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欣玲
再起陈2020-07-22 17:312,597

  张欣玲亲生父亲在张欣玲6岁时,因公去世了,原本也是农科院属下一个研究所的研究员,高知,母亲是该单位的财务室会计。张欣玲8岁时,母亲经人介绍二婚嫁给了马王堆疗养院一办公室主任,后来副院长,刘真明。老刘为人比较朴实,为官也正直,口碑不错。对张欣玲母女没有话说,照顾有加。尤其对张欣玲,小姑娘慢慢变大姑娘,管教严格,但也不失温馨,物资上基本满足张欣玲,尽量符合社会上女孩富养的要求。而且在张欣玲初中高中时,特地搬到张欣玲母亲在农科院的二室一厅的小房子,方便张欣玲在农科院读书,自己一把年纪挤公交车上下班。当年就一趟10路公交车,挺挤,下了车,还要走20分钟小道才到办公室,挺不容易。

  张欣玲虽然亲生父亲过世,幼小心灵伤害很深。但幸运有养父悉心关怀,除了有些思父的忧伤、多愁善感外,整个学生时代还是很平稳。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在农科院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单纯、快乐,没有太多烦恼。

  直到张欣玲考上大专性质的医护学校,父母才搬回疗养院大房子,母亲也调到疗养院工作,生活节奏放缓。大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贤淑漂亮。亲生父亲那种书香门第的气息体现在她身上,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气质非常好,属于小家碧玉,人见人爱。

  考医护,主要也是养父是医院领导,初中时就想让她考中专,学医护,向院里申请照顾张欣玲身世,养父原配妻子早年生病去世,新家庭组成不易。多个因素,内招张欣玲入职,不算太违规,虽然彼时招人用人开始公平公正化、考试通过。

  养父向张欣玲母亲提议时,故意声音大点,在自己房子里写作业张欣玲听后,一脸不高兴,小姑娘不想考中专。倒不是非要读大学,主要是刚和丞远结拜兄妹,那舍得分开。

  丞远瘦瘦高高,戴付眼镜,爱打篮球,初三下学期,此时学校流行结拜兄妹、姐弟(不是兄弟、姐妹),可能就是此后的时代学校早恋的雏形。农科院子弟学校校风比较好,那种真正早恋、抽烟喝酒歪风还没有侵蚀。

  她们两个结拜兄妹,完全是自由组合的,当时没有干姐、干哥马上就要落伍,这种结拜风从班上调皮捣蛋学生开始,学习中上游的丞远、张欣玲略微滞后,但这个风挺吸引人,满足大家情窦初开、懵懵懂懂的心态。

  小姑娘实际早就留意丞远了,女孩子花开得早。

  今天放学后,天气好,一众同学邀请外班篮球比赛。丞远脱掉外套,书包、外套有意无意地放到张欣玲脚边,女同学们挤坐在一起给同班同学加油助威。

  丞远一不留神脚崴了,只好下来休息,坐在自己书包上,等同坐在张欣玲身边。

  从丞远下场,张欣玲就没有关注过场上。实际眼神本来就随着丞远跑。小姑娘早有点迷恋小帅哥。丞远初3就已1.73米,全年级最高几位,虽然都是小朋友,相差就几厘米,不算鹤立鸡群,但爱锻炼,加上身高,明显归于未来帅哥类。英雄爱美人,哪有美女不爱帅哥?

  虽然懵懵懂懂,但是情意相投,如吸铁石慢慢靠紧。

  丞远艰难起身,张欣玲非常自然地帮拿起书包背上,羞羞的抓起丞远外套,人是不敢扶的,90年代14岁还没有那么开放。思想保守。

  身边同学各自散去,打球的队员看张欣玲帮丞远拿书包,好像很识趣,或者说人小鬼大,招呼都不打,走了。

  丞远明显有点不知所措,谢谢都不会说,嘿嘿笑笑,示意自己能走,走向单车棚。张欣玲跟了几步:“能走?要不要扶?”,声音不大,很甜。

  “没事,能骑车”,丞远男子汉气概飞扬。

  这种场景,也就00年代前,中小学生们享有。之后,从幼儿园开始就是阿飞,哪有那么矜持、害羞。

  走了百米,丞远彻底不“疼”了,自己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吸铁石效应吧。

  “今天运气不好,碰了一下,脚打滑了”,丞远豪迈万分的大声嚷嚷。

  张欣玲只是微笑跟过来,差不多并肩了,也到了单车棚,二个人单车好像自己跑到一起了,也不知是谁安排的。

  “书包给我”,丞远憨憨的说。

  张欣玲先递了一下外套,听到书包,又急着翻手卸书包,一下子二个人乱套了。

  放后3年,就是小情侣。

  丞远还是先接过外套穿上,拿起书包挎上。二个人走出校门,再骑上单车,才放下刚才的尴尬。随便说点班上的事,回家走。

  张欣玲先到家,丞远打了哈哈,加快骑行往家里跑。好像非常有劲。

  挂了外套在床边,之前是乱丢的。仿佛这外套沾了仙气,不舍得穿了。

  朦胧是最美好的时光。

  之后几天,二个人都是磨磨蹭蹭,最后去骑车。

  话题一多,自然就舒展了。

  “我喊你哥吧,比我大一个月”,这句话张欣玲已经背诵了10天10晚,今天终于自然地说了出来,心却飞速弹簧运动。

  “好好,这样,冬瓜西瓜就不嘲讽我了”。同学冬瓜西瓜是后进生,他们推进了同学的结拜风。

  丞远是有妹妹的,张欣玲独生女,加上亲父亲过世,虽然继父非常好,但心中总缺点额外的亲情。有了丞远干哥,弥补了安全感的缺失。

  何况丞远属于班上闪亮帅哥,这种人成绩好,老师喜欢,人阳光,同学喜欢,属于头顶光环人物。相比丞远,张欣玲算中上学生吧。

  “拉钩钩吧”,原始诚信方式,现在已逐渐消散。但在张欣玲这一代学生心中还具有神圣约束力。

  丞远微闭眼睛,伸手拉钩。二人钩钩接触,瞬间电流冲击,一个机灵迅速钩完。这种电击,会急速成瘾,每天渴望,所谓激发了原始动力开关。

  生物生来老死,贯穿一生:空气传递气味,吸引;自然吸引碰撞,电击;渴望电击,拥抱;电击烧融,融合;反复电击,免疫;没有电流,可能离婚,另外寻找电流;如果跟谁都没有了电流,马上彻底死翘翘。

  2个月后面临中考,兄妹美其名曰互帮互助,认真学习,经常臭在一起。还好他们学校环境,比较封闭,没有太多乱七八糟东西,心是纯洁的,所以二人确确实实在花蜜中认真学习。

  听到继父说考中专,瞬间认为:拖油瓶碍事,他们想早点把自己送出去工作。

  冤枉!刘继父只是想到就业现在越来越难,自己在位,可以走走后门,早点解决张欣玲工作问题。自己哪天不在位,喊天不灵。当然,自己认为女孩子最好就在身边,不要考了大学,心野了,跟别人跑到北上广,那就鞭长莫及管不了了。

  沉稳是老一辈最想的事,至于孩子的什么梦想、理想,那都是无知时的梦,进了社会,现实是柴米油盐养活自己。

  隔代矛盾。

  张欣玲学医进疗养院,这事妈妈说了多次,张欣玲实际是愿意的。女孩子顾家,何况妈妈是那么亲。

  但是,考中专,就要离开哥,那是不干的。

  和哥说好一起努力考医学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