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命运
量子生命2020-07-13 18:323,169

  就在陆天宇的手即将触碰到面具、甚至已经感受到面具上传来的一丝冰凉的气息时,突然之间一声巨响伴随着轻微的颤动从头顶传了下来,原本就处于心情极度紧张状态的陆天宇,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浑身一哆嗦,闪电般的收回了手,同时心脏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差点没从喉咙里跳出来,整个人也几乎要昏死过去。

  自己吓唬自己往往才是最吓人的,然而,快速反应过来的陆天宇很快就被巨大的喜悦之情所淹没。有声响就意味着外面有人,而且听这声音应该是外面的人推开棺材盖的声音,也就表示陆天宇马上就能重见天日,见到活人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陆天宇的很多疑问马上就能得到解答了呢?

  而这个时候,陆天宇也终于回想起自己恍惚中听到的低语声是怎么回事了,应该就是外面的人搞出的动静。只是让陆天宇有些郁闷的是,一直搞到现在才打开棺材盖,动作也够慢的。

  在陆天宇默默的期待中,棺盖终于在巨大的“轰隆”声中,伴随着头顶射进来的一道强光,缓缓的被推开。可是,当外面强烈的光线射进来后,立刻刺的陆天宇眼泪横流、双眼暴盲,紧接着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这种情况下,陆天宇虽然迫切的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有什么人,但却不得不赶紧用手遮住双眼,否则再这样下去,估计双眼就会暴盲。

  按耐住焦急的心情,陆天宇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他甚至在想像着外面来接他的就是他的父母,如果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一切再回到从前,那就更好了。但是,一切真的还能回到从前吗?……

  随着棺材的盖子被推开,期盼中的声音没有听到,却听到一阵极其刺耳凄厉的声音,犹如夜枭的叫声、又仿佛铁锹拖在沙子上的声音,这声音仿佛要穿透人的耳膜,刺进大脑,直插心头,让人感觉难受到了极点。

  声音有可能是人发出的,但更像是某种特殊频率的超声波信号,其尖锐凄厉程度几乎要超出人类所能听到的声音频率极限。这个声音传到陆天宇的耳朵里,就像是进了一大群虫子一样,而且还是一群通过耳朵钻进大脑的虫子,在啃食他的脑髓,瞬间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同时脑袋也是一阵眩晕,随即大脑就是一片空白。

  在这声音的刺激下,陆天宇也顾不上眼睛了,本能性的把手从眼睛上挪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而,顾此失彼之下,陆天宇发现自己的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

  好在声音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乎是转瞬即逝,但眼睛却仍旧是看不清楚。未知的恐惧才是最恐怖的,但陆天宇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天宇的眼睛终于开始慢慢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眼前的景象也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了起来。但他激动的心情,却在等待的这一会时间里,慢慢沉了下去,因为自从那一声刺耳的厉哮声之后,外面再无动静,这是不正常的。

  当陆天宇看清眼前的一切以后,预料中的人并没有看到,只是透过打开的棺材盖看到头顶上方是黑色的圆形穹顶,穹顶的中间有一个圆形脸盆大小的孔洞,有光线从孔洞的上方投射下来,看样子是连接着外面的世界。不过由于没有高度参照的标准,陆天宇也看不出来这个孔洞的实际面积到底有多大。

  人都是向往光明的,当见到光和新鲜的空气后,陆天宇连想都没想的从棺材盖的缝隙中爬了出来,可是眼前的一切却再次让天宇大失所望。

  这里应该是一个墓室无疑了,因为整个空间除了头顶上的那个孔洞,其他地方完全是密闭的,正常人是不可能把房子建成这个样子的。

  墓室的下半部分呈正方体形状,底边长和高大概都是十米左右,而墓室的上半部分则是半球状的穹顶,穹顶中心就是陆天宇刚刚看到的那个透光的圆形孔洞。墓室的中间放置着陆天宇刚刚躺着的那口巨大的玉棺,整个墓室的布置简洁大气。

  不过对陆天宇来说,这些细节根本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他所关注的当然是刚刚的人去了哪儿。这里是一个绝对封闭的墓室,一眼就能看清整个墓室的全貌,除了他刚刚爬出来的这口棺材以外,半点遮挡都没有。

  “难道是从头顶上的那个小洞跑出去了?那里该不会是盗洞吧?”不过陆天宇也就只是想想罢了。

  不死心的陆天宇爬出棺材绕着墓室走了一圈,在确定确实没有人躲在棺材的后面之后,才无可奈何的向棺材走回去,因为他要把刚才还没有做完的一件事做完,那就是看一看棺材里躺着的女孩到底是谁。

  不过,陆天宇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的人生就因为这偶然一步路的选择,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后他不得不感叹,人生的路就如同蝴蝶效应一般,每一小步的选择都会影响一生的命运走向。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偶然事件,最终组成了必然的人生。

  话说就在陆天宇向着棺材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刚好路过了从头顶的圆形孔洞中照射下来的投影光圈。可是,当他的脚刚踩到光圈的时候,身体却是一个趔趄,看样子竟然是一脚踏了个空,仿佛这个光圈并不是简单的由光线照射出来的光影,而是一个深洞。一脚踏空的陆天宇自然是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紧接着整个人就直接就“掉”了下去。

  然而,诡异的违反物理学常识的情形再次出现了,一番天旋地转之后,原本应该是向下掉的陆天宇,居然不可思议的看到自己大头朝下的向“上”掉去,距离玉棺也越来越远,却离那个头顶上的圆形孔洞越来越近。不过,身体的失重感觉又在提醒着他,自己确实是在向下掉。这种空间的错乱感再次让陆天宇不知所措,几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个过程说来很长,但实际上也就是顷刻之间的事。随着身体的上升,陆天宇忽然瞥见墓室的穹顶上有三个大字被篆刻在那里,十分的清晰。他脑海中迅速反应了一下:看这弯弯曲曲的笔画,他猜测这应该是类似于象形文字的某种文字,以前在电视上见过,可惜他并不认识。然而,最后一个字,陆天宇却能猜出个大概,因为象形文字的特点就是形象生动,看笔画那分明就是一座山的模样。

  “山?是这座山的名字吗?”不过,处于失重状态的陆天宇根本就无暇顾及这些,眼看着自己的身体离墓室穹顶的那个孔洞越来越近,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人有时越是在极度惊慌失措的时候,就越是容易产生一些无厘头的荒唐想法,这或许就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和调节机制。陆天宇此刻就是这样,他突然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通过眼前这个脸盆大小的孔洞,会不会卡在那里出不去也进不来,这番场景一定是非常尴尬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确实是想多了,在下方看只有脸盆大小的孔洞,近距离看要比他想象的大得多,容纳陆天宇的身体是绰绰有余,又或许这原本真的就是一个专门设计给人通过的通道。不同的是,这个通道并不是陆天宇世界观里那种普通的通道罢了。

  毫无悬念,陆天宇的身体在接近孔洞之后,非常顺畅的就掉了进去。过程中虽然不免要与穹顶上冰冷的石壁磕碰一两下,但穹顶圆形光滑的墙面设计,使得陆天宇几乎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像马桶抽水一般,十分顺畅的就滑进了这个空洞。

  说句心里话,陆天宇虽然遗憾方才没有看清女尸的脸,也还没来得及详细探查墓室中的情况,但却并不排斥从这个孔洞里出去,而且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期待,因为他在下面看的清楚,分明有温暖的阳光从这个空洞中透射下来,不难猜测,空洞的外面的世界应该是充满阳光和希望的,自然也就藏着疑问的答案。

  人向往光明和自由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但陆天宇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无意间所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出去之后,再想进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而这里作为他生命的起点,还有太多未知的东西没有弄明白,但事实却是:真相此刻已然与他插肩而过,他已经掉进了命运的深渊里。

  人的生活充满了偶然性,很多人不免会经常感叹:如果当初我怎样怎样做的话,现在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不过,人生本来就是由一个个偶然事件组成的,根本不可能有如果,这就是命运。

  在命运面前,我们看似自由,就好比前方有两条路,你可以完全自由的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但所谓的命运就是:你永远只能选择一条路走下去,而你所选择的那一条,正是命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