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心的工作
再起陈2020-07-22 17:311,473

  丞远随手按下闹钟,昨晚睡眠实在太差。这房子是老妈给他买的,之前几年还挺安静,现在楼下门面都出租出去,热闹了很多。

  2004年毕业,在长沙芙蓉区法院做了1年多见习法医,实际就是打杂工。05年,进入新成立的湖南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分配了一个“好工作”——亲子鉴定。丞远苦笑,本来学的专业是人体解剖,自己立志是人民法医,惩奸罚恶,现在是天天鉴别偷鸡摸狗后的后遗症,且基本是男人晚期绝症,女人先期种下病根。最后最可怜是孩子,眼神非常无助。这些往往折磨了丞远的神经,也是近一年来睡眠不好的主要原因。

  当然,那些寻亲的做亲子鉴定,如果确认亲子关系,家人喜庆,丞远和同事也往往事先备点饮料、糖果,跟寻亲家人们一起小小庆祝一下。偶尔,丞远还会和同事下个馆子,借机喝个小酒。

  给那些人际复杂、情史丰富的人服务,就好比服务员给满身戾气的暴发户端茶送水,还被呼来喊去,骚气熏鼻,十分恶心。相对而言——寻亲,就是小清新,舒畅一些。但平时90%工作还是鉴别亲生非亲生是不是绿帽子这些。

  昨天一个30好几的少妇鬼鬼祟祟给出门去卫生间的丞远塞红包,那个眼神不用说就知道啥意思。丞远有些厌恶,这鉴定都是机器识别的,要改,得几个同事合谋,这把法医的人格尊严放哪里?

  “不好意思,电脑已出单了”。丞远很冷淡地回了一句,推开红包进了办公室。

  少妇恹恹地埋头离开了。应该是找了丞远同事多人,没人理她。

  还想瞒?早知今天,当初就应该诚实一点,敢作敢为。也不知怎么想?孩子改爹喊叔叔,喊得出来吗?

  丞远还是太年轻,不关他的事,他气鼓鼓,一晚没有睡好。

  实际单位有宿舍,单身宿舍,条件还不错,食堂伙食也OK,但是住贯了这套2室2厅的房子。高中毕业考上名校湘雅医学院,算大奖励,老妈就给他买了这套房子,交了5成首付,余下9万多,让他工作时自己慢慢还,每月约500,当时长沙房价很低。工作后2000多元工资,还能应付。读书时寒暑假基本自己呆在这套房子,自由自在,老爸老妈住10公里外的农科院。

  当然真实原因是,对面马王堆疗养院有个不远不近的女朋友张欣玲,初中高中同学,父亲是疗养院领导,自己考了医护,毕业就分配到医院做护士。

  都有学医的细胞,所以高中时,就黏糊在一起,但双方家教比较严,基本保持好朋友阶段。

  读大学了,自然热烈点,但还没有冲破底线,加上张欣玲家教很严,晚上9点必须回家,寒暑假还特地不准出门,比平时读书时还难黏糊在一起。工作了,二人工作时间不配套,聚少离多,张欣玲,医院分配了一间小房子,在著名的马王堆墓坑边上一排砖混木质2层楼上,这房子当时是给挖掘科研人员住宿的,小山坡上,离现在浏览参观的售票房就30米不到。东汉辛追墓,当年轰动全世界。

  房子在2楼2014,面积就10平方,没有卫生间、厨房,适合食堂吃饭、公共浴室洗澡、回家看书睡觉这种简单生活的年轻人。2-3人一间,张欣玲父亲是领导,稍微享个特权,名义2人间,高低床,实际就张欣玲一人住,平时中餐食堂,晚餐家里,受几句父母唠叨,散步回去夜班或者小房子看看书。

  年轻人是耐不住寂寞的,二个人住这么近,当然会发生一些不可告人的事。但是张欣玲受过丞远一次刺激之后,就搂搂抱抱进入实质性事时,会不自主推开丞远。这个刺激,之后的文中道来。

  次数多了,丞远也就适可而止,感受虽然不好,但毕竟张欣玲清清亮亮的,洁身自好,丞远心底里还是很开心。毕竟老婆就应该这样。

  问题是,他们两个和真正的恋人还真差一步,有点像别人的老婆、别人的老公,两个人偷情一样。为什么?丞远也说不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302呼叫30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