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生存
量子生命2020-07-13 19:033,912

  随着思绪慢慢回到了现实,陆天宇也将空洞的目光从面前巨大的瀑布之上收了回来,并落在了不知何时已经被他从背后抽出来的铁剑之上。

  这是一把标准的八面汉剑,剑刃长77厘米,柄长22厘米,刃宽4厘米,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铁制成。其剑刃分八面研磨,因此硬度和强度要比普通的剑高出很多倍,但同时剑刃的厚度也要比四面或六面研磨的剑要厚出许多,因此重量也大大增加,为此还特意设计出了足有22厘米长的剑柄,可单手握剑,亦可双手握剑,因此被定义为重剑也不为过。

  陆天宇看着这把剑他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八面汉剑,心中五味杂陈。它虽然没有花哨的造型,也没有闪亮的剑刃,但却处处透着一股大气和庄重。因为它承载着那段厚重的历史,传承着那种博大文化,象征的是那个有血有肉有魂的时代。他始终都不愿意相信,这些都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然而,陆天宇探寻未知的路途却不得不因生存和复仇而暂时终止。自从叶子死去、自己断腕之后,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但他没有冲动,用生命换来的教训告诉他,愤怒和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厚积薄发,才能笑到最后,做人生的大赢家。

  只是,最近他开始反思一个问题:人是一种适应能力很强的生物,譬如当他得知叶子被虐杀的时候,心中燃起了何等的滔天怒火,那时的他如果有能力,恨不得立刻提剑杀光仇人。然而,近三年过去了,陆天宇的怒火和恨意虽不减反增,但他发现自己做事变得有些瞻前顾后踌躇不前了,以至于三年时间过去了,他仍旧是蛰伏在这小小的天道城里,甚至仍旧是活的有些窝囊……

  离开瀑布,陆天宇来到不远处的一处僻静的树林里,并停在了一片足有篮球场那么大的草地前,只见在草地的正中央,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土包,土包前还竖着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写着“陆叶之墓”几个大字,而立碑人则是陆天宇。没错,这就是叶子的坟墓。

  叶子一生孤苦伶仃,没有亲戚朋友,而以她的身份,自然也是没有姓氏的,死的时候就如同一片消融的雪花,是那么的无声无息,如果没有遇到陆天宇的话,或许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而对陆天宇来说,叶子可以说是他的启蒙老师,是像亲姐姐一样的存在,因此,陆天宇便以自己的姓氏冠在了叶子的名字前。但陆天宇知道,自己此刻做的再多,也仅仅是自欺欺人安慰一下自己罢了,因为叶子早死去,已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子姐,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天宇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在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情绪。沉默了许久之后,陆天宇才接着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会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但是……”说到这里,陆天宇停顿了片刻,但从他慢慢变得冰冷的眼神却可以判断出,他的内心已然发生着急剧的变化,只听他最后用极其冰寒的语气说道:“在此之前,我绝对会让那些害你的人,付出他们永远都无法想象的代价!”

  看样子他似乎不止一次这样对着叶子的坟墓和叶子“聊天”了,仿佛真的是说给一个活人听的一样。其实这也不能怪陆天宇迷信鬼神,实在是因为他心里积压了太多的负面情绪,如果长时间得不到宣泄的话,他即使不疯掉,也会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找那些人拼命。因此他只能和假想中的叶子说话,算是他排解心中压抑的一种方式。其实,陆天宇自己心里也明白,所谓的复仇对于已经去世的叶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同样不过是活人给予自己的一份慰藉罢了,但他却必须要做!

  再次沉默了片刻,陆天宇激荡的心情似乎稍有缓解,只听他接着又说道:“叶子姐,你知不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要杀掉那几个人渣,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然而我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人死了,就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抛诸脑后,连生前的债都不用还了,而只有活人才能还债,因此我需要他们活着,这样他们才能一点一点的体验痛苦和绝望……”

  陆天宇不知道自己在叶子的坟前站了多久,当他离开时,却是没有携带任何的负面情绪,不知是留在了那片草地上,还是被他埋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陆天宇不急不缓的走着,看不出有任何与别人不同的地方,显然经历三年时间的适应,他已经彻底的融入到了眼前的这个世界,不再呼天抢地,也不再大惊小怪,仿佛一切都回归了正常。

  转过一条街之后,陆天宇便径直走进了一个牌匾上写着“回天医馆”的药铺里,而看他驾轻就熟的样子,似乎平时没少来这里。不过,他来这里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来卖药材的。

  人要想在社会上生存立足,必然要先证明你存在的价值。简单来说就是,只有干活才能生存。经历骤变之后的陆天宇,虽然可以躲在丛林里过着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与野兽为伍的日子,但那毕竟不是属于“人”的生活。因此,伤好之后的陆天宇首先便要寻一门糊口的营生。

  恰巧,在陆天宇身体恢复期间,他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而且由他于在训练的过程中,时常深入到丛林深处,这让他惊喜的发现了一桩不错的营生手段,那就是采药。没错,陆天宇凭借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体素质,可以到达那些常人很难去到的地方,获取一些稀有药材,然后再卖出去,如此才免去了他过原始人生活的尴尬。

  刚开始的时候,陆天宇只限于采摘一些容易获取的草药换取一些小钱,但随着他训练强度的不断加大,他开始慢慢深入到丛林的深处,去寻找一些更加稀有珍贵的药材,有蛇胆、蝎尾、蜂针,也有熊掌、虎皮、犀角等等,俨然不仅仅是局限在药材这一类了。为此,他甚至还专门阅读过大量的药材书籍,以辨别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很显然,这次他来回天医馆,便是来处理药材的。

  “于掌柜,我这次带来了一些稀有的药材,您给估估价,看能卖多少钱?”陆天宇走进医馆后,走到一位约摸五十多岁的佝偻老头面前,面带微笑的问道。

  然而,陆天宇的微笑换来的却并不是于掌柜亲切的接待,只见于掌柜瞥了陆天宇一眼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嗯!知道了,你等一会!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忙,等忙完了再处理你的事情!”

  闻言,陆天宇就是眉头一皱,但现在的陆天宇已然不是以前那个容易冲动的毛头小子了,他虽然很想潇洒的甩袖子就走,但事实却是,如果他离开了这家回天医馆,他就必须要寻找下家。然而就他所知,药材这个行业是有明确的进货渠道的,像他这种私自倒卖药材的行为,如果被那些药材巨商知道了,很有可能会惹上大麻烦,除非是像回天医馆这种药商巨头才能够罩得住陆天宇。也就是说,陆天宇在回天医馆倒卖药材,那些巨商碍于回天医馆的实力,不会贸然去找陆天宇的麻烦,但如果换一家的话,能不能罩住他暂且不说,光是得罪回天医馆这一条,他就承受不起。总之就是,陆天宇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脑中闪过此间诸多念头后,陆天宇只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就走到一旁静静等着,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是小半天的时间,直到药铺快要关门的时候,于掌柜才一脸冷淡的招呼陆天宇过去,问道:“这次又带了什么药材?”

  “黑玉毒蛇的蛇胆!”陆天宇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只有拳头一半大的小瓶子,里面用液体浸泡着一颗拇指大小如绿色玉石般精美的事物,显然这就是陆天宇口中的黑玉蛇胆了。

  “黑玉蛇胆!”于掌柜见状,表情立刻变得不淡定了,显然这黑玉蛇胆属于十分稀有的药材。不过,很快于掌柜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干咳了一声说道:“这黑玉蛇胆确实值不少钱。这样,这次我给你两千天币,你把黑玉蛇胆留下。”

  闻听此言,陆天宇立刻就怒了,这黑玉蛇胆虽然不算是绝世的天财地宝,但绝对算是有价无市的珍惜药材,因为这种黑蛇极其少见,只有在丛林的深处才会出现,不仅剧毒无比,而且极具隐蔽性,加之游走速度极快,很难捕捉到,可以说每一个蛇胆背后都是一场关乎人命的豪赌。但它的蛇胆偏偏又极具药用价值,不仅能解百毒,更是能辅助人排出体内的毒素,甚至可以让人在数年之内不受蚊虫鼠蚁的侵扰,且皮肤上不会长出各种毒疮水泡等皮肤病,用处极大。因此,对于一些有钱的贵族来说,这种东西是愿意大价钱去购买的。

  以陆天宇对行情的了解,这黑玉蛇胆至少可以卖十万天币,而如果拿到拍卖会上去的话,甚至还能翻一倍不止。陆天宇原本也是因为接下来要急着用钱,所以才打算这一次做一笔大一点的生意。但万万没想到,于掌柜开口居然是两千天币,这如何不让陆天宇怒火中烧。

  然而,理智告诉陆天宇现在还不能和回天医馆翻脸,当下只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平静的说道:“于掌柜,这黑玉蛇胆的市场价最低也是十万,而你现在却要用两千将其买下,难道我用生命换来的东西,就只值两千吗?”

  闻言,于掌柜眼中露出一丝轻蔑嘲讽之色,说道:“小伙子,人不能太贪心了,这两千天币可以兑换成二十万地币,足够你好几年的生活无忧了。要知道,你的药材处理方式本来就属于非正规渠道,也就我们回天医馆有这个实力帮你处理,而一旦离开回天医馆,这些药材在你手里,根本就是一堆废物,没人敢买。至于你说的市场价,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于掌柜说话的语气可以说已经不是“不客气”那么简单了,而是赤裸裸的威胁和蔑视,能够用这种让对方下不来台的方式说话的举动背后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于掌柜的眼里,陆天宇根本就是一个来回天医馆讨饭吃的叫花子,一个叫花子会不会生气,谁会在意?而于掌柜口中的兑换地币更是很直白的说明了这一点。

  在天心帝国,钱币的分类和人的分类有些类似,也分为上层人用的天币和底层人用的地币,而一天币足足可以兑换一百地币。可饶是如此,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不愿意将天币兑换成地币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天币的购买权限比地币大,更因为消费天币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很显然,能够消费天币的非富即贵,而消费地币的自然就只有那些只能糊口的底层人了。此刻,于掌柜说这话,自然是将陆天宇定为成了底层的消费人群,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