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女尸
量子生命2020-07-13 18:323,190

  传说,光明是短暂的,而黑暗才是永恒的!但是世界上的第一缕光明却是诞生于黑暗的最深处!

  在这个没有思维感觉、没有时间空间的世界里,也许只是一刹那,又或许已经过了千万年,直到一丝微小的扰动打破了这一层不变的永恒寂静。

  虚无之中似乎有人在低声细语!声音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但是却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彻底的打破了这个死亡国度的宁静!而陆天宇的思维也终于开始运转了起来,而随着他意识的逐渐恢复,身体的感官也慢慢回来了,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

  “唔!好长一个梦啊!这个梦做的都快累死我了!”还没睁开眼的陆天宇,像平常每次刚睡醒时一样,先梳理一下刚刚做的是什么梦!不过回想起刚刚自己做的梦,感觉真是太荒谬了,自己居然会感染艾滋病毒,而且最终还会选择跳楼自杀,真是够扯淡的!

  可是突然,陆天宇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这不是在做梦……也不对,这确实是在做梦?!”刚刚否定自己结论的陆天宇,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上一个结论。

  毫无疑问,陆天宇此刻的思维是混乱的,原因是随着意识的恢复,他逐渐发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已,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从自己出生到他跳楼自杀为止,居然全部都是在做梦。也就是说,他陆天宇的一生仅仅是一个梦而已……

  “这绝不可能,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不知不觉已睁开眼睛的陆天宇,用他那空洞的眼神茫然的盯着正前方,但他根本无暇顾及眼前所见,因为脑海中错乱的思维,已让他失去了分析眼前场景的能力。

  如果地球上的经历都只是一个梦的话,那么“现实”又是什么呢?自己在现实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做过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而这才是让陆天宇思维混乱的根源所在,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现实”记忆,他所有的经历都来自于那个很长很长的“梦”。

  乍听之下可能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事实上这种现实与梦境的错位,却给了陆天宇一种几乎要崩溃的思维落差,就像是明明看见地面就在脚下,却无论如何也够不着。

  一方面,清醒过来的陆天宇能够清晰的分辨出眼前的一切是现实的,而地球上的所有经历都只是一个梦;另一方面,他又发现自己的现实记忆居然是一片空白,而梦里的经历才是他当下人格、三观、性格以及思维形成的根源!

  这未免有些过于荒唐了,仿佛他陆天宇原本就是一个活在自己梦里的人,只是此刻突然又跳入了一个他一无所知的现实世界,这种意识上的错乱感要比从一个世界掉入另一个世界的时空错乱感还要让人难以接受。而面对这种情况,陆天宇虽极力想要整理出一些思绪,但脑海却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完全是一团乱麻。

  就在这时,陆天宇的耳边再次传来了那种若有若无、似幻似真的低语声,声音不大,但却像是惊雷一样把处于思维混沌状态中的陆天宇拉回了现实。

  “刚刚是谁在说话?对了,这是哪里?光线怎么这么暗啊?”被外界刺激从思维混沌状态拉回来的陆天宇,此刻终于冷静了一点,并且开始把心思放在当下所处的环境上来。

  不过,在扫了一眼之后,陆天宇立刻产生了一种即将要窒息的憋闷感觉,虽然他知道这是心理作用,但却挥之不去。

  原来陆天宇发现自己此刻躺在一个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里,而看这空间的大小尺寸,陆天宇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他不愿意去想,但却控制不住要蹦出来的词汇——棺材,而陆天宇在脑补之后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活埋了。

  这口“棺材”的质材有些奇特,像是蓝色玉石做的,却和夜明珠的特性有些类似,发着柔和的弱光,这才使得陆天宇不至于身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

  然而,问题似乎总是喜欢接踵而至,还没等陆天宇做下一步的动作,又一个异状把他的心神给拉了过去。陆天宇忽然感觉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人,而此刻他的右手正牵着这个人的左手。

  似乎是因为牵的时间太长了,陆天宇几乎都要忽略它的存在了,仿佛原本就是这样的,就像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样,盖得久了就会忘记它的存在。所以当陆天宇的心神转移到右手上的时候,本能性的捏了一下,似乎是要感受一下它的真实性,不过手上传来的触感却让处在这阴森压抑环境中的陆天宇,非常不合时宜的一阵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原因无它,主要是因为手上传来的柔软细滑的感觉让陆天宇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年轻漂亮女孩的形象出来。这其实就是人们平常所说的,一分观察加九分想象的联想本能。陆天宇虽然没有看到,也想象不出女孩的样貌,但却丝毫不妨碍他在脑海中去塑造这样一个完美的形象,毕竟这种事他以前没少干,几乎就成了本能。

  说来话长,实际上念头也就是在陆天宇的脑海中电闪而过。随即,他便很自然的扭过头去,想看一看躺在他旁边的到底是谁。

  扭过头之后,陆天宇所看到的景象既在他的意料之中,也在他的意料之外。躺在他身旁的确实是一个女孩,从窈窕的身姿、以及脖颈上露出的雪白皮肤就可以轻易看出。但遗憾的是,陆天宇却并没能看到她的脸,因为女孩脸上戴着一张奇特的玉质面具,挡住了他的面容。

  看到女孩脸上的面具后,陆天宇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同样也戴着面具,只是因为醒来之后,大脑所接收的信息量太过于庞大的原因,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这些细节。不过仔细想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很多人戴着手表找手表,戴着眼镜找眼镜是同样的道理。

  没时间对这些细节多做计较,此刻陆天宇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眼前的女孩是谁,毕竟能和自己这么近距离躺在一起的,说和他没关系,连陆天宇自己都不信。而如果眼前的女孩能够给他解答的话,或许所有的问题就都会有合理的解释了。

  想到这里,陆天宇有些迫不及待的坐起身来,带动着盖在他们身上的被子也退下一截。瞥了一眼女孩露出的雪白肩部,陆天宇发现她居然没穿衣服,至少上身应该是没穿。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上半身,果然他此刻也是未着寸缕。

  缓了缓心神,陆天宇盯着女孩戴着面具的脸庞试探性的叫了声:“喂!醒醒!”,同时抓着女孩左手的右手,也轻轻摇了摇,试图唤醒沉睡中的女孩。可等了片刻,女孩却无动于衷,仿佛睡得很沉的样子。于是陆天宇再次加大了力气和声音,但结果还是一样。到这里,陆天宇就是再笨也能很快的联想到,眼前的女孩应该不是睡着了,而是……

  看到此种情形,陆天宇的心慢慢的沉了下来,并缓缓地抽出了拉着女孩的右手,同时脑中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渐渐浮了上来……

  “难道说……她是一个死人?! 我为什么会和一个死人躺在一起,难道原本我也死掉了,所以才会和她一起躺在这口棺材里?”陆天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拥有丰富的联想能力,但却是越想越觉得可能。想着想着,一股凉气从心底里涌现,并直冲脑门而去,让天宇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陆天宇是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在他的全部记忆里,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死人和尸体,而在他的观念里,对死人和尸体的恐惧却是从懂事开始就存在的,到现在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尤其是那些民间流传的似是而非的鬼故事,以及老人们口口相传的禁忌,使得陆天宇更是对其讳莫如深,短时间内是绝对不可能改变这种思维的。即使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也不行,不能改变她是一具死尸的事实,自然也就无法改变陆天宇对其害怕的心理。

  目光在女孩的身上停留了良久,陆天宇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片刻之后,他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伸出了右手冲着女孩脸上的面具而去,看样子是准备揭开女孩脸上的面具,看看女孩的面容,是不是在他的记忆中出现过的人。

  随着手越来越接近女孩的面庞,陆天宇的心情也是越来越紧张,一方面他想要知道面具下面的面容能不能让他想起一些什么,另一方面他也在紧张面具下面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容,是一张美丽的面容,还是一张恐怖苍白的死人脸?亦或者是……

  在这看似快速,实则在陆天宇看来缓慢无比的过程中,他的脑海中闪现过种种诡异怪诞的念头和画面。虽然都是他自己吓自己,但毫无疑问,陆天宇确实被自己吓到了,而且是心都要提到嗓子眼的那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