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淌
再起陈2020-07-23 11:493,118

  丞远按掉手机,实在不想接听,但是工作性质决定必须24小时接听电话。今天星期天休息,本想睡个大懒觉,9点多电话响起,实在有点烦。

  但是随即还是回拨回去,是另外科室的陈明打来的,平时大家就是打篮球时说笑一下,没有太多交情,同事而已。

  “呃,呃,丞远,你马上来一趟科室吧。”

  “啥事啊?我们八竿子打不着。去你们那欣赏尸体?“

  陈明是解剖室的。

  “来一下,来一下。又不远。公事有点问题请教,你不是也是学解剖?”

  确实马王堆陶瓷建材新城离车站路就20分钟公交车,丞远平时骑山地车,美其名曰是健身达人,实际还不是暂时买不起车。

  07年,同事十有三四买车了,丞远工作才3年,经济不允许,加上也不好招摇。年轻法医怎么能这么潇洒?退休的老法医,退休前都是单位公事配车,私事自行车。

  从D8栋302下楼,对面就是疗养院大门,瞄了一眼,有警车和好像自己单位的法医车,白色金杯。毕竟医院,经常有警车,丞远也没有细看。从走道推出山地车就往单位骑,这是个开放的市场小区,五层楼,一楼门面。

  20分钟左右,进大门。

  怪,今天星期天还这么多人?除了解剖室轮班休,没有周末,其它几个科室基本正常休假。

  而且看到丞远,都不自觉斜身转头,平时多少笑脸点头。

  陈明一直站在二楼看大门外,马上小跑下来,有点过于亲热地拉了一下丞远,笑不像笑,哭不像哭,示意丞远一起去主任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也在2楼,丞远办公室为了方便对外接待客户,在一楼,且有个大厅对街上开门。平时丞远基本不去二楼,解剖室多少有点晦气。主任办公室在最东边,阳光好,可吸收正气避邪。这个办公楼就三层,工字型布局,中间位置有电梯,但大家平时基本不坐电梯上下,楼梯挺宽敞。三层楼安装货梯,干吗用?不用多说。

  主任办公室另外站着2位警察,见丞远进来,主任严肃中带点亲和站起来,示意大家坐下,自己拉了一下沙发椅,朝向大家。警察和法医同系统的,经常打交道,多少大家都有点面熟。只是现在这种氛围,有点怪怪的,仿佛警察办案,带知情人丞远问堂。

  主任示意陈明先说。

  陈明张张嘴,又张张嘴。主任略微皱眉头,还是自己说:

  “丞远,有个问题,市局刑侦队需要与你了解一下情况。你是不是有个女朋友叫张欣玲?在马王堆疗养院工作?”

  晕,啥事啊?年轻人女朋友,单位一般就几个熟络的同事知道,平时偶尔聚餐、唱唱歌,互相调侃一下。现在这个年代,基本大家都不过问私事,平时也不会为这些事嚼舌头,难道还像革命年代,男女恋爱结婚要领导审批?之前确实号召老一辈关心下一辈,关键90年代后,谁还敢关心?你懂思想大解放的年轻人?

  没头没脑问这个干吗?

  丞远脑袋一抽,前几天和张欣玲突然情绪上来,一顿猪啃,丞远想突破点什么时,突然张欣玲背过身去,哭泣。好像受极大委屈,这很不符合情侣关系。

  工作都3年了,二人都24了,这年代,恋人不湿身,根本不叫恋人。之前丞远已多次去张欣玲家里,二位家长早默认他们男女朋友关系,虽然老革命,比较矜持,还是以女儿同学关系接待,不是很亲热,未来丈母娘倒是挺喜欢丞远。丞远自己父母早在高中就知道鬼大的丞远有这个女朋友,看他们没有影响学习,做为高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可能张欣玲不是非常主动公开恋爱关系,否则未来丈母娘应该早不准丞远自己在外面胡乱吃饭了,单位食堂、小餐馆、偶尔自己下面条,哪有营养?

  张欣玲的态度,细究起来,很奇怪的。真认了丞远,早大张旗鼓展示给大家了。

  丞远不是因为工作忙,身体多少疲惫,早就想有所突破了。何况早半年前去珠海出差,老同学,同时明恋他的杨岗荷,一不小心失身了。小杨美滋滋,长相帅气、身高1.82的丞远一直是她的梦中情人。

  她知道丞远有个高中恋人,当初大学里,可是她追丞远。只是丞远是个比较上进、家教也严,加上他们学的是人体解剖,不是阳春白雪,平时多少有些惊惊诧诧,谈恋爱时间、空间比文科学校少很多,听说,文科学校漂亮一点、荡一点女生谈多个男朋友非常正常,不细说了。

  没有追到丞远,杨岗荷一直耿耿于怀,毕竟是个美女,父亲还是中石化珠海分公司党委书记,身份显赫,远比丞远教授父亲社会地位高,这个社会知识分子是介乎工人和厂长之间的地位,哦,就是技术员;需要时,那是神、宝贝疙瘩;用完了,就是臭老九,手无缚鸡之力,一点用都没有。

  拿下小男孩丞远,可让她兴奋了好几天,都是学医的,丞远那种青涩杨岗荷强烈感知。好个丞远,有女朋友还这么清纯,又不是有缺陷,头一下,半醉的丞远很快缴械投降。没有二小时,才过晚上12点,丞远完全变了一个人,如程咬金挥刀,把个杨岗荷杀得片甲不留。

  虽然感觉丞远成长也太快了,明明之前好像什么都不懂,休息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孙悟空变猪八戒,老司机一样。

  但是感觉丞远没有装清纯,何况历来是女装清纯,男装逼。丞远没有道理假扮无知少年。

  虽然很怪,但是杨岗荷很有成就感,你不来珠海,我会去长沙,坐个飞机花小半月工资无所谓。自己在人民医院上班,老公在税务局,早就中康水平了,何况老爸有实权,就算清廉,但是多少淋点雨,随便就滋润了杨岗荷和她那调皮捣蛋的哥哥杨岗锋。

  尝到舒爽,丞远早就计划拿下张欣玲,只是自己脑袋里感觉不干净,多少对不起张欣玲。

  今天咋了?难道张欣玲拿这事上告衙门?现在连幼儿园小朋友闹矛盾,都是找大哥大、大姐大出面了难,谁还会懦夫样找老师告状?现在的老师最怕管这些小祖宗的事,水盆端不平,冒出个局长大爷,一脚可以把水盆踢到太平洋。

  不至于吧?张欣玲!丞远怒火升腾起来。

  “我是张鑫,市局刑侦队的。”

  把丞远拉回眼前。

  “哦,是的,是在疗养院。”

  丞远明显就是沉浸在回忆中,敷衍回答。

  主任接着说:“小丞,你要有心理准备。一个很不好的事情要和你沟通。”

  “你,你女朋友,张欣玲昨天晚上死亡了。”,张鑫尽量平静地说,眼睛一直盯着丞远。

  什么?腾的站起来,1.8米多身高,还挺魁梧,对坐着的大家,一阵威压。

  陈明马上站起来,轻轻按压丞远坐下。

  丞远知道他们这种单位,少的就是玩笑,不说领导,就是同事间都很少开玩笑,他们的工作都是很严肃的问题、话题,包括经常面见尸体车跑来跑去(解剖室已计划独立出去,外迁到靠近火葬场那边的跳马乡)。

  下意识知道,主任更不可能跟他开玩笑。

  随即想到,出门时看到的警车,冥冥中好像已预告丞远了。难怪一早见警车,一天会鸡动。

  和张鑫一起来的同事移动了一下位置,在主任桌子上开写记录,很自然地进入“堂审”。

  丞远不自觉地挺直身体,严肃了很多。

  一番交流,明显丞远也是嫌疑人之一。

  慢慢的,丞远有点歪斜在木沙发上,像极了真正犯人:趾高气昂、有气无力、偏瘫三部曲。

  询问的主要是时间、行动等,无外乎从时间、情绪、近期事务中寻找蛛丝马迹。正巧,昨天晚上丞远加班到晚上10点多才回去,现在初步判断是晚上10点前死亡,早上5点多发现的。虽然时间很接近,但是目前是自缢死亡,还没有证据证明外力致死。大门口的模糊监控,没有丞远的身影,加上丞远平时表现,暂时只是略有嫌疑,相当于未上榜。

  5点半接警,刑事案件,马王堆派出所15分钟到现场,分局要求马上封锁现场,所以知情人员限制外出,几间房子集中,一律不准电话。由于大清早,只惊动了院长几位领导。明显大事,无法隐瞒,7点时,通知了张欣玲父亲母亲。母亲到现场直接晕倒,父亲和大家抬母亲去医院。这种情况,谁也没有心去找丞远。

  张欣玲和丞远恋人关系并没有大张旗鼓,很多人并不知道丞远就住疗养院大门口。所以快9点了,丞远还悠哉悠哉睡大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