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断尾之痛
拾月容臭2020-08-15 15:191,302

  ​ 那个在叶锦岛上的乌鸦一路飞回了魔界的沼泽殿,白卿衿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他坐在君椅用手撑着沉重的脑袋上心情复杂的看着跪在底下的石姬“我要你带花陵容回来,你倒好!没带回来就算了,你还把她伤了?”

  石姬慌张的手一直在抖“君上,妾身……。清源的实力太强,妾身……”

  白卿衿站了起来朝石姬走去,他蹲下来抬起石姬的下巴“我知道你打不过清源,可是花陵容如若有个三长两短,就凭你这条贱命还不够赎罪。”

  石姬吓得立马变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瓶子出来“这个是解药……求君上饶了妾身一条贱命!”

  白卿衿站起来拿起瓶子又坐回了君椅上“退下吧。”

  石姬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腿一直在抖。

  突然白卿衿往石姬那儿随手一挥,直接一大把黑色的镰刀往石姬背后划去。鲜血四处喷溅,染红了整个大殿。

  “啊!”石姬疼的大叫了起来,她缩卷在一旁抱着自己。

  此时的季白和汤念也走了进来。汤念闻到这个味道有些反胃季白立马把石姬扶了下去。

  汤念打了一个响指整个沼泽殿都焕然一新了,血迹也消失不见了,连味道都消散了“这么狠?”

  白卿衿看着手中的蓝色瓶子发着呆“狠吗?”

  汤念走上前来随手一挥,一朵彩色的云飘了进来。汤念顺势躺了上去“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得去一趟清流山了。”

  ——

  这时一个红色的身影跑了进来,顾长执的眼睛虽然被蒙住了白纱,但顾长执依旧可以使用内力看到眼前的事物。

  白卿衿没有回头看向顾长执,还是看着瓶子发呆“何人胆敢擅闯沼泽殿?”

  顾长执哽咽的说“卿衿?”

  白卿衿不耐烦的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找我有何事?”

  顾长执解释了一遍自己的身份,白卿衿虽然半信半疑,可还是带他去了白巧的无字碑前。

  白卿衿跪在无字碑前“娘,您的一位旧友来找您叙旧了。”

  白卿衿磕了一个响头站了起来“好好叙叙旧吧,多陪陪我娘。”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这座小岛。

  顾长执的眼泪缓缓变成了血泪流了下来“好久不见啊,宿主大人。”

  ——

  “汤念!汤念!!”白卿衿刚出小岛立马感觉自己呼吸不上来,全身的骨头都疼了起来。

  白卿衿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汤念!汤念……”

  汤念听到叫声立马跑了过来,她把白卿衿的手搭在肩上扶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卿衿痛苦的躺在床上,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狐狸的样子,还甚至长出了一条黑色的狐狸尾巴。

  白卿衿靠着自己最后的力气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变出一把巨大黑色镰刀直接硬生生把自己新长出的的尾巴给割了下来。而那个尾巴直接消失在了空中,白卿衿无力的瘫倒在床。

  白卿衿虚弱的问汤念“这是第几条了?”

  汤念闭着眼睛不敢看那个场景“第七条了。”

  白卿衿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看来马上就要结束了……”缓缓的白卿衿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汤念也不愿意打扰他,只是看的心疼。

  你这又是何苦,断尾之痛又岂是你能承受的……

  过来很久很久,汤念走了只剩下白卿衿一人安静的睡着。而被石姬绑来的花向皖因为宋斌的面子没有被绑进地牢,在说了未来的君后谁又敢绑呢?

  花向皖从自己的房间醒了过来“这是哪儿……好黑啊……”

  花向皖起身迷迷糊糊的的转进了汤念的房间,而此时汤念的房间只剩下虚弱的白卿衿了。花向皖凑近看他受了很重,竟然认为他也是被无辜关进来的人“你没事吧?”

  白卿衿昏睡过去了并没有回复花向皖。

  花向皖立马上了床给白卿衿疗伤,让归尘守在外头勘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世浮生恍若隔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世浮生恍若隔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