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开线索找疑点
再起陈2020-07-22 23:221,813

  丞远知道张欣玲的自杀绝对有隐情,首先好好一个姑娘不可能吸毒。

  隐瞒周边同事和自己,完全可能,小姑娘本来就心细,做事很有条理。

  加上时间不长,未被感知完全可能。但是张欣玲主动去吸毒,丞远是绝对不相信的。一个是环境,医院环境跟学校差不多,应该属于比较纯净的,面对的病人可能五花八门、各种各样,但是除了打针吃药、必要的医护外,接触不多,也不可能深入接触。二个张欣玲连与丞远约会都受时间限制,爸爸妈妈管教很严,而且确实业余时间几乎没有什么异动情况。

  张欣玲突然自己找毒源,自己打针。这个几乎完全可以排除。一个正常人,正常生活的人,让她去找毒源,到哪去找?

  只有可能被迫,而且身不由己。

  张欣玲吸毒,警察在排查嫌疑时,实际已对整个疗养院医生、护士、工作人员都进行了检查,无人吸毒。

  意料之中,医院整体还是比较纯洁的。

  丞远也知道这个不是突破口。那么最大嫌疑还是病人。

  说病人,实际疗养院真正要死要活病人不多。之前都是各单位有级别的领导来休养的,治治一些诸如颈椎病、腰椎病、肩周炎等等慢性病,按按摩、针灸针灸。县级以上政府开申请条,才能安排。不是普通人想来就来的。

  80年代后期,讲经济效益,只要有钱,阿猫阿狗都可以来疗养了。

  张欣玲工作的病室,是3病室,主要是理疗骨科病的。

  丞远在自己调查了半个月后,发现依靠自己已很难深入调查,没有身份,半个法医的身份谁会鸟他。

  丞远找到陈明,陈明正好有个同学在芙蓉分局刑侦队,约了晚上一起吃饭。

  饭桌上,张鑫执意要喝点啤酒,实际公安有规定,不能饮酒。但是搞刑侦,压力大,没有几个不喝酒的,只是不会太公开。陈明的同学就是张鑫,张欣玲的案子全程参与。

  “兄弟,来喝一杯”,张鑫举着杯子对着丞远。

  能张鑫帮忙,好事一桩。只是丞远2个多月来对什么都反应迟钝,人消沉了很多,过两年就要结婚的爱人突然就没有了,搁谁都消沉。

  “干”,丞远用力吐出一个字。

  几杯子酒下肚,三个人活跃起来。

  话题还是张欣玲案子,但是确实没有什么细节可以聊。

  “最近有二个案子,都是年轻女孩自杀,不过是别的区的,不归我管。”,张鑫转了一个话题,面前二人算一个系统的,聊聊不算违规,由于有点类似张欣玲案子,拿出来说说,增宽大家的思路。

  丞远、陈明放下酒杯,认真听起来。

  “一个23岁,在歌厅做服务员,一个27岁,在洗脚城做技师。人都算常人,不是那些做风尘的,但是那种环境,接触人很杂,是不是有些意外事情,现在正在查。”

  “这种场所,绝对干净倒不可能。”陈明添了一句。

  “今天有个协查,要调查疗养院一个病人”话卡住。张鑫感觉这违规了。

  丞远眼睛发亮:“说说怎么回事”

  张鑫为难地吸了一口气,话说半句,人活半世。但是透露案情明显违规,同部门不同管辖案件,同事都是不互相透露案情的,何况丞远陈明还不是搞刑侦的。

  看到张鑫那个样子,丞远、陈明意识到纪律问题。不好继续追问。

  “听说有个病人,二个人都有接触”,张鑫还是耐不住多嘴一句。

  “不早了,陈明老婆要念叨了”,丞远抬手看了看张欣玲送的雷达石英表。

  陈明抢着去买了单。

  三人出门,张鑫30好几还单身,喝了酒不开车,丞远说,去我那里将就一晚吧。张鑫这种搞刑侦的本来就经常居无定所,没白天黑夜之分,到哪睡哪。

  也不推辞,三个人分两拨离开饭店。

  丞远在楼下小卖部又买了一箱啤酒和零食,二个人分着提上楼。

  丞远小九九,张鑫小顾虑,在几杯酒下肚后化开了。

  张鑫在侦查张欣玲案件,早把丞远里里外外调查透了,某些事,比丞远自己都清晰。丞远离开杭州来长沙前,和邻居女孩子跑到大街上冰室喝冰水忘了时间,导致小区人和警察到处找他们,折腾了3小时,他们悠哉悠哉回来了。丞远奶奶急哭了,这些事张鑫都知道。丞远从小就是情种,害人精。12、3岁就迷惑小女孩。不过是小女孩邀请丞远去的,不是丞远骗小女孩喝冰水,情景上丞远是被动的受害人。

  有些人天生就是害人精,表面上还很清爽、道貌岸然的样子。不过他们不是坏人装好人,内在确实是好人,但是就是害人精。

  张鑫对张欣玲案件实际非常牵挂,太多疑点,局里下结论时,他是极力反对只是个人原因导致自杀,一直认为一定有强烈的外因。

  所以陈明找他,告知丞远想继续侦查时,二话不说,马上就过来了。丞远留他喝酒,他也知道丞远是想继续讨论案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