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
再起陈2020-07-22 17:402,920

  丞远就读名校湘雅医学院,张欣玲长沙卫校,二学校隔得远,加上二个学校学业都比较繁忙,导致两人不能经常见面。

  考上湘雅医学院,丞远父母要给丞远买房子,丞远提议新建的马王堆陶瓷建材新城,看了位置、房价都可以,买下,并中等偏下装修了一下。此时丞远父母并不知张欣玲家是疗养院的,被儿子糊弄了。

  他父母主要是感觉现在的住房不大,二室二厅,单位里算好房子,但丞远妹妹也大了,15、6岁大姑娘,老让丞远在客厅隔间住、到处晃荡不是个事。

  积蓄银行里面利息太少,现在流行买房。反正丞远大学毕业工作几年要结婚,有个房,好招乖媳妇。

  丞远有了新房,倒是开心了很久。秘密约张欣玲,给了张欣玲一把钥匙。张欣玲家教严,但就家门口,出来买个酱油,总可以约会吧。为了秘密行动,丞远新房不告诉其他人。

  大一不久,两个人的秘密行动,已经有很多突破,早比毕业时楼顶生涩交流前进了很多。

  此后二人逮到机会就会幽会,不过见面时间短,加上决心结婚再交战。所以没有突破底线。

  一个周末,张欣玲母亲农科院的老单位搞联谊,非要张欣玲母亲参加,并邀请家属参加。星期六星期天二天去张家界旅游。

  张欣玲大姑娘平时乖,一个晚上在家应该没有问题。父母交代一定关门关窗帘,早睡。

  他们转背走,张欣玲立马去了302。

  二个人大喜,先是计划中午自己做饭,丞远去买菜。张欣玲乖乖女,帮家里家务多,学做了几个菜,再说,不在乎好吃,在乎居家生活。

  锅碗瓢盆都是新的。鼓搞半天,菜还可以。

  下午二人溜出去,到步行街逛逛,女孩子逛街是本能。晚餐火宫殿吃小吃,对学生算大餐了。

  到了8点多赶快回去,快没有公交车了。

  到了302楼下,张欣玲还是不自觉想往疗养院走,矜持是女孩本能。

  丞远一把拉张欣玲手臂,两人默契上楼了,张欣玲本来就不想回去。

  由于各怀鬼胎,进屋后,变得很拘束。

  张欣玲东收拾西收拾,胡乱整理着房间,磨时间。

  平时二个人是争分夺秒,见面呆一起基本最多1小时。今天可是超24小时可以在一起,尤其黑黑的夜晚,不知会发生什么?

  丞远开着电视,当时手机功能单一,不像现在智能机可以24小时捧在手里玩。电视的内容完全无视,心里在盘算接下来怎么办?

  嗯,洗澡。

  拉住张欣玲,小声说:一起洗澡。

  擦背。加了一句,提高在一起洗澡的理由。

  张欣玲羞羞说,把灯关了。

  靠窗外路灯的微微亮,摸索擦了沐浴露,又淋水,又擦又淋,磨磨蹭蹭,洗了很久,出去会发生什么?二个人都有点惧怕。

  人生就是从恐惧开始感知未来的,孩子从娘胎出来,光让他惧怕。两个人惧怕迈出房门,怕发生自己未知的事情。终究二个人还是纯洁的人。

  总不能洗破皮,两个人抱着大浴巾出来了。

  黑暗带点窗外灯光,张欣玲没有那么害羞了。

  丞远小动作很多,至于丞远可能要做更坏的坏事,张欣玲是预备反抗的,因为说好要留到最后。

  丞远突然呼呼大睡。张欣玲以为丞远累了,实际是超11点了。张欣玲并不知道丞远有这个11点必睡的规律这个怪毛病。有些人到点就睡,大部分人认为是个人好习惯。

  张欣玲舒展了一下身体,有些莫名的疲倦,躺在丞远身边听着丞远呼噜昏昏沉沉睡着了。

  未经人事,却想入非非的,往往这样狼狈结局。

  约摸凌晨2点,张欣玲突然感觉一道光刺激了眼睛,半睁开,丞远开了台灯,不是很亮,但很刺眼。

  丞远一种特别色情的眼光打量着张欣玲。之前没有这种眼光,吓得张欣玲有些发毛。

  丞远粗鲁的翻过张欣玲身体,一点没有之前的温柔。

  头闷在枕头上,想着丞远刚才眼神,怎么那种眼神?从来没有看到过。

  张欣玲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丞远会这样,粗野凶狠,一点都不温柔。

  张欣玲无比抗拒,丞远怎么突然变成大流氓?

  忽然,眼前闪现爸爸的脸,急呼:玲玲快跑!

  瞬间力量大增,张欣玲猛一翻背,丞远猝不及防被震开落下床,下体磕碰床沿,一阵剧痛,抱着自己卷曲着,嚎叫起来。

  张欣玲趁机抓起衣物,跑出卧室,慌乱穿衣服,尽量镇静下来。

  疾步出门下楼,302隔疗养院大门就隔一条20米宽马路,加上医院晚上也有急诊人员走动。张欣玲急急回家,也没有人注意什么。

  进了自己家,吓得全开灯,缩到自己小房子里,抱着被子睁大眼睛,啥都不敢想。

  恐惧到极度安静,很快放松了精神,也可能弦松了,更容易疲倦。

  张欣玲睡到早上9点多,肚子饿醒,三星手机小灯不停闪烁,那应该是电话响过。电话声音没有吵醒张欣玲,说明张欣玲有多疲倦。

  张欣玲打开手机。二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丞远的,还多条短信:“玲玲宝宝,怎么回去了?”

  “玲玲宝宝,怎么开着灯睡觉?敲了很久门,不开,我急。”

  喊玲玲宝宝,张欣玲是最喜欢的,爸爸就是这样喊的。丞远嘴乖,一开始就这样喊张欣玲。

  明显丞远来过张欣玲家,轻轻敲过门。丞远还没有进过张欣玲家门,彼时张欣玲父母还不知道丞远这个人存在,如果知道一颗定时炸弹在家门口,说啥都会更加严加管教张欣玲,更不会同时二个人外出,放张欣玲一个人在狼嘴边。

  丞远麻着胆子来敲门,鬼鬼祟祟,自然不敢大声嚷嚷。

  脑子里想着,自己应该11点又没有熬住,睡着了,瞌睡虫没有打赢色情龙。开始以为自己今天计划满满,年纪轻轻熬着不睡应该没有问题。不然开始就不会磨磨蹭蹭浪费大把时间,8点进攻,10点前登顶。

  不停电话、短信,是不是昨天把张欣玲搞累了?不过张欣玲睡得死,有时确实不接电话,功能女士机本来声音也小。不然丞远真可能大喊大叫,怕张欣玲什么意外。

  张欣玲终于回短信了:你这个坏蛋还有皮来电话。

  虽然想起昨晚丞远那个神经病状态,就怕怕。但毕竟自己恋人,听说还有婚内强奸的,男人发疯可能是这样变态。

  快3年多的实质性相知相爱带来的爱怜重新充满脑袋,昨晚的惊吓已慢慢褪去。

  丞远瞬即打电话来:“玲玲宝宝吓死我了,这么多电话没有接。‘’

  “谁叫你这么坏,以后不理你了。‘’

  一头雾水,之前也是这样坏的,还坏了很多次,昨天射早了就是那么坏?丞远想不通。

  “别说了,快来,吃了中饭,我们去看电影,昨天说好的,快来啊”,丞远重复了几句,挂断电话。

  早晨起来,丞远身上有些疼,估摸着洗个澡揉揉会好。二个人以前也弄疼过。丞远实际是没有想起:后面他发了神经,被张欣玲踢下床。这段没有记忆。

  他只是以为张欣玲不想、不敢在外过夜,爸爸妈妈的管教。所以溜回家了。

  昨天上楼时,就是拽着她手,半推半就。

  约摸1小时,张欣玲还是穿戴整齐来到了302,进门发现丞远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拥抱后,张欣玲做饭。最关键丞远眼神很纯洁,跟以前一样的丞远。

  张欣玲也就放下了防备,假如丞远还像昨晚那样发神经,一脚会踢向丞远肚子,小女子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

  女人表里不容易一致。脑袋想的,和行动往往相反,说不定一下子就顺从丞远了。一个电话就屁颠屁颠回302,哪像昨天晚上被惊吓过?

  但是此后,一旦丞远有什么过分动作,张欣玲会条件反射躲避,从此落下病根。

  丞远认为张欣玲清纯,也就长期克制自己的禽兽欲望。并不知自己发过神经吓坏了张欣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