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玉花楼
量子生命2020-07-13 19:263,369

  夜晚,天道城迎来了一天之中最繁忙的时刻,所谓饱暖思淫欲,在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的时代,这些忙碌了一天的人,时间该如何打发?剩余精力又该如何宣泄?自然是找个地方好好消遣一番,去除身体上的疲惫,获得身心上的放松,如此便衍生出了烟花之地、销金之窟这样的娱乐场所,而玉花楼便是天道城中最大的一处专为贵族阶级服务此类场所。

  在地球上的时候,陆天宇就曾经听说,古代的烟花之地十分的兴盛,而且并非有些人口中那般的全是做那些低俗之事,其中不乏有很多高雅的项目:舞蹈音乐自不必说,琴棋书画也是司空见惯,据说偶尔还会出一些大型的节目汇演,就跟过年时的联欢晚会一般,热闹非凡。

  不过稍微想一想就可以明白,这又是隶属于贵族阶级的娱乐项目,普通人终日为生存和生计而奔波,又有多少人有条件流连在这花钱如流水般的“温柔之乡”“颓废之地”呢?事实上,像陆天宇这种连姓氏都没有的人,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有钱也不行。

  不过他虽没进去过,但却听别人谈论过,毕竟他有着一双可以随时随地偷听别人谈话的耳朵。在那些人的口中,这玉花楼就是人间天堂,里面什么都有,珍馐美味、美女佳人,尤其是在那些底层人的口中,这玉花楼简直就成了他们梦中的理想王国,仿佛只要能够进去享受一天,即使第二天就死,也是值得的。

  听完后,陆天宇不禁嗤之以鼻,不就是个妓院吗?至于传的那么夸张吗?估计都是玉花楼的经营者故意炒作,再加上那些底层社会人对上流社会生活的幻想,以讹传讹便演变成了眼前这种夸张的说法。

  此刻,陆天宇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黑色的恶鬼面具,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静静的潜伏在玉花楼外的一个无人角落里,监听着楼内的动静。这情形虽看起来有些猥琐变态,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他今晚是来复仇的,对象自然是在玉花楼里正逍遥快活的四少。

  然而,听着听着,陆天宇的呼吸却是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原因无它,自然是因为他听到了许多不该听的声音,导致他的心跳有些紊乱。

  扪心自问,陆天宇发现自己真的很难控制某些最原始的欲望,而所谓的控制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逃避和转移视线罢了,并不能抹杀欲望本身的存在,好在他知道今晚要做的事情比赛场上要凶险无数倍,一个不慎可能就会殒命于此,当下只好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去屏蔽无关的声音,搜索他所需要的声音。

  片刻之后,陆天宇似乎真的从无数嘈杂的声音中找到了目标,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随即人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看样子,他是打算利用自己灵活的身法,偷偷潜入到了玉花楼之中。

  陆天宇先是来到玉花楼侧面的一个无人小巷子里,然后顺着玉华楼的外墙便爬了上去。这便是身体素质强悍的最大好处,手指上的握力足够大,便可紧紧的抓住外墙的微小凸起,而臂力足够强,则可以轻松的撑起他的整个身体。如此一来,陆天宇便真的能够如同壁虎一般在垂直的墙壁上徒手攀岩。

  而在攀爬的过程中,陆天宇还非常无厘头的想到一个没有下限的问题:自己何不从事这“梁上君子”的职业呢?自己这“一身本事”如果能用在这方面的话,绝对是无往而不利的,说不定届时也能混个“盗帅”“盗圣”什么的。

  不过陆天宇也就自嘲般的想想而已,并不是他非要守着那些腐朽的观念而不放手,主要是因为他讨厌那些见不得光的职业,即使将来有一天他真的要做恶人,也绝对要光明正大的做,绝不愿活在暗地阴沟里。

  没花多少时间,陆天宇便顺着一个窗户潜进了玉花楼,然后目标明确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而去,而听力超群的他,每次都可以做到在有人靠近他之前,预先躲藏起来,因此陆天宇在玉花楼里可谓是行动自如。

  再次辨认了一下位置之后,陆天宇便来到三楼的一个包厢之外,然而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躲在了屋梁上的巨木后面,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不大一会,两个服务员便抬着一个物件走了过来。还隔着老远,陆天宇就已经发现两人抬着的是一床厚厚的棉被,不过从棉被里不时传出的沉闷呜呜声和挣扎蠕动的情况来看,里面应该是个人无疑了。

  只见两名服务人员抬着棉被径直走到陆天宇前方的那个包厢,敲了敲门后说道:“公子,您的货到了。”

  很快,门便开了,里面便走出了一个全身光溜溜的人,正是白天讽刺过陆天宇的天风,他见服务员抬着的棉被,立刻即双眼放光的问道:“是周老头的小女儿吗?”说罢便迫不及待的就要去翻看棉被里裹着的人。

  房梁上的陆天宇清楚的看到,天风翻开棉被的一角之后,露出的是一个被蒙着眼睛堵着嘴巴不断挣扎的女孩。而看到这一幕后,陆天宇立刻便想到了叶子,心中的仇恨之火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错不错,干得好,一会等着领赏吧!”天风摘掉女孩蒙眼的眼罩,在确认无误后兴奋的对服务员说着,紧接着又催促道:“快点抬进来,赶紧的!”

  就在两个服务员将棉被抬进了包厢之后,陆天宇突然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同时快速的闪身进了包厢。只听得里面传出几声闷响之后,便没有了声音,包厢的门也关了起来。

  进入包厢之后的陆天宇,先是看了一眼被自己打晕的两个服务员,随即才抬头扫视包厢内的场景。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看清包厢里的景象后,陆天宇却是愣了足足有五秒钟的时间,因为眼前的场景是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的,即使在一些特殊的影片中也从没见过,明明是极其不堪入目的场景,但却在陆天宇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此处省略若干可能违规的内容)

  瞬间便将这不堪入目的一幕尽收眼底,自然是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陆天宇有些不知所措,但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仅存的一点点“非礼勿视”的道德枷锁,仍旧是让他本能的想要避开自己的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谁?竟敢不敲门就闯进我们的包厢,还打伤服务员,坏我们兴致,你是找死吗?”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宇瞬间如醍醐灌顶一般,立刻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不仅如此,当陆天宇看到眼前几个女孩的遭遇时,他也再次联想到了叶子。叶子就是被眼前这几个畜生用残忍的手段折磨致死的,而这个想法也瞬间冲走了他此前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由于陆天宇进入房间之前,戴上了一面金属的恶鬼面具,这面具不仅能够遮住脸面,让四人认不出他的脸,更是能够阻挡声音的传播、让声调变得十分沉闷,达到隐藏声音的效果。此刻,陆天宇透过漆黑的面具,用极度森冷的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四个男人,同时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天风、古成、木中、元丰,没想到要凑齐你们四个人居然如此简单,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恶性不改啊!”

  “哼!不管你是谁,趁现在老子还有兴致,没工夫收拾你,乖乖的给我滚出去,否则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说话是四少中的天风,他虽然不是这里修为最高的,但四人似乎隐隐以他为首,这或许与他天心帝国的皇族姓氏有关,毕竟天道城的城主就是他父亲。而他这么说并不是真的因为不想被破坏了兴致,而是隐隐觉得这个戴着恶鬼面具的人似乎不简单,出于生物对危机意识的某种本能第六感隐隐告诉他:此人很危险。

  陆天宇没有说话,而是反常的拿出一根香,慢悠悠的点上之后才说道:“一炷香的时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你真的想死?!”旁边的元丰似乎已经处了在暴怒的边缘,说话的语气无比的低沉,同时也慢慢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显然这是在告诉眼前的黑衣人,这件事已经不可能善了了。

  陆天宇似乎没有意识到元丰即将出手,而是好整以暇的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像讲故事一样的说道:“一年多以前,有四个贵族公子,凌辱了一个普通女孩,并将其虐待致死。说实话,这原本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至少对这四个贵族公子来说是这样,因为这种事他们以前没少干过,凭借自己身后强大的势力支持,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呢?而对于那个孤苦无依的普通女孩来说,死了也就死了,她的生命本就从来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即使有怨恨有不甘,也只能是随着死亡而随风飘散。”

  “你找死!”元丰似乎对陆天宇的挑衅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于是大喝一声操起身边的匕首就冲着陆天宇的脖子而来,显然是打算一刀切断他的大动脉。光从这一点来看,这四少确实没拿人命当回事,一言不合便可杀人。

  可反观陆天宇却仍旧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直到元丰闪电般冲到近前的时候,陆天宇才反手一抓,轻松的就将元丰拿着匕首的手腕控制住,同时反手一个拨弄便在元丰自己的脖子上划出了一个口子,鲜血立时便流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