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化神传说
量子生命2020-07-14 11:064,153

  面对如此暴怒的一剑,陆天宇却是连起身的动作手都没有,双手就那么一合,居然就将天菱公主的剑牢牢的控制在了掌中,动弹不得。

  天菱公主见状大惊,似乎要抽出手中的剑,但用力拉扯了几次,却是纹丝未动。似乎是担心陆天宇有下一步的动作,情急之下她居然选择弃剑向后退去,看来天菱公主真的是从骨子里害怕眼前这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恶魔少年。

  退开后的天菱公主发现自己的武器也没有,一时之间似乎有些慌了神,有心回屋子去拿其他的武器,却是不敢贸然行动。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急的,片刻后天菱公主居然有些眼圈泛红,一双大眼睛也变得有些泪汪汪的。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心智再怎么成熟,也终究只是个女孩。

  再说陆天宇,在见到天菱公主几乎要哭出来,却兀自强忍着的模样时,心中又是一软,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情绪从他心头闪过。然而,很快陆天宇就将这种不合时宜的同情心强行按了下去,因为有些事在他心里已然是想的通透,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假象而已,背后的现实才是残酷而无情的。

  不过,经此折腾,陆天宇也无心在调戏天菱公主了,先是站起身来,把剑递了过去。为了避免已经处于惊弓之鸟的天菱公主误会,陆天宇特地把剑柄方向对着天菱公主递了过去的。

  随后,他一改方才玩世不恭的语气,认真的说道:“我之前就说过,在我给你解毒之前,你必须要无条件的服从我。如果你能安分的帮我解决问题,碍于我还需要你帮忙,不会逼迫你做一些太过分的事情。三年时间很快就能过去,届时我便还你自由身。而你如果一直跟我这么瞎胡闹的话,往轻了说会浪费你我的时间和精力,往重了说我可以判定你不遵守协议,对待我的敌人,我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说到这里,陆天宇瞥了天菱公主一眼,其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明确,随即又略有缓和的说道:“其实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有人说:天天将战争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同样的,天天将生死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是没有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恰好,眼前的二人都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虽然天菱公主的噩梦经历来源于陆天宇这个恶魔,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此刻确实拥有着某些方面的共鸣。因此,陆天宇的最后一句“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无疑是让天菱公主彻底妥协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菱公主谨慎的接过了陆天宇递过来的剑,表情似乎有些许的缓和。陆天宇见状,继续说道:“如果你故意设置种种障碍,对我避而不见,那我还跟你谈什么约定?所以说,我能见到你,这是前提,同时也是考验你能否暂且压下仇恨与我合作的依据。”

  犹豫了许久之后,天菱公主才拿出一块玉牌递给陆天宇,同时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你拿着这块玉牌,醉心酒楼的人就不会拦你了!”显然,天菱公主再次彻底的妥协了。

  陆天宇接过玉牌,在手心摩挲了一下,心道果然从他们这些皇室贵族手里拿出来的东西,随便一件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可能是当穷人当久了,陆天宇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穷的混不下去了,还可以拿这个换钱。当然,这种屌丝念头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本能反应罢了。

  至此,陆天宇和天菱公主的这个“城下之盟”才算是正是生效,虽然是建立在威胁之上的脆弱协议,但也算勉强维持住了一个短暂的平衡状态。

  “有几件事需要你帮我完成!”陆天宇接下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第一,我囤积了一些非常珍贵的药材,你要以你的名义帮我卖掉。第二,你要帮我获取进入万道图书馆查阅资料的资格。目前就是这两件事,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陆天宇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出了这些话,似乎是害怕天菱公主再讨价还价。

  天菱公主闻言,并没有拒绝,而是愤怒的把头扭到了一边,算是同时表达了默认和抗议两种情绪。想想也是,眼前站在这里的是她的生死仇敌,没有挥剑杀了他已经需要极大的克制了,而此刻居然还要被他胁迫着帮其办事,如何能气顺。

  但不得不说,天菱公主确实是天生的贵族气质,即使是生气到了极点,也仍旧保持着她那份高雅和克制,尤其是她生气不忿时的表情,不仅没有半点杀伤力,更是让陆天宇觉得十分可爱。或者说,人长得好看,无论露出什么表情,都是赏心悦目的。这也是陆天宇总是忍不住想要调戏她的原因,无非是一种变态男人的心理在作祟。

  主要的事情说完之后,陆天宇便随口又问道:“我上次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怎么突破的?难道那个十二岁就突破到开元境大圆满的天才又回来了?”陆天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很随意,甚至都没有去看天菱公主。因为他还清晰的记得上次自己在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天菱公主的情绪似乎十分的激动和反常,似乎是触到了她的某个禁忌。对此,陆天宇或多或少的有些猜测,但还是有必要问个清楚。

  ……

  好一会过去了,身旁仍旧没有传来任何回话的声音,若不是陆天宇还能感受到天菱公主的气息,还以为她离开这里了呢!但陆天宇也不敢再继续追问了,因为他方才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听到天菱公主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好在陆天宇正确的选择了假装没有看到天菱公主的异状,这才避免遭到像上次那般的狂劈乱砍。

  气氛就这么变得沉默了下来,好一会之后,天菱公主才突兀的问道:“那你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你敢说你就是普通的炼体者吗?”

  闻言,陆天宇回过头来,对着天菱公主展颜一笑的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没说不告诉你啊!要不这样,我们交换情报,我告诉你想知道的,你把你的情况告诉我,如何?”

  天菱公主看了陆天宇一眼,冷静的说道:“你先说!”

  陆天宇先是无语的看了天菱公主一眼,心想自己身上的一些事告诉天菱公主也无妨,毕竟她都已经成为自己的傀儡了,命都在自己手中,还怕什么。于是便说道:“首先,我确实不能修炼,不然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了。其次,我的身体也确实和常人不同,各方面的素质似乎都比常人要强上一些,尤其是修复能力,比如此前被人斩断双手之后,居然慢慢长了出来。”

  说到这里,陆天宇看到天菱公主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于是摊了摊手说道:“我当时的吃惊程度绝对不亚于你现在,但是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听说过类似的先例?”

  天菱公主先是疑惑的看了陆天宇好一会,见他似乎没有在说谎的样子,当下偏着头思考了一会,说道:“有,不过你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真听说过?!”陆天宇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但没想到天菱公主居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情急之下,猛的站起身一把抓住天菱公主的双肩急促的问道:“你是在哪里见到的?快告诉我!”

  “你放手!混蛋!放手!”天菱公主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但陆天宇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挣了半天,却也是挣脱不出陆天宇铁钳一般的双手。

  不过,天菱公主的挣扎还是有用的,那就是让陆天宇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慌忙松开双手,用非常歉意的表情和语气说道:“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太过于激动了!”此刻的陆天宇确实有些方寸大乱了。

  天菱公主见陆天宇松手之后,急忙退了几步,与陆天宇保持安全距离,一边揉着生痛的肩膀,一边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陆天宇。

  好在天菱公主并非得理不饶人之辈,见陆天宇主动道歉,倒也没有死揪着不妨。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女人容易心软,三两句好话一说就容易原谅对方。当然,遇到原则性的问题,女人执拗起来的时候,往往比男人更可怕。

  叹了一口气,天菱公主说道:“化神境你听说过吧!那是一个传说中存在于大成境之上的一个境界,但很多人都说那只是一个传说,真正的化神境根本就不存在。我也是在一本大破灭时期的古籍中看到过有关化神境的记载,其中就有关于化神境修炼者身体特征的介绍,据说他们就可以实现你方才所说的肢体重生,也就是断手断脚之后,可以慢慢长出来,甚至随着境界的继续提升,连内脏丢失破损了都可以重新修复生长出来,说是不死之身也不为过。”

  说到这里,天菱公主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对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亦或者是回忆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总之,整个人的气质都随之一变。然而,她这种无意间流露出的气质,却是让陆天宇陷入了一阵的恍惚,因为天菱公主这种片刻的走神,有一种出尘的气质和莫名的吸引力,让人不自觉的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片刻后,天菱公主才从走神状态中回过神来,一边转头看向陆天宇,一边不屑的说道:“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化神境的修炼者吗?”可当她看到陆天宇正出神的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大怒道:“你看什么?有没有听我说话?!”

  陆天宇闻言先是尴尬一笑,然后才强词夺理的说道:“当然在听,哦…化神境,我要是化神境修炼者的话,会落魄到这个地步?何况你见过体内连气漩都没有、连生命能量都感受不到的化神境修炼者吗?”说到这里,陆天宇突然话锋一转的说道:“倒是你,你应该曾经想过要冲击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一窥究竟吧?天才公主!”

  “哼!现在连你这种炼体者也开始嘲笑我了吗?”天菱公主破有些自嘲的说道:“没错,两年前的时候,我确实认为,传说中的化神境只要真的存在,我一定有机会冲击到那个境界的,即使是书中提到冲击化神境必须要在十八岁之前完成,我认为自己也是有机会的,但是……”说到这里,天菱公主摇了摇头,表情显得有些萧索和落寞,看来这两年里,她并不比陆天宇好过多少,而她现在这种沉稳和冷静的性格,应该就是在这两年里磨炼出来的。

  “你怎么会认为我是在嘲笑你呢?”陆天宇收起了方才嬉笑的表情,认真的说道:“你现在以十四岁的年纪突破到了天藏境,放在修炼圣地天圣宫里,也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仅仅是因为耽误了两年,你就认为自己彻底没机会了,那我们普通人算什么?”

  天菱公主见陆天宇如此说,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沉默了片刻,陆天宇突然话锋一转的问道:“我已经说完了,该你了,为什么桎梏了你两年之久的修炼屏障,却是在一夜之间突然被打破了?”

  天菱公主见陆天宇对这个问题总是穷追不舍,抬头用怪异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像是心虚一般的避开了他的目光,脸蛋突然再次变得通红,口中却是敷衍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等我知道了再告诉你。”

  “……”陆天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突然又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的自言自语道:“永远不要和女人做什么公平交易,果然是真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源之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