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艾贰2020-07-31 04:091,641

  (一)

  “起床!唐奈!!已经快要清场了,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床上之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可惜…不下三秒,便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挂在秦枳身上。

  秦枳认命地“伺候”唐家大小姐洗漱,好不易整理出来,秦枳开始拉着唐奈在宿管的死亡倒计时下百米冲刺出宿舍楼。

  “唐奈同志,刚刚差点就扣迟离分了,你下次在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啊别这样哩,好嘛好嘛,阿枳最好了。”

  走到分岔路口,秦枳便先打发唐奈回教室,自己去打水。

  唐奈在桌上趴了好久,未见秦枳归来 ,便离开座位,顶着六百多度的眼睛往外看,却是看到一人站在栏杆边,好似阿枳,边上前,给对方来了个熊抱。

  撒娇道:“阿枳,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哇~”

  然后打了个哈欠,将头伏在对方肩上,继续睡觉,丝毫没发现对方的不对劲。

  被抱着的人僵硬的不敢动分毫,正在纠结如何开口,秦枳回来了。

  秦枳老远便看到唐奈挂在一个男生身上,心下一急便喊了一声唐奈,周遭同学听到骚动,便全都转头看向他俩。

  唐奈闻有人唤,便幽幽转醒,正好与男生侧对的脸四目相对,立体的五官,微青涩的侧脸轮廓此时如烙铁般深深印在了唐奈眼眸里,。

  直到缓过神来,听到阵阵起哄声,唐奈才利落松手,跑回教室坐回自己的位置,将自己深深埋进自己的臂弯里。

  秦枳跑上前,对着男生就是一阵对不起,不好意思,解释了她报错人的原因后,男生却是只丢下一句“没关系”落荒而逃。

  秦枳走进教室,望见‘鸵鸟奈’,不免嘴角上扬,。

  忍不住调侃:“怎么,咱奈奈近视度数还加深了是嘛?那位男同学的身材怎么样呐?哈哈哈哈!”

  “秦大枳,你!给我滚!怪谁?还不是怪你 打水那么慢!”秦枳只好撇撇嘴,既然秦大枳都出来了,那就是真的恼羞成怒了。

  于是,秦枳上前一步俯身道:“人家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落荒而逃了呢~”然飞快跑回座位,背后传来道道杀人目光。

  ………

  秦枳现在只想把耳朵割掉,好清静些,从下课开始,‘鸵鸟奈’就切换成了‘小鸟奈’,在秦枳耳边已然叽喳了好久,一张一合的嘴瓣似丝毫不感疲倦,无非就是夸赞那个男生长得有多好看之类的话语。

  秦枳也不忍打断,只能继续接受洗脑,心中默默翻白眼,本是微风散步看风景,却多了一分来自身旁的恬躁,秦枳随口应和着,眼神却是飘忽不定。

  前方斜坡上下来几位学长,约莫四五个,似在讨论,发出的声响引得秦枳转头观望。

  如果说有缘分,那一定是真的。

  四五个人,秦枳一眼望过去,就一眼,只看见了人群中唯一未开口的他。

  他不似周围人,分明白皙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装有星辰的眼,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这一架倒好,隐去了那万千星辰,徒增几分生人勿近之感。

  秦枳看呆了,目光紧紧黏在男生身上,脚也忘了走动,就这样目送着他走远,直到进到教学楼内望不见为止。

  心还收不回来,眼前闪过一阵风,秦枳猛的回神,转身躲开。

  “你干什么?!”秦枳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试图打自己的唐奈。

  “你看什么哇,一直盯着,有啥好看的馁?”“没什么,走吧走吧。”随即推搡着回了宿舍。

  那个夏天,少女们的心装进了各自的梦…

  (二)

  有一搭没一搭的雨丝,像是乌云对大地的诉苦,无可奈何。

  栏杆边站着两个女生,似在等候。“老大,问出来了,奈姐抱的男生是F班的体委,叫…叫廖钧毅。”秦枳点点头,朝男生道谢。

  “廖…钧…毅”唐奈已在口中嘟囔。“好听诶好听诶!钧毅,阿枳,谢谢啦!”

  秦枳不屑地切了一声,转身走入教室,丢下一句话:“这下满意了吧,可以消停几天了,恋爱的酸臭味,呕~”

  唐奈并未跟进去,而是依旧站在栏杆边上,眼前又浮现男生的侧脸。朱唇轻启

  “钧…毅”

  解决唐奈的‘终身大事’,秦枳坐回座位,望着窗外,距初次见面,已过三日了呢。就像做梦般,见过一次便再未见着。

  傍晚,秦枳照例拉着唐奈去操场,美名其曰散步,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秦枳只是为了蹲点学长。

  清风徐徐,头顶绿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唐奈看着远处打球的廖钧毅,秦枳望着远处,眼神空洞。

  又是一阵嬉笑声走过,秦枳在又一次的满怀希望寻找中落寞收回眼帘,正心灰意冷决定回去时,面前走过一位少年,是的,是那位惊鸿一瞥的少年。

  还是初见的装束,初见的冷气场,初见的惊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未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未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