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再起陈2020-07-22 17:312,756

  爸爸离开我,我刚进小学1个月。妈妈和叔叔阿姨,急急忙忙闯进教室,快走!就一句,连拉带拽,进了爸爸单位安排的吉普车。

  妈妈急红了眼,不停掉眼泪。我惊诧,不敢问什么?

  “玲玲,我们现在去岳阳华容去看你爸爸,你别急。你爸爸出了车祸,撞车,在医院。”爸爸单位的王阿姨轻声细气的在我耳边说。

  这个架势本就吓到我,再一听爸爸出车祸。眼泪奔流。哇的大声哭了。

  妈妈瞬间抱紧我,话是说不出。

  单位那个架势,妈妈已预感不妙,虽然一直说,医院在安排,在调动力量。单位还给华容县县长直接电话,说好不惜代价抢救。

  一路颠簸,几乎没有人说话,前面的叔叔和司机点了烟,猛吸,但看到后座的三个女士,咳嗽,马上丢弃了烟。

  司机烟瘾难忍,直接吃了二根烟,不停咀嚼。

  3小时后,到达华容县医院,这种人体损伤,主要是输血包扎伤口这些措施,而且是最重要的一步,暂时不需要太高级医术,转院到长沙大医院还没有必要。医院动用各方面力量抢救。

  我进去时,看到很多人排队。

  后来知道,是号召来献血的。当时县里依靠遍布各地的喇叭(华容是汛情地区,当时喇叭传递信息作用非常大):各位年轻人、学生,身体健康,尽快到附近医院验血,献血。2位科学家,3位工作人员,来我县从事科研工作,早上8点在稻田镇出车祸,现在急需血浆抢救。科学家不辞辛劳,是我们永远尊敬的人。其中一位重伤,敬请大家踊跃报名。

  广播有点语无伦次。确实心急。

  没有想到,相当多人涌到医院献血。

  后来县长在善后会上,强调这次献血是历史来最多人,相当积极。确实80、90年代,对科学家还是相当尊敬,尤其农科院袁隆平教授名声渐起,整个农科院的科研人员都沾光,只要说是农科院来的,几乎享受座上宾待遇。

  这些亲身经历,虽然那时我才6岁多,但整个事件映入脑海,极其深刻。

  我和妈妈进病房,实际就是安排告别。

  爸爸残留意识,妈妈大声哭啼,爸爸眼角也流出了眼泪。头部包扎,脸也包扎,但眼泪流出,清晰可见。

  我被一叔叔斜抱着,尽量靠紧爸爸。

  我实际是惊恐万分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咋办?胡乱抓着妈妈肩上衣服,喊着爸爸、爸爸。不敢大声,好怕打扰爸爸。

  6岁已知伤病、生死。

  知道爸爸这样好危险。是不是跟爷爷那样,之后只能看照片、去扫墓?

  随着妈妈一声惊呼,失声晕倒。医生们实际已开始手忙脚乱抢救爸爸,妈妈和我都被别人抱出病房。

  来的阿姨,和不认识的阿姨,搂抱着妈妈坐靠长椅上。我不停哭,叔叔抱着坐下,又站起。

  当医生们陆续走出病房。已醒来的妈妈不顾一切冲进病房,此时,已没有人阻拦,只有搀扶。

  妈妈抱着爸爸,趴伏着,一种时急时缓的哭泣。

  生死离别,总是那样冲击平凡的人。老天的安排就是凡人受煎熬,给那些人上人提供小说、电影的素材。

  之后,我的记忆里只有片段,已无力记起过程。三天后,县里安排救护车加冰块运输爸爸回长沙。当时没有冰棺车,县里冰棒厂连夜开足马力制造最冷的冰块搬运到救护车,还是几个老师傅熬夜制冰亲自搬运上车的,思想觉悟高。

  之后,我“照顾”了二个月妈妈。说照顾,主要就是,我自己的亲阿姨舅舅、叔叔姑姑、其他不停来的叔叔伯伯阿姨:玲玲还小,你一定要坚强起来。玲玲没有你怎么办?

  这句话让妈妈要随爸爸去的心逐渐消散。二个月后起到了作用,妈妈送我去上学了。所以相当于是我照顾了妈妈。

  之后,我真的认真看书、听课,因为我不想理任何人,不与任何人玩。关系好的同学,有时会陪着我坐、走,偶尔还递上零食,我不吃。

  总之2个月,我是一生最认真听课的时间段。

  老师上课点名或者点名问答,全部避开我的名字。

  当然班主任桃老师经常喊我去她办公室,倒水给我喝,其他老师也过来拍拍我,言语不多。基本是:玲玲乖,玲玲坚强。张欣玲多和同学玩。张欣玲中饭吃了吗?

  临近期末了,我终于和好朋友袁丽丽手牵手放学回家了。我知道,老师和大人说的没有错:玲玲,你要笑起来,你要和妈妈多说话。妈妈为你很辛苦。你要小大人帮妈妈。

  爸爸和我最喜欢做的游戏是,骑马马,我骑在爸爸身上,爸爸在家里到处爬,好开心。爸爸让我打他屁股,说马要鞭子抽才跑得快。

  小学开学时,爸爸说:玲玲是大人了,这次最后一次骑马马。以后爸爸带你去草原骑真正的大马。

  每次骑马马,爸爸爬不动了,我会吊着爸爸脖子,歪倒在地上,爸爸胡子扎扎我,逗得我大笑:玲玲宝宝,以后长大了要对妈妈好。妈妈生你很辛苦。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老天安排爸爸早点叮嘱我照顾妈妈?

  实际我好爱爸爸啊,当然妈妈也爱。

  胡子扎脸,如此近的靠紧爸爸,是我一生的梦境。

  很多时候,不管喜乐、烦恼,只要坐下来想问题,就闪现爸爸的脸。

  如果有爸爸,我不愿意长大,我要永远骑爸爸的马马。

  也许就是爸爸的叮嘱吧,我知道我要笑起来,带妈妈长大。

  整整二年后,我和妈妈才有时可以开玩笑了。

  之后,妈妈要结婚,刘叔叔带我去公园、岳麓山已经很多次了,刘叔叔人很好,总是给我买好吃的,衣服半年就买一套,当时很多同学羡慕,他们一般就春节有新衣服。

  我是能接受新爸爸的,不是我需要新爸爸,而是妈妈需要。毕竟我太小,孤女寡母,听说很不好,要有大力士帮忙保护。

  刘叔叔个子不高,不是大力士。但是大力士听他的。去刘叔叔家里玩,很多大力士对刘叔叔很恭敬,路上遇到,看得出。我们老师看到校长,都是低头哈腰。所以刘叔叔应该是隐藏真实身份的大力士之王。

  之后几年,刘叔叔真的很好,给妈妈做饭洗碗,我可以偷着吃一点。

  我认为是偷吃,爸爸是做给我吃的。刘叔叔是做给妈妈吃的。虽然他们经常往我碗里夹菜。我还是认为在别人家偷吃。

  有妈妈在,可以大胆地偷吃而已。

  偷吃了,就要赶快跑。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我会反锁。

  小房间很多东西都是刘叔叔新买的,但是唯一蚊帐,是爸爸帮我挂的,我是坚决不准他们动。

  不管什么季节,我都会散开蚊帐再关紧睡觉。小小的空间,才会梦见爸爸。

  快小学毕业时,我才大大方方起来,有了很多微笑。

  爸爸告诉我,他在另外一个世界天天看着我,如果我不开心,他也会不开心;如果妈妈不开心,他也会不开心。

  所以,我要更多的微笑。爸爸无处不在,我是躲不掉的。

  妈妈也说,玲玲开心了,妈妈也就开心了。

  我知道,我现在的家跟同学们的家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新爸亲妈,我是亲妈+后爸,我属于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亲爸。后爸只是新来照顾妈妈的,随带喂养我,简单说,我就是拖油瓶。

  但是妈妈希望我能够认后爸,至少吃饭时有说有笑。

  可以。

  我开始讲学校的事,讲同学的事,经常逗笑他们。

  可能爸爸也希望我这样。

  这样,爸爸也会放心妈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