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原味小奶糖2020-07-24 21:112,156

  三月芳菲,正是栀子花开的时节,也是栀城人群聚集的时候。栀城以栀子花为名,一来是因为这个村镇栀子花开的绚丽,二来是栀子花作为中草药的代表,实则栀城即药城。很多人慕名而来,目的是寻求稀有草药,或是为了家人治病,或是为了治愈自己身上的顽疾。

  药城药城,自然少不了大夫,而栀城最有名的大夫,名曰空青,拥有一手好医术,被世人誉为华佗再世。传闻空青大夫的医馆开在栀子园附近,较为偏僻,但也离城不算太远。

  杜若是被一阵阵的凉风吹醒的,清醒之后发现自己在窗台上,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杜若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然被种进了花盆成为了观赏盆栽,不,甚至观赏盆栽也算不上,只是一棵小小的绿苗苗。

  杜若打了个哈欠,摇晃了两下,对着窗外的大太阳伸了个懒腰。

  “你的心可真大,”冷不防的,从头顶飘过来一个凉凉的声音。“我们现在可是被关在这里,你倒还挺享受。”

  杜若抬头看,发现是昨天和她打架的绿毛小子,张口便是清新的芬芳,把薄荷损的连狗尾巴草都不如。“关你屁事!本花老开心了,倒是你个小菜草,我和你昨天的事情还没完呢。”

  说罢,正想上去和他再大战一回挽回一下颜面,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弹。

  薄荷飘了下来,化作一个小人,在杜若面前站稳,盯着起得满脸通红的杜若瞅了半天,眼珠子一转,然后转身飘走了。

  等再回来,只见薄荷拿了一根狗尾巴草,笑嘻嘻得往杜若走去。

  命根子被花盆扼住的杜若,刚开始还冷着一张脸,在薄荷拿着狗尾巴草往她脸上拂的时候,杜若终于找准自己的定位。

  杜若的笑点一向很低,此时被狗尾巴草弄得哭笑不得,狼狈不堪。

  “有人吗?请问有人在吗?”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是推门的“吱呀”声。

  “哈哈哈…哈……那个什么,有人闯进来了!”

  薄荷停下手里的动作,哼了一声然后飘到小屋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往院子里张望。

  原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耄耋老人,穿着朴素,被一个十七八的女孩搀扶着。

  “来了来了。”这时从里屋跑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一路小跑到他们身边,招呼着客人坐在客厅,为他们端茶送水。

  薄荷呆坐在门口,看着这个场景,有些懵,过了一会飘回到杜若身边,坐下。

  “你说,这里这么多草药,能救的了那个老奶奶吗?”薄荷双腿蜷着,想了一下问旁边的杜若。

  杜若也安静下来,但如实说道:“不能,她怕是活不久了。”

  杜若在花谷待了那么多年,从小和各类花草一起长大,身边不乏医术精湛的哥哥姐姐,也算是耳濡目染,稍有了解。

  那个奶奶面色苍白,眼神无光,印堂偏黑,但又她的身上又传来淡淡的药香,是以,她已经病了很久,又治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效果,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症状。

  “即便是你和我,有灵性的草药也救不了吗?”薄荷转头看着杜若,澄澈的大眼睛仿佛有水珠滚动。

  杜若垂了垂花瓣,叹气道:“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杜若和薄荷垂头丧气,但什么忙也帮不上,也只能无奈地看着这对祖孙。

  “您稍作等待,师傅上山采药去了,我这就出去找他。”小童子端过水,向她们鞠了个躬,然后赶忙出门去。

  杜若心里思忖,他所说的师傅,大概就是昨天将她和薄荷采回来的人,今天不知道又有多少可怜的小草被采集回来。

  过了大概半柱香时间,一个白袍男子匆匆推门而入,带来一袭清新的泥土香。

  男子取下筐篓,放到柜台后,而后走到来看病的奶奶面前,道:“真的抱歉,我今天出门有事,陋舍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没事,叨扰空青大夫了,本来也是因为我们不请自来。”老人说道。

  把过脉之后,空青写好药方递给童子让他去取药。

  “大夫,我奶奶身体如何?”女孩眼眶微红,满脸忧愁与担心。

  空青拍了拍女孩的头,安慰道:“没事的,喝了这些药,你奶奶身体就好了。”

  薄荷满脸疑惑,奇怪道:“为什么空青骗人呀?不是治不好么?难道他真像传说一样是个神仙,有仙术?”

  “大概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吧,大人的世界总是很难懂的。”杜若也很奇怪。

  “小英,你去跟着那个小哥一起选药吧,我跟先生聊会。”老人握了一下女孩的手,道。

  “好的奶奶。”

  待女孩走后,老人才开口,缓缓道:“其实我自知时日已经不多,即便是您这样的神医也没办法的,来这里不过是给我小孙女一点安慰,让她心安。谢谢你,空青大夫,劳烦您了。”

  “应该的,能看出来,您孙女很孝顺,但是您不想让孙女担心,所以圆了这个谎,但是,迟早都要离开,何不让她早点知道呢?倘若她日后知晓,岂不是更伤心。”

  “因为这个病,小英跟着我这几年没少过苦日子,前段时间有个少年郎来我家下聘,说是要娶我家姑娘,我看到她见到那孩子的眼神满是欢喜,但却还是生生拒绝了,我想,是因为我的缘故吧。倘若骗骗我这傻孙女,让她不担心我,在我尚还在人世的时候眼见着她嫁人,我也就不担心了,我家孩子前半生都用来照顾我,我走之后,她没了顾及与牵绊,能有个人照顾她也是好的。”

  老人说着说着忍不住老泪纵横,空青静静地听着,适时递上手绢。

  薄荷换了个姿势,靠在了花盆边上,捡起刚刚随手扔掉的狗尾巴草来回把玩,嘟着嘴道:“人世间的情感可真复杂。”

  杜若望着茶几那边叹道,“那可不是嘛。”扭头看见薄荷拿着狗尾巴草,忍不住叫道:“啊啊啊啊,你怎么又来了,救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若生春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若生春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