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陌生的世界
量子生命2020-07-13 18:593,294

  从孔洞里“掉”出来的陆天宇,似乎摔在了冰冷坚硬的路面上,但好在并没有受伤。虽然还没来得及细看周围的环境,但他已经欣喜的感觉到,自己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场所,从憋闷的墓室中出来了。

  可是,随着陆天宇视觉和嗅觉的完全恢复,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恐怖的所在,如同地狱一般,或许陆天宇自己都分不清这里是不是真的地狱。

  原来,陆天宇此刻正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的废墟中央,在广场的周围,除了残破的建筑之外,随处可见的是横七竖八的人类残骸,并伴随着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味……

  陆天宇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与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血腥场景完全不同,真实的感受永远不是影视效果所能表达出来的。眼前的场景和那腥臭无比的血腥气息,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视觉和嗅觉感官极限。尤其是那股仿佛夹杂着有毒气体的腥臭味,直冲陆天宇的脑门而去,几乎是瞬间就让他胸中一阵发闷,紧接着胃里就是一阵翻滚,同时思维也开始变得凌乱起来,只觉的天旋地转、乾坤颠倒。终于,陆天宇一个踉跄栽倒了下去,人事不省。

  有时候人晕过去并不是坏事,相反是对身体、尤其是大脑遭受沉重打击时,产生的一种出于生物本能的保护作用。因为当你接触到一些让大脑负担不了的信息,或受到强烈精神冲击的时候,人就会自动进入休眠状态,以此来保护大脑不受损害。就像电脑一旦超负荷运行或者长时间过热运行,就会启动自我保护程序自动关机的原理是一样的。

  在遭遇一系列挑战世界观的精神冲击之后,陆天宇早已是身心俱疲。此刻,又在没有半点心里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遇到这地狱般恐怖的场景,对于以前几乎从没接触过死人的陆天宇来说,可以说是灾难性的,以至于超出了他的精神负荷上限,晕倒了过去。

  而在倒下的前一刻,陆天宇以为自己又要死了,不过想到就这样死去,或许也是好事。因为,当一个人的信念和世界观都彻底崩塌的时候,就好比是被整个世界所遗弃。而人之所以区别于野兽,就是因为人有信仰、有思想、有期盼、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当这一切都不复存在的时候,人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这就是信念。

  梦,又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棺材、女尸、墓室、广场……仿佛人的思想永远都停不下来,即使是睡着了,思维都在永不停息的运转着。这不禁让人猜测,人在死后会不会也像做梦一样,思想在不停的运转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所谓的死后安息或许真的是一种幸福和奢望吧!

  “好累!”醒过来的陆天宇长出了一口气,顺便整理了一下思绪,然而潮水般的记忆就如同大山一般压了过来,让陆天宇又是一阵的眩晕。片刻后,画面定格在了那尸山血海和残肢断臂上,陆天宇也终于大致整理出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虽然,他很希望从墓室到尸山血海的那些经历都是梦,地球上的一切是现实存在的,自己醒来后看到的仍旧是自己那不足十平米小卧室,甚至是医院病房的天花板他都能接受,但事实却不如人愿。

  就如前面所说的那样,人在做梦的时候可能会分不清什么是现实和梦境,但醒来之后一定可以分的清楚。此刻,陆天宇就十分的确定,所谓的地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只是梦境里虚拟出来的东西。而墓室中的经历虽然荒唐至极,但却是真实存在的,十分清晰。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陆天宇睁开了双眼,他必须要接受现实。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顶淡蓝色的帷帐,很显然,陆天宇并不是躺在尸山血海里,而是安然躺在一张床上。尝试着动了一下身体,陆天宇并没有发现身上有任何不适,于是就坐起身来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这间房子。

  这是一间布置简单,但却显得清新别致、古色古香的房间,房中除了桌椅和自己正躺着的这张床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因此,房间面积虽然不大,却显得很宽敞。

  带着满心的疑问,陆天宇掀开被子,走下床,径直朝着窗户走去。推开小窗的一瞬间,一阵春天早晨所特有的、混合着山间花草树木、还有露水的气息迎面而来,这是久居城市的陆天宇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过的了。

  瞬间,他只觉得全身毛孔张开、舒泰之极,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气,而之前遭遇的种种令人抓狂的经历,仿佛也被这么一股清气一扫而空。

  这一刻,陆天宇仿佛回到了梦中的农村老家,那里有山有水,清晨也是这般的沁人心扉……

  目光缓缓聚焦,陆天宇将视线放在了窗外的景物之上,原来窗户的外面是一个小花园,花园中有一个小花圃和几棵他也叫不上名字的树木,此外还有一张石桌和几张石凳摆在花圃旁边的空地上。

  见此情景,陆天宇似乎想象到了这里的主人在下午时分,坐在花圃旁的石凳上,,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一边品着香茗,一边看书的样子。

  简单的布置,简单的生活,却处处透着宁静淡雅和超凡脱俗的韵味,仿佛只要身在这样的环境里,就能让人忘却世间所有的烦恼和不幸。或许,人生的真谛真的就在于简单二字,但又有几人能够真正放得下呢?

  陆天宇愣愣出神,全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忘记了他原本打算要做的事,就这么什么也不想的感受着这难得的片刻宁静。

  然而,珍贵的东西总是稍纵即逝,陆天宇的宁静只持续了片刻,就被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打断了。随着推门声响起,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男人走了进来,见到站在窗前的陆天宇,先是一愣,随即就微笑着对陆天宇说了句话,不过陆天宇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而陆天宇见到来人也是一愣,除了此人身上穿着的有些复古的服饰以外,还有他的身高,似乎显得略微高大了一些。不过,这些都不是陆天宇要关注的重点,他所关注的是来人刚才说的是什么,似乎不是自己所熟知的语言。

  皱了皱眉,陆天宇还是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对方闻言,再次愣了一下,随即又说了句什么,看样子是在向陆天宇提问,可惜陆天宇仍旧是完全听不懂。看到这里。陆天宇已然明白了对方说的不是汉语,而自己所说的汉语对方也听不懂。

  见陆天宇没有回答,那人又试图和陆天宇交流了一会,结果当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最后,那人也只好叹了口气,在交代了几句陆天宇听不懂的话之后,就无奈的退出了房间。

  见状,陆天宇原本要跟着那人一起出去,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可当他一眼瞥见墙上挂着的镜子时,却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愣在了当场。此刻陆天宇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他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镜子中映射出的自己,久久说不出话来……

  因为,此刻镜子里显现出的是一张极其稚嫩的面容,大概也就十二三岁模样,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这是怎么回事?”惊恐的看着镜子中变成小孩模样的自己,饶是陆天宇已经经历过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但这种几乎是完全否定自我存在的事,还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进来的那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高大了,是因为自己变小了的缘故。只是不知道陆天宇是从棺材中醒来的时候就变小的,还是从古墓中出来之后才变小的。

  “我是谁?难道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觉?不对,应该说是地球上的一切才是一个幻觉、一个梦,地球以及地球上的陆天宇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而现在的自己才是真实的,对!眼前镜子中的小孩才是真实的自己!”陆天宇自以为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并试图以此来说服自己,可是很快就又被新的疑问所淹没。

  “可为什么我没有现实的记忆?”陆天宇明白,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失忆问题,他脑海中的一切都来源于梦中的地球世界,包括人格、记忆、文化、语言以及生活经验等等,说他是一个梦中的虚拟人物,一点也不为过。

  想到这里,陆天宇不禁回想起那个躺在他身边的女尸。毫无疑问,她应该是自己现实记忆的一部分,可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躺在自己身边?和自己是什么关系?躺进棺材之前到底做了什么?……

  陆天宇再次陷入了矛盾循环中,此前在玉棺中没有想明白的问题,此刻也再次扰乱了他的思绪,这种身体与思维、现实与梦境、时间与空间的错位冲突,也让他再次陷入了那种亦真亦假、亦幻亦真的梦幻感觉。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如潮水般朝着陆天宇袭来,将其彻底的淹没。他有种抓狂的感觉,又有种窒息的感觉,只好不断的进行着深呼吸。可无论他如何的挣扎,似乎都挣脱不出这无边无际的洪水,这种感觉比死亡还要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