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天菱
量子生命2020-07-13 19:173,218

  这个过程说来话长,但在陆天宇的脑海中也就一闪而过,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附近几乎所有的人都有种错觉,与前一刻相比,这陆天宇似乎有所不同了,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在隐隐在发着光。

  迈开脚步,陆天宇朝着比赛台走了过去,在他前方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赛台围个水泄不通的观赛者,但当他靠近这些观赛者的时候,人群便开始骚动了起来,随后自动分出一条直通赛场的通道出来。陆天宇自然也不迟疑,径直就沿着这条通道走向了赛台。

  这条通道虽然狭窄,而且长度也不是很长,但走在其中的陆天宇心中却是感慨颇多,而这一刻,他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弱者之所以会成为弱者,是因为他们永远学不会用强者的心态去面对别人的成长。强者在面对对手成长的时候,往往会想着如何去提升自己的实力以赶超对手,而弱者却只知道一味的去打压,更有不济者只知道在背地里用嘴上功夫去战斗,这种人注定了永远只能站在一边为别人喝彩,沦为配角。

  比如此刻,陆天宇明白,虽然周围的这么多双眼睛,几乎全部是带着鄙夷和辱骂的情绪,盼着自己落败后跪地求饶,但无法否认,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承认了陆天宇的实力和他的与众不同,再也不可能像以往那样忽略他的存在了,甚至是早已不知不觉的将陆天宇的形象放置在自己之上。

  他们盼望着天菱公主获胜,本身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自信,自认无法击败陆天宇,不甘心这样一个以前眼中的贱民位居自己之上,以期望天菱公主能够如救星一般将陆天宇这个伤害他们自尊的人打落神坛,最好是再狠狠的踩上几脚,让其尊严尽失,方能告慰他们那如玻璃般脆弱的自尊心。

  当然,这些观众是不可能承认自己这种潜意识心态的,但陆天宇知道,那就是事实,至少对于绝大多数碌碌无为的弱者来说,这是无可争议的。

  想到这里,陆天宇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当下洒然一笑,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愤怒而羞愧。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遇到问题的时候,逃避和抱怨从来就不是正确的选择,而只有谋定而后动、并勇往直前才是正途。

  这就是成长的感觉,从他决定跳出来站在众人面前那一刻起,从他离开平静而无为的生活走入到复杂的社会大流之中的那一刻起,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试问哪一个成功的人,没有经历过不为人知的辛酸、白眼、苟且或不公?如此这般便愤怒的失去理智的话,他陆天宇的成就也不过如此了。

  世事无绝对,人的心理成长过程,其实就是不断的说服自己的过程。毫无疑问,此刻的陆天宇成功的说服了自己,用一种超然的心态去面对世事的不公、周围的谩骂、以及这突然起来的“无妄之灾”,这对还没有能力改变这些现实的陆天宇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在众人的“目送”之下,陆天宇走上了比赛台,和以往一样,站定之后他就开始打量自己的对手。

  天菱公主,这个曾经感觉如神话一般的天之骄女,此刻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陆天宇不知是该荣幸好,还是该郁闷好。而方才的心理障碍消除之后,陆天宇倒是能够坦然的面对这个万道学院的“帮凶”,或许其中还有一个所有男人都不愿意承认、但却是事实的原因:那就是长得越漂亮的女孩,就越是容易被人原谅。

  因此,陆天宇站定之后率先打招呼道:“你好,我是陆天宇!”

  然而,让陆天宇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天菱公主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非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把头偏到一边去了,引得下方的观众是一阵的哄笑和嘲讽。

  “我……”陆天宇气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老子还没发火,你个臭丫头居然耍起脾气来了。自己没招她惹她的,只是出于礼貌的打个招呼,居然被她弄得如此下不来台。

  陆天宇心中暗道:臭丫头,长得好看就了不起吗?是公主就了不起吗?是天才就了不起吗?居然敢给老子甩脸子,等一会过招的时候,有你好看的。他心里这么想着,不过是为了图个心里痛快,自我安慰罢了,倒没真的打算把天菱公主怎么样。当然,他也不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开元境大圆满的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这么一来,场面却是变得安静了下来。陆天宇深呼一口气后,也不再试图和天菱公主进行交流,而是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接下来要进行的比赛之上。

  “铛!”的一声,开赛锣声终于响起了,而天菱公主闻声也是瞬间发起了进攻。然而,当看到天菱公主持剑冲向自己的动作时,陆天宇的瞳孔却是一阵的紧缩,因为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已经确认了眼前看似娇弱的女孩,实则是个近战高手,而且受过非常专业的训练,从她可攻可守的持剑动作就可以看得出来,与自己半吊子的自悟训练相比,她的攻击或许还要更加专业有效一些。而这些都还没有考虑她开元境高级修炼者体内充裕的能量,如果二者结合的话,可以想象陆天宇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战斗。

  当天菱公主靠近陆天宇之后,直接就是一剑劈了过来,而见到这凌厉的一剑,陆天宇最顺手的方式自然是持剑格挡,但是他的原则就是战斗中不浪费任何的体力和精力,可以躲闪的,绝不会去做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当下就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然而,当天菱公主的剑刃划过陆天宇的身侧时,陆天宇却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能量扰动,从剑刃上传了出来。紧接着,他就看到天菱公主剑刃延伸的方向上,空气一阵的扭曲。

  剑气?陆天宇心中的震惊无语伦比,他万万没想到天菱公主的剑刃攻击居然可以在空气中延伸出去,这不是剑气还能是什么,只是没想到真的会有剑气这种形态的存在,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稍微感受一下陆天宇就明白了,所谓的剑气应该是从剑刃之上延伸出去的能量,就像此前谢云划出的火刃周围的能量场一样,只不过剑气是实体剑刃划破空气时将能量以动能的形式传递给空气中的微小粒子,使其高速运动所形成的宏观效应。毫无疑问,其杀伤力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把“被剑砍死”类比成“被火烧死”的话,那么“被剑气砍死”就相当于“被火烤死”。

  然而,天菱公主的能量刀刃是从她手中的剑甩出来的,操控起来远远要比谢云的能量刀刃凌厉、自如和危险无数倍,看来她的剑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而是一把极其特殊的能量武器。陆天宇心道:果然不愧是皇族子弟,随便拿出来的东西,自己居然连见都没见过,跟她手中的剑一比,前几场比赛中的那些打火球、甩火刃的所谓能量武器,简直就是弱智玩具。

  陆天宇庆幸自己没有去硬接天菱公主的这一剑,否则即使自己能够架得住她的实体剑刃,也挡不住她剑气的能量攻击,兴许真的是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了,看来真的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权利应对了。

  可即便如此,陆天宇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眼前的小姑娘,因为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发现天菱公主左手中指位置的那枚戒指,简直就如同一把永远也打不完子弹的手枪一般,不断的喷射出一个又一个的火球,让他完全是疲于应付。而陆天宇则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掉的只能是硬碰硬的用手中的剑将其扫灭,而代价就是火球爆炸的反震之力一次又一次的给他的身体以及手中的剑造成伤害。

  如此一来,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远攻还是近战、甚至是打持久战,这天菱公主都是样样精通,可谓是毫无破绽,看来她能以开元境大圆满的境界,站在学院修炼学员的金字塔顶端,不是没有道理的。

  直到这一刻,陆天宇才真正给眼前的女孩下定义: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陆天宇的心底里,对“天才”是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理解的,只有那种既有天赋又肯用功的人,才算得上是天才。而面对这种原本就比你优秀、但却比你还更加努力的人,会让人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挫败感和无力感。

  这天菱公主十二岁就能突破到开元境大圆满,其天赋之强已然不用多说,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近战居然能跟陆天宇这样的“近战变态”相当,只能说明其背后有着不亚于陆天宇、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更加勤奋的训练。

  这一点让陆天宇都不得不真心佩服,换位思考,如果他陆天宇是一个皇子的话,他绝对会选择当一条咸鱼,一条有权有势有钱的咸鱼,无忧无虑的享受人生,它不香吗?

  只能说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什么样的人,每一个人的性格都是经过生活打磨过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