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红鸾
量子生命2020-07-13 19:064,209

  见争辩起不到什么作用,陆天宇反而收起了方才的愤怒,在沉默了片刻后,便默默的收起了黑玉蛇胆。

  他与那些一生下来就处在社会最底层、接受过奴化思想的人不同,陆天宇骨子里接受的是平等思想,虽早已被现实击的粉碎,但也不可能立刻就消失彻底的。因此,对于于掌柜这种压榨底层劳动者到这种程度的举动,仍旧是接受不了,即使这种不平等的买卖方式在这个世界已经是既定的规则也不行。

  但另一方面,死里逃生的经历又让他学会了隐忍,不可能再像前世那般的怒骂出口。这才有了他片刻愣神之后,默默收起黑玉蛇胆的举动。

  可是,陆天宇还是没能真正悟透这个社会的规则,那种自以为是的“买卖不成仁义在”的想法仍旧顽固的盘踞在他的脑海中,和平时代的地球观念需要一个长期过程才能去掉,好在现实很快就给他上了一课。

  “你确定要拿回这黑玉蛇胆吗?”一个悦耳的女孩声音很是突兀的传了过来。

  陆天宇循声望去,发现是一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孩,模样漂亮的让陆天宇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但他很快就摒弃了心中的杂念,心想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应该是个修炼者,而且等级应该还不低。

  陆天宇之所以这么判断是有依据的,据他了解,修炼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人的身体不断的进化完善,而且等级越高,这种优越性就越明显,其中不仅包括身体内部的免疫能力、自愈能力、肌肉的韧性、骨骼的强度、视力听力等,还包括外表皮肤变得健康白皙、身材变得匀称等。虽说进化并不能改变人的基因容貌,但正所谓“一白遮百丑”,相关的硬件提升了,即使原始容貌差一些,也不会让人觉得丑。

  而眼前这个女孩不仅先天容貌绝佳,而且因为修炼等级颇高,加之十六七岁本来就是女孩最美的年龄,此刻亭亭玉立的站在哪里,俨然就如画中仙子一般,让陆天宇看的瞬间失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惜的是,陆天宇知道有些东西可以看,但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看的。面对这种一看就知道是贵族修炼者的漂亮女孩,扫一眼也就罢了,如果他敢盯着女孩不放的话,很快就会惹来麻烦,至于这种麻烦是大还是小,自然取决于对方女孩的脾性了。

  用生命验证过社会规则残酷程度的陆天宇,自然不会再在这种小细节上犯错误,这才有了他见到女孩后,一愣之下便移开视线的举动。这个细节说来话长,但实际就是瞬间之事,但却从某些方面反映了陆天宇此时的处事之道:明哲保身,谨小慎微,韬光养晦。

  “红鸾小姐,您怎么来了?这种小事交给我们这些下人处理就行了,何须您亲自出来?”于掌柜一见来人,立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丝毫没有了刚才对待陆天宇那般的冷淡、轻蔑和居高临下的姿态,尽显谄媚之态。

  而这位红鸾小姐闻言看了于掌柜一眼,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向陆天宇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你叫陆天宇是吧?我倒是听说过你,毕竟你也算是我们回天医馆的长期合作对象了,所以,今天我便和你解释一下。首先,以你的身份是不能私自出售和倒卖药材的,除非和我们回天医馆这样的大药铺合作,而一旦与我们回天医馆合作了,便算是半个回天医馆的人,自然也没有其他的药铺敢再与你合作了,否则就是坏了规矩。我们回天医馆虽不是什么大财阀,但连锁店铺也遍布各个国家的超级市镇,想来不是什么谁都愿意轻易开罪我们回天医馆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看着这位红鸾小姐淡定从容的侃侃而谈,陆天宇沉默了。他如何不明白红鸾话里的意思,俨然就是告诉自己,如果今天的交易不成功,便是中断了和回天医馆的合作,届时慑于回天医馆的庞大势力,也没人敢再和自己交易了。而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意思,背后可能还包括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回天医馆会不会因此为难自己还不好说。想到叶子的死因,陆天宇明白这种可能性极大,在回天医馆这样的庞大势力面前,自己可能真的就是一只蚂蚁。只不过上位者就是上位者,说话做事和于掌柜这种跳梁小丑不同,可性质却是一样的,陆天宇还没天真到听不出来红鸾话里威胁的程度。

  只消片刻,陆天宇便在心里想了个通透,于是微笑着抬起头回答道:“红鸾小姐的大名在天道城也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方才红鸾小姐已然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说的透彻,我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况且今日能一睹红袖小姐的绝世容颜,已是荣幸至极,这黑玉蛇胆便赠予小姐又有何不可?”说罢,陆天宇便将手上的瓶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着红鸾小姐微微行了一礼,说道:“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在下便告辞了。”说完便径直离开了回天医馆。

  待陆天宇走出回天医馆之后,于掌柜立刻拍马屁道:“果然还是红鸾小姐厉害,三言两语居然就让这小子心甘情愿的免费交出了黑玉蛇胆。”

  哪知红袖小姐像是根本就没听于掌柜的话一般,而是转身对着后方轻声问道:“阳叔,你怎么看?”

  与此同时,角落也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他看着陆天宇离去的方向,皱着眉头说道:“据我调查的情况来看,这小子的生活非常窘迫,勉强算是能够糊口。这次好不容易弄到黑玉蛇胆这种珍惜的药材,却就这么大方的送了出去,我认为有三种解释。”

  “哦?哪三种?”红袖饶有兴致的看着阳叔问道。

  “第一,这小子见到小姐的绝世容颜后,免不了想要表现一番,送出黑玉蛇胆来讨好小姐;第二,这小子根本就不在乎这区区一个黑玉蛇胆,他手里还有更值钱的东西,只是限于自己的身份而无法出售罢了。第三……”说到这里,阳叔像是犹豫了片刻,见红鸾投来疑惑的目光之后,才继续说道:“第三,这小子内心十分的高傲,认为我们给出价格侮辱了他,但又没有能力反驳我们,因此,宁愿送出去,也不愿向我们妥协。”

  红鸾听到前两条的时候,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但听到第三条之后,忍不住吃惊的问阳叔:“不就是一个小乞丐吗?阳叔为什么会如此高看他?难道你已经调查出什么了?”

  说到这里,红鸾忽然眼神一凝,有些冰冷的继续说道:“难道真如我们之前猜测的那般,他在丛林外围某处发现了一个隐蔽的特殊生态圈?否则,以他普通人的能力,是不可能深入到丛林深处的,更不可能捕捉到黑玉蛇这种珍惜罕见的东西。哼!怪不得他一个小乞丐会表现的如此大方了,说不得我们真要动一动这个小乞丐了。”

  红鸾的“哼”声已经表达出她此刻心中对陆天宇的极度不满,或许在这些贵族的眼里,好东西原本就应该属于他们的,而像陆天宇这样的小乞丐,私自占有不属于他的东西,跟小偷没什么区别,已然是大罪。同时,从她话里的意思也可以判断出来,她是比较倾向于阳叔所说的第二条的。

  阳叔似乎没有反驳红鸾说法的意思,接着她的话头说道:“就我这几天调查的情况来看,这小子虽是非修炼者体质不假,但全身都是古怪,而且似乎拥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我一个天藏境大圆满的修炼者,跟踪他一个普通人本来是轻松至极的事情,但事实却是我每次都跟丢了,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巧合,但次数多了就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所以我虽然不能确认他究竟是怎么获得如此多药材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小子心里绝对有鬼,不然不会这么警觉。”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如果还是跟踪不到那个特殊生态圈的话,那就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

  ……

  二人的聊天还在继续,但他们绝对想不到,已经走出回天医馆的陆天宇,却是将他们的对话全部都听在了耳中,而当红鸾说到要用“特殊手段”的时候,陆天宇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芒,随即冷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陆天宇都走出去几十米远了,却还能听见红鸾和阳叔的对话,以及以及他是怎么得到这些珍惜药材的,却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早在一年前,陆天宇的双手就已经痊愈了,同时它的身体素质更是再次大幅度的提升,尤其是在他有意识的训练之下,更是达到了精准操控自己身体的程度。

  此外他的视力和听力也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他发现自己聚焦目力的情况下,眼睛仿若调焦的望远镜一般,可以看得很远。而用心听的情况下,更是可以听到几百米开外的细小声音。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因为听觉和视觉这东西本身就是有选择性的,只有当你刻意的去看去听的时候,才会有选择性的汲取所需要的信息,而如果不刻意去听的话,那些杂音背景则是刻意自动屏蔽掉,就像收音机的调频一样,频率不对就不会受到任何的信号干扰。光是这一点,就已然让陆天宇立于不败之地了。不得不说,人类的身体构造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般的存在。

  身体上的进步结合后天有意识的训练,使得陆天宇在丛林里爬山上树潜水如履平地来去自如,因此,他总能到达一些常人去不了的地方,包括丛林的深处,由此便能发现一些珍贵的药材和食材,甚至是猎杀一些稀有罕见的动物,而这便成了陆天宇发家致富的一个契机。

  但没想到的是,偏偏在变卖药材这个环节上出了问题,因为如果没有正规渠道的话,没人会收他的药材,而如果他自己私下里联系私人买家的话,便会破坏药材这一行的行规,很快就会有人找他麻烦。

  如此一来,陆天宇便成了回天医馆盘剥的对象。以前,陆天宇变卖的都是一些相对廉价的药材,回天医馆虽然盘剥的厉害,但还瞧不上陆天宇那点钱,至少还能留点给陆天宇,可是这次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十万天币的黑玉蛇胆,他们居然生生压到了两千。

  不过,陆天宇虽然愤怒,却也并非难以接受,因为在他这三年时间里,见过太多颠覆他价值观的事情,像这种不公平的事情,他遇到的太多了,眼前这一件绝不是最后一件。而这个时候的他,也不会再说什么“不公平”这种幼稚的话了,公平这种东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以后也不会存在。而即使勉强算有,那也是建立在力量和实力的基础上。

  而最后他送出黑玉蛇胆,并非是因为一时冲动气愤,而是因为他已然明白这黑玉蛇胆是带不出回天医馆了,与其现在和回天医馆闹翻,还不如送个人情先稳住他们,等待将来有机会,一定要让他们百倍奉还,因为这是回天医馆欠他的。

  不过,这件事倒是给了陆天宇一个启发:一味的墨守成规,只能让自己越来越被动,最终沦为别人盘剥、欺凌和压榨的对象,甚至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眼前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给下等人留翻身的机会,而如果没有身份和地位的话,无论你多么努力,所做的一切都会是徒劳,一个笑话!

  事实再一次的证明,可以对人性报以期望,但绝不要将希望压在人性上。正如前人所言:永远不要试图拷问人性,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而陆天宇也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试图拷问人性。

  所以说,人的变化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长期累积的结果。可能连陆天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生活中像这样的事一件一件的发生着,也一点一点的改变着他的价值观和行事准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