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凌迟
量子生命2020-07-13 19:234,122

  由于陆天宇的动作太快,包括元丰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一时都没搞清楚这黑衣人干了什么,只觉得他动作如行云流水的就那么随手一划弄,元丰的攻击便成了自杀般的行为。

  可是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元丰,看着自己脖子被割破,鲜血外流,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被割喉了,要死了。当下眼神中露出了惊恐到极点的神色,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样子已然是彻底的崩溃了。

  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其中古成见势不妙似乎打算跑出去叫人,但却被陆天宇几乎杀人一般的眼神给硬生生的瞪了回来,看来四少这会确实被吓破了胆。

  不过这也不怪古成胆小,在他看来,这黑衣人坐在那里不动,手腕翻转之间居然就轻松的干掉了开元境大圆满的元丰,这手段至少也是天藏境的修炼者才能拥有的。关键是看其抹元丰脖子的利索模样和流畅手法,分明就是没把自己这四人的命当回事,这个时候自然是谁先动谁先死。

  陆天宇扫视了一眼几人后说道:“你们几个废物,若不是仗着家里的势力,我杀你们就如同屠狗一般。那个谁,别号丧了,我暂时还没打算杀你,刚才一下只是割破了你喉咙的表皮,并没有割破喉管和大动脉,继续哭丧折腾的话,撕裂了大动脉,你就等着看喷泉吧!”陆天宇见元丰几乎是屎尿齐流的瘫软在地上,双手捂着脖子,一副绝望崩溃的表情,忍不住出言讽刺一番,同时也是威慑其他三人,使其不敢轻举妄动。

  这也不能怪这四人太怂,主要是因为这四少从小便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跋扈惯了,加之平日里接触的人几乎都是畏惧、吹捧他们的马屁精,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无法正确的定位自己,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他们转。哪知这次与以往不同,居然真的是“要命”的事情,对于从未考虑过自己生死的人来说,突然要面临死亡,不崩溃才怪。

  “你是来给那个女孩复仇的?你到底想怎样?难道要杀了我们,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句话是木中说的,他应该是此刻四人中最镇定的一个了,问话的同时还不忘威胁陆天宇一番。

  陆天宇故作诧异的说道:“没想到木少居然还有如此定力和头脑,你说的没错,我便是来给那个女孩复仇的,不过,我概念中的复仇和你们所理解的可能不太一样,这一年多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样的复仇才是最适合你们的?起初,我也认为,杀了你们就叫复仇,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随着我对死亡理解的加深,我发现杀人并不是正确的复仇方法,因为人死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不仅是美好快乐的东西消失了,连痛苦和折磨也同样不存在,更是连欠下的债都不用还了,这样的话岂不是太便宜了仇人。所以,我决定让你们活着。”说到这里,陆天宇微笑的扫视着四人,一副悠闲聊天的模样。

  四少通过那漆黑恐怖的恶鬼面具上的双眼,依稀可以判断出此人在笑,但那略带笑意的眼神,却如同两个吞噬一切的黑色无底深渊一般,不断的吞噬着四人的心神。

  “你…你想怎么样?”说话的是古成,他似乎是四人中胆子最小的,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此刻听陆天宇这么说,是真的害怕了,尤其是当他看到陆天宇那如同变态杀人狂一般的“微笑”时,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个问题问的好,不过在回答之前,你们要先把这个吃下去!”陆天宇说着便拿出了四粒黑色的药丸,起身向四人走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恶鬼”朝着自己走来,四人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方才的沉默是为了稳住陆天宇,害怕他突然暴起伤人,能拖延一会算一会。但见陆天宇现在已然要动手了,自然是要奋起反抗的,他们不相信四个人一起动手的话,连传一点动静到外面都做不到。

  不过可惜的是,很多机会都是稍纵即逝的,如果陆天宇在刚进来的时候,四人就全力奋起反抗,还真有可能惊动外面的人,届时陆天宇就只有被动逃跑的份了。可是现在……当四少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浑身瘫软无力了。

  “你刚才做了什么?”天风声音颤抖的问道,他此刻才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以为我这根香是点着好玩的吗?还是说你们天真到了以为我真的是用它来计时的?实话告诉你,它具有麻痹神经的效果,就是天藏镜的修炼者到了这里,也会跟你们同样的下场。顺便说一下,不要试图大喊大叫的找人来帮忙,因为除了会让你们的舌头掉下来以外,没有其他任何的作用。”陆天宇讽刺的再次扫了四人一眼,继续说道:“这还要感谢你们的这个隔音包厢,不愧是贵族享受的东西,质量就是好。”陆天宇的这句话无疑是如同当头棒喝一般,彻底的摧毁了四人的希望。

  确实如陆天宇所言,四人虽震慑于他凌厉的手段,但也不是没有安保措施的,只要能够通知到外面的人,就算陆天宇再怎么厉害,也只有逃命的份,甚至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个大问题。可玉花楼是什么地方?像这种顶级的包房,如果还能让里面的各种奇怪声音传出来的话,那真的可以关门大吉了。

  毫无悬念,四人被陆天宇强迫吞下了药丸,随后陆天宇才解释道:“我有必要给你们解释一下,这药丸并不是什么立刻致命的毒药。”说到这里,陆天宇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四人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后,才继续说道:“这种药丸是我翻阅了无数书籍,又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弄到手的,是从死亡沼泽中的一种蘑菇中提炼出来的“病毒”,据说可以慢慢侵蚀人的感官,直到彻底剥夺人的五感。可能先是视觉、听觉,也可能先是嗅觉、味觉,但最终就是五感全消,期间会持续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顺带一提,可不要小瞧了嗅觉和味觉,没有了它们,你们就再也尝不到人间美味了,不过,我个人认为真正恐怖的还是失去了触觉,给你们留一些想象的空间,自己去想吧!”

  陆天宇似乎是在故意攻击四人的心理防线,见他们已经被吓得面色苍白,陆天宇似乎觉得还不够,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过分担心,因为这东西只是剥夺你们的五感,并不会伤及性命,可能明天你们一觉起来,发现自己除了眼睛瞎了或耳朵聋了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陆天宇残忍的话语中流露出的是轻描淡写和得意洋洋,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心里变态似的。然而,这种变态的、满怀恶意的“安慰”简直就是不断往四人的伤口上撒各种佐料,作为四少之首的天风终于是忍不了了,只见他用毒蛇一样阴冷的眼神看着陆天宇说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们,否则我早晚会揪出你,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侮辱我的智商,这种废话说出来有什么用?如果你真想死的话,为什么不自杀呢?”陆天宇一句话说的天风是哑口无言,只听他接着又说道:“其实你们刚才已经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就是要一直折磨你们,至死方休,而你们阻止我最好办法就是自杀。然而,好死不如赖活着,别看你们平日里不拿别人的命当回事,可是当丢掉的是你们自己的性命时,却是变得比任何人都惜命,不到最后非死不可的关头,你们有谁又舍得扔掉自己的这条烂命呢?”

  说到这里,陆天宇将目光转向天风,淡淡说道:“至于你说的要早晚揪出我,我自然是相信的。不过,就是不知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子,而这一点也算是留给你们的活下去的动力——复仇的希望。好了,这里我就不吓唬你们了,毕竟真把你们吓得自杀了,谁来还债?”

  “哦!忘记说了,半年前我在你们身上下了血噬毒,此前我还以为没有起作用或者药效太缓和,不过现在看到你们身体的状态我就放心了,原来你们几个的身体都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哼!这个时候还在这里玩刺激,还玩的起来吗?真不怕猝死在这里吗?”陆天宇看着全身光溜溜的四人一眼,眼中的不屑已然是再明显不过了。

  说完,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起身朝门外走去,样子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半刻钟后,陆天宇出现在了人潮如流的大街上,此刻他已经摘掉了脸上的恶鬼面具,露出了稍显稚嫩却颇为英俊的面容,又恢复了他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状态。没有了黑衣、鬼面具,更没有了血腥和残忍的笑容,就这么如同一个普通邻家少年一般的在大街上踱着步,仿佛方才那个“恶鬼”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然而,他的内心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无法平静。

  如他所言,不同人对所谓的“复仇”有着不同的定义,有些人以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是复仇,有人认为人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之后就算是复仇。但是,在陆天宇的眼中,叶子是他内心道德和规则大厦的最后一道防线,崩塌之后便再也没有了顾忌,四人的死已经远远扑灭不了他心中的怒火,甚至陆天宇都不允许他们在“无知无畏”的状态下去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而是要让他们在恐惧、挣扎和绝望中一点一点的失去生的希望。用一个简单的词汇来形容就是:凌迟!不是肉体上的凌迟,而是精神上的凌迟!

  变态吗?确实变态,但有哪一份变态不是被社会和人逼出来的?若非是真正被逼入了疯狂绝境,谁又愿意投身于魔鬼的怀抱?若是正义真的可以得到伸张,谁又会去借助那邪恶的力量?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邪恶之事,又何来恶魔之说?没有恶魔,又何来地狱?

  陆天宇早就不再相信什么邪不胜正,更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真的有的话,叶子也不会死的如此凄惨,那四人也不会在做了如此多的恶事之后还能逍遥如此之久。如果没有他堕落的陆天宇,这份罪恶将会永远压在善良之上。以刑止刑,以恶制恶!要惩恶,就要自己先堕落成最恶之人。

  然而,复仇成功的他,此刻却没有太多的喜悦之情,并非是他矫情做作、假仁假义,而是因为此刻他脑海中总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之所以说乱七八糟,主要是因为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刚进四少包厢时,眼中所看到的景象,这个画面不仅在他脑海中如梦魇一般的挥之不去,更是让他不受控制的全身燥热起来,有种压制不住的原始冲动。

  陆天宇知道自己不应该想这些,但人的思维有时候就如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受控制。而欲望更是决堤的洪水,你越是阻挡,它就越是来的汹涌澎湃。

  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走回玉花楼的陆天宇,急速朝着城外后山飞奔而去,被山风一吹之下,陆天宇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事后陆天宇总结,可能是因为压抑太久的原因,毕竟前世今生,他都还没有真正碰过女人,如何能够抵挡如此变态撩人的画面。

  但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画面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在他的内心深处偷偷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而这颗种子居然在不久之后便生根发芽,酿成大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