了把汗,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能十招之内赢下一场。

   “爷爷!”蔺千儿兴奋的看向主座,“你看我能簪什么花?是不是能进蜀山了?”

  原来她下场挑战,却真是想参加评宴,为了考进蜀山。

  “你本来就在蜀山,还进什么蜀山?”蔺丹阳不接她的话,打着呵呵继续忽悠,“但你今天乖乖的再不惹事,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告诉掌门,我们小千儿多能干。”

   蔺千儿失望的一跺脚,终究还是乖乖的回到了主座上。这些年她也被爷爷推诿惯了,心想我打赢那么多蜀山的哥哥姐姐,都不让我做正式弟子,今天打赢了云浮的也不让,哼,算了,等我回去自己找掌门爷爷讲理。

  叶宏天早已经灰溜溜的回到了他自己的几位上,叶家家主脸色也不甚好。

  傅云染看此刻场内气氛甚好,主座上复雷复辛也和蔺丹阳说笑夸赞蔺千儿,似是心情不错,便深吸几口气静了静心,站起身来。

  “姐姐,我上去了。”

  傅家迁来云浮近千年了,首任傅家家主的兄长,当年入蜀山修仙,历经煅骨、易筋、洗脉,也有不少的奇缘仙机,曾在渭水河畔得遇一条将要飞升的蛟龙,得到龙息。后来他锻造了法器龙云旗,储存龙息用以辅助自己修炼。谁知失于急切,在结丹时走火入魔,不久便坐化了。这龙云旗便留给了傅家后人,希望后人能再有机缘凭此修仙。

  可惜傅家后来虽然也有几个出众的子弟,却都未能比得上先祖的成绩。到了近一百多年,几代人里竟然没有一人能催动龙云旗,这龙云旗也只好密藏起来。

  上一届簪花评宴,傅家来的是嫡子傅竹痕,也就是傅云染的嫡亲兄长。

  傅竹痕和大多云浮子弟一样,也是修剑,资质算中等,要入选蜀山却有些勉强。傅家家主考虑再三,与其入了蜀山却碌碌一生,不如让他留下,以后还能继承家业。后来傅竹痕便去俗世游历了,这几年都没有回来。

  这次傅云染作为傅家的代表来参选,也是她第一次登台,更有复辛在场,难免格外紧张。

  “去吧。” 陆焉与向来是个爽利的性子,既然想通了不该迁怒傅云染,便不再纠结,此时轻轻握住她的手鼓励她,“别怕,放心的去。”

  有陆焉与在,傅云染总能安心些,笑着点头,理一理衣襟裙摆,走向评宴台。

  云浮的世家,大多有自己修行的法门。

  像陆家,便是擅长双剑,更加上陆焉与的母亲来自世间大族相里氏,成亲后将娘家惊鸿剑的诀窍与陆家双剑结合,于是便有了陆焉与的惊鸿双剑。

  而傅家,擅长的是灵气吸纳之术。

  修士修炼,要经过煅骨易筋洗脉结丹,才称“仙人”。其中,像陆焉与、叶宏天、蔺千儿、刘悦等人,未经煅骨,就不能吸纳天地间的灵气,也无法修行五行法术。可是如果天资上乘,那么在修炼过程中会与灵气有所感应,比如陆焉与的惊鸿剑就可剑气伤敌,比如蔺千儿的欢喜铛这种高级法器也可存续灵气为她所用。

  傅家人,却天生可吸纳灵气。兴许是他们的血脉中有什么特异,从幼儿时起,无需煅骨,他们便可以通过训练感应灵气,资质好的甚至可以吸纳转化,用来修炼。

  像他们家的那位蜀山先祖,就是其中绝佳者。

  傅云染的哥哥傅竹痕,三年前也曾在舞剑时展示了寒冰剑气,那是他去极北的冰川吸纳寒冰之气,转化为自己的剑气。可惜资质不足,转化之力很弱,甚至比不过蜀山入门煅骨的普通弟子。

  傅云染资质还不如她哥哥,一向在修炼上也不怎么用心,大约是无法在武艺中展示什么的。

  “梦”里,傅云染这次评宴,是跳了一支舞,舞姿袅娜,也仅此而已。

  而这次,陆焉与惊讶的看到傅云染在台上抬手唤出了灵蝶幻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色轻染香更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