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也要甜甜的恋爱
鸣蜩肆时2020-07-23 11:583,302

  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一样遍布全国各个角落,成为许多人打发三餐的绝佳之处,又因为大都坐落在各个小区旁,所以不管上座率还是翻台率都十分可观。对孟佳来说,如果大张旗鼓开个别具特色的餐馆,容易引起关注,反倒不如选择小吃店,大隐隐于市。

  只是有一点点小问题。

  孟姜的店开在一个大型棚改小区旁边,她选址在这里的原因是这个小区租户较多,人员流动程度比较大,所以“被脸熟”的风险就降低了不少。可她并没有提前想到,租户多意味着外食订单也同样会多。于是在除了休息日的其他时间里,她总是累得半死。

  自从亲自训练王美美成为店里的服务员之后,她果然清闲了很多。虽然王美美时不时就出一些纰漏,比如A客人的菜上给了B客人、C客人的钱又算岔劈了,但这都不重要,本来她们两个钻钱眼的人已经谈好,店铺里活客营收由王美美自负盈亏,孟姜只负责提供饭菜,冥界的活计阴官来处理,人间的生意自然得交给人来做,况且,孟姜还要为即将到来的中元节做准备,这样安排,合情合理。

  闭店后,孟姜在日历上画×,计算着还有多久到七月半。

  “姜姐,你为什么每天晚上都给日历上打叉?”王美美从正式工作的第一天晚上起就看到孟姜天天给日历画×,十分好奇,但又不敢直接问孟姜,她刚还魂就体会到孟姜的忽冷忽热喜怒无常,说不害怕是假的。

  既然不敢问,那就分析呗。

  几天前,王美美想:“我还魂过来那天晚上她没打叉,偷偷翻日历,之前她也从来没打过叉……妈呀!”她突然十分不好意思了起来,“难道她是想要记录我来到这里,陪伴她多久吗?啧啧啧,真看不出,她虽然表现得十分冷淡,但内心还是很柔软的嘛!”

  一番分析之后王美美觉得自己十分行,一下子就透过表象看到了本质。但不分析还好,一分析她就更好奇了,迫不及待想从孟姜嘴里听到她心中的答案,忍耐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在今天孟姜打叉的时候问了出来。

  谁知道孟姜头也不回:“算什么时候到中元节。”

  王美美大失所望:“啊?完啦……那,中元节是什么时候?”

  孟姜:“七月半。”

  王美美惊:“现在都7月25号了!”

  孟姜满头黑线:“……算农历……”

  王美美好奇:“喔原来如此,那中元节有聚会吗?”

  ……这是什么逻辑?但是聚会……孟姜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算……算有……吧?”毕竟有道士建醮祈祷超度亡魂嘛。

  听到有聚会,王美美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聚会啊?一起吃饭喝酒跳舞吗?”

  孟姜想了想,祭先人施饿鬼,有酒有饭、三牲五果是一定的,诵经、作法,甚至现在民间也有搭戏台,这算跳舞吗?她挠挠头:“嗯……就,也差不多……”

  王美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你会去参加吗?你去的话,能不能带上我?”

  孟姜露出疑惑的表情:“当然要带你去啊,要不然我为什么要算日子做准备?”她不太理解王美美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中元节鬼门开,要给王美美找脑洞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都要问?

  王美美开心地转圈:“呜呼!太棒啦!我喜欢过节聚会!”

  ……孟姜搞不懂一个鬼节为什么至于让王美美开心成这样,她思索一下觉得或许是自己见太多所以麻木了,而没见过几个鬼的王美美可能还处在近乎刚入职的一腔热血中吧……

  结束了对聚会的讨论,王美美和孟姜投入到电视的怀抱中放松疲劳了一天的身心,一起追最近大火的《亲爱的,热爱的》。追完两集,王美美意犹未尽:“啊好好想拥有韩商言一样的男朋友喔,对了姜姐你有男朋友吗?”

  话才脱口而出,她就后悔了。虽然相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但她从没见过孟姜和哪个男人有联系或者往来,再加上孟姜的年纪人设和职业,显然是不太可能和恋爱这两个字有什么瓜葛。她担心寄人篱下的自己这样一问会让孟姜恼羞成怒,万一脾气上来把她赶出去可就不好了,于是马上乖觉地补了一句:“哎呀其实谈恋爱没什么好,女人当自强!姐姐妹妹站起来!电视剧嘛都是假的!¥%&……*&”

  孟姜冷静地打断:“我有。”

  ……

  孟姜看王美美突然被噎住说不出来话的样子,笑了起来:“怎么,很意外?”

  “那,那怎么不见你和姐夫联系呢?!”

  孟姜好整以暇:“喔,他互联网公司,常年忙惯了,最近又因为出差所以人没出现。”

  “可是,可是你……他……”王美美语无伦次。

  “他们公司是给冥界搭建网络系统的。”

  王美美:“……”

  孟姜:“你来之前他刚出差走,我已经吩咐了,回来的时候给你也带一份礼物。”

  王美美:“这个话的意思是他每次都会给你带礼物吗?”

  孟姜:“对啊,让你接手店铺收益就是因为我其实用不到钱,所有人间需要的东西他都会全部处理好,不用我操心。”

  王美美:“……”

  孟姜:“不过他这个人也有点不好,按你们说的话就是太直男了,经常会让追他的小姑娘伤心,说话不懂得拐弯。”

  王美美:“…………”

  孟姜:“但他还算比较照顾我的情绪,也了解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看起来雷厉风行,但是也挺收照顾的。”

  王美美:“………………”

  孟姜:“哎其实你说得也没错,恋爱嘛都一样,谈来谈去其实也就是这么平平无奇。”

  王美美:“……………………”

  王美美悲哀地看着自己曾经附身,现如今已经长得十分茂盛的绿植,心想,那一定是一棵硕大的柠檬树。

  孟姜自顾自说完,见沉浸在恋爱酸臭味中的王美美不吱声,便问她:“那你呢?有男朋友吗?”问完才想起来王美美之前就提过自己“还没谈过恋爱,全身就绿了”的事情,连忙找补:“啊对不起,我忘记你是绿的了。”

  哦豁,暴击。

  王美美现在十分后悔,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嘴。问什么不好问谈恋爱?

  她记得自己在莫名其妙附身又还魂前,曾是西都市孤儿院的一个孩子。还在襁褓中时,她便被人扔在了孤儿院门口,于是关于家庭亲戚情况一直是空白,由于院长姓王,她婴孩时又长得粉嫩可爱,被起名为王美美。逐渐长大后,她便开始勤工俭学,好在人聪明又肯努力,考上了大学。

  收到通知单之后,她就开始了憧憬:好好学习拿奖学金,认认真真谈个恋爱。尤其是谈恋爱,由于勤工俭学没有任何精力和时间可以花在哪怕是暗恋上,所以她对于这一点更加执着。可谁知道,原本在她设想中是会越走越宽的康庄大道突然拐了个大弯,跑偏了,甚至还偏出了物种和科学范畴。

  一开始她是不能接受的,再是命途多舛也没有这么舛的!后来还是孟姜苦口婆心谆谆善诱才被安抚了下来,用孟姜的话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天生我材必有用”,别问,问就是使命。

  可是可是!“大任”到目前为止就是端盘子算账,“必有用”就更别提了,她连怎么就变成鬼而后附身植物都想不起来。今天晚上又多了单身狗的名号,可谓实惨!

  王美美哭丧着脸扒拉孟姜的围裙求抱抱:“我也要甜甜的恋爱。”

  孟姜吓了一跳,推开跃跃欲试要扑上来抱她的王姜姜:“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我可是正经人!”

  王美美皱眉:“……我不喜欢女人……”

  孟姜依旧保持戒备不为所动:“你只是不喜欢女人,你又没说不喜欢女鬼!”

  王美美气鼓鼓大叫:“也不喜欢女鬼!我好直!笔直的直!”

  孟姜大松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王美美快哭出来了:“呜……可是我找不到,想上大学谈恋爱大学没上成,现在来了你这里,本来劝自己找不到男人找个男鬼算了,结果不是七窍流血就是病怏怏的,吓都吓死了,我看我是要孤独终老了。”

  孟姜见王美美可怜,上前拍了拍王美美的肩以示安慰:“说什么孤独终老呢,不会的。”

  王美美抬起头,期盼的目光盯着孟姜:“真的?不骗人?”

  孟姜十分笃定地点点头:“当然了,我什么人物,我从不骗人!你,王美美,绝不会孤独终老的!”

  王美美破涕为笑,点点头:“嗯!对的!”

  孟姜继续笃定地说:“你现在不是人,如果没有男朋友也只会一直孤独下去,老是不可能老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老的!”

  ……

  “呜哇……”王美美悲从中来,大哭出声。孟姜心说这孩子太实诚了,她一句话就被感动成这样,不由得多了几分对王美美的认可,鼓励性地给了王美美一个大大的拥抱:“哎,傻孩子,别害怕,不会老的!”

  王美美哭得更大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红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红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