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作死
量子生命2020-07-14 11:095,220

  陆天宇随红鸾来到门外,就在门外的过道里,红鸾回转身率先开口说道:“陆天宇,我也不和你废话了,这次药材的拍卖会,我要七成利润。”

  正常人听到这话,第一反应该是怒骂“你还要不要点脸!”,但陆天宇却一反常态的微笑道:“我就知道红鸾小姐找我准没好事,给我一个理由吧?”

  红鸾意外的看着陆天宇,说道:“你居然没有愤怒,还能保持淡定,看来我之前还真是看走眼了,以为你只是一个无脑的窝囊废呢!”这红鸾不愧是典型的生意人,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对陆天宇这样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人,说话是不留半分的情面,这话表面上是在夸陆天宇,实则是出于内心的鄙视。

  陆天宇闻言,在心底冷笑了一声:愤怒?那是无能者发泄情绪用的。心中想着,表面却是不动声色,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说道:“红鸾小姐还是先说一说理由吧!”

  “哼!”红鸾似乎对陆天宇的这种反应很是不爽,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才说道:“理由很简单,我怀疑给四少下毒的药物,来源于你这里。”

  陆天宇心中一惊,但经过上次天菱公主的事件之后,他变得淡定了许多,脸上并没有表现异样,而是继续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红鸾鄙视的看了陆天宇一眼,随即说道:“刚才还说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还是个傻子,居然找我要证据。”说到这里,红鸾还夸张的摇了摇头,随后才戏谑的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明白,那我就说给你听听。你可能不知道,整个天道城的药材都要直接或间接的经过我回天医馆之手,而像四少所中之毒,明显属于非法来源。在天道城,非法来源的药物渠道,我们回天医馆都有记录,当然也包括你之前所提供的。经过我调查之后发现,你不仅深谙草药学,更是喜好收集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物,自然也包括各种毒物。因此,我在对比之后发现,只有你最有可能获得这种连名字都叫不上来诡异毒药。”

  “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吗?一半是假设,而另一半是建立在假设上的猜测,由此就能随便断定我毒药的供应者,不觉得有些想当然了吗?”陆天宇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句话,却是没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红鸾的性格明显是那种好强不服输的类型,她虽然瞧不起陆天宇,但也不能容忍他如此的反驳自己,于是语气强硬的说道:“谁说我是来给你拿证据的,有些事情仅仅需要猜测就够了,如果我把这些猜测告诉四大家族的人,你认为他们会如何处理?”

  陆天宇沉默了,他明白红鸾的意思,其实并不是陆天宇想不到,主要是因为他潜意识里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无法完全代入其中的用这里的逻辑和价值观去推断所有的事物。可以想象,以四大家族的实力以及霸道的行事作风,尤其是对付自己这样没有任何根基的人来说,绝对是宁可错杀一万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

  “明白了,只要你把这个猜测告诉四大家族的人,我绝对是有死无生。而且进一步推测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四大家族在四少命不久矣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就拿我来顶包殉葬。至于我是不是真的凶手,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只要他们让四少相信我是凶手就行了,这样一来,只要杀了我,就可以让四少死前了却一桩心愿。”陆天宇摸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样,仿佛口中说的不是事关自己生死的大事,而是在将别人的故事一样。

  “呵呵!这会你又变得聪明了起来,倒是让我奇怪,为什么有时候简单的问题你搞不明白,复杂的问题却是一点就通。所以,现在我抽走七层的利润换了你一条命,不亏吧!我看了你的这批药材,绝对能够卖到天价,别看我只给你留了三成,却绝对可以让你一跃成为大富豪。”红鸾仍旧是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得意表情。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红氏家族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为什么偏偏要和我这样一个穷小子过不去,非要抢夺我这么一点血汗钱呢?”这个问题一直是陆天宇心中的一个疑惑,此刻终于是有机会问了出来。

  “哼!这个就不是你该问的了!”可惜,红鸾根本就没有给他解答的意思,显然是认为陆天宇没这个资格。

  见状,陆天宇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结束了,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不久前,也有一个女孩找过我。不过,她的猜测更加的惊人,她认为我就是那个给四少下毒的凶手。当时我送了他一句话,现在同样送给你:人生在世,有些错误可以犯很多次,但有些错误却是一次都不能犯!”

  说完,还不等红鸾彻底回味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便闪电般欺身到了红鸾的近前,右手捏住了红鸾的脖子,然后将一颗药丸强行的塞进了她的嘴巴。这个过程中,红鸾免不了要进行一番激烈的挣扎,又是掰手又是抓挠的。可是人在脖子被掐住的情况下,不仅发不出声音,更是连力气都使不出来。因此,任红鸾如何的手脚并用,却是起不到半点作用,在陆天宇的如铁钳一般的双手面前,她就如同是一只被老鹰钳住的小鸡一般。

  陆天宇对这个红鸾似乎确实是没有半点的好感,从她痛苦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陆天宇的动作是十分粗鲁和暴力的,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待陆天宇松手后,红鸾忍不住捂着脖子就是一阵的干呕,好一会后,红鸾才惊恐的问道:“你……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

  “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怕你接受不了,你只需要知道,现在你的这条命是我的就行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否则我随时可以收走你这条命。”陆天宇对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没什么耐心,根本及懒得解释。

  “陆天宇,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威胁我,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红鸾见陆天宇如此的丧心病狂,立刻便失去了往日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之色,色厉内荏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陆天宇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我们聪慧的红鸾小姐这次是真的方寸大乱了,居然连这种废话都说出了口,亦或者是你们这些整日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无条件服从你们的任何无理要求?”

  听陆天宇这么一说,红鸾居然还真的就冷静了下来,似乎是真的将陆天宇的话听在耳中,又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

  看了红鸾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如当初天菱公主那般的反应激烈,而是陷入了沉思,陆天宇明白这就是二人的区别,眼前这个精明的红鸾与单纯的天菱公主不同,红鸾明显是那种精于人情事故的识时务者,她此刻的沉思,应该是在权衡利弊得失以及脱身办法。当然,这也和陆天宇对她二人的伤害程度不一样有关。

  看透这一切的陆天宇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既然知道你们家是医药世家的情况下,还给你吃下这个药丸,自然是有把握能控制得住你的。我也不阻拦你寻找解药,但你也要明白一点,那就是在找到解药之前,不要随意的挑战我的底线,因为对你这样的人,我向来是没什么耐心的,到时误了自己的性命事小,可能还会付出比死亡更大的代价。”

  “那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红鸾没想到以前那个呆头呆脑的窝囊废,此刻做事做事居然如此的疯狂与决绝,暗恨自己太大意的同时,也开始重新审视陆天宇,并耐心的与其周旋了起来。

  红鸾之所以还能如此淡定,或许是因为她目前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开门声,原来是天菱公主出来了。她先是看了陆天宇一眼,随即又看了看红鸾,似乎发现了她脖子上被陆天宇用力过度而留下的捏痕,再看红鸾丝毫没有了方才颐气指使的神态,仿佛是已经向陆天宇屈服的样子,当下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对陆天宇厉声斥责道:“陆天宇,你…你又用噬心花毒害人了?”

  天菱公主情急之下的一句话,却是让旁边的红鸾如坠深渊,小脸瞬间变得煞白,问道:“公主,你说什么?噬心花毒?!”随即,她又把目光转向陆天宇,眼神急切的问道:“陆天宇,你给我吃的真的是噬心花毒?”

  陆天宇看的明白,此刻的红鸾眼中并没有太多愤怒的神色,反而是带着几分的祈求和希翼,她应该是希望陆天宇说:那并不是噬心花毒。因为红鸾作为天天与药材打交道的人,深知这禁忌毒药噬心花毒到底有多么恐怖,除非是大成境的修炼者,否则中了噬心花毒,绝对是十死无生。

  原本陆天宇研究这噬心花毒是为了对付四少的,但没想到四少如此的不堪一击,倒是用在了眼前这两个先后招惹自己的女孩身上,实在是造化弄人。不过,对这个红鸾,陆天宇似乎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打算,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噬心花毒又如何,难道只准你杀别人,就不能别人杀你吗?”

  “陆天宇!!你居然如此狠毒,我只是盘剥你一点钱而已,可你却想要我的命,好,那我们就同归于尽!来……”红鸾听到陆天宇的确认后,似乎一瞬间就崩溃了,因为这个落差实在是太大了。前一秒还一副趾高气昂瞧不起所有人的姿态,却不料瞬间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即将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任谁都会瞬间崩溃的。而崩溃之下的红鸾,第一反应自然是要喊人,因为她自知不是陆天宇的对手。

  可惜,三人此刻虽身在包厢外的过道里,但却是不见一人,因为下面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谁没事还在过道里瞎溜达。而且,就在红鸾即将开口喊人的时候,陆天宇却是立刻上前,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强行拖拽进了方才的包厢里,同时示意天菱公主也进来,然后便把门给关上了。

  进来之后,陆天宇便松开手,把红鸾往椅子上一摔,同时恶狠狠的说道:“再叫我就先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这时还是天菱公主率先看不下去了,对红鸾说道:“红鸾小姐,别担心,这死变态有噬心花毒的解药,因为我和你一样,也中了噬心花毒。”

  “什么?!”红鸾闻言,先是震惊的看向了天菱公主,随即眼中闪过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在盘算了好一会之后,才咬牙切齿的说道:“陆天宇,你好大的狗胆子,你知道这么做是什么后果吗?居然连天心帝国的公主都敢加害,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

  陆天宇再次冷笑了一声,说道:“死一万次和死一次有什么区别吗?你们女人有时候就是太自以为是了,真以为仗着背景强大、有点修为就可以掌控一切?看来你是平日里被人阿谀奉承习惯了,以为所有人都应该对你俯首帖耳,即使是你想要别人的命,对方也应该跪在你面前等死?”

  说到这里,陆天宇似乎想起了眼前这个女人此前处处为难压榨自己的场景,当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继续打击道:“而且,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天菱公主,会给她解药,毕竟人家长得好看、有气质、有资本,再看看你,人长得一般也就罢了,偏偏还总是自以为是,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居然还敢作死的来威胁我,你说我凭什么给你解药?”

  陆天宇说前面的内容时,红鸾的表情还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可当他说到“长得一般”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出红鸾脸上的表情先是出现短暂的呆滞,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明显就是恶毒的人身攻击,当下立刻是气的满脸涨红,抬手指着陆天宇:“你……你……陆天宇,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说到最后,红鸾居然真的冲上前去,要和陆天宇撕打,可想而知她到底是气到了什么程度。

  红鸾虽然自认比不上天菱公主这般的绝世倾城,但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超级美女,她在容貌方面的自信甚至还要远超其他方面的优点,但此刻到了陆天宇嘴边,居然变得如此不堪,如何能让她忍得了。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方才陆天宇都快要她的命了,她尚且能够保持最后的清醒以及理智,可是现在,陆天宇只是讽刺了几句,她居然变得如此疯狂。而人在气疯了的情况下,真是什么离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个时候,但凡是见过陆天宇比赛的人都知道,绝对不要和他近战,可红鸾不仅冲上前去,居然还要和陆天宇撕打,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陆天宇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居然直接单手将红鸾像抓小鸡一般的拎了起来。旁边的天菱公主见红鸾被陆天宇这样欺负,似乎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当下呵斥道:“陆天宇,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就不怕动静太大把周围的人招惹过来吗?”

  陆天宇自然是不想搞得太过分,只不过是出出气罢了,其实他也明白,别看自己和红鸾闹的动静如此之大,但实际上他和红鸾的问题要比和天菱公主的问题小的多。

  见天菱公主出言,陆天宇还兀自有些得理不饶人的说道:“你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可恶,差点就逼的老子连饭都吃不上了,这次居然还想提取拍卖会的七层利润,我还想提取你们回天医馆的九层利润呢!”说到这里,陆天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经安静下来,却仍旧是愤愤不平的红鸾,再次随手将她扔到椅子上警告道:“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拿你去回天医馆换钱,我也要九成利润,看看回天医馆是要钱还是要你这个女儿。”

  话说陆天宇还真敢说,回天医馆的九层利润,那是什么概念,也就是因为陆天宇不知道回天医馆的营业额,知道的话保证就不会这么说了。当然,陆天宇也就是嘴贱过过瘾罢了。

  想到自己此刻居然要通过威胁女人的方式来苟活,陆天宇就觉得一阵的憋屈。但谁叫她们的后台一个比一个大呢,想要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中生存下去,如果还守着那些条条框框的话,他陆天宇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用。即使是统御天下的皇帝,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尚且不得不做一些苟且难看之事,何况是他陆天宇。

  而且也正如他自己所说,如果不威胁这两个女人的话,那就只能是杀了她们。相比之下,陆天宇觉得这样做或许是最好的办法,毕竟他并没想过要真的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