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陆珩,你怎么这么幼稚!
王先生i2020-08-31 15:353,243

  “不好好休息,指甲盖能长出来才怪。”

  这个真是个敬业关心患者的好大夫,可惜遇到了不听话的病人。

  出了急诊大厅,外面下起了小雪。

  细细密密的雪粒落在道路两旁的冬青树上,屋顶房檐上挂了一层白纱。

  楚蓝没想到他竟然住在棚户区一个不起眼的民房里。

  房东是个白头发的奶奶,看着他一蹦一跳的回来,急忙送来自家养的老母鸡。

  “丫头,这个老母鸡是我自家养的,大补得嘞,给你男朋友炖着喝汤,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们年轻还不知道落下病根的后果……”

  奶奶一通碎碎念,楚蓝捏着鸡脖子瞟了眼靠在床上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陆珩,哭笑不得。

  这些年她习惯一个人独居,冰箱尽是熟食产品,想不起来上次喝鸡汤是什么时候,更别说炖鸡汤了。

  好在老母鸡是奶奶处理过的, 她不用再掏内脏洗洗涮涮这般繁复。

  厨房很大,看起来他经常做饭,各种小家电一应俱全,楚蓝趁他不注意拉上玻璃门,搜了一个看起来简单的食谱,砰砰砰,把鸡肉剁成块。

  准备好葱姜,拉开橱柜,盯着一排排整齐的调料琢磨着放哪个。

  “桂皮、八角、香叶、花椒、白芷、最后一个是炒果。”陆珩不知什么时候进来,倚着门框等她下一步动作。

  “没想到你调料这么齐全。”为了缓解尴尬,她没话找话。

   伸手去拿香叶调料,盖子扣了半天扣不开,陆珩伸手拿起轻轻一拧,盖子被打开,楚蓝一脸黑线。

  放好调料,看着案板上大小不一的鸡块,他勾笑着拿刀重新处理一遍,放进砂锅,动作熟练到令楚蓝无地自容。

  紧接着他从冰箱拿出包好的水饺,楚蓝接过来说:“你快去休息吧,我来煮水饺。”

  斜倚着门框,俊容忍笑人的很辛苦,肩膀都在抖,“楚蓝姐,我们没有办法做同事,也做不了朋友了。”

  “为什么?”她头也不抬的问。

  “因为我想你做我女朋友。”

  楚蓝唇轻轻抿了一下,“没大没小!”

  “那行吧,你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我做你男朋友好吧?”

  这下,她彻底无语了,低头洗菜不看他。

  就在这时,陆珩手机响了,转身去客厅接电话。

  楚蓝厨艺一般,做了一份水煮青菜,回到卧室,发现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得不承认他有一副好皮相,棱角分明,丹凤眼狭长,鼻梁高挺,朝气蓬勃的脸, 掀起刘海攻气十足,放下刘海,少年感俱佳,每看一眼,都是美颜暴击。

  楚蓝目光落在他捏着的剧本上。

  翻开的那一页是他戏份最多的一场戏,戏份都做了标准,甚至连男一号甘楠的戏份他也写了心得体会。

  表面上看起来满不在乎的一个人,实际上比谁都要紧张。

  原来,他比她想象中还要努力。

  就在她发愣之际,趴在桌子上假寐的陆珩偷偷睁开眼,趁她不注意凑上来“嘿”一声,冷不丁出声,吓得她差点没站稳,“陆珩,你这个幼稚鬼!”

  “我这叫可爱,用现在网络名词叫小奶狗!”

  难以认同他的话,楚蓝转身去餐桌盛饭,陆珩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趁她不注意顺了一块肉塞进嘴里,囫囵咽下,非常给面子的竖起大拇指,“好吃,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肉!”

  “是吗?那这一盘都给你吃!”

  “别别别,开个玩笑呢,我是偶像,要注意形象,一般情况下我都不怎么吃肉,这不看你的面子上才敞开吃的呀!”

  四个月比赛,他整个人瘦了一圈,镜头下见到真人略显单薄,尤其是手指,精细纤长,特别有美感,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出声,“最近没通告的话,吃点有营养的补补,伤才能好得快。”

  一门心思在饭菜上的陆珩没注意她眼里涌动的情绪,见她主动关心自己,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夹了一块瘦肉放在她碗里,“你也吃,瘦瘦的,干巴巴的一点也不好看,女孩子就是要粉嘟嘟白嫩嫩的才可爱!”

  注意到落在胸口的目光,她一脸窘迫,“陆珩,你无耻!”

  “我……”陆珩忍着笑,嗖的一下别过头,“没没,你想多了,快吃快吃!”

  吃完饭,天已经暗下来,他住在三楼,楼道黑乎乎的,陆珩坚持要送她下楼,楚蓝不许,在楼梯拐角接到他电话。

  “我在电话里跟你聊天,你走楼梯看着台阶,以后出门别穿那么高的鞋,你穿平底鞋也挺好看的……”

  楚蓝:“……”

  “对了,我明天开机仪式穿什么好呢?娜姐所有的心思在高姝姝那里,唐霄借了Gucci最新款运动套装,你说我穿羽绒服合适吗?我这么帅,穿什么都好看吧……”

  楚蓝:“ ……”心里暗道能低调点么?

  “你走到几楼了?”

  “快到了。”

  “那我长话短说吧,我是北方人受不了南方的湿冷,还是穿羽绒服吧,里面穿棒球外套,就是挂在阳台那个,如果热的话脱了,拍照也好看……”

  “我到了……先挂了……”

  “等等,还有最后一句话。”

  楚蓝停下脚步,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电话那头传来好听的声音:“雪大,你开车慢点。”

  爱情竞技剧对于范开蒋蒋这种老江湖来说,没什么太大难度,楚蓝挂名联合制片,蒋蒋是想借她的人脉在赞助商那里好说话,小成本网剧,MG只投资两千万,但范开是那种有追求的人,对场景、剧情道具要求极高,这可难为了团队其他人。

  开机仪式那天天气很好,楚蓝到现场,主演们早已经到齐,主演和主创们轮番拜神,结束后,到了大合照,挂名联合制片的楚蓝没有去凑热闹,却看见陆珩被挤在最边缘,他却跟没事人一样,俏皮的朝她眨眼。

  楚蓝心有点内疚。

  仪式结束后,准备先离开。

  打开车门,陆珩也跟着钻进去。

  “楚蓝姐回回公司吗?顺带稍我一程呗!”他神采奕奕的问,好像没有看到她的心不在焉。

  “我去城西办事。”

  闻言,陆珩露出一张哭脸,“我这是又被抛弃了!”

  当红流量甘楠档期赶,所以把他的戏份放在最前面,陆珩作为三番,戏份压缩在后面,开机仪式露个脸,基本上没有别的事,楚蓝想了想说:“《长安行》小说你看过吗?”

  “那你可问对人了,《长安行》是权谋剧鼻祖,我最喜欢的一本小说,你随便说一个人物,我都能给你解释,小说好像绝版了,不过当年我可是找人弄了本原作者亲笔签名,厉害吧!”

  “那就好,那你帮我个忙!”

  不等陆珩说什么,她扣好安全带,“出发,我带你去见大神。”

  赵意如想购买《长安行》版权,原作者联合影后郑秋美举办了一个慈善募捐,准备将版权费用来资助特殊儿童。

  出乎意料的是慈善晚宴在城西一家孤儿院。

  原本冷冷清清的孤儿院因为各界名流的加入,不合时宜的热闹起来。

  生锈的铁栏门口停着各种法拉利,保时捷等豪车。

  楚蓝带着陆珩赶到时,编剧桑竹和另一名制片人李信也到了。

  “你是陆珩?哇塞,比电视上帅多了!快快快,帮我拍照!”桑竹把手机塞给李信让她拍照。

  拍完照桑竹捧着手机一脸花痴,李信和楚蓝相视一笑,对于桑竹这等行径,见怪不怪,到时身后的陆珩有点害羞,摸了摸鼻头,“那个,楚蓝姐,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想不想演《长安行》里面的角色?”

  “《长安行》要改编了?”陆珩大喜,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想啊,只要导演看上我,什么角色我都演!”

  “那一会儿见到作者本人,你可要好好表现,后期剧本打磨,原作者也会参与剧本编写,能不能被看中,靠你自己本事!”

  “可以,没问题!”他拍着胸口,一脸认真,“楚蓝姐你真是我的福星!”

  楚蓝被他这赤裸裸的夸赞搞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颦了下眉,希望他能得到作者赏识,走出困境。

  慈善募捐仪式院里一处空旷的草坪,发起人搭了一个简单的主席台,已经有不少人落座,并未见到此次发起人,也就是乱世长安行的作者猫耳朵的兔子。

  “说不定他就在某个角落偷偷观察我们。”李信目光飘忽不定,这是杨导交给她的第一个项目,一定要拿下来。

  “这个猫耳朵的兔子做什么工作的。”

  李信:“听说是老师,单亲爸爸。”

  楚蓝:“华城人,丧妻,36岁,有一个8岁的女儿,初三物理老师,去年评上一级教师职称。”

  网文作者一般都是用笔名代称,李信为了拿到作者信息,托了很多人才得知他是老师,没想到楚蓝比她还厉害。

  此次慈善晚宴,影后郑秋美发起,她嫁圈外丈夫,怀孕生子期间息影3年,意外和猫耳朵的兔子结缘。

  此次晚宴,打着为聋哑儿童募捐的名头,一是想为乱世长安行寻找投资方,二是趁机拉拢自己的人脉,以此复出。

  开始后,淡出视线的郑秋美开头,播放了这些年从孤儿院走出去的孩子们,视频剪辑师很走心,没几分钟有不少人落泪。

  一旁的陆珩心情复杂的看完VCR,看看了看左边面无表情的楚蓝,有点难过。

  更多的是心疼。

  接下来到了慈善募捐时刻,各界名政商流纷纷慷慨解囊,文娱圈也不甘落后,中嘉代表人首先开头捐款100万。

  楚蓝从口袋里掏出支票递给姚沅。

  “100万,你疯了!这种事情也跟中嘉比高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恋我的弟弟是顶流爱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恋我的弟弟是顶流爱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