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复仇
量子生命2020-07-13 19:203,088

  离开比赛场地的陆天宇突然变得有些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路该怎么走,因为他明白,自己进入万道学院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既然万道学院打算阻止他入围,那就绝不会轻易放弃,而且他们有无数种方法可以阻止自己,就算自己再怎么表现优异,也都无济于事。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因为万道学院很快就宣布了一条新规定,那就是非修炼者不能参加天决预选赛,其理由看起来也很充分,即天圣宫选拔的是天赋高的修炼者,而不是善于投机取巧的普通人。只是规定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其针对意味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按理来说,万道学院这么临时变规则,就不怕自己名誉受损吗?

  如果陆天宇用以前在地球时的观念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话,结论确实是这样,可是用当前社会的价值观来衡量的话,万道学院这么做却是理所当然。普通人就该待在普通人应该待的地方,自不量力的跑来参加“天才”选拔赛,那就不仅仅是自不量力那么简单了,而是破坏社会的主流规则,被封杀是很正常的事,这就是做第一只爬出竹篓的螃蟹所面临的必然结果。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陆天宇并没有愤怒,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或许这也正是他已然融入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去的一个标志,即不再可笑的去谈什么“公平不公平”了,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公平,以后也不会存在。

  天决预选赛的赛场上没了陆天宇,仍旧是有序照常的进行着,而赛场上的人也很快就忘记陆天宇这么一号人。

  从训练场出来,陆天宇行走在环境优雅的校园里,随处可见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的学生行走在小路上,他们有的行色匆匆,有的闲庭散步,有的嬉笑打闹,有的安静恬然……纷纷演绎着那个属于自己的精彩故事,其间还有一对对的小情侣,或是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聊天,或是躺在翠绿的草坪上戏耍,或是手牵着手在路边散步,画面是如此的和谐。

  看到这里,陆天宇的耳畔中似乎又传来自己学生时代的男生宿舍里,那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歌声,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闻听老师要点名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教室时的狼狈情景,还有那网吧通宵打游戏的呐喊声与鼠标键盘声……

  然而,对比此刻,陆天宇虽同样身处于校园之中,但却如同局外人一般,静静的看着别人挥洒着青春和激情,自己却成了一个远离喧闹、远离是非的苦行僧,低微而苟且的活着。青春依在,可心已老,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以前那些喜欢的、疯狂追寻的东西,现在也突然变得一文不值了。

  陆天宇明白,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他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安稳日子,而这三年看似安稳、实则苟且的生活,也只是他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罢了,但他不可能欺骗自己一辈子,而当他发现自己再也欺骗不了自己的时候,他将面临新的抉择。

  人的思维和想法,从来都不是瞬间改变的,而是一点一滴累积的结果,这次天决预选赛的尝试,让陆天宇放弃了最后一丝用所谓的“官方正规渠道晋升”的希望,同时也彻底的明白:眼前的世界对于穷人来说,是一个无论你多么努力都看不到希望的世界!如果自己还用地球上的那些道德标准和法律准绳去束缚自己的话,那他不仅永无出头之日,更是早晚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就在陆天宇陷入沉思的当口,耳中却是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不是那个炼体者吗?都已经被禁赛了,怎么还有脸在校园里晃荡,学院也真该管管了,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让他进校园。”

  说话的人似乎离陆天宇还有一段距离,但以陆天宇的听力,却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于是抬起头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一个体态妖娆的女子站在不远处的小路上,对着陆天宇这边指指点点的,脸上时不时的还流露出嘲讽和不屑的神情。

  二人似乎是情侣关系,但更像是依附关系,只见女孩颇有些讨好意味的附和道:“可不是吗?一个非修炼者,练了一些拳脚功夫,打败了几个开元境的修炼者,就真以为自己能和修炼者抗衡了?真是不自量力。”……

  这种冷嘲热讽的话,陆天宇这几天没少听,或是当面嘲笑,或是背后议论。他虽愤怒不已,但也不可能一一回击,更没有那个精力闲心。因此,听得多了也就慢慢可以无视了,想着过段时间人们有新的关注点之后,可能就没有心思再嘲讽他了,更是在心底里告诉自己:被狗咬了,总不能再咬回来吧!

  可这次似乎不太一样,当陆天宇看到眼前嘲讽他的男生面孔的时候,那段被他暂时遗忘在内心深处的刻骨记忆,终于再次被引了出来。因为眼前之人名叫天风,正是当初参与杀害叶子的“风流四少”之一。

  风流四少,分别是天道城城主府的天风,修炼世家古氏家族的古成,巨商木氏家族的木中和元氏家族的元丰。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四大家族中分别是有权的、有钱的、以及修炼世家,彼此相互互补的话,便能彻底的掌握住天道城的命脉。

  穷人相互攻讦,富人抱团取暖,这种看似奇怪实则必然的现象,无论在哪里都是普遍存在的。四大家族的年轻一辈整日混迹在一起为非作歹,长辈们却视而不见,本身就说明了他们是故意想要通过让年轻一辈的人相互接触而增加四大家族之间互动的。

  再说这风流四少,提到这些纨绔,许多人脑海中蹦出的应该就是那些无脑的花花公子,人傻钱多兼脑残。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四人虽恶贯满盈,但却清楚的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什么人需要讨好。遇到实力强横的,他们愿意卑躬屈膝、极尽的放低姿态,而遇到那种没有半点实力以及背景的,却又可以残忍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更为关键的是,这四人在修炼方面不仅很有天赋,而且还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其中天风和古成是开元境中期的修炼者,随时可能突破的开元境高级,而木中和元丰更是已经进阶到开元境高级修炼者的行列。要知道那眼高于顶的红鸾,也不过是开元境高级而已,居然也堪堪只与木中和元丰齐平而已。

  这无疑是给许多年轻人树立了一个“反面”角色的标杆:我嚣张是因为我有嚣张的本钱,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你也可以为所欲为!而更加可怕的现实就是:虽然人人都厌恶纨绔恶少,但在许多年轻人的内心深处,是无比的羡慕这些纨绔恶少的,羡慕他们的家世背景,羡慕他们的肆无忌惮,羡慕他们坐拥财富美女,羡慕他们快意人生,而这才是最残忍的现实。

  闲话不提,陆天宇自从被废掉双手之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调查风流四少的行动,以他耳聪目明的天赋,几乎没花多少工夫就将四人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但碍于自身实力与四大家族的差距实在的太大,只能是选择暗地里动手。

  陆天宇本身是玩药材的,其实早在半年多之前,他就已经悄悄的给四人下了暗毒,而且为了达到慢慢折磨四人的程度,陆天宇选择了一种名叫血噬的慢性毒药,可以慢慢腐蚀人体的器官,直至最后器官衰竭而亡。原本他是打算等到毒性发作的时候,再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只是没想到这天风偏偏是“地狱无门自来投”,居然在这个时候挑衅于他,虽然只是在背后嚼一嚼舌头,但对陆天宇来说无疑就是被点燃了炸药桶的引线。

  正所谓无知而无畏,这四人已身中奇毒却还不自知,仍旧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这无疑是对陆天宇复仇心理的最大限度的挑战。想到这里,陆天宇脑中突然闪过地球的经历,他不可能忘记自己在得知患了艾滋病之后,心理上承受着何等的煎熬和折磨。

  “己所不欲,必施于人”,这正是复仇者最鲜明的心理特征。

  信心来源于实力,陆天宇只是在脑海中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赛场上秒杀开元境中、高级修炼者事的情形,便立刻决定展开自己复仇计划的第二步。

  不得不说,人的选择有时候就像摆弄天平一样,只需要一根稻草的重量,便可以让天平彻底倾斜,促使其下定决心。只是陆天宇自己都没意识到,真正压倒天平的这根稻草并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心中的戾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