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薛浩
量子生命2020-07-13 19:063,216

  赵阳是如何郁闷的,陆天宇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对他来说,这场比赛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连练手都算不上,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到底能走多远,开元境中级?开元境高级?还是开元境大圆满?

  陆天宇自认拥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对低阶修炼者的战斗模式也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所欠缺的主要是实战。然而,战场上的局势往往是瞬息万变,再加上修炼者的等级、功法、武器、策略、心态以及战斗方式等,都会成为战场上决定胜负的不确定因素,一个不慎,以弱胜强、劣势变优势的情况也是缕缕发生,否则人们也不需要战斗了,直接站在那里,比一比谁的修炼等级高就行了。因此,陆天宇需要不断的观摩学习,因为此时的每一位胜出者,都有可能成为他下一场战斗的对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战斗的本质其实就是破坏二字,要想破坏一件事物往往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物理击打,即依靠身体的坚硬部分、或者是手中武器的动能,在碰撞过程中摧毁比它脆弱的东西,陆天宇这两年来一直训练的就是这种技能。而第二种就是借助自然界的各种破坏性的能量,实施毁灭,比如火烧、电击、冲击波、力场等等。

  修炼者之所以强于普通人,就在于他们二者兼备,不仅拥有强悍的身体素质,可以更大程度的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实施物理破坏,更兼身体内部就储存着大量的能量,可以随心所欲的导出体外,并通过能量武器转化成某种破坏性的能量,防不胜防。

  但修炼者强归强,却也跳不开这两种最基本的“破坏”形式,自然而然的也就衍生出了修炼界的两种战斗模式,勉强算是两个流派:一种是依靠强悍的身体实施物理打击的近战型修炼者,另一种就是依靠能量实施远程打击的远攻型修炼者。修炼者选择不同的战斗方式和流派,自然也就意味着他们平时的修炼重心不同。

  近战修炼者必须要十分注重身体的训练和成长,需要像陆天宇一样,不断的进行训练,达到精准控制自己身体的程度,过程是艰难而痛苦的。最关键的是,身体素质的成长是需要漫长过程的,因此,走这条路线的修炼者往往需要坚持到修炼中后期以后,才能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非大毅力者很难大成。

  对于能量远攻型的修炼者而言,修炼等级的差别是至关重要的,但也需要修炼者自身对体内能量实施精准的控制,这一点可通过勤加练习一些能量控制法门来实现。此外,能量武器的品质高低及能量转换形态,也影响着他们战斗的实力,比如最常见的热能是以超高温实现破坏的,而电能则拥有无孔不入的极速传导及麻痹生物体的作用,冲击波可以借助于空气中的微小粒子的高速运动,击打对手,常见为风刃或热气流,而更为高级的力场甚至可以在肉眼无形无质的状态下实施攻击和防御,近乎是没有破绽的攻击防御手段,但却极其罕见,近乎绝迹。

  这两种战斗方式不能说谁优谁劣,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由于前者表面看起来,付出要远大于回报,而且进展缓慢,如果不能持之以恒的话,很难收到明显的成效,因此,几乎所有的修炼者都偏向于第二种战斗方式,而且由于控制能量是修炼者所独有的,更能体现修炼者尊贵地位和超然身份。

  但陆天宇还是从记载中发现了一个规律:凡是同级别修炼者中最顶尖的存在,基本上都是二者兼修,远可攻近可防,攻守兼备,不同的是,不同修炼者在二者的偏重方面会有所不同,而这才是让陆天宇产生心理压力的真正原因。

  试想一个近战并不弱于他多少的修炼者,再辅以强悍的远程攻击能力,想要打败他真的是简单至极。否则,如果都是像赵阳那种嘴上功夫比手上功夫厉害的修炼者的话,陆天宇绝对有信心让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输掉比赛。但事实究竟如何,只有真正比过才知道,这就是“未知”的力量,既让人害怕,又让人期盼。

  在这种期盼与忐忑并存的心态下,陆天宇度过了十多天时间,而第一轮的比赛也终于结束了,这意味着有一千多人已经被淘汰掉了,陆天宇也顺利晋级第二轮比赛。不过,真正排到自己上场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不知是不是巧合,陆天宇仍旧被安排到了上次的那个比赛台上。

  与上次早早就来到比赛台一样,这次陆天宇仍旧表现出了对比赛的极大重视,提前很久就来到比赛场地。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对手——一个叫薛浩的修炼者学员,居然来的比他还要早。这让陆天宇暗自感叹:看来像赵阳那种轻视对手、不尊重比赛的人终究是少数,眼前的薛浩来的比陆天宇还要早,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陆天宇一边走上比赛台,一边打量着早已站在台上的薛浩。而事实上,陆天宇的精力却是集中在下面讨论薛浩的那些观众身上,因为他们的谈话已经将薛浩上次比赛的情况,透露的七七八八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下面的这些观众简直就是专门来坑薛浩的,因为只有陆天宇的敏锐听力才能听到下面的谈话,而薛浩听到的却是嘈杂的嗡嗡声。

  薛浩是一个和赵阳差不多年龄的少年,虽然外表看起来是其貌不扬,但他那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让他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远远不是赵阳那种表面肤浅、内在更肤浅的人所能比拟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陆天宇最在意的,他所留意的除了薛浩是一个开元境中期的修炼者之外,还有他手中的武器。只见薛浩左手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而右手手上则戴着一只造型古怪的手套。陆天宇在比赛之前就了解过对手薛浩的基本情况,因此知道他这两件武器的用途。

  其中的短棍倒没什么,就是一件普通的质地坚硬的铁棍而已,是他用来近身防御用的。但他那只手套却是一件能量武器,可沟通体内的能量,并将其转化为火球甩出去攻击对手。用陆天宇的眼光来看,这薛浩手上的手套,就好比是一把喷射火球的手枪,虽然没有手枪子弹那么快,但胜在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子弹耗尽的问题。

  就陆天宇所知,能量武器昂贵无比,而好的能量武器更是可遇不可求,这薛浩能有一件已经很不错了,而且由于比赛最多可携带两件武器,因此薛浩搭配一件普通的铁棍作为近战防身武器也无可厚非。如此一来,他就基本做到了远可攻,近可守。

  就在陆天宇边走边盘算薛浩的基本情况时,薛浩也在打量分析着陆天宇。与赵阳截然相反的是,薛浩几乎就是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眼神也是十分的郑重和谨慎,虽夹杂着几分疑惑和好奇,但可以肯定的是,陆天宇并没有从中看到半点轻视的态度,这让他心中不禁好奇:难道这薛浩不知道我是一个非修炼者?对付一个普通人,至于如此紧张吗?又或者是他看过我和赵阳的战斗?知道我坑过赵阳的事,所以对我产生了警惕心理?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薛浩见陆天宇走上台之后,先是善意的一笑,然后打招呼道:“你好,我叫薛浩。你就是陆天宇吧!我听说过你和赵阳的那场战斗,只是很可惜当初没能过来亲眼目睹一下,实在是遗憾。好在今天可以亲身体验一番,只是希望我不会像赵阳那样,当众出丑就行了。”说到最后,薛浩却是微微一笑,表现出了一定的谦和度。

  不得不说,这薛浩的情商远远要比赵阳高出很多,说话恰当得体,既给予了陆天宇充足的面子,表达了善意,又体现出了自身的谦虚和大度,最后的玩笑不仅缓解了尴尬紧张的气氛,更是隐隐展现出了薛浩的那份自信,正所谓有信心才敢开玩笑。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赵阳对陆天宇说话刻薄,陆天宇自然也要还以颜色,给他难堪。而薛浩给予自己尊重,陆天宇自然不会像对待赵阳那样直接无视,当下简单回道:“阁下过谦了!”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言语,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不是陆天宇天性冷漠,实在是因为他不喜欢虚与委蛇的说那些听起来就很假的客套话,所以干脆就不说了,打赢才是最重要的。

  薛浩似乎看出了陆天宇不善言辞,很是识趣的没有继续接话,而是报以微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至此,台上便再次安静下来了,二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静等比赛开始,场面一度显得有些尴尬。

  随着开赛时间的临近,周围观战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或许是因为第二轮的比赛相对第一轮更为激烈一些,因此感兴趣来观战的人也多了起来,亦或许是陆天宇上次莫名其妙打败赵阳的事已经传开,总之陆天宇和薛浩的比赛台周围,观战者明显要比其他几个要多出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