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男人
量子生命2020-07-14 11:224,194

  三天之后,陆天宇和天菱公主彻底的摆脱了后面的追兵,但也彻底的深入到了丛林的最深处。

  天道城和天幕城的直线距离不远,如果直接穿过丛林的话,大概一个多月就能到达,只不过要在丛林里过着餐风露宿的艰苦生活。这对早已经历过生死锤炼的陆天宇来说,自然是不算什么,但对养尊处优的天菱公主来说,却有些太过于强人所难了。因此,这一路上,陆天宇是竭尽全力的给天菱公主营造一个相对安全和舒适的环境。

  比如他会不遗余力的在巨大的树干中挖出一个舒适的小床出来供天菱公主休息,还会利用各种驱虫药材驱赶夜里的蚊虫毒蛇;又比如在食物方面,陆天宇除了会变着花样去找来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水果,还会打来各种野味,在这物产丰富的原始丛林中,他几乎可以做到食物不重样;还比如无论何时何地,陆天宇总能找来丰富清洁的水源,有时候是小溪,有时候是泉眼,还有的时候是从水瓶树的树干里取水,或者是果实内部取水。

  夜幕降临,在密不透风的原始丛林中行走了一天后,天菱公主这种天藏境大圆满的人都显得有些疲惫不堪了,于是在寻找了一处平坦安静的地方之后,两人便安营扎寨准备度过这漫长的一个夜晚。

  经过几天的相处,天菱公主似乎已经接受了被陆天宇挟持进杳无人烟的大山里的事实,也不再处处赌气捣乱了,尤其是在这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中,离开了陆天宇,没有任何生存经验的她是很难活着走出去,这跟修为没有多大关系,因为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里,你永远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存在。

  夜间,陆天宇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守夜之人,好在他可以做到在半睡半醒间一边休息一边警戒,这让他有时候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向野兽的方向进化,因为他身上具备的很多天赋是人类所不具有、而许多野兽却拥有的能力。

  天菱公主可能是第一次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原始丛林中长时间生活,因此早已是疲惫不堪,略做收拾之后便躺下睡着了。而且让陆天宇有些无语的是,平日里看起来文静乖巧的天菱公主,睡觉的时候却是一点也不老实,动来动去的摆出各种造型不说,居然还像小孩子一样说胡话,搞得陆天宇是一阵的莞尔。

  就这么侧身躺在天菱公主旁边看着她入睡,慢慢的,陆天宇也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可就在后半夜时分,陆天宇突然觉得有东西在往他怀里拱,反应敏捷的他立即就清醒了过来。首先想到的便是有野兽攻击他,说不定是一条巨蟒。

  不得不说陆天宇的思维和行动都敏捷都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就在他即将跳起反击的时候,却是硬生生停了下来,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而这种香味他十分熟悉,正是天菱公主身上的。

  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发现果然是天菱公主,只见她此刻正躺在自己的怀里,再看她紧闭的双眼和微微颤动的睫毛,明显还处在熟睡的状态中。而且,呓语中的她蜷缩着身体还在继续往自己的怀里钻,小脑袋还不断的在自己胸口上磨蹭着。

  这幅场景看的陆天宇是一阵的愕然,饶是他再怎么思维敏捷,脑筋一时也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在感受到天菱公主身上传来的一阵冰凉感觉之后,陆天宇却是突然明白了过来。

  许是因为夜晚的森林太过于寒冷的原因,这个平日里娇生惯养的公主不适应这种野外风餐露宿的生活,更没想到白天还十分闷热的丛林,到了下半夜居然会这么冷。而人在熟睡中的时候,总会产生很多本能性的动作让自己舒适一些,比如翻身寻找最舒适的动作,还有就是在感到寒冷的时候,下意识的寻找并靠近热源。而恰恰陆天宇今晚在挑选位置的时候,选择了一个离得天菱公主较近的位置躺下,这才有了眼下这看似荒唐,实则必然的场景。

  想到这里,陆天宇的心中没由来的就是一软,抬臂揽住了怀里的天菱公主。这一刻,陆天宇突然有种十分充实的感觉,仿佛自己抱住的是全世界。这一刻的他,心里没有龌龊的思想,也没有原始的冲动,有的仅仅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人其实是一种非常害怕孤独的生物,独自一个人的生活,纵然你拥有再多,也永远都是空虚的。三年来的无数个日夜,陆天宇都是一个人在与命运和生活抗争搏斗着,像眼前这种躺在这黑暗、死寂而又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中的场景,他曾经历过无数次,那种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人的孤寂感让他每次都会忍不住想到,如果自己就这么死在这里,那么世界将会瞬间遗忘他。这一点他连叶子都不如,至少还有一个人还时不时的惦记着她,而自己,没人会在意的。

  此刻在两相对比之下,陆天宇才真实的感受到拥抱给予他的温暖和充实,才真正明白拥抱的意义所在。

  他当然知道,这看似和谐美好的画面其实就是一个虚幻的假象,一旦怀中的女孩醒来,一切的美好都将会化为泡影,但人生又何尝不是梦幻泡影呢?纵然再美好,也必然会有醒来的一天。

  当你走上一条路的同时,必然就放弃了另一条路!

  陆天宇既然不顾一切的选择了走上属于自己的那条孤独寂寞的不归路,那么必然就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无法享受到常人所能拥有的那份简单和温暖。

  怀中的女孩似乎睡得特别的沉,精致的脸蛋上似乎也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可能在她的梦中,也是在风刀霜剑中寻觅了很久,才找到着一处温暖的港湾。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重重密林达到众人的面前时,陆天宇怀里的天菱公主终于醒了过来。当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陆天宇怀里,脸上立刻就覆盖上了一层寒霜。可还没等她发飙,却是突然瞥见了昨天做为睡垫的那片大树叶,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她很快就明白过来,并不是陆天宇趁自己夜晚睡着的时候偷摸到自己这里来占便宜的,相反,看样子是自己不知不觉的移到陆天宇睡觉的地方。再回想自己昨晚朦朦胧胧之间所做的“梦”,天菱公主整个脸瞬间变得如同火烧一般,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是投怀送抱来的。

  “怎么办?怎么办?万一被他知道了,一定会被这恶棍嘲笑死!怎么办?”这一刻,天菱公主是彻底的乱了方寸。

  好在扫了一眼沉睡的陆天宇之后,天菱公主瞬间便计上心头,她先是轻轻的把伸进陆天宇衣襟里的左手抽了出来,然后又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陆天宇的右臂轻轻拿到一边,然后蹑手蹑脚的从陆天宇身上移开,最后回到昨天自己所躺的位置,装模作样的躺下闭眼,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再说陆天宇,天菱公主这看似轻手轻脚的动作,对他来说足够醒十个来回了,而他之所以假装熟睡,自然是要给天菱公主一个台阶下,毕竟女孩子脸皮薄,万一恼羞成怒发飙了,又将是一件麻烦事。只是,当他感觉到天菱公主偷偷摸摸的小动作、尤其是最后还回到自己的位置躺下假睡的时候,陆天宇差点没憋住的当场笑出声来。

  一晚的休息祛除了两人身体上的所有疲劳,再次出发之后,陆天宇发现天菱公主的状态比昨天又好了很多,这说明眼前这个女孩拥有极强的适应能力,这或许与她以前的某些经历有关。

  走着走着,陆天宇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而紧接着他就觉得浑身是一阵的燥热,忍不住就朝着身旁的天菱公主看了一眼,而这一看不要紧,方才的那种躁热感瞬间变得更加明显了,同时脑海中还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系列“乱七八糟的”的画面来。

  此时,陆天宇也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了,刚想提醒身边的天菱公主换个方向绕行过去的,却是突然在心底浮现出一个龌龊而邪恶的念头:我为什么要那么傻、那么老实巴交的?人之天性,我为什么要如此压抑?

  这就是人性的本质,在文明社会外衣的掩饰之下,在外界法律规则和道德准绳的束缚之下,尚且可以做到压制自己的欲望,控制自己的行为,然而当这一切都被粉碎的时候,邪念便如洪水一般大行其道,一发而不可收拾。

  就这样,一路上陆天宇若无其事的领着天菱公主行走在虬枝盘扎的密林中,而那阵原本若有若无的花香也变得浓郁了起来。很快,天菱公主也闻到了花香,只听她疑惑的问陆天宇:“你有没有闻到花香?”

  “闻到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陆天宇故作无所谓的说着,其实心里还是或多或少有些做贼心虚的。

  “嗯……怎么说呢?你有没有感觉这花的香味有些奇怪?”天菱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花的香味,突然有些怪怪的说道。

  奇怪就对了!陆天宇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问道:“什么奇怪的感觉?能详细说说吗?”

  详细说?陆天宇这句话实在是坏到了骨子里,他明明知道问题的根源所在,却假装不知道的对人家女孩子刨根问底,不得不说,陆天宇似乎真的是越学越坏,已经没有底线了。

  果然,天菱公主在听到陆天宇“详细说说”的要求之后,脸蛋刷的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自然是不可能说出什么来的,毕竟那种感觉只有体会过的人才知道,而且绝对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岂能详细说明?

  见状,陆天宇觉得还是赶紧绕开话题的好,于是突然装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问道:“你仔细听,前方似乎有流水声,我们可以过去先清洗歇息一下。”

  陆天宇故意这样引导天菱公主的思维走向,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天菱公主果然轻易的“又”上当了,在略微迟疑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跟着他就向河边走了过去。

  天菱公主之所以如此轻易就上当,除了和陆天宇那堪比影帝的演技有脱不开的关系以外,还与女孩爱干净的天性有关,前面有条河,岂有不去清洗一下的道理。不过,最根本的原因是陆天宇有心算无心,天菱公主根本就无从提防。

  两人一前一后的穿过一片密林后,眼前豁然开朗,而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两人都是愣住了。这是一个类似于陨石坑的碗状山谷盆地,半径大概有一公里,一条小溪从盆地的边缘落下形成一个小型瀑布,然后流经整个山谷并将其一分为二。不过,真正让两人愣住的,并不是眼前特殊的地形地貌,而是山谷中那片五颜六色的花海,俨然就如童话世界一般。

  可能是被眼前这惊人的美景所吸引,天菱公主情不自禁的就朝着那片花海走了过去,陆天宇想要上前拦住她,因为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丰富的丛林生活经验告诉他,植物也可以成为掠食者,比食人花、炸弹果等恐怖的植物比比皆是,而且往往越是看起来艳丽妖娆的东西,动起手来就越是恐怖。眼前这片山谷没有一棵杂树,说明这些花朵是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连那遮天蔽日的大树都无法跟它们抢夺资源,可见其强悍的生存能力,贸然进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可是眼前浓郁的花香却是引的他身体一阵的躁动,让他再次硬生生的把手收了回来。

  想到这几年来他在丛林中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什么样的危险没有经历过?不照样都一一化解了吗?

  于是乎,陆天宇在某中激素的强力驱使之下,不仅渐渐失去了平常心,变得有些自信心爆棚,更变得有些疯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