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后
再起陈2020-07-22 17:402,235

  张欣玲的葬礼是简单安排的,主要是快2个多月了,尸体已可以领出来,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

  丞远操办了一下,在火葬场办了一个告别会,来了一些同学,和张欣玲父母单位的人,家里亲戚。张欣玲父母没有来现场,她母亲一直恍惚着。

  丞远操办本来名不顺,但由于一不收礼,二不宴请,非常简单。所以也就相当于一个办事员在操弄,疗养院安排了多人协助。

  所有人都只默默来告别,之后自行离开,实在太悲惨的事,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凄凉的氛围里面多呆一分钟。

  转天,丞远送杨岗荷坐火车回珠海。杨岗荷已经非常疲倦,也该回去了。

  丞远也不知怎么感谢。杨岗荷推辞了丞远到外面吃饭的邀请。知道丞远还处在茫然失措阶段。礼节就算了,甚至本想与丞远重温鸳鸯梦的设想暂时也压制了。

  送走杨岗荷,自然丞远加次数到张欣玲家,张欣玲继父已请了一个保姆,每天张欣玲妈妈可以喝点粥吃点东西了。杨岗荷的心理按摩起了一些作用。但是估计张欣玲妈妈已是人间悲剧,很难再振作。

  丞远下决心,以后一定照顾他们,当成自己的岳父岳母。

  单位里早就放松了丞远,除了一些关键工作,其它时间让丞远自己支配。这么大变故,没有半年以上没有人可以恢复常态。

  田玲是丞远小徒弟,跟了丞远2年,也是湘雅医学院毕业的。这段时间很多工作田玲帮丞远做。

  下班,大家都走了。田玲拉了一下丞远外套:你换掉,我帮洗洗。

  丞远实际有洁癖,每天早上洗澡,晚上洗澡,内衣一天2换,外衣基本也是2-3天洗换。

  这件夹克起码一星期没有换了,丞远哪有心思注重外表。

  “哦,我自己洗”丞远有些尴尬。

  “别不好意思,你是我师傅”。眼睛瞪了丞远后背。“要不今天去你那吃饭,顺便帮你收拾一下”。

  丞远一愣神,这那好意思。连连推脱。

  小姑娘跟着丞远走出办公室,00年代了,姑娘早都大大方方。丞远的观念反而落后很多。

  小姑娘住单位宿舍,山地车不好带人。丞远认为如果站在单位院子里推脱阻拦,很容易弄出什么新闻,大方一起走,没人会奇怪。

  “好吧。去我那附近找点吃的”,单车没有骑,就走路回去吧,穿小路,也就30分钟左右。丞远也想走走,最近太憋屈了。

  田玲个子有1.65米,女孩里面算高个。和丞远走路很轻松。

  丞远的事,单位已舆论得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新闻,就是觉得太可惜,花季少女就这样去了。

  田玲找了一个业务话题,与丞远讨论。这样气氛比较和谐,也不枯燥尴尬。半小时就到了疗养院门口,一个浏阳蒸菜店,二人选了几个菜,坐下来边聊工作边吃。

  6点左右天还很亮。丞远家2楼有小旅馆,人员上上下下,没人注意谁谁谁。丞远带姑娘上楼有点不好意思,之前张欣玲都是偷偷摸摸,地下工作者那样行动的。

  丞远开门时,4楼楼道下来一妇女,约摸35岁,喊了一句:小丞,忙完了吗?

  显然是指张欣玲的事,这起疗养院自杀事件这妇女知道点也很正常。人们茶余饭后就喜欢嚼话根。

  不过丞远不认识她啊,知道可能住楼上。

  “忙完了”敷衍了一句。最近敷衍这些问答丞远已习以为常。

  妇女看到田玲,尬笑了一下。瞪了一眼丞远继续下楼。丞远是不知她眼神的,不然会骂人,我们谁不认识谁,瞪我干嘛?

  房间确实有些乱,丞远实际很爱干净,平时天天打扫房间。一个是习惯,一个随时张欣玲可能来,总不能在猪窝里亲热吧?

  田玲进门就开始动手收拾,几双拖鞋,田玲直接穿了最大的,自己判断应该是是丞远的,小的花鞋,应该是张欣玲的,其它几双新点的,应该给客人穿的。

  丞远也不好说什么,田玲都穿着他拖鞋去拿抹布了。仿佛熟门熟路。

  丞远去倒茶,并赶紧去卧室收拾一下。卧室东西多少有点不适合见光,比如臭袜子、短衣短裤。丞远不抽烟,房间没有什么异味。

  姑娘收拾挺认真,一看就不是娇生惯养的,她老家湘西的,山里人单纯、勤快。本来家里是不鼓励她读书的,到了初中毕业,就想让她不读了,家里还有二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农村不生男孩不罢休。

  姐姐去县城打工。田玲本来已经没有念想了,原计划要成为山寨第一个女大学生,现在要步姐姐的命运,打工、结婚、带回聘礼。

  老师带来县里领导,一群人到了田玲家,先是一顿祝贺,送上红包、礼品。把田玲父母搞晕了,最后才明白,田玲中考县里第五名,县里一中特招,免学费。老师把田玲家情况反映到县教育局,县里决定每月资助500元给田玲解决生活费问题。今天特地来播报喜讯,县电视台也来跟拍。

  田玲父母瞬间面子有光,大领导来家里,且田玲读书还可以赚钱,天大好事,一个月给田玲300就够了,盘算着500怎么分配?

  确实山寨里很开心这个事,这几天,天天有人来祝贺,多少送点礼品。田玲父母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原来田丫子读书还能带来这么多好处。

  田玲挺争气,考上全国重点大学,丞远的母校湘雅医学院。

  分配到丞远科室,实际算很好工作安排了,田玲也很喜欢,彼时工资有2000多元,加上一些福利,2500出头,非常不错了。每个月田玲可以寄回1000元以上给父母。她父母腰杆都直了很多。看看读了高一就辍学的儿子,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田玲那是天使,儿子就是混蛋。

  丞远房子本身还干净,所以田玲收拾了一小时就基本OK了。丞远急着自己去挂洗衣机里面的衣服,内衣内裤总不好让大姑娘帮着挂吧。田玲喝了几口茶,有点累,就告辞了。

  丞远坚持送田玲回去。一个姑娘总不能送上门打扫卫生,末了扫地出门吧?

  送到单位也就8点不到,丞远骑上山地车回302。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