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男友劈腿
禾火姑娘2020-08-22 23:051,537

  这天晚上,李言溪忽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跟沈霖通话了,她看了看时间,想着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打扰他休息,她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内,李言溪拨通了沈霖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都无人接听,她趁着这空挡开始洗脸,这时电话被接通。

  此时她的手心挤上了洗面奶,为了方便听到她按了免提。

  出乎意料地是电话里传来一道娇嗔妩媚的女声:“喂?”

  李言溪对声音特别敏感,她迅速在脑海里搜寻者与声音匹配的人,“倏地”一个答案浮现在脑海中——胡璇,她大学的死对头。

  “为什么是你接电话?沈霖呢?”

  “沈霖啊,他在洗澡呢,要我把电话给他吗?”

  “你为什么接他的电话?”

  “因为我们在一起啊。”

  李言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询问:“哪种在一起?”她的手微微颤抖,这种颤抖蔓延到四肢五骸,仿佛连心尖都在颤抖。

  “这个时间,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你觉得是哪种在一起?”

  李言溪音量陡地高了八度:“胡璇,你知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知道啊,不就是你吗?”

   她一反平时温声细语的常态,冲着电话那边大吼:“那你不觉得这样很可耻吗?当小三破坏别人的感情。”

  “如果你们情比金坚我怎么会有机可趁,这都怪你没本事,绑不住男人的心反倒来怪我。”

  “天下有那么多男人,你为什么非得找有女朋友的人?。”

  “因为你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让你也尝尝心碎的滋味。”

  “你就这么讨厌我?”

  “对,我讨厌你。”

  “既然你不爱他,你为了报复我跟他在一起你快乐吗?”

  “谁说我不爱他。”

  “你不是喜欢林越学长吗?”

  “你给我闭嘴,当年要不是你…”她忽然收了口。

  “我怎么了?”

  “没怎么,我不会告诉你的。”

  胡璇正欲挂断电话。

  “亲爱的,我洗好了。”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男声,李言溪的心往下坠,如坠冰窖。如果说之前她还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的话,那么现在听到的这个声音就将她打入了地狱,出轨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办法再自欺欺人。

  胡璇听见浴室门把传来扭动的声响,看着通话还在继续的屏幕界面,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把手机放回了床头柜,坐在床边。

  沈霖穿着浴巾走了出来:“亲爱的,好几天没见了,你想不想我?”

  “你说呢?”

  “女人心海底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当然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是吗?嘴上说想也太没诚意了,要用行动证明才行。”他走到床边,一把搂住胡璇。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啦。”

  沈霖埋在她脖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宝贝喷了什么香水?好香啊。”

  “事后清晨。”

  “这个名字一听就让人浮想联翩,宝贝的品味真是不错。”

  “那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喜欢,只要是宝贝喜欢的我都喜欢。”

  “那你喜欢我吗?”

  “这还用说吗?当然喜欢了。”

  “那你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你女朋友多一点?”

  “当然是你了,那个女人一点女人味也没有,打扮老气得要死,还迂腐得很。”

  胡璇娇笑着:“怎么迂腐了?”

  “跟我在一起三年多了,我连吻都没跟她接过,更别提上床了,说什么要留到结婚。”

  “哈哈…怎么还有这么out的人,这都什么年代了。”

  “可不是吗?想必就是到了床上也跟死鱼一样,无趣的很。”

  “那我呢?”

  “你就是小妖精,专门迷惑我的小妖精。”

  “既然你这么讨厌她,怎么还不跟她分手?”

  “要不是她每个月给我打生活费,我早就跟她分手了,还什么破编剧梦想,我呸,就她写的那垃圾东西,能看吗?”

  李言溪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对话,心在滴血,两只手紧紧攥成拳,指甲嵌进掌心里的肉里,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也是难为你了,还要每次说些违心的话。”

  “好了,别说她了,宝贝,我们来做正事吧。”

  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不可描述少儿不宜的声音,李言溪心碎的挂断了电话。

  胡璇侧目望着屏幕上结束通话的界面,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此时,站在盥洗室门外的姜昱珩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全部的通话内容,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呆愣在原地。

  李言溪挂断电话后,心仿佛坠入冰窖,彻骨的冰凉,她胡乱洗了把脸,打开门走出了卫生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