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交谈
量子生命2020-07-14 11:063,930

  回到天道城后,陆天宇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药铺、铁匠铺中。而他之所以这么大胆,并不是因为他笃定自己一定就能挟持的住天菱公主,而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见势不妙就立刻逃跑,逃到深山老林里过原始人的生活,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逃跑的能力还是有的。

  事实上,陆天宇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的自由过,这种自由并非是身体上的放松和享受,而是心理上的“放下”,放下了那奴役底层社会人的法律束缚,放下了道貌岸然的道德枷锁,放下了别人的好坏评价,也放下了自己的善良。这样的陆天宇无疑将会变成人类社会中的一颗定时炸弹,也就是人们口中的极端分子、亡命之徒。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在短暂的负罪感之后,他却是立刻想的通透,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如果角色反转的话,他不相信那些视人命如草芥的贵族会给他留活路,正如此前天菱公主逼他去城主府的时候,可给他留过丝毫的活路?

  不过话说回来,此次陆天宇之所以能够掌控局面,除了归功于他自身诡异的实力和卑鄙下流的手段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噬心花毒。

  陆天宇最初是通过从回天医馆所借的药材书籍中了解到噬心花毒这种东西的,根据记载,噬心花毒是一种无解的慢性毒药,因为其病理颇有些类似于艾滋病毒而一直被陆天宇所熟记。实际上,陆天宇猜测它应该是一种寄居在花粉中的病毒。

  此时的陆天宇已然明白,天心岛因绝大部分面积被原始丛林覆盖而进化出了各种各样超出人类常识的东西,因此,丛林深处既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库,也同样是人类的禁区,饶是强大的修炼者,在丛林中也无法站到食物链的顶端。便如这噬心花毒,大成境以下的修炼者,只要沾染上了,那就是有死无生的结果,让人防不胜防。

  而与此同时,无数次以身犯险的经历也让陆天宇明白一个事实:他的身体自我修复能力强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毒素或病毒根本就无法突破他的身体免疫系统,如此一来,这座巨大的宝藏库便成了他的后花园,予取予求,而他只要掌握了这原始丛林里的“宝藏”,那么便是把握住了修炼者的一个死穴。

  因此,陆天宇在知道噬心花毒能威胁到修炼者之后,便一直在有意识的去寻找这噬心花,只是没想到会第一个用在天菱公主的身上。不过陆天宇确实没有骗她,他的血液中因为免疫过噬心花毒而具有解毒功能,虽然不像在自己的身体里那么快捷迅速,但想解除天菱公主身体里的毒,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这也留下了隐忧,一旦天菱公主知道自己的血液就是解药,会不会直接杀人放血?想想自己所做之事,答案是无可争议的。

  两天之后,陆天宇再次来到了醉心酒楼。说实话,这个地方一直是他刻意回避,但却又回避不了的地方,而这次之所以来这里,主要是因为天菱公主住在这里。

  意料之中的天菱公主应该是入住城主府的,因为以“天”字冠名的大城全部都是掌握在天心帝国的“天”姓皇族手里,因此,天道城的城主实际上是天菱公主的堂叔,而那个被陆天宇废了的天风,就是天菱公主的堂哥了。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天菱公主都应该住在城主府。

  但事实却总是出人意表,天菱公主不仅没有住在条件优越、安保周全的城主府,甚至连自己的府邸都没有,而是住在了这看似豪华、实则与一个公主的身份严重不匹配的醉心酒楼里,实在是让陆天宇想不通。

  在见天菱公主之前,陆天宇心里或多或少是有些打鼓的,因为她如果真的选择拼命的话,极有可能已经在身边埋伏了超级高手,届时姑且不论自己能不能逃掉,即使侥幸逃了,也必将踏上逃亡之路。

  而且陆天宇还想到另一个问题:他是不是真的要杀了天菱公主或者任由其被噬心花毒毒死?这个问题他不愿意去想。

  “请留步,二楼以上是不对普通人开放的,请问你有没有预约?”就在陆天宇准备上二楼的时候,迎面就走来一个服务员,拦住了他的去路。

  陆天宇见状早有准备,拿出一只玉钗说道:“是天菱公主让我来的,这是她的玉钗。”

  服务员接过玉钗,疑惑的看了陆天宇一眼说道:“请容我去核实一下!”

  陆天宇闻言大怒道:“睁大你的狗眼看一看,这玉钗上的皇族徽章还能有假吗?天菱公主的客人进出这里何时还需要还要经过你的盘问了,滚开,再拦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说完,直接夺过玉钗,一把推开服务员,大摇大摆的就走了上去,怎么看都是一副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

  其实这也是陆天宇故意而为之,因为他知道醉心酒楼的规则。当他拿出天菱公主的玉钗之后,服务员其实已经没有拦他的必要了,但为了谨慎去核实一下也是正常的。可问题在于陆天宇手中的玉钗不是天菱公主给他的,而是他自己偷偷拔下来的,自然不能真的让服务员去核实。因此,陆天宇佯装大怒,扮演恶霸的角色,这样反而可以畅通无阻。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社会规则也如人一般的欺软怕硬,仿佛只有恶人才能畅通无阻,而那些处处讲道理、说好话的人,反而会让人觉得好欺负而处处受制。

  醉心酒楼共有九层,可能是为了安静,天菱公主选择了住在最不方便的顶楼第九层,不过上下九层,对于她这样的修炼者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

  来到天菱公主的房门外,陆天宇本来是打算直接敲门的,可好奇之余,陆天宇还是想先听一听里面的动静。

  不得不说,天菱公主住的房子,隔音效果就是好,以陆天宇的听力,几百米开外的交谈声,他都能识别出来,可如此近的距离,陆天宇却只能若隐若现的听到些微弱的声音。

  敲了敲门,里面的天菱公主似乎是停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打开了门,可是当她的门开到一半,看到来人居然是陆天宇的时候,立刻变开门为关门,要把陆天宇挡在门外。

  不过,陆天宇是何等的眼疾手快,在门即将关上的当口,已经伸脚抵住了门缝,并且探身挤了进去。天菱公主虽然极力的要把陆天宇挤出门外,甚至大有将其夹死在门缝之间的势头,但她的力道哪里敌得过陆天宇,还是被陆天宇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见陆天宇已经挤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天菱公主突然转身飞快的朝着卧室跑去,搞的陆天宇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过,等天菱公主再出来的时候,陆天宇立刻就明白她要干什么了,因为天菱公主此刻手中正提着她的剑,全神戒备的看着他。

  见状,陆天宇心中忽然觉得一阵的好笑,想到了童话故事里,大灰狼闯进小白兔家里的场景,与眼前是何等的相似。

  “陆天宇,你来这里干什么?”天菱公主佯装镇定的问着,但她紧紧抓着武器的手指,却是暴露了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自然是怕你一个人孤独寂寞,来找你玩耍啊!”一边说着,陆天宇还一边缓缓朝着天菱公主走去。“何况这男女之事,本就是人之天性,为什么要压抑着呢!来吧!”

  “锵!”天菱公主拔出了剑,直接横在了胸前,怒道:“死变态,你要是再敢碰我的话,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陆天宇闻言摇了摇头说道:“都是体验过生死的人了,应该已经明白还是活着的好。况且你知道要长成你这般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的模样,有多困难吗?死了就化为尘土了,多浪费啊!”陆天宇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懒洋洋的说道:“好了,我来自然是有事找你。”

  闻言,天菱公主并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仍旧是靠在墙边,手握利剑,一副戒备的模样盯着陆天宇,问道:“什么事?”

  陆天宇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首先你要保证第一点,那就是我想见你的话,随时可以见到你,这是前提,然后我们才能讨论其他的事情。”

  “哼!你是在做梦吗?我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你居然还有脸提出这样的要求,休想!”说到这里,天菱公主似乎觉得语气还不够斩钉截铁,于是又狠狠地补充道:“绝无可能!”

  闻言,陆天宇先是拿出了方才给服务员展示的那个玉钗,然后一边把玩着,一边以一种非常做作的遗憾语气说道:“唉,那太遗憾了,看来我以后每次要见你的时候,都要拿出一样你的东西当做信物才行了!”

  天菱公主闻言表情立刻就是一僵,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心虚的转动了一下大眼睛,并且渐渐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果然,只见陆天宇随即邪邪的一笑说道:“小公主,你回来之后有没有发现丢了什么东西啊?哦!我指的不是这个发钗,不是那把匕首,是……”

  “你住嘴,死变态!”天菱公主浑身颤抖的用剑指着陆天宇,用几乎暴走的语气和声音吼出了这句话,而她的脸也再次被气的通红,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

  陆天宇没有继续刺激天菱公主,而是摊了摊手,显示自己也很无奈,并静静等待着天菱公主平复情绪。

  只见天菱公主眼中喷火的怒瞪着陆天宇,大有立刻上前将眼前之人劈成两半的趋势,但随即却是闭上眼睛,不断的深呼吸着,胸前也剧烈的起伏着,看的陆天宇是一阵的口干舌燥,忍不住斜眼偷窥,却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看,害怕刺激到正在做着激烈思想斗争的天菱公主,届时真的一剑砍过来,那可就真的是弄巧成拙了。

  许久之后,天菱公主才略微平静了一些,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刚才都已经说过了,你必须要保证我可以随时见到你。”陆天宇仍旧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天菱公主闻言再次陷入了沉默,很显然她的心里还在进行着天人交战。一方面是自己无法承受的威胁,而另一方面则可能是无休止的打扰,两者实在是难以抉择。

  不过,陆天宇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看来还需要冒险再加一把火,于是说道:“我听说拍卖会上经常会拍卖一些名人用过的东西!”说到这里,他还不忘瞥一眼已是花容失色的天菱公主,然后才继续慢吞吞的说道:“你说如果我把你的东西拿去拍卖,会有人买吗?我敢肯定会有很多变态出高价买的……”

  “你个王八蛋、死变态,我跟你拼了!”说完,天菱公主居然真的一剑劈了过来,看其模样,显然是没有丝毫的留手。

  陆天宇见状是大呼不妙:我靠!居然真的弄巧成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